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139章 黄雀在后
    “本来应该尽快进城去苏府,看看阮阮表妹的。可是不知道为何,总觉得这里有什么东西再召唤我……”

    纪小白站在小树林的一处地方,感觉心像是被什么牵引着一般,那里有对于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那日,纪小白是直接被暗十一打晕给掳走的,待醒来已经在很远的一个偏僻小村子里面。当醒来的时候,他吓坏了,是谁竟将他掳至这里,表妹怎么样了?想到娇美动人的表妹,纪小白哪里还坐得住,当即就动身往桃源村赶了。还没赶到,在路上就听到了苏阮翻案的消息了。说是太子殿下直接就将邓家姐妹以谋害国公府嫡女的罪名给拿下了,而苏家诸人以及苏阮已经无罪释放了。

    遂,纪小白大松了一口气之余,越发想要见到苏阮了。他想到了,那日苏阮还没有给她答复。他想要照顾苏阮和她肚子的孩子,真心实意的。心里急迫之余,纪小白继续加开赶路,今日上午就到了盛京城外了。

    到了这附近的地方,他却总是心神不宁的,遂最后还是控制不住的上了这白马寺,遵循着心头的悸动,一路来了这里。

    ……

    “好俊的小娘子。”

    小树林里面,锦衣男子看着苏阮的目光满是垂涎。周围的小弟们也是跟着起哄,“公子这样漂亮的小娘子,正好抓回去给你做第二十八房妾侍。”

    锦衣男子听了,觉得很有道理,“正是这个道理,这样漂亮的小娘子就该被放在床上好好疼爱。”

    这样污秽下流的话语传过来,李氏面上神色顿时难看了下来,她紧张的拦在苏阮面前。香桃也是虎视眈眈的看着眼前这些人,挡在苏阮身边。如今小姐可是双身子的人,她身上的担子很重,她要保护好小姐和小姐肚子里的孩子。

    一群人看到李氏和香桃挡在苏阮面前,均是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就你们三个小娘皮呀,还能逃出我们的手掌心不成。”

    听了这话,李氏和香桃两人的面色顿时白了,对方这么多人,个个凶狠异常,身强体壮的。她们这三个都是女流之辈,可如何是好。李氏和香桃两人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却依旧坚定的挡在苏阮前面。

    苏阮伸手摸了摸肚子,一双清凌凌的眸子眯了起来,看向对面的那些人,脑子里快速的转动起来。这些人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树欲静而风不止!

    苏阮暗暗咬牙,有些气苦。

    她伸手摸了摸袖子下的一排银针,这些银针都是淬了强效麻药的。

    她本欲成佛,奈何这些人一定要逼她入魔。

    “去,给我将三个人都拿下。那个老的和小丫头就赏给你们了。”

    香桃自不必说了,生得也是小家碧玉一枚。而李氏呢,能够生出苏阮这等国色天香的女儿出来,她本身自然也是貌美非凡的。因为生养过三个孩子,身姿不如少女般纤细,但也是丰腴有度,自是另一股成熟诱人的味道。那些个手下听了,早是乐疯了,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

    一群打手们就朝着苏阮几人冲了过来,苏阮双手之上顿时都捻上了寒光闪闪的银针,一双猫瞳里面寒芒闪动。

    李氏和香桃顿时如临大敌,紧张的浑身都是汗。可是她们两个都是弱质女流,哪里有办法对付这些个彪形大汉。

    苏阮伸手要去推开李氏和香桃,却是推不动。

    李氏故作镇定的说道:“阮阮宝贝不要怕,有娘在呢。”

    话是这样说的,但是语气里都控制不住颤抖。

    苏阮听了,心里很是感动,一双眼眸也是跟着温柔了下来。她悄悄凑到李氏香桃旁边,说道:“娘亲,香桃你们让开一些,我袖子里藏了麻药的,不怕他们。”

    两人听了,顿时眼前一亮。麻药啊,那是不是往前一扫,他们全都要倒了?两个人顿时就是精神一震,就给苏阮让开了一些位置。

    苏阮一双猫瞳寒光熠熠,曲指弹了一下,两个银针就被弹了出去。

    顿时泡在最前面的两个大汉突然感觉身上某个地方一麻,然后人就失去了意识,连续噗通噗通两声,两人就倒地不起了。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剩下的人都惊得停下了脚步,面面相觑,一时间倒是踌躇不前。

    未知的总是可怕的。

    那锦衣男子原本正站在原地,抱着手臂看呢,准备看着苏阮被押过来呢,谁知道他的两个手下却是不知道为何突然就倒下了。

    这事,有些奇怪呢。

    他往前走了几步,探了探地上躺着的两人,还有呼吸,心里略微松了一口气,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发毛,怎么就倒地不起了。他心头也有几分打鼓,紫衣侯世子这份差事可是不好做。但是好处都收了,今日若是不给办利落了,怕是盛京明日就没他容身之地了。

    他咬了咬牙,站起身来,对着那些停滞原地的手下喊道:“还不给我继续上,不过就是三个臭娘们而已,你们这么多大男人还搞不定不成,说出去岂不是笑掉人的大牙。”

    一群手下听到了,咬了咬牙,想了想,说得也有道理,就是三个娇滴滴的女人罢了。刚才肯定是意外,邓抓到人了,可要用那两个女人,好好泻泻火才是。这事闹得,真是邪门,体内莫名一股邪火。

    一群手下做好了心里建设,迈开脚又继续往前冲去,眼看着距离苏阮就不到十步的距离了。

    看吧,果然没事,三个小娘们已经近在咫尺了。

    李氏和香桃紧张得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了,一颗心砰砰直跳,像是有只小兔子在里面乱撞一般,下一刻似乎就要冲出来一般。

    正在这个时候,异变再次发生,又是跑在前面的两个大汉,毫无征兆的猛然倒地不起。

    这下,不用那些个打手们吓坏了,就算是作为头头的锦衣男子也吓得不行。他害怕的四处看了看,恰好这个时候,一阵大风刮过,树叶沙沙作响,像是有回音一般,渗人得很。即使锦衣男子这种经常行走在刀尖上,见过无数鲜血的人,此刻心里防线也有些绷不住。

    刚才的两个人,他检查了一遍,身上没有发现任何伤口。

    若是暗器的话,总该有个伤口吧。

    而且,眼前三个弱质女流,事情是过于诡异了。

    他狠狠眯起了眼眸,此事诡异,只是他今天还就偏偏不信邪了,还会拿不下这三个小娘们不成。他从袖子里摸出一根小巧的箭弩,人则是退到一颗大树后,让大树挡住了身形,然后对着那几个小弟挥了挥手,“分散开,用暗箭。”

    本来已经被吓得不行,生出退意的一群打手们,这个时候看到老大镇定自若,指挥有度的模样,又来了信心,遂忙四散而开,纷纷躲到了大树后面,皆是从袖子里取出了一把小巧的箭弩来,锋利的箭头皆是对准苏阮三人。

    苏阮也在这个时候拉着李氏和香桃躲到了一颗大树后面去,静观其变。

    小树林里面,皆是参天的巨树,躲在后面,可以将人的身影完全遮住,一时间两边倒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两边陷入了胶着状态,锦衣男子有些急躁,他和紫衣侯世子可是商量好了时辰的,此事还是要速战速决的,这里可不是他的地盘。这里乃是白马寺,来往的权贵之流可是不少,不断拖延下去,他暴露的风险就增大了,对他是大大的不利。

    这个道理苏阮也知道,如今还只是上午,她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耗着。

    锦衣男子自然不会让情况继续这般胶着,他对着几个手下打了手势,让大家慢慢包围过去。

    遂,剩下的七八个从大树里猛然窜出来,往靠的最近的大树窜去。这样确实有些效果,苏阮没办法一下子射中两个人,但是射中一个人也足够了。

    效果也是有震撼性的。

    又是一个人倒下!

    这下,打手们是真的胆寒了。

    锦衣男子也知道没有办法了,要钱也得有名花才行啊。大不了他带着一群手下去其它城市讨生活,一个紫衣侯世子还邀不了他的命。但是眼前的这三个看去弱质纤纤的娘们,却是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要了他的命。

    他从始至终都没看清楚对方用的是什么暗器,自己这方就已经倒下去五个人了。再继续下去,他真的就要失去人心了,没了手下,他还算什么头头。

    “撤!”

    锦衣男子发了话,一群手下当即往后退去,沿路上拖走了晕倒的几个人。

    苏阮就没有继续追下去,她怀着身孕,行动总是多有不便的,身边还有李氏和香桃,还是安全为上。

    一群人都跑得干净了,李氏长长吐出一口气,狠狠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可是吓死我了,这可是白马寺啊,竟然还能遇到这样的穷凶极恶的人。还好他们这下都走了。”

    香桃也是吓得半死,摸了摸身上,都是冷汗。

    敢跑到附近的谢庆傻眼了,人呢……

    怎么就跑没了,他找的一群都是傻逼吗?

    西陵漠也在骂谢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找的都是一群什么废物。

    “太子殿下,现在怎么办?”

    暗十一在一边小声问道。

    西陵漠暗暗磨牙,他眉峰一拧,想了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反正都到了这一步了,绝对不能半途而废,干脆来个一石二鸟了。

    反正锅有人背,今日的事情不能就这样不了了之。

    “暗十一,你去安排一番。”

    西陵漠淡淡出声。

    暗十一就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西陵漠这说了一半的话,他听不出来呀。

    一边的公孙策却是听懂了,眸色一动,心里暗道,太子殿下为了抱得美人归,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啊,当真是将各种手段计谋发挥到了巅峰呀。

    他看不得暗十一犯蠢的样子,伸手一把将暗十一给扯到了身边来,小声提点道:“就像是谢庆那样,依样画葫芦,找一群人过来,将戏继续演下去。”

    暗十一这下就是猪脑袋也得听懂了,顿时看向西陵漠的眼神带着光,太子殿下真是太聪明了。

    暗十一面上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公孙策想了想,又眼疾手快的将人给拉回来,再补充了一句,“还是用刚才那群人,只是你给添加进去几个厉害的。”

    暗十一点了点头,将公孙策的话牢记在心里,转身就下去办事了。

    西陵漠站在远处,目光痴痴的看向远处的苏阮。

    小心肝,很快了,很快我们就会在一起了。

    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一场天下间最盛大的婚礼。

    让你做我的妻子,成为天下间最幸福的女儿。

    至此,一生一世一双人,永不背叛。

    西陵漠一副望妻石的痴情模样,一边的公孙策简直不忍看,忙转开头去。

    哎呦喂,他原来那个冷面阎罗一般的太子殿下,现在怎么就变成一个痴情种子了。

    ……

    暗十一带着几个暗卫,几个飞掠就追上了正逃跑的一群人。

    头头叫虎哥,乃是在盛京里的混混,惯常做的就是收保费,欺压弱小的行当,此番也是收了谢庆的银子,才会做这等帮人作英雄救美的戏。但是,中途却是被苏阮不动声色的几手给震飞了魂,自是溜之大吉了。

    只是,还没跑出白马寺呢,迎面就是一群黑衣蒙面人从天而降,顿时吓得面无人色,噗通一下给坐到了地上。本就腿软了,这下更是腿软了。

    “不知道各位大侠有何指教?”

    虎哥感觉今天真是背,事情一茬接着一茬的,全是超出预料的。

    眼前这些个黑衣蒙面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身手这么利落,怕不是什么世外高手。

    暗十一看到虎哥这个怂样,嘴角抽了抽,上前就是一脚,狠狠的给踩下去。

    虎哥疼得不行,但在暗十一凶恶的目光之下,却是一个字都不敢吭,典型的欺软怕硬。

    “给大爷办个事情,大爷就绕你一条狗命!”

    当然,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了。竟然敢动太子妃,太子殿下肯定是不会轻易绕了这一群人的,怕是以后只有求生不能,求死无门一条路了。

    虎哥连忙接道:“大爷有什么吩咐,尽管吩咐,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小的必定肝脑涂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还上刀山下火海呢,就你这怂样?”

    暗十一嫌弃得不行,果然是什么样的废物找什么样的废物。谢庆那废物,找的也是这样的废物,一点事不顶用。

    “给我回去,继续恐吓刚才那三个女人,但是千万别给我伤到人。”

    虎哥都要哭了,他这是造的什么孽啊,这下可真是前有狼后有虎了。

    “大爷,那三个女人有古怪啊,我们根本接近不了呀。”

    虎哥就差没抱着暗十一的大腿求情了。

    暗十一嫌弃这群人,简直是不要不要的。

    “行了,知道你们一群废物,我这边会有几个人跟你过去。”

    虎哥眼泪真的落下来了,猛然听到暗十一这话,表情就僵在了那里,眼里的泪水要落被落的,滑稽得不得了。你说,要是美人落泪吧,那自然是美丽又惹人怜惜的,但这丑人落泪吧,那简直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

    暗十一此时就有这样的冲动,眼前这个人怎么就长得这样丑呢。

    “那谢谢大爷了。”

    过了一会,虎哥才憋出了这一句话来。

    暗十一不甚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从自己的人中点了八个人。

    “你们八个,跟着去吧。”

    队伍之中立刻走出八个人,虎哥一看,就跟着起身,得了,这会有高手相助,那几个小娘皮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舔了舔嘴唇,世子爷可是说了,只要他能够完成任务,就给他一千两呢。

    一千两呀,有了这一千两,他就能去青楼好好潇洒一回了。他可是眼馋百花楼的牡丹姑娘好久了,晚上就要去抢翻她的牌。

    虎哥这会有高手相助,整个人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去了。看来还是世子爷想得周到啊,还准备了后手。紫衣侯世子真是好本事呀,这样一群高手都能请来,他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巴着。

    却说谢庆看到虎哥带着一群人灰溜溜的跑了,都快呕出一口血来了。站在原地咬牙切齿一会,快把虎哥给骂死了,这人办事真是太不牢靠了。今天的机会多难得呀,以后哪里还能有这样的好机会。怄了一会气,谢庆就准备转身离开了,却是不妨耳边听到一阵脚步声,诧异的抬眸看去,就看到刚才还落荒而逃的虎哥一群人又卷土重来了。不仅如此,队伍还又壮大了,夹杂着七八个黑衣蒙面人。

    那几个黑衣蒙面人看着极为不凡,一副武林高手的样子。

    看来倒是他眼拙了,这个虎哥还真是深藏不露,竟然还有这样一手,这阵仗还真挺唬人的。

    苏阮三人还在大树后面躲着呢,看到虎哥去而复返,还带着七八个一看就不好好惹的黑衣蒙面人,面色也是凝重了下来。

    那些黑衣人走路脚步极轻,眼神淡漠,看着怕是身手不弱,和虎哥这样的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阮阮宝贝……”李氏不安的转头看向苏阮。

    苏阮虽然心头凝重,但是面上却是半点不露,“没事的,这些人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听到苏阮这般说,李氏倒是没有那么慌怕了,但是心里却是想着,等以后再出门的时候,一定要多带些家丁护卫才行。没想到如今世道这样不太平,天子脚下,盛京重地,最负盛名的白马寺都能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太可怕了。

    “小娘子,你是自己从了,还是要爷过来捉你。你要是自己乖乖过来,还能少收点皮肉之苦。”

    这会心情不一样,虎哥还有心情调笑。

    三人躲在大树后,并不回应。

    虎哥顿时有些恼怒,“哼,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待会有你的苦头吃。”

    虎哥顿时摞下了狠话,接着就对身后的人使了眼色。

    一群人再次涌了过去,黑衣人在其中压阵。

    苏阮手上银针捏得极紧,指节都微微泛白,一双猫瞳专注的看着,精神高度紧绷。

    那些人渐渐靠近,苏阮一次性射出三根银针,额头上也是跟着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来。这对她的精力也是耗费巨大的,不仅要高度集中,还要计算精准。

    三根银针从不同的方向,对着三个人而去,都是虎哥原先带来的那三个人。

    柿子当然要先挑软的捏了,虽然这个道理也懂。先将能解决的解决掉,后面的再想办法个个击破。

    苏阮的银针射出去的时候,其中有靠近被射的三人的黑衣人当即都是一动,有银色的暗器轻轻划过,将银针给挡了下来,铛的一声落在了旁边的地上。

    这样的响动,当即让虎哥一众人停了下来,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三枚银色菱形暗器旁边都躺着一枚极细的银针。

    这下大家也是都懂了,刚才让前面的人昏倒的,是这银针,难怪一点看不出来。这样细的银针,怕是扎入身体,都不会有什么感觉,更别说旁人能用肉眼去分辨了。如果再在这银针上涂上毒药,那真是无往而不利。

    虎哥越想越是胆寒,这个小娘们好生厉害,传说不是普通的闺阁女子嘛,竟然还有这等手段,当真是匪夷所思。

    不过幸好峰回路转,还有神秘黑衣人相助。

    虎哥顿时就笑了起来,笑容得意,“小娘们身手不错呀,可惜你今天踢了铁板了,注定要栽在虎爷爷我的手上了。”

    苏阮的脸色也是沉重了下来,一边的李氏和香桃也是看出了形势的逆转了,顿时紧张不已。李氏的一颗心都要跳到喉咙口了,心里不断想着,绝对不能让宝贝女儿有事,即使不要她这条命。

    在暗处围观的谢庆,西陵漠等人脸色也跟着黑了下来,这个什么虎哥的真是神烦,做事一点也不干净利落,废话那么多。待会再出什么意外怎么办?

    于是,西陵漠对着暗十一使了一个眼神,暗十一也是很厌烦虎哥这个废物,忙对跟在虎哥身边的黑衣蒙面人使了一个眼神,那个黑衣人忙暗暗的伸手戳了戳虎哥。

    虎哥嘴贱的,本来还想说几句话,过过嘴瘾的,但感受到后面的催促,忙闭上了嘴巴。心里也是暗骂自己,真是得意忘形,还是赶紧将事情给办了吧,免得待会再节外生枝,要是将贵人的事情给办砸了,可是有他好果子吃的。看这群黑衣人的伸手,就知道贵人的手段了。瞧瞧,刚才那暗器使得,怕是他都没反应过来,身上就能被扎个窟窿。

    虎哥不再废话,带着人继续往前推进。

    期间,苏阮不断发出银针,但都是被对方黑夜人的暗器给挡下了。

    苏阮暗暗咬牙,手上这次不再摸银针了,而是摸到袖子侧边绑着的一个药包,里面乃是吸入即昏迷的药粉。

    黑衣人却是极为谨慎,在距离三人五六步距离的时候,苏阮还没有撒药粉的时候,黑衣人却是猛然散开,围成了一个圈,将苏阮三人给包围了起来。

    李氏和香桃一看,连忙一前一后,将苏阮给围在中间。

    虎哥一看,就挑了手下里面颇为凶狠的两个人,“你们两个上去。”

    那两个人本就胆大狠辣,这会有人多势众,更有黑衣人压阵,自是不怕的,狞笑着就朝苏阮三人而去了。

    “小娘子,哥哥来了。”

    其中一个更是用着色眯眯的眼神看着苏阮,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姑娘,就算是百花楼的头牌,都不及眼前这姑娘的十分之一呀。真是太美了,这样的美人,怕是能睡上一次,这一辈子也都值了。

    苏阮对着身边的李氏和香桃小声说道:“你们两个让开一些,我还有办法。”

    李氏不放心,但是看着苏阮坚定的眼神,不像是说谎,就微微让开了几分。

    那两个人就冲了过来,伸手就要去抓苏阮,苏阮却是眸光瞬间凌厉,手腕轻巧一转,就抓住其中一个人的手腕,狠狠一扭,脚也是狠狠踢了过去,正好踹在了另一个人的膝盖之上。

    “啊!”

    “啊!”

    两声堪比杀猪一般的惊叫声同时响起,然后两个人都疼得在地上打滚。

    虎哥惊讶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真是邪门了,看着这么漂亮的小娘子,会射暗器就算了,身手还这么好,干净利落,简直是不可思议。不是都说那些名门闺秀,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不是说走两步路都要喘的吗,见个血都要晕过去吗?

    眼前,这个简直是女煞星呀。

    他一时间有几分犹豫,转头看向身边的黑衣蒙面人。

    黑衣蒙面人也是惊讶万分,未来太子妃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身手很好啊。

    不远处的谢庆也是看呆了,这个是苏阮?

    他都有些不认识了。

    他记忆之中的苏阮,应该是柔弱的,愚蠢的,粗俗的。

    而眼前的这个女子呢,气质清冷,身手凌厉,只是立在那里,却自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让人不敢靠近。

    看着看着,谢庆只觉得热血沸腾。这样的苏阮,若是在床上,不知道又会怎样,一定很有味道吧。谢庆已经想得很美好了,仿佛苏阮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

    同样站在暗处的西陵漠也好不到哪里去。

    小心肝发怒起来的样子也很动人呀,真想抱抱她。

    当然,让小心肝抱抱自己,也是可以的。

    那边黑衣人见一直拿不下苏阮三人,相互对视一番,知道考虎哥及其手下的几个蠢货是不行了,遂又分出三个人围了过去。

    苏阮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八个黑衣人,其中五个人压阵,三个人朝她从三个方向合围而来。

    不过是眨眼之间,三个黑衣人就已经到了眼前。到了近前,三个黑衣人相互对视一眼,纷纷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来。

    李氏和香桃两人均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看到这样的冷兵器,顿时吓得面无人色。

    苏阮到底还镇定一些,刺手空拳的就迎了上去。

    只是,还没交上手呢,李氏一下子就被其中一个黑衣人给擒拿了。苏阮当即投鼠忌器的,停下了步子来。

    “别动,否则这剑可是不会留情的。”

    此刻锋利如雪,闪动着寒光的剑就顶在李氏的脖子上,只要轻轻一压,立刻就能见血。

    苏阮袖子下的指尖都在微微颤抖,这些人该死,都该死。

    苏阮的一双猫瞳里面黑蒙蒙的,恍若无尽的深渊一般。

    其中一个黑衣人看到苏阮老实了,就上前去,锋利的剑尖指着苏阮。

    远处的紫衣侯世子谢庆看到此情此景,顿时来了精神,该他出场的时候了。他已经想好了,待会姿势一点要准,造型要帅,眼神一定温柔,面上神色一定要深情。

    西陵漠也是准备好了,小心肝他来了。待会小心肝看到像是天神下凡一般的他,拯救她于水火之中,一定会非常感动吧,到时候会不会直接以身相许。西陵漠只觉得一颗心被即将要到来的幸福给填满了,不断的冒着泡泡。

    谢庆当先跑了出去,西陵漠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

    谢庆没几步就冲到了近前去,还没到苏阮面前呢,另一个黑衣人反手就是一剑,给扎了过去。

    谢庆身子当即就止住了,被剑扎到的地方,哗啦啦的留着血。第一时间他的想法就是,不对啊,不是这下扎啊。要先和他交手,让他英勇神武的解决,然后最后再为苏阮挡上一剑才对呀。这下就给扎了,剧情就不好演下去了。

    只是,谢庆很快就没心情吐槽下去了。

    因为,很痛,特别特别痛。

    怎么会痛呢,他还有些纳闷,不是扎的血袋吗……

    等等,他的血袋好像是绑在左边呢,这下扎的好像、好像是右边!

    那么,这血,这血是真的血,真的他的血!

    谢庆直接晕过去了,不知道是因为伤势过重晕过去的,还是给吓晕过去的。

    苏阮简直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这个谢庆发的什么疯,跑过来自残来了。

    前些日子,谢庆派人去苏府的事情,都被苏仲轩给压了下来,所以苏阮是一点风声都不知道,此刻看到谢庆,非常的莫名其妙。

    西陵漠看到这样的谢庆,面上神色先是嘲弄,接着却是愤怒。小心肝以前的眼光也太差了,怎么会看上这么个人渣废物呢,以后他一定要给小心肝好好纠正纠正。要喜欢,就该喜欢他这样顶天立地,精彩绝艳的男子。不管是容貌,还是文治武功,他都是冠绝天下的。这一点,西陵漠素来自信。

    嗯,该他出场的时候了。

    “阮阮……”

    西陵漠一声担忧的呼唤,苏阮当即转过头来,看到西陵漠从远处掠来的身影,不知道为何,这一刻,眼眶莫名的发酸。

    是他来了!

    她一次又一次的负他伤他,他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救她护她。

    苏阮心头的坚冰开始松动了。

    西陵漠也看到了苏阮那抹惊喜的眼神,顿时心头就开花了,这计谋果然有用。

    先英雄救美,再奋不顾身的挡一刀,事情就圆满了。

    西陵漠抽出身上的刀,就冲了上去,看到是虎哥的人,直接给一刀捅了,而黑衣人的话,看似一样也是一刀,只是却是偏着要害的位置擦过,黑衣人也配合的倒下了。

    刷刷几下,除了苏阮身边的三个黑衣人,其它的全部都倒下了。

    西陵漠提着染血刀,一步一步朝着苏阮的位置走过去。

    香桃看到西陵漠,激动的都要晕过去了。

    太子殿下好帅,从天而降的英雄救美,肯定是喜欢小姐的吧。瞧太子殿下看向自家小姐那眼神,温柔又担忧,看向黑衣人的眼神却又冷漠无情。

    这样的男人最有魅力了,对待敌人像是冬天般冷冽,对待爱人却像是春天般温暖。

    西陵漠看着黑衣人,猛然提刀而上,一下子点中黑衣人的手腕,黑衣人手腕一松,苏阮就被西陵漠然给扯了开来。接着西陵漠就和黑衣人战到了一起,刷刷的几下就将三人给干趴下了。

    而这个时候,不远处的一个黑衣人却是猛然起身,提着剑从后面接近。

    西陵漠及时看到,瞬间戏精上身,“阮阮……”

    一边撕心裂肺的喊着,人一般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

    苏阮也察觉到了危机,身子就要避开,却不防不远处一个白色的身影如风一般猛然挡在了她前面。

    西陵漠“!”

    这是哪里来的混账东西!

    利刃入肉的声音,刺耳的传了开来,苏阮脑袋顿时一懵。熟悉的干净的气息传来,苏阮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了下来,“小白,纪小白……”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