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到了傍晚,西陵漠手里捧着元宝从慈宁宫拿出来的辛太后懿旨,就去了御书房。

    当时明帝正在和镇国公刘坤商议事情,说的是西北边境漠北城。

    漠北城乃是一个极其荒芜的地方,那里地广人稀,作物很难生长,非常贫穷。但是那里又是边塞要地,必须要有人镇守才行。只是那里满目风沙,贫穷落后,危险性还很大,实在没什么人愿意去。

    因为紧靠漠北城的是几个小国,不是居无定所的游牧民族,就是民风彪悍的草原王国。他们时常来边境骚扰,烧杀抢夺,无恶不作。所以,在漠北城镇守的将领,经常牺牲。

    因此,漠北城可以说是明帝心头一患了。只是,那些个小国都是附庸于其它大国的,只能压制,不能杀尽,否则周边几国必然趁机联合起来讨伐西陵国。所以他们只能不断更换将领士兵,却是不能调遣大军压境。

    漠北城这样的情况,自然是谁也不想去的,最后无奈,只能几大世家轮着派人去了。

    而前几日漠北城的城主又牺牲了,这次轮到刘家该派一个人去了。

    刘坤将自己这一派的人扒拉来扒拉去,根本没有合适的,这不就跑到明帝这里来哭了,想要先轮下一个世家。

    但是这个先例明帝哪里会肯,否则以后每个世家都这样说,漠北城还要不要守了。

    “爱卿府上人才济济,何必自谦。”

    明帝一边垂眸批改奏折,一边应对着刘坤。

    刘坤差点给哭了,府上合适的人自然是有的,但那都是刘家一派的嫡系子弟,个个都是青年才俊,哪个他都舍不得送去漠北城送死。就算他狠心,府上其他房的人也不干啊。

    刘坤苦着一张脸,心里急得慌。

    明帝看着他这样,也知道他心里为难,但那也没办法。刘家不送儿郎去,难道让皇室送人去吗?

    “爱卿若是无事,就先退下吧。”

    明帝埋头继续批改奏章,一副不愿继续说下去的样子。

    刘坤嘴唇动了动,最终只能在肚子里叹息一声,什么都没说,就退了下去了。如今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再去族中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了。

    刘坤退出御书房,就看到等在外面的西陵漠,面上勉强挤出一个笑意来,请了个安就大步离开了。

    西陵漠这才走进了御书房,明帝抬眼看他,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他手上。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他手上那卷懿旨上。

    明帝面上露出讶然的神色,轻嗤了一声,放下手中御笔,这会竟是奏折也不批阅了。

    “儿臣给父皇请安。”

    明帝起身踱步来到西陵漠身边,绕着他走了一圈,啧啧道:“当真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一看到西陵漠手上的懿旨,明帝就猜测道这个儿子已经对辛太后下手了。

    辛太后并非他生母,两人压根没有什么情分。相反的,明帝还是不喜辛太后这个人,太过于恋权,总是想将权势牢牢的抓在手上。在他刚刚登基那会,很是架空了他几年。后面也是他能力够强,手段够凌厉,才将大权给夺了过来。自此,辛太后万般不愿,也只能好好的在慈宁宫颐养天年。若是还有不顺心,就去五台山待一段时间。好不容消停个几年吧,后面又总是蠢蠢欲动,不是拼命想要提拔辛家的人,就是将好处使劲的往辛家扒拉,吃相极为难看。

    也因为辛太后太尽职尽责了,整个的将辛家给养废了。如今的辛家,竟然是连一个能带的出手的人都没有。等辛太后百年归去,怕是不用别人动手,辛家人自己就要活不下去了。

    因为明面上还是母子关系,而且辛太后如今对他也没有危险,他也懒得动她了,倒是一直相安无事的过来了。

    只是,近些年来,辛太后却是将主意打到了太子身上,一直想要将她那个侄孙女辛碧瑶嫁给太子。不过,对于这些,太子从来都是不假辞色的。

    没想到,辛太后这回却是踢到铁板了,动了太子的心肝宝贝了。

    “儿臣有罪,但凭父皇处置。”

    西陵漠嘴里这样说着,面上却是一点认罪的样子都没有。

    明帝撇了撇嘴,“行了,人动了就动了。也好,省的那老太婆隔三差五的作妖,看着也着实心烦。”

    对于辛太后怎么样,明帝也不是很关心。反正这个儿子的手段和能力他还是知道的,既然出手了,那肯定是不会有任何不好的风声给漏出去。

    “父皇,这是太后刚刚下的懿旨,您给看下。”

    西陵漠将手上拿着的懿旨递给了明帝,明帝接过,展开一看,顿时乐了,“你想得倒是周到,真的这么喜欢这个苏家的小姐?”

    这个儿子往日都不开窍,这会已开窍了,就情根深种,一片痴心了。他也不觉得他西陵家出情种啊,真是奇怪了。

    “儿臣真心喜欢苏阮,只想娶她为妻。”

    西陵漠面上满是认真,眸中一派坚定的神色。

    “封清乐县主是可以,反正她对你有救命之恩。”明帝本来还想说婚事需要暂缓,后面又想到了什么,那话在舌尖里过了一圈,却是没说出来。

    西陵漠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就退下去,让人安排,明日去宣旨了。

    待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

    苏阮已经洗漱完了,坐在床上,双手托腮,却是有些睡不着。

    不知道那个家伙待会会不会来?

    应该会来吧,那个家伙脸皮那么厚,前面还偷偷摸摸的来。今日两人明了彼此的心意,他应该是要来的吧。

    当这个关系捅开之后,苏阮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思念,喜欢,各种情绪都那般鲜活。这一刻,她才那么深刻的感觉到,自己真的好好的活在另一个世界,有血有肉,有喜有悲,有丰富的感情。

    嗯,那个家伙怎么还不来。

    又等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苏阮就有些不高兴了。他不是应该第一时间就跑过来了吗?

    那么晚,她待会都要睡着了,苏阮心里有些闷闷的想着。

    正有些不高兴的时候,耳边却是听到细碎的响动,像是从窗户那边传来的。顿时一股惊喜的情绪从心底蔓延开来,想了想,面上却是生气的神色,她忙躺下身来,背对着外面,闭上眼睛。

    哼,她才没有等他呢,她已经睡觉了。

    西陵漠从窗户翻了进来,这次又带上了暗十一,依旧让暗十一在外面守门看着。

    他一进来,就看到背对着自己的苏阮,顿时有几分懊恼,刚才处理事情,来晚了一些,小心肝都睡着了。

    他走到床边,在一边坐下,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苏阮的头发。只是这样安静无声的陪伴,他都觉得一颗心被装满了。

    他俯下身去,轻轻的靠近,想要吻一吻小心肝粉嫩的唇瓣,却是吻了个空。

    睁开眼眸,就看到苏阮的脑袋侧开几分,一双猫瞳正睁得圆圆的看着自己,像是一只猫一般,煞是可爱。

    “醒了?”

    声音低沉之中带着沙哑,莫名的勾人。

    只是这么两个字,苏阮就觉得自己身子有些麻。再看眼前的男子,剑眉星目,姿容绝世,一双眼眸若星辰闪耀。此刻,那双眼眸里却满满的全装的都是自己。明明是薄薄的唇,应该是个薄情的人,但他却是对她用尽了深情。苏阮觉得自己要陷入那汪深情的湖中了。

    “是不是觉得夫君很帅?”

    西陵漠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丝丝诱惑,撩人心魄。

    听了这话,苏阮顿时脸红了,咬唇道:“什么夫君,别乱说话。”

    西陵漠却是猛然伸手,一下子将苏阮给抱坐到自己的膝盖上,让她和自己眼对眼,鼻对鼻,心对心。

    这般近距离的贴着,苏阮都能够感受到对方喷在自己面上温热的呼吸,带着莫名的暧昧和温存。

    “就是夫君,很快就是了,先练习练习,让你早日习惯。”

    西陵漠凑在苏阮耳边,一字一字的说着。

    那温热的气息洒在粉嫩的耳边,苏阮觉得身子里窜过一阵酥麻,整个人身子有些发软,一双眼眸有几分水光迷离。

    西陵漠看到,心中暗乐,也不枉他使上美男计,可算是将这心肝宝贝给勾引得不能自己了。

    西陵漠忙凑过去,在苏阮的唇边轻轻吻了吻,然后就抱了她躺下,“宝贝,睡觉吧。”

    这样亲昵的称呼,苏阮听了,莫名觉得欢喜,这种被宠溺的感觉。

    她闭上了眼睛,嘴角还是带着笑的,轻轻的靠在他怀里,就这样,就觉得很是安心。

    西陵漠伸出手臂,将苏阮揽入怀里抱着,感受着温香软玉在怀,此刻倒是没有其它什么暧昧的心思了,有的只是暖暖的温情。

    西陵漠看着怀里的小姑娘,心里想着,我一定会很快很快的将你娶回去,然后将你宠成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然后,我们的女儿会出生,她一定会像你,那么漂亮,那么可人疼。

    他觉得,他已经不能更幸福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