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140章 涅盘重生
    利刃入肉的声音,刺耳的传了开来,苏阮脑袋顿时一懵。熟悉的干净的气息传来,苏阮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了下来,“小白,纪小白……”

    “表妹……”

    纪小白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阮泪眼朦胧之中,伸手去给纪小白把脉,检查伤势,越是看,心越凉。这一剑,直接穿心而过,已经回天乏术了。

    “小白……”苏阮的声音哽咽而害怕。

    那么干净单纯的小白,那个义无反顾的救她的小白,那个愿意陪她去任何地方的小白,那个说想要照顾她和肚子里的宝宝的小白。

    “不要,小白,不要离开我。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也不会离开你。我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

    苏阮激动的说着,满面害怕和慌乱。

    一边的李氏和香桃,也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西陵漠的脸却是黑了,转头,悄悄的用眼刀剐了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手下一眼。瞧瞧,这办的是什么事情,如今倒在小心肝怀里的应该是他才对。

    小心肝,为你,我也愿意做尽任何事。不管好的坏的,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

    为你,我早已走火入魔了。

    苏阮怀中的纪小白,此刻一双眼眸亮得惊人。

    他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了,即使这个答案是他用命换来的,他也愿意。

    他觉得很开心很开心,但是也很累很累,好想闭眼。

    苏阮看到,越发难过,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纪小白的脸上。

    闭上眼睛的纪小白,脑海里却是猛然炸开,被尘封在深处的无数记忆纷至沓来。

    他,他竟然是……

    纪小白拼着最后一口气,用力睁开了眼睛,用力的看着苏阮,想要将这个他用生命去喜欢的女孩给牢牢记在脑海里。

    他害怕他会忘记,会忘记这个对于他来说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人。

    “表妹,不要忘记我,等我……”

    说完,眼睛就阖上了,再没睁开过。

    最后的一句话,纪小白说得很轻,苏阮并没有听清楚,此刻她只觉得痛彻心扉。

    “小白,小白……”

    西陵漠看到小心肝这样难受,他也感同身受,只觉得一颗心也跟着揪疼的难受,身上的气息都紊乱了几分,面色也跟着苍白起来,嘴角更是立刻流下一丝血液。

    一边的公孙策和暗十一大惊,当即围了过来。

    “太子殿下……”

    暗十一担忧的唤着。

    公孙策看了看悲伤欲绝的苏阮,又看了看西陵漠,小声劝道:“太子殿下,你的心脉受损,情绪不能过于激动。”

    这些西陵漠何尝不知道,他都知道的,为了小心肝,他已经没有活路了。小心肝若是难过,他也会心疼而死。

    可是,他又何尝不是甘之如饴呢。

    西陵漠悄悄拂袖,擦干净了嘴角的血迹,缓缓蹲下身子来,轻轻伸手,让苏阮靠在自己的怀里。

    感受着熟悉入骨子里的气息,苏阮没有反抗。

    对不起。

    西陵漠心里默默的说着,这是他的错,可是就算是错,只要能够让小心肝心甘情愿的陪在他身边,他也愿意去做。就算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他都不惧。

    但此刻,心里却是忍不住愧疚,什么他都不怕,就害怕小心肝痛苦难受。

    这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

    “逝者已矣,还请节哀,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众人抬眸看去,就看到一个慈眉善目的和尚,正望着他们,眸中一片祥和。望着那双眼眸,心中都会跟着平静下来,那双眼眸仿佛能净化人心一般。

    西陵漠望着那双眼眸,恍惚觉得自己的秘密都会被看穿,有些忌惮的看着圆通大师,抱着苏阮的手,忍不住微紧了紧。

    圆通大师也不介意,而是站在原地,念了一会经,李氏和香桃觉得这位大师应该是在给纪公子念超度的经文呢。

    “走吧,去该去的地方。”

    圆通大师年完,最后双手合十,对着李氏几人鞠了一躬,转身就离开了。

    来的奇怪,去的也是有些奇怪,都觉得大概是出家人慈悲为怀吧。

    圆通大师重新回了小院,站在榕树下,从袖子里取出一窜佛珠,佛珠上蓝光萦绕,有温热的气息弥漫。

    圆通大师看着,道:“痴儿,一切爱恨嗔痴,均是虚幻。”

    “不,那是真真实实的,已经融入于我骨血的东西了。”

    纪小白却是固执的争辩着,面上都红了。

    “可是你如今的身体已经死了。”

    纪小白不说话了,沉默了下来。

    “回去吧,回去你该回的地方。”

    “我会忘记他吗?”

    “这就看你们的缘分了。”

    纪小白听了,只觉得心口涩涩然的痛。他不想离开,但也知道唯有离开,以后才会有希望。

    没事,就算忘记了,只要再次看到苏阮,看到那双清透琉璃般的猫瞳,他想他一定会想起来的。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

    纪小白想罢,知道再继续纠缠也无济于事了。

    他转头深深的望着苏阮的方向一眼,然后坚定的看向圆通,“大师,还请助我。”

    圆通大师点头,将手串放到榕树上,嘴里念念有词。随着圆通大师口中不断的吐出,手串之上的蓝光越来越盛,最后更是幻化出一个身穿蓝衣的身影,清雅如画,精致卓绝,一双眼眸淡漠如雪。

    “去吧。”

    圆通大师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

    蓝衣男子最后再次望了苏阮的方向一眼,眸中纵有万千不舍,身子还是化作一团蓝光,被一股巨大的吸了,朝着东方的一个方向而去了。

    待手串之上的光芒完全暗淡之后,手串顿时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痕,圆通大师面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波动,依旧将其带在手中。只要花费时间,慢慢用佛光温养,终究还会慢慢恢复的。

    圆通大师缓缓席地而坐,陷入了思索之中,蓝龙已经苏醒了,将改变东方的格局。而黑龙依旧被氤氲的血色之气所笼罩,若是能够浴火重生,也将会改变西方的格局。

    真是奇怪了,按照演算推测,天下本是大乱的趋势。这两条主宰天下的天命真龙均是有早夭的迹象,可现在蓝龙竟然浴火重生,突破枷锁,强势回归。而那条黑龙还为觉醒,正被血光牢牢束缚,那是血脉的枷锁,正在越缚越紧,待到爆发那日,不是浴火重生,就是身死道消的场景了。本来的迹象之中,黑龙也会是早夭的迹象,但不知道为何,氤氲的血光之中,竟然有淡淡的白光缭绕。那白光温和圣洁,有消融一切罪恶的能力。

    圆通大师抬头望天,突然眼眸一顿,什么时候在两条龙之间,有了一团白光。那白光正在隐隐成形,那是凤凰?

    正要细细看去,圆通大师却是猛然觉得眼眸一痛,一行血泪流下。

    他连忙闭上眼睛,抱守心神,知道天机不可窥测,否则就会受到强烈的反噬。

    调整了约莫一个时辰的功夫后,圆通大师的气息才渐渐平稳下来,他睁开眼睛,起身,进了里面的一个院子,走到一间竹门边上,伸手敲门。

    不过一会,就有人过来开门,赫然是石岩。

    “大师。”

    圆通大师就往里面走去,就见里面床上正躺着一个白衣俊美男子,正是白笙。

    圆通大师将手上的手串取下,放在白笙的额头之上,顿时白笙的身体里一股黑光缓缓冒出来,全部都被手串吸收了。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后,圆通大师收起了手串,白笙也慢慢醒来,睁开了眼眸,尚有几分迷茫的看着石岩和圆通大师。

    “师傅。”

    白笙挣扎着起了身,石岩连忙上前帮忙。

    这一起身,总觉得与往日不同,身子格外轻盈,就算是呼吸都觉得格外的舒服。

    “公子,你……”

    石岩不可思议的看着某一处,眼眶泛红,连声音都在打颤。

    白笙极为诧异,顺着石岩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了自己下意识曲着的腿。

    这……

    白笙颤抖着指尖,尝试的抬了抬自己的腿,然后他的腿真的抬起来。

    白笙依旧不敢置信,伸手狠狠的掐了掐自己的胳膊。

    疼,真疼。

    他顿时下了地,尝试着站了起来。

    当那种脚落实地的感觉传来,白笙几乎幸福的想要落泪。他从生下来开始,双腿就是残废的,对于别人来说,行走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但对于他来说,却是千难万难,甚至是一辈子都难以完成的事情。可是,这次睡了一觉,醒来竟然就能站起来了,惊喜简直不要来得太突然。

    “师傅?”

    白笙看向圆通大师,他知道师傅一定知道原因。

    圆通大师面上也是露出了笑意来,双手合十,“善哉善哉。”

    一般的石岩也是开心的不行,强壮的跟一只熊一样的汉子,此刻却是感动的哭得像是一个孩子。

    圆通大师在床边坐下,伸手让白笙也坐了下来,这才开始说起了缘由。

    他的母亲文姝,曾经是名动盛京的第一美人,清艳卓绝,无数名门贵子都趋之若鹜。美貌无双,才华横溢,清贵名媛,她的夫君也必然是千挑万选,身份显赫的。就算是做皇后,也是做得的。这样的女子,盛京无数男子心中的女神,却是和家中的教书先生相恋,后面更是不顾礼法,和这个教书先生私奔了。

    传言这个教书先生不是西陵国之人,当初昏倒在路上,被文姝所救。因为失去记忆,但学识却是极为非凡,就留下来给文姝做了教书先生。不成想,两人日久生情,后面更是私奔了。

    两人私奔,文国公府震怒,派出无数人马都没追回来,最后也只能放出话来,文国公府没有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儿。

    一年后,文姝却是再回来了,手里抱着一个孩子,正是白笙,到了文国公府门口,将白笙交到老文国公府人手上,就气绝身亡了。

    这些盛京老一辈人,大多都知道,但还有外人不知道的是。

    当年,文姝生的是双胞胎,除了白笙,还有一个,留在了陈国。

    “你的母亲在怀你们的时候,中了奸人的诅咒,你和你双胞兄长共享命数,一人伤,另一个人也伤。而你表现在身体,从小残疾。他表现在心智,没有情感。但这回,你的兄长涅盘重生,修复了心头的缺陷,你的身体也不治而愈了。”

    “多谢师父成全。”白笙知道,兄长能够成功渡过这次生死难关,必然是师父帮忙。

    白笙说完,转头看向石岩,笑着道:“石岩你回盛京去吧,去找你那小媳妇,去过你自己的生活吧。以后,我就随师父一起云游四海,普度众生了。”

    说这话的时候,白笙神色很平静,目光很平和,是真的看淡了。所以,就算圆通大师说出了他的身世,他也已经再无波澜了。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兄长自有兄长的运数。

    石岩面上神色顿时垮了下来,“公子你不要石岩了吗?”

    此刻石岩委屈极了,公子一定是在说笑的,公子怎么会出家呢,人世间那么繁华,怎么会愿意出家呢。

    “我心意已决。”

    白笙面上神色却是极为认真,目光坚定。

    石岩在白马寺里等了三天,都没等到石岩回心转意,最后只能回头丧气的下山了,要去投靠他的小媳妇香桃了。

    石岩身上带的有银子,但却是舍不得发,以后他是要养媳妇养娃娃的人,银子要省着点花。于是,他就用脚走回去的,走了一个晚上,刚好在盛京开城门的时候,进了城门。

    一进城门,石岩面上就开心起来了,哒哒哒的就快步往苏府而去。

    香桃小媳妇,相公我来了。

    石岩真想吼上一嗓子,他到了大门前,就看到大门前背对着他站了一个人。

    从背影看,那人顶天立地,身姿伟岸,很是不凡。

    石岩就好奇的凑上去看了一下,顿时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呀妈呀,竟然是太子殿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