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143章 阮阮,嫁给我吧
    “太子殿下你还想瞒着属下不成,一个月前你日日入苏小姐的闺房,而苏小姐又是怀了一个月的身孕。难道太子殿下你一个月前,日日去,只是盖着被子和苏小姐聊天吗?”

    这话落入西陵默的耳朵里,瞬间像是烟花一般炸开了,直接炸得他脑袋晕晕乎乎的。

    小心肝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

    他可真是傻!

    只要有脑子一想就知道了,如果此刻不是被暗十一点醒,他还要独自黯然伤心多久?

    西陵漠觉得自己在遇到其它任何事情的时候,都能够冷静自持,算无遗策,精彩绝艳。但是在感情一事上,实在是愚不可及。那么明显的事实,连暗十一这个头脑简单的都一眼看透,他却还在这里半天执迷不悟。他真想拿个铁锤,敲敲自己的脑袋。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都已经过去了。

    小心肝怀了他的孩子,只要想一想,他都觉得自己幸福得不要不要的。

    此刻,莫名的有种热泪眼眶的感觉。

    他和小心肝再不是毫无关联了,他们共同孕育了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就在小心肝的肚子里。

    西陵漠慢慢咧开嘴角,发自内心的笑了,笑的肆意。

    一边的暗十一看到,却是跟见鬼了一样,太子殿下笑成这样,实在是好可怕。

    西陵漠先是咧嘴笑,然后更是笑出了声来,“哈哈哈,我有女儿了,女儿,女儿……”

    暗十一已经不忍直视了。

    过了一会,西陵漠才从那种巨大的惊喜之中缓缓走出来,但是依然觉得整个人像是飘着一样。

    暗十一忍了忍,还是忍不住问道:“殿下,你怎么知道是女儿呀?”

    难道太医院里面有什么高手不成,才一个月的脉象,直接就把出了是女孩。

    “肯定是女儿,像小心肝一样又软又萌又漂亮的女孩。”西陵漠满心期待。

    得了,这是太子殿下自己臆想的。

    “那万一是男孩呢?”暗十一纯粹就是好奇,随口这么一问。

    然后,西陵漠整个人就不好了,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的话,那么这会就是电闪雷鸣。西陵漠恶狠狠的看向暗十一,“女孩。”

    暗十一忙老实的点头表示赞同,否则他担心下一秒他会被太子殿下给劈了。

    西陵漠面色这才好一些。

    至于男孩什么的,西陵漠一点都不想。男孩多淘气,那不是要让小心肝累着,而且主要是个男的,到时候看着他在小心肝的怀里,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受不了的。

    嗯,女儿,一定是女儿。有空,他要偷偷去白马寺上柱香,祈祷小心肝生出一个乖女儿来。

    若是此刻西陵漠心里的想法被暗十一知道,暗十一一定会笑一年的。从来只听过去求子的,就没听过去求女的,太子殿下究竟是有多想生女儿呀。

    西陵漠目光转向桌子上,看到暗十一做的木马,眼眸顿时一亮。

    虽然这会已经是深更半夜,但是他肯定是睡不着的,他觉得他这个月估计都要睡不着了,实在是太开心了,他怕去睡了,醒来发现是梦,岂不是要哭。

    此刻,他也想要做玩具,做好多好多的玩具。

    有什么是适合女娃娃玩的呢?

    西陵漠绞尽脑汁,努力想着,西陵姝小的时候都玩些什么?

    西陵姝生母早逝,一直是在刘皇后身边长大的,所以西陵漠对于西陵姝还是比较熟悉的。想了想,脑子里面只有很模糊的画面,好像西陵姝小的时候,玩的都是风筝,各色珠串之类的,反正都是好看的东西。

    嗯,那他先扎个风筝预备着吧。

    想到就做,西陵漠让下面的人准备了材料上来,他卷了袖子,真就认认真真的扎起了风筝。

    而暗十一,则是继续做他的木马。

    就这样,两人倒是很有默契,互不干扰,干劲很足,哼哧哼哧的就干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暗十一看着自己手下的木马,皱起了眉头,还是差一些呢。算了,先回去睡一觉,睡醒了继续。

    和西陵漠禀报了一声,暗十一就退了下去。

    而此刻,西陵漠身前已经扎好了六七只风筝了,有老虎,狮子,兔子,美人,牡丹,海棠,茶花。无论哪一个,都是做工精细,上面的图案,也是精美绝伦,太子出品,必属精品。

    看着这些风筝,西陵漠仿佛能够看到在将来的某一天,一个梳着羊角辫的粉嫩嫩的漂亮小姑娘在放风筝,而他则是拥着小心肝在远处看着。

    那样的画面,只是想一想,就觉得心里甜得像是要溢出来一般。

    “太子殿下,苏姑娘的早餐准备好了。”

    元宝走了过来,低声禀报道。

    西陵漠听了,就问道:“阮阮醒了吗?”

    “还不曾。”

    “那再等一等吧,如今时间还有些早,时刻温着。”

    “是。”

    元宝领命,就要下去,却是被西陵漠给喊了回来,“等等,本宫这里刚好有一桩事情,元宝你给看看。”

    元宝就停住了脚步。

    西陵漠突然想起来的事情,就是想要好好奖赏暗十一一番,暗十一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

    “暗十一在本宫这里立了一桩大功,本宫想要好好奖励他。既然是奖赏,那自然是投其所好最好了。元宝,依你看,暗十一如今最需要什么,本宫奖赏他什么好呢?”

    西陵漠觉得暗十一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大的贡献,这会可是一定要好好嘉奖一番。

    元宝心头讶异,就暗十一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竟然还立了大功了,看太子殿下这个样子,显然是心情特别好。

    元宝想了想,就道:“若说金银珠宝这些,暗十一也不是在意喜欢这些的人。荣华富贵的,他平日的样子也不像是热衷的。但有一个东西,奴才想暗十一应该是缺的。”

    “哦,是什么?”

    “媳妇,暗十一如今应该就缺一个媳妇呢。”

    暗十一一个老光棍,平日里给他介绍了好几个漂亮宫女,他都不满意。都一把年纪了,也是该找个女人给他暖被窝,生娃娃了,元宝心里这般想着,面上满是笑意。

    西陵漠听了,觉得很有道理。

    “元宝心头可是有合适的人选?”

    元宝心里琢磨一番,就禀道:“奴才心中倒还真有一个合适的人员,奴才觉得找媳妇,还是要找那种知道疼人的,会将内务给打理得清清楚楚的。暗十一这样的,经常在外面,就得找个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温婉可人的。”

    “嗯,正是。”

    西陵漠也觉得非常有道理。

    西陵漠看了看天色,已经差不多了,小心肝应该已经醒来了,顿时就想念得不行,他得去看他的小心肝和女儿了,“元宝,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你办事,本宫一向放心。”

    话落,西陵漠已经起身快步走开了。只留下元宝站在原地,他又琢磨了一番,觉得冬雪那丫头配暗十一正合适。

    冬雪小时候家里穷就被卖到了宫里,在宫里待了二十六年,如今都成老姑娘了,一直没个着落。冬雪这丫头,性情温和,办事利落,为人敞亮,元宝素来喜欢几分。如今和暗十一陪作一对,倒是正合适。元宝心里越想,越觉得合适,挥手就让小太监去将冬雪给找了来。

    元宝坐在亭子里等着,心里想着,虽然大了六岁,可是没关系。老话不是都说了吗,女大三抱金砖,暗十一这一下子就要抱两块金砖了。

    没等多久,冬雪就过来了。

    元宝抬眼看去,就见视线处,一个身穿青色衣裙的女子缓缓走来。女子面容清秀文温婉,在这美女如云的皇宫之中,只能算是蒲柳之姿,但气质却是极干净,看着就让心打心眼里舒服。

    冬雪走近了,给元宝行了一个礼。

    “不必多礼。冬雪过来坐,杂家有个事情要和你说,看你是个什么意见。”

    “公公有事尽管吩咐,冬雪定然努力办好。”

    冬雪在元宝坚持的目光下,还是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元宝这才开始说道:“太子殿下有个手下名为十一,性子单纯,身手也好,是个不错的良人。冬雪啊,你可是愿意?”

    元宝也说不来什么好听的话,直接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冬雪面色一怔,没想到竟然是这个事情,忍不住咬了咬唇瓣,小声道:“那人知道奴婢的年纪吗?”毕竟在古代,这个年纪还没嫁出去,怎么说都不好听的。

    “他就喜欢年纪大的,还跟我说女大三抱金砖呢,他这一下子就抱两,可不得乐坏了。”

    暗十一那个脑袋简单的,事后拿话好好哄一下,保准欢天喜地的和冬雪一起过日子。再不行,不是还有公孙大人吗,他最擅长的就是攻克暗十一了。

    冬雪听了,面色顿时绯红一片。那个人,倒是特别,应该是个不错的男子。

    “一切但凭公公安排。”冬雪低下头去,只露出一截洁白的脖颈。

    这件事情就算是定了,这可是太子殿下亲自交代下来的,他一定给办得好好的,接着就是和暗十一好好说说了。

    ……

    苏阮已经起来了,正坐在床上发呆,她茫然的揉了揉额角,面色不是很好,昨天没有睡好。不知道为何,昨天晚上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难过的梦,但是醒来却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昨日在白马寺里,因为那几个混混调戏,她被惊得动了胎气,然后就昏倒了,被西陵漠抱入了宫中。

    她如今这样呆在东宫之中,实在是极为不合适,而且府中家人肯定也是担心不已的。

    正想着,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进来。”

    西陵漠推门进去,就看到苏阮已经洗漱好了,正坐在床上。

    “是在这里吃,还是挪到院子里吃?”

    西陵漠柔声问道。

    苏阮轻轻的看了他一眼,“不用麻烦了,就这边吃吧。”

    说完话,苏阮就低下了头。

    西陵漠忙让宫女将菜给上了上来,苏阮本来没什么胃口的,但是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就努力的多吃了一些。

    吃完早饭,苏阮看向西陵漠,一双猫瞳清凌凌的,“我想回苏府了,家中长辈定然是极担心的。”

    要走?这怎么行,这不是要他命吗?

    西陵漠努力的压制着心里那些黑暗而负面的情绪,没事的,小心肝一定是他的,没人能抢走的。在心里默默的吸了几口气,西陵漠才冷静了下来,回道:“好,待会喝完药,我送你回苏府。但是要带一个太医走,否则我实在是不放心。”

    苏阮想说不用太医,她自己就是大夫,而且医术不凡。但是看着西陵漠一双眼眸殷殷望过来,要吐出来的话语就又咽了回去,乖巧的点了点头。

    看到她这幅样子,像是一只乖巧的猫咪,收起了锋利的爪子,不再对他冷漠,不再对他张牙舞爪,他就忍不住满心欢喜和幸福。

    原来,幸福只是这么简单。

    她,注定是他的劫数。因她,他痛。因她,他喜。总之,一切皆因她而起。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他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感受着掌心柔软的触感,嘴角溢满笑意。

    苏阮微微抬眸,正好撞进他那双溢满温柔和宠溺的黑眸之中。

    至此,那么一瞬间,她几乎要沉沦进去。

    岁月无声,静水流深,只想要牵着他的手,一起去看尽山川河流,日月星辰。

    “阮阮,嫁给我吧。”

    西陵漠突然伸手一把将苏阮给揽入怀中,说出来的话语带着滚烫的心意,猛烈的冲击着苏阮的神经。

    是溃不成军,还是无动于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