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医色生香之盛宠太子妃 > 第148章 未来公公有话说
    “你的苏阮当真是一点委屈都受不得吗?”

    “是我不舍得。就像,儿子从来舍不得母后受半点委屈一般。”

    西陵漠突然很温柔的笑了,语气缓缓,像是春风一般,瞬间吹散了刘皇后心头的无数阴霾。

    她突然想到了以前的很多东西,那些感动她无数岁月的记忆。

    那个时候,西陵漠已经两岁了,以为花费了打量心血和精力,总算是将这个原本虚弱瘦小的大家都觉得养不活的儿子给养得白白胖胖,非常招人疼的样子。

    儿子的身子是养好了,但她的身子却是总不好。那个时候,虽然是皇后之尊,但是明帝已经半年多没有踏足过她的坤宁宫了。宫人都是惯常看人下菜碟的,见这边不受宠,对这边就极为懈怠。她心高气傲惯了的,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气,每每都气得郁结于心,久而久之形成了心病,身子自然总也好不了。

    那个时候,西陵漠已经会跑会说话了,他看着母后这般难受,很想念父皇,小小的人竟然偷偷跑去御书房拦住明帝。

    明帝看着小小的团子一样的西陵漠,心下欢喜,而这个才两岁的稚童,更是口齿伶俐,竟然和他争辩,给出了十个他应该去看皇后的理由,惊艳了明帝。

    遂,那日明帝亲自过来探望刘皇后。两人年少夫妻,一路扶持而来,那个时候明帝还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到如今权掌天下的天子,一路艰辛,是刘皇后没有怨言,一路毫无保留的扶持,一路相携而来,感情不是一般的女子可比的。其她的女人,明帝随手宠宠就是了,但是对于刘皇后,却是敬重,是完全不一样的感情。

    明帝会这般久不去看刘皇后,也是因为前面明帝太过宠爱一个嫔妃,和他置气,两人吵了一架。两人都是高傲的性子,谁也不服输,遂就冷战了下来。如今再见面,看着憔悴清减不少的刘皇后,明帝也是心疼不已。两人都有些修好,自是一夜温柔,感情重归于好,甚至更甚于从前。

    后来,明帝将西陵漠带到身边亲自教导,发现其当真是聪慧无双,一颗七巧玲珑心,心下大慰,在西陵漠五岁的时候,就册封其为太子了。

    这是在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以往都是待皇子成年才会册封其为太子。但是西陵漠然以五岁之龄册封为太子,却是无人质疑,因为西陵漠实在是太出色了。他过目不忘,惊才风逸,小小年纪在武艺上已经小有所成。

    也是自从那时候开始,刘皇后的日子开始了一路顺风顺水。她是最尊贵的皇后,有精彩绝艳的太子相护,谁也不敢和她争锋,否则不用她出手,太子就会出手诊治。那个时候,不仅是那个妃子自己不好过,她整个家族都不好过。

    刘皇后犹然记得,太子册封那夜,他来到她面前,尚且稚嫩的小脸之上却满是坚定和执着,“母后,漠儿一定会努力的,再不让母后受任何委屈。”

    母后,漠儿一定会努力的,再不让母后受任何委屈。

    那句话,如今再回想,竟然清晰如昨日。

    刘皇后忍不住红了眼眶,抬眸看向这个出色的儿子,见他面上满是祈求和希望,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难道她真的要狠狠拒绝儿子,逼他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儿吗?让他脸上的欢喜,希望和祈求,都变成绝望和冰冷吗?

    不,那不是她想要的。

    她一直想要的,都是看着这个儿子得到自己想要的,看到他幸福。

    “漠儿,你想好了,真的想娶苏阮为太子妃?”

    “嗯,儿子很认真的想过了,此生挚爱。”

    刘皇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深深的看了西陵漠一眼,最后只能恨铁不成钢的看他一眼,气道:“以后后悔了可别来我跟前烦我。”

    听到这话,西陵漠一双眼眸顿时亮了,眼里的光比天上的星子还要明亮。那抹喜悦那么真实,那么的有感染力。刘皇后看着,也不觉得接受苏阮是多么难受的事情。

    她计较那么多做什么,只要儿子喜欢高兴就好了。

    而且,苏阮还怀着孩子,很快东宫就热闹了起来。

    搞定了刘皇后,西陵漠心里放下一块大石,浑身都轻松了几分,也不枉费他戏精上身,在这边一会苦情戏,一会感情戏的轮番上演,可算是将母后大人给拿下了。

    不过,为了小心肝,一切都值得了。

    西陵漠得到自己想要的,也不多留,这就告辞离开了。

    刘皇后看着西陵漠跑得比兔子还快的身影,顿时哭笑不得,笑骂道:“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西陵漠快步走出去,在坤宁宫门口遇到正往里走的刘琇。

    刘琇眼眶微红,一副刚刚哭过的样子,但是看到西陵漠,面上还是露出了笑意,“给太子请安。”

    “夫人不必多礼。”

    西陵漠笑着点了点头,虚扶一把,应了一声,就离开了。

    刘琇转身看向西陵漠离开的背影,眉头轻轻拧了拧,太子此刻心情很好,已然喜形于色了。

    她进了坤宁宫,就看到刘皇后正闲适的在泡茶。

    “小妹你来了。”

    刘琇几步上前,伸手帮着一起泡茶。刘皇后抬眼看了刘琇一眼,见她眼眶微红,一副哭过的样子,就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说到这个,刘琇眼眶又忍不住红了几分,“早上的时候,心岚和少娴被送了回来。两个丫头,以前未曾吃过半点苦,这会却是吃了大苦头了,回来就抱着我这个娘哭。我看着也是心疼得不行,两个人都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可是有受伤?”

    “身上倒是没有伤痕。”刘琇想了想,如实回到。

    刘皇后心里就升起了几分不喜来,两个外甥女谋害了一条人命,还不是普通人,那可是文国公府嫡女,陛下的老师的孙女啊。这若是放在任何一个人头上,怕是都要偿命的。而如今,两个外甥女只是受了一些惊吓罢了,身上一个伤口都没有,竟然像是什么天大的事情一般,刘皇后心里一时间有几分膈应。

    太子说得对,心岚和少娴这两个孩子是要好好管管了。不然任其发展下去,将来还不知道要酿成什么祸患来。

    “那看来是受了惊吓了,你回去好好安慰安慰她们。”

    刘皇后伸手拍了拍刘琇的手背,让她回去多用心。

    刘琇有点蒙,感觉今日的发展有点奇怪。刘皇后今日对她的态度可是有些冷淡啊,这完全不像。要是以往的话,应该会跟她一起担忧两个外甥女。而且她还准备了很多话要说呢,还没引到苏阮身上呢,怎么就让她回去了。

    刘琇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刘皇后却是伸手揉了揉额头,一副疲惫的样子。

    刘琇的话就堵在了喉咙口,只能将心里的话暂且压下,起身告退了。

    待刘琇离开后,刘皇后这才抬眸看向外面。这个小妹素来善解人意,最是识大体的,如今看来却是过于溺爱孩子的,两个女儿都教养成这样,实在是令她失望。所以,关于她已经同意苏阮称为太子妃的事情,也就只字未提了。

    却说,另一边西陵漠终于说服了刘皇后,心情大好,回了东宫,招了公孙策前来。

    公孙策到来,先是禀报了邓家姐妹的事情,“水牢里放了无毒的水蛇和蟾蜍蛤蟆之类,水里面更是加入了大量促进伤口愈合的药粉,所以虽然邓家姐妹身上伤口众多,但是在药水的滋养下,却是不会有痕迹的。两姐妹这回可是被吓得不轻,回去之后怕是没个几日,是缓不过来的。她们可是连着好几日没合过眼了。”

    在水牢里,自关押邓家姐妹后,加了大量的烛火,点亮之后,水牢里面亮如白昼,刺目的亮光,加上时不时的刻意制造的嘈杂声音,那两个闺阁的小姐根本受不了,日日惊惧,连眼都不敢闭。这遭罪的,怕是自此以后心里要留下阴影了,轻易应该是不敢招惹苏阮了。

    “嗯,要是再敢不长眼去找小心肝的麻烦,下次本宫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了。”

    说起那两个表妹,西陵漠面上神色顿时就冷了下来。

    公孙策心里也是为那两个人默哀,惹谁不好,偏要惹太子殿下的心尖尖。

    “母后那边我已经说服了,父皇那里,暂时是没有说什么。这些我都会继续去周旋,赐婚的圣旨应该是不远了。成婚事宜,可以开始准备起来了。”

    公孙策也知道了苏阮怀了身孕的事,也知道这事情如今是紧要的,因此忙就应了下来。

    “殿下看,有没有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

    西陵漠想了想,道:“小心肝喜欢药材,你在东宫找出几块水土好的地方作药田。然后让人去苏府询问一下小心肝的意见,看她喜欢那些药材,可以先着手种上。还有她喜欢的花木也开始移栽上,不喜欢的东西,若是东宫有的,就给铲了。这样吧,你将东宫的地形图给送到苏府去,让小心肝先了解熟悉一下东宫,看她有什么想法,想怎么改就怎么改。”

    公孙策看着西陵漠一脸宠溺的样子,只觉得非常的不忍直视。这人都还没嫁过来,东宫地图都送到人家手上了,太子殿下要不要这么着急。这地形图可不是普通的东西,那可是涉及机密的。公孙策偷偷抬眸,看了看太子殿下的神色,忙又将想要劝慰的话给吞了回去。他觉得要是敢多嘴,怕是太子殿下一掌就能直接给劈过来。

    西陵漠想了想,不放心道:“算了,将地形图给本宫,本宫亲自去送。也是时间见见岳父岳母他们了,不能让小心肝一个人面对。”

    苏阮如今怀着孩子,怕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不能让她一个人扛着。

    公孙策已经无话可说了,领命下去忙活婚礼的一些事宜了。他觉得依照太子殿下这个架势,怕是这个婚礼必然要盛大精致的。还是先做些准备,不然到时候太子殿下一声令下,他估计得累死在东宫。

    西陵漠收到了元宝递上来的东宫地图,看了看,觉得有些地方不够完整的,就拿了笔,仔细添了添。倒是也急不得,还是待晚上的时候,再过去。嗯,还没几个时辰呢,他心中已经万分想念小心肝了。想将她抱在怀里,看她一双灵动的猫瞳,看她迷乱的在她身下微恼撒娇的样子,看她呼吸微乱,脸颊烧红的样子。

    而此刻,御书房的明帝听了暗卫的汇报,也是讶异的抬起头来,“竟然说服得皇后都点头了。”

    明帝话落,御书房内没有任何回应,只有他一个人。他想了想,就站起身来,来回踱步。

    他想了想,决定出宫一趟,她想亲自去看看这个苏阮,看她是否够资格做他的儿媳妇,未来的一国之母。若是一个无用的,那他会毫不手软的趁早给除了去,免得以后成为太子的绊脚石。

    明帝招了暗卫,下了命令,自己也换上了一身轻便的常服出了宫。

    出了宫,坐了马车到了一处雅致僻静的小院落,到了院子里,他屏退左右,坐在石桌前,一颗一颗的摆着棋子。棋盘之上,黑白分明,明帝的手骨节分明,那些棋子在他手中,显得极有质感,黑的黑,白的白。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

    外面有人推门进来,是两个带着银质面具的暗卫,正一左一右的挟持着苏阮而来。此刻的苏阮双手被缚于身后,眼睛上蒙着黑纱。

    明帝看过去,就看到那女子一身素雅青衫,站在那里,身姿如玉,气质出尘,倒是颇为冷静,丝毫不见慌乱之色。被陌生人掳走,动不了,看不见,要是普通的闺阁女子,怕是早就受不住,已经晕迷过去了。

    不管如何,就是这份气度,已然不凡了。

    明帝眸中闪过一道光,让暗卫引着苏阮到了近前,让其坐下,正好是他对面。

    明帝挥了挥手,让暗卫退下。

    苏阮虽然面上平静,但是心里却是半点不平静,心中猜测不出是谁要对付她。

    彼时,她正在房中看书,却是猛然闯入两个银面人,将她掳了过来。

    她感觉对面应该是坐了一个人,此刻挟持她的两个银面人,已经不在她身边了,她感觉自己的双手获得了自由。她轻轻动了动,并没有被阻止,她就舒展了下双手,伸手去揭面上蒙着的黑纱。这种被遮住眼睛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当光线落入眼眸之中,她看清楚了对面坐着的那个人。

    明帝!

    “皇上。”

    苏阮声音浅浅,语调自然,没有惊慌,没有害怕。

    明帝很是欣赏苏阮这样冷静自然的气度,面上倒是露了笑意,道:“我此番前来,乃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前来。”

    这话一落,苏阮就知道明帝是为了太子而来,是因为西陵漠想要娶她为妻的事情了。

    “漠儿他很喜欢你,一定要娶你为妻。甚至是半点委屈都舍不得你受,太子侧妃之位都不行,一定要是太子正妃之位,想要明媒正娶,给你最大的荣光。”

    苏阮微微垂了垂眼眸,他一直都是在很用心的喜欢她。听到明帝说这些话,她心里自然是欢喜的。

    明帝似乎也没有想要她回答,继续说道:“你也是知道的,苏家的身份地位在盛京这样的地方,随便落脚一踩,就能踩死一片。你的身份地位太低,就算是太子侧妃之位已经是莫大的抬举了。我和他母亲是万万不同意的,但却是耐不住这个孩子一片痴心。我们做父母的,最后哪里拗得过孩子,也只能圆了他的心愿罢了。但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却还是想要给他做最后的把关。若是你真的是个好的,我再不在阻拦。若你配不上我的儿子,那么我也不会心慈手软。”

    说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明帝的语气里甚至都带出了杀气来,一股上位者的威压瞬间弥漫而开。

    而苏阮却是安坐如常,并不受影响,面上神色依旧自然。

    “那么圣上要如何?”

    苏阮抬眸,目光毫不畏惧的迎向明帝。

    既然决定要和西陵漠在一起了,那么她也再不会退缩,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漠儿对你情深一片,你觉得你有什么地方值得上漠儿的一片深情?只要你能说出一样令我动容的地方,我就成全你们。”

    听了这话,苏阮却是愣了一下,其实她是不值得西陵漠这样的深爱的。她的逃离,她的躲避,她的隐忍,她的种种,都是不值得西陵漠那样真那样深的一份感情的。她何其有幸,竟然能遇到这样一个男子,为她倾心,做尽世间深情之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