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个夜晚,苏阮和西陵漠这里你侬我侬,而李氏和苏仲轩那里却是彻夜难眠了。

    李氏一直在犹豫着事情要如何和夫君说,这一夜也还是没想好,就想着待明日再说吧。

    只是,还不待第二日说,苏仲轩就看出了些许端倪来。

    “夫人,你可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为夫?”

    李氏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面上时常流露出来的担忧和惶惑,却是已经说明了很多。

    李氏正垂眸想事情,耳边猛然响起这话,顿时诧异的转头,面上神色一慌。

    “夫、夫君……”

    李氏咬了咬唇,这件事情本就是要和夫君说的,只是一直没想好怎么说。如今既然问到了,李氏心头自然是想要说了的,也好让苏仲轩帮忙出个主意。她一个妇道人家,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如何做才是对女儿好。

    “是不是和阮阮宝贝有关?”

    苏仲轩拧了拧眉,他那样的心思缜密,自然是早就看出几分端倪来。只是原先猜测大概是小女儿的心思,也就没有多问。如今看李氏这个样子,怕是事情不简单。

    李氏面上神色顿时布满担忧,伸手抓着苏仲轩的衣服,颤声道:“老爷,阮娘她怀孕了。”

    苏仲轩一双眼眸瞬间睁大,面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李氏,看着她面上每一个神情变化,想要找出开玩笑的端倪来。但却是一无所获,心下顿时沉了下来,这竟是真的,不是说笑。

    “夫人,是谁?”

    苏仲轩的语气之中难隐杀气,拳头狠狠握紧。若是让他知道是哪个混账欺负的他女儿,就算他是皇帝太子,或是什么皇亲国戚,他都一定会上去狠狠的揍他一顿的。他的宝贝闺女,他平日里面都舍不得动一根头发的,如今却是被欺负成这样,想想都觉得心里一股杀气漫上来。

    说到这个,李氏也是咬牙切齿,“不知道是谁,问过阮娘了,也不清楚。”

    苏仲轩只觉得心头燃着一把火,无奈又痛苦,无处发泄。女儿被人欺负了,可是却令是谁都不清楚。

    苏仲轩控制了好一会,才控制住自己心头的情绪,让自己冷静下来。他低声问道:“那个孩子,阮阮是怎么想的?”

    “阮娘很是喜欢这个孩子,看她那个样子,是把那个孩子当命根子一样的。”

    听到这话,苏仲轩说不上来心里什么感觉。如果可以,他当然不愿意女儿生下这个孩子,这将会是女儿一生的污点,也会是她痛苦的源头。但是以如今的医术,打胎的后果极为严重。轻则损伤身子,重则以后都难以生养孩子,甚至是性命之危。

    这样的风险,苏仲轩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女儿去犯的。

    “阮阮自己有什么打算?”

    他知道这个女儿心里一直很有成算,怕是心中已经有了什么计划了。

    说到这个,李氏就很愁,“阮娘的意思是,再等一两个月,待胎像稳定了,就启程去江南。到那里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将孩子生下来。”

    苏仲轩拧眉思索了一会,然后说道:“如今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了。”

    李氏没想到苏仲轩竟然是赞同的,“老爷?”

    “盛京重地,礼教什么的更加森严,若是被人发现阮阮未婚先孕,怕是会被拉去直接沉塘。所以,离开盛京,去其它地方避避风头是目前最好的法子了。待阮阮生下孩子,再给那个孩子安一个身份,将孩子接入府中,一切都并无什么不妥。”

    李氏听了,也仔细想了想,也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之处。

    “那到时候我陪阮娘去。”

    李氏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自然是万般放心不下的。想着既然已经打算好了,那就要开始着手安排了。先派人去江南打点安排,她这边也好多东西要准备。毕竟去江南不是去游玩的,而是要在那里呆个一年半载的,还是要准备齐全的。

    “行,江南那边我会派人先去打点。”

    苏仲轩点了点头,伸手将李氏给搂入怀中,两人一时间相顾无言,都在为苏阮难过和担忧着。

    次日,天光微亮,西陵漠低头,轻轻的在苏阮的额头上吻了吻。

    “阮阮,我先回宫了。”

    苏阮听到声音,迷迷蒙蒙的睁开了眼睛,傻乎乎的点了点头。

    那副懵懂迷糊的样子特别萌,西陵漠忍不住低头,狠狠的吻了吻苏阮,然后才意犹未尽,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而苏阮愣了愣,伸手擦了擦唇边的口水,嫌弃的皱了皱眉,闭上眼睛,继续睡了。

    因为知道苏阮怀着身子,所以早上李氏也没过来催,苏阮还是在一阵嘈杂声中醒过来的。

    她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看着外面的日头,才惊觉如今时辰已经不早了,她伸了伸懒腰,转头往旁边一看,那里如今已经是空荡荡的一片,似乎一直都那样,从来什么都没有过。但是她却还记得他落在她唇边的温度,以及空气里尚未散去的气息。想到昨夜种种,忍不住红了脸颊,眸中有甜蜜的辉光涌动。

    爱情既已经来临,何必要去苦苦抗拒。

    苏阮心头突然就释然了,随着自己的心意出发,才发现原来生活也可以这样丰富多彩,甜蜜幸福。

    “小姐你醒了吗?”这个时候,外面却是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以及香桃那努力隐下激动的声音。

    “进来吧。”

    苏阮挑了挑眉,让香桃进来。

    香桃就推开房门,快步走了进来,“小姐你快些去洗漱,奴婢给你挑一件漂亮的衣服,待会一定要艳压群芳。”

    听了香桃的话,苏阮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什么漂亮衣服,什么艳压群芳。

    “是有什么事情吗?为何我刚才听到外面一片嘈杂。”

    说起这个,香桃满脸的兴奋都止不住,“小姐,是慈宁宫里的太监总管过来宣读太后娘娘的懿旨,是册封小姐为县主的懿旨。”

    听到这话,苏阮也是满面讶然。辛太后会有这般好心,给她封个县主?

    苏阮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个懿旨透漏着古怪。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且先去看看什么事情再说。

    苏阮快速的洗漱一番,回来就看到香桃还真是给她找了一件漂亮的衣服。

    额,这衣服也太漂亮了,粉色的裙裳上绣满了星星。这衣服穿在身上,行走间层层叠叠,流光溢彩,洒落星光一地。再加上苏阮的盛世美颜,苏阮觉得她这不是去接旨的,像是去走秀的。

    香桃却是抱着衣服过来了,献宝一样的放到苏阮眼前,“小姐,这件衣服好看吧?”

    “好看。”

    苏阮很真诚的点评道。

    从艺术的眼光看,这件衣服真是充满了艺术魅力,美轮美奂,穿上身,绝对是美不胜收。但是,她却不想穿。

    听到苏阮说好看,香桃顿时精神一震,双眼冒光,“那小姐快换上吧。”

    面对着香桃闪烁着光芒的眼睛,苏阮却是转身去了柜子里,随手拿了一件素淡的青色衣裙来。然后在香桃不敢置信的目光下,转身去换了衣服。待再回来的时候,衣服已经换好了。而香桃却还抱着那件衣服,傻傻的站在原地。

    苏阮喊了香桃一声,让其赶紧跟上,“香桃走了,怕是前面香案已经摆好,要开始宣读太后懿旨了。这个事情可是不能怠慢,若是出了什么状况纰漏,太后娘娘怪罪下来,谁也担待不起。”

    香桃顿时一个机灵,忙放下手中的衣服,快步跟上了苏阮的脚步。

    到了前厅的时候,果然一切都准备好了,苏家诸人也跪好了,李福祥却是打量了一眼,笑眯眯道:“苏小姐呢?”

    李氏忙回道:“小女这几日偶感风寒,所以睡得昏沉些。刚才已经着人去喊了,这会还没到,臣妇亲自去看下。”

    李福祥笑眯眯的没说话,李氏估摸着应该是准了的意思,就起身去了,恰好在回廊处碰上了赶过来的苏阮。李氏忙就一把拉住苏阮,快步走回去。

    “阮阮,说是宣读太后的懿旨,册封你为县主的懿旨。这事情闹的,娘亲总觉得心里不安得很。太后娘娘为啥要封你为县主?其中会不会有炸?”

    李氏一颗心是七上八下的,丝毫没有喜悦,反而是担心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苏阮一时间也猜不透其中的关窍,但是看李氏担忧的样子,面上却是不敢表现出来,道:“娘亲,这是好事呀。要是真的是册封女儿为县主的懿旨,那是好事呀。以后女儿就是县主了,没人敢轻易欺负女儿了。”

    女儿今日气色不错,此刻说话的时候也是颇为自信,含笑的面容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温暖,安抚了李氏焦躁的心。李氏心里就跟着平静了几分,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两人来到前厅,一起跪下来。

    李福祥看到人到齐了,就开始宣读懿旨。

    “奉天承运,太后有旨。苏家有女苏阮,贞柔淑静,心地纯善,实乃女子之典范。并,苏阮有恩于哀家,缓解了困扰已久的头痛之症,实在功不可没。现,册封其为清乐县主,封地漠北城,食邑万户。钦此。”

    苏家的人都傻掉了,他们家的阮阮就被册封为县主了,有封地,有食邑的县主。

    苏爷爷和苏奶奶相互对视一眼,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苏文心思玲珑,虽然心里惊讶,面上却是不太显。

    苏武性子直,听到这个册封的懿旨,就觉得是好事。

    县主啊,以后那些个刁蛮的小姐闺秀们,就不能随意欺负妹妹了吧。而且有封地和食邑,以后也不愁吃穿了。苏武想得简单,只觉得这真是一件好事呢,心里替妹妹高兴,面上就是一副傻憨憨的笑容。

    李氏和苏仲轩看了自家这个近乎半傻的儿子,心里泛起了嘀咕,这个真是亲生的儿子吗?怎么苏文和苏阮都是心思玲珑,聪慧无双的,到了这个儿子身上,那就是一脸蠢样,一身蠢样。

    总之是,哪哪都蠢。

    “清乐郡主还不接旨吗?”

    李福祥面上神色笑眯眯的,心里却是很不平静。这个苏阮当真是造化不浅,原来已经是弃子一把的存在,将来也只能永远呆在太后身边,做一个见不得光的存在。谁知一个逃狱,本该是万劫不复的后果,却是华丽归来。如今,更是如浴火涅盘一样,得到了太子的亲眼,亲自为其操作,得了一个清乐县主的封号。

    李福祥暗暗打量了一番苏阮,青丝如瀑,明眸善睐,盛世美颜。即使是最简单的青衣,穿在苏阮的身上,都能够穿出动人心魄的美丽来。看如今这样的发展,弄不好入了东宫,能得一个侧妃之位。

    依这位的心计和手段,以后弄不好就是盛宠一身的贵妃。

    所以,李福祥对待苏阮自然是客客气气的。

    “臣女接旨。”

    苏阮上前接了懿旨,苏仲轩亲自上前感谢,给李福祥塞了一个红包。李福祥笑眯眯的接了,然后就告辞离开了。

    苏阮手里捧着那卷懿旨,心头依旧是茫然。

    苏家的人也茫然着呢。

    ……

    坤宁宫之中,西陵漠在这里坐了有一会了。

    而刘皇后却是依旧自顾的修剪着花枝,眉眼低垂,不曾搭理太子。

    西陵漠倒也坐得住,在那里不是喝上一口茶,就是眼观鼻鼻观心的等着。

    而期间,有几个人上来禀报事情,有的见到是太子殿下,就在刘皇后的耳边轻声禀报。

    刘皇后听着听着,面上露出诧异的神色来,转头看了西林漠一眼,然后就禀报的人退了下去。

    “说吧,你今日来是为了何事?又是为了那个叫苏阮的女子?”

    刘皇后放下手中的剪刀,淡声问道。

    “母后,希望你能成全。”

    西陵漠感觉自己已经一刻都不想等了,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将小心肝明媒正娶入东宫,这样他才能放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