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138章 诸方涌动
    原来的苏阮也就是脑子笨一点,被沈柔和谢庆耍得团团转,人还是很有孝心的。以前每年到了苏奶奶生辰这日,她都会很早起来,赶往城外的白马寺给苏奶奶上一炷香,保佑苏奶奶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这日,苏阮也是早早的起来了,换了一身素淡的衣裙,让香桃帮着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准备了一些东西,就上了马车,一路往城外的白马寺而去了。

    因为苏阮如今不同往日,身怀有孕,是要极为小心注意的,李氏不放心,所以也跟了来。

    马车里,李氏有些问难担忧道:“阮娘,你告诉娘亲,你是怎么想得?”

    如今才一个多月,肚子尚且不显,还好说。待以后肚子大了起来,可怎么办?

    要是让人知道苏阮未婚先孕,怕不是被拉去沉塘浸猪笼,就是要被大家的唾沫星子给淹死掉。所以,还是要趁早想个对策才行。

    她原来想着的是,看那纪小白对女儿痴心一片,家世清白简单,若是真的和女儿在一起,在眼皮子底下看着,断然是不会欺负女儿的。李氏心里打算得好好的,但是纪小白竟然不见了。

    听了李氏的话,苏阮敛下眉眼,心里一片平静。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就已经很好了,只希望这样安安稳稳,岁月静好就好。她伸手摸了摸肚子,感受着里面的小生命,只觉得一颗心被填充得满满的。她已经不需要虚无缥缈的爱情了,她只要她的小宝贝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就好。

    “娘,再过两个月,待三个月后,肚中胎儿比较稳定后,女儿就会启程,前往江南,找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安静的生下孩子,在那里将她教养长大。”

    李氏大惊,她完全没有想到女儿心里竟然存了这样的打算。她顿时就慌了,“阮阮,这不行,你去那般遥远的地方,路多险阻,娘亲怎么能够放心?”

    李氏将苏阮的身子掰过来,认真的劝慰着,想要让苏阮打消这个可怕的念头。

    苏阮却是心意已决,“娘亲,不然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我不想肚子里的孩子受到任何伤害。”

    李氏一怔,知道苏阮说的都有道理,一时间无奈爬满心头,马车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

    车里的香桃都惊呆了好么,即使前面已经知道苏阮怀孕了,可是还是很震惊好么。

    小姐什么时候怀孕的,那个让小姐怀孕的男人是谁?

    香桃莫名的有些自责,是她失职了,没有时刻守着小姐,也不知道被那个混账玩意给占了便宜。

    接下来倒是安静无言,马车缓缓行驶,一个时辰后到了城外白马寺的山脚下。香桃当先下了马车,依次扶了李氏和苏阮下来。

    苏阮下了马车,看在建在半山腰上的白马寺,觉得眼前有点晕。

    李氏看着,也是有些不放心,“阮阮,这样高,不如我们就在山脚下上柱香吧。”

    苏阮伸手摸了摸肚子,心里衡量一番,道:“没事,我们走慢些,如果真有不适的话,我会说的。”

    李氏听着也就点头了,想着待会多注意一些就是了。

    就这般,慢慢的走着,路上累了就停下歇息一番,香桃手上有提着小凳子。渴了,也坐下来喝点水休息一番。约莫半个时辰后就到了半山腰上的白马寺,苏阮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着眼前香火鼎盛的寺庙,面上露出了笑意。

    李氏侧头看了看苏阮,见她面色尚好,并无什么不妥,这才放心。

    香桃扶着苏阮,李氏在一边扶着,排在了长长的队伍后面。

    白马寺的主持圆通大师,乃是得道高僧,传言能算过去卜未来。所以,白马寺的香火厉害非常旺盛,日日大排长龙,只为上一炷香。若是更幸运者,能得到主持的一卦,那就是天大的幸运了。

    排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是轮到苏阮三人了,三人进了大殿,诚心的上了一炷香,祷告一番,这才退了出来。

    “表妹。”

    远处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三人当即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去,就看到沈柔正笑容明媚的在不远处和三人打招呼。

    苏阮嘴角也是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意来,这个沈柔还真是脸大,两人的过节那可是比山高比海深,竟然还有脸来打招呼,以为大家都和她一样脑子不好使吗。

    苏阮懒得看沈柔那张小人脸,她如今怀了身孕,可是要多看美丽的事物,像沈柔这样有碍观瞻的,还是敬而远之为好。碍眼的东西,有机会了再收拾,如今却是不能被影响心情。

    看到三人欲走,沈柔却是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来,有些委屈的咬唇说道:“我知道表妹你们不喜欢我,但看到你们我还是很高兴的。对了,我刚才看到在你们苏家住过的那位纪公子在主持大师那里。”

    苏阮迈开的步子停了下来,纪小白?她转过头来,仔细打量了一番沈柔的面色,一副笑盈盈的样子,看不出丝毫端倪来。这话倒是也没什么问题,她也没有什么必要要骗她,倒是可以去看看。

    李氏也是想去看看,纪小白可是她看中的女婿呢。

    沈柔看几人踌躇的样子,就小声道:“这事情我骗你们又能有什么好处呢?我就是再厉害,也没有本事和圆通大师串通吧?”

    沈柔这话说的没错。圆通大师那样的人物,就算是辛太后想要,也要看缘分的。圆通大师乃是得道高僧,世外高人,不为外物所扰,全凭缘分的。

    苏阮就信了几分。

    沈柔看着差不多了,就转身离开了。

    “阮阮,我们去看看吧,圆通大师的院子就在不远处。”

    李氏想去看女婿了。

    苏阮也有些担心,就点了头,三人一起往圆通大师的物外院而去。

    物外院距离她们如今站的位置,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中间隔了一个长廊,还有一片小树林。

    三人走过长廊,来到了小树林里,却正好迎面和一群人撞上。为首的是一个着锦衣的年轻公子,后面是一群凶神恶煞的小厮打手。

    ……

    此刻,物外院中,参天的榕树下,正盘膝坐着一道身影。

    此人一身袈裟,慈眉善目,手上不疾不徐的转着一串佛珠,此人正是圆通大师。突然,他眉目猛然一动,缓缓睁开眼眸,抬头望着天空的某一处地方,“这也算是缘分了,算是了了老衲那小弟子的一桩尘缘了,善哉善哉。”

    圆通大师话语落下,就缓缓起身,迈步朝外面而去。

    ……

    “世子爷,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了。”

    有小厮从远处跑过来,对着等候的谢庆禀报道。

    谢庆听了,面上顿时露出一副运筹帷幄的神情来,很是志得意满,“哼,苏阮那个小贱人,待落到本世子手里,有你好受的。”

    谢庆伸手摸了摸怀里的血袋,面上满是得色。

    “待会你们也机灵点,给我配合好,知道吗?”

    谢庆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的又叮嘱了一番。

    旁边站着的一堆手下连忙保证,“世子爷你就放心吧,大夫什么的都打点好了,这次保证能将苏阮小姐感动得眼泪都掉下来,再次深深爱上世子,从此之后难以自拔。”

    听了这话,谢庆觉得极为舒心。

    “嗯,看看本世子这样妆扮可还好?”可是要去英雄救美的,定然是要搞得帅气一些的。

    “世子本就是盛京一等一的美男子,今日更是好看得不行。那苏阮看到,怕是不用英雄救美,就已经腿软得走不动道了。”

    手下的人恭维的话跟不要钱一样,一个又一个的往外蹦,谢庆听了果然很受用,他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又略整了整衣冠,就抬步往小树林的方向去了,那边已经隐隐的能够听到争执声了。

    “这个谢庆真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人了。”

    谢庆才走开,从暗处又转出几人来,却是西陵漠带着暗十一、公孙策以及几个东宫亲卫。

    暗十一才说完话,转头看了看面上带着莫名笑意的西陵漠,总觉得有些渗人。

    “公孙,待会就看你的了。”西陵漠转身,伸手拍了拍公孙策的肩膀,一副颇为信任的样子。

    公孙策却是苦着一张脸,他堂堂一代军师,智谋无双,如今却是越来堕落了。为太子殿下出谋划策保护太子妃就算了,现在还要合起伙来上演苦肉计。他的一世英名啊,就要毁于一旦了。

    但是,又不得不摄于太子殿下的淫威,只能违心的点头。他要是没好好完成任务,让太子殿下抱不了美人归,怕太子殿下能活撕了他。

    几人这就朝着小树林的方向而去。

    ……

    与此同时,有一道白色身影,满身风尘的也朝着这边而来。

    “本来应该尽快进城去苏府,看看阮阮表妹的。可是不知道为何,总觉得这里有什么东西再召唤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