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宝贝儿你先睡会,我去给你出气!”

    ……你要去做什么。

    苏阮睁大双眸,看着西陵漠一副要谋朝篡位的架势,觉得自己有点牙疼。

    “小心肝我舍不得你受任何委屈。”

    西陵漠站门边,身子半隐在黑暗当中。俊美的眉眼之上,全是执着,一副不管谁欺负了我的小心肝都不行,就算是黄泉碧落,他都要去讨个公道。

    苏阮心里突然就有些酸,被涨得满满的,提起裙子,小跑到西陵漠身边,猛然伸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埋在他怀里,闷闷的说道:“我没事,皇上并没有为难我。他只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来看看他未来的儿媳『妇』,和我聊了一会天。”

    西陵漠轻轻拧了拧眉,“他真的没有欺负你?”

    苏阮有些好笑,伸手掐了掐西陵漠的手臂,柔声道:“没有,真的没有。”

    听到确定的答案,西陵漠一颗心才算是放了下来,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下来。瞬间,苏阮感觉抱着自己原本硬邦邦的身体,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他伸手狠狠的回抱着苏阮,抱着抱着,觉得身体有些热。

    他低头,轻轻的吻着苏阮的发丝,然后是精致的眉,清凌凌的猫瞳,脸颊边,花瓣一般的唇,修长的脖颈。

    苏阮轻轻的闭上眼睛,感受着温热的呼吸扫过自己的一寸寸肌肤,那炽热在缓缓灼烧着她的灵魂。

    她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都要燃烧起来,身子在轻颤。

    西陵漠猛然伸手抱起苏阮,大步到了床边,将她放在床上,身子轻轻覆上去,和她眉眼相对。

    两人相互凝视着,似乎都要望进对方的灵魂深处去。

    然后,西陵漠深深的吻下去。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后,两人呼吸紊『乱』的分开,安静的房间内只听得到彼此的喘息。

    又过了一会,待两人的呼吸渐渐平稳,西陵漠伸手将苏阮抱到自己的膝盖上,让她坐在自己怀里。然后再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卷地图来,徐徐展开。

    苏阮好奇的看过去,就见这地图极为精细,画的很是详细。

    “这是东宫的地图,我特地拿过来给你看的。你看看哪里要改改的,我先让人给修修,到时候你嫁过来住着舒心一点。”西陵漠鬼斧神工般的俊美面容上此刻满是温柔,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眸里面盛满宠溺。

    苏阮觉得自己几乎要溺毙在西陵漠的温柔里,她忍不住更加依偎进了西陵漠的怀中,更是用脸颊蹭了蹭西陵漠的胸口。然后,她就听到耳边胸腔里的那颗心跳得更加明快了。

    苏阮嘴角瞬间『露』出一个笑意来,然后就抬眸看向眼前的地图,东宫的布局和景物都描绘得极为详见。想来,就这卷地图,就是东宫的不传之秘,但是此刻却是被西陵漠捧到她面前,让她细细观看。这份心意,就足以让她一颗心甜蜜的开出花来。

    “这个湖边的空地上太过空旷了一些,可以种些花草。”

    “听你的,你看看想种些什么花草?”

    “种栀子花吧。”

    “听你的。”

    “算了,还是种向日葵吧。”

    “听你的。”

    “这个湖上再架个曲桥和湖心亭,湖中再种上一些莲花。”

    “听你的。”

    ……

    只要是苏阮说出来的,西陵漠似乎只会有一个答案。

    听你的三个字,落在苏阮的耳朵里,就好像是我爱你一样。

    未来的生活,似乎比想象的还要美好。有他在的地方,她不会受任何委屈的。有这样一个将她捧在手心里的男人,她何其有幸。

    ……

    又是美好的一天,惠风和畅,微风不燥。

    石岩伸手扯了扯身上新做的衣服,面上神『色』有些纠结和担忧。

    那日在府门口看到太子殿下,他就吓得跑开了,也仔细想了想,不敢就那般直接去苏府找香桃,那样太唐突了,怕是会被一扫帚给打出来。遂自己琢磨了几日,就想到了还是要找个媒人和他一起上门。

    媒婆摇着扇子,看着石岩,笑着夸赞道:“石郎君这样俊的一个人,那香桃姑娘怕是早就芳心暗许了。石郎君尽管放心,我陈媒婆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说媒的本事厉害着呢,从来都是一说一个准。石郎君可以将心放进肚子里去,进去再出来的功夫,也就一两个时辰,保证让你能够娶到心上人。”

    陈媒婆说媒的本事石岩是没见到,但是这张嘴那是真的能说,他一个大男人都被哄得心花怒放的。这个银子花得值,也不枉费他找了盛京城里最贵的媒婆了。不过为了香桃小娘子,什么都是值得的。一定要在冬天之前,将小媳『妇』娶进门,老婆孩子热炕头,这就是石岩的梦想呀。

    陈媒婆扭着腰肢,摇着扇子,就去前面敲门了,看门的老伯过来敲门,看了看花枝招展的陈媒婆,又看了看穿得精神的石岩,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疑『惑』的打量着两个人。

    “两位是有何事?”

    听到这话,石岩就有些紧张,脸一下子就红了。不过他人长得黑,脸红也看不出来,反正就是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陈媒婆在一边看了,掩着嘴,吃吃的笑了笑,然后就道:“我们是来提亲说媒的,就是给这位石郎君。”

    提亲说媒!

    这下看门的老伯可是知道了,他顿时一个激灵,精神一震,抬眼狠狠打量了石岩几眼睛,然后留下等着两个字,就砰的一声将大门给关上了。

    石岩和陈媒婆两人就这样被关在了门外,顿时面面相觑。

    “他这是进去通禀呢,一会就出来了,我们就等等。”

    陈媒婆笑着打哈哈。

    却说看门的通伯旋风一样的就冲进了前厅里,此时苏仲轩正和李氏坐着说话呢。

    苏仲轩自从得知苏阮怀孕后,心情就不是很好,一直很是郁结,要是让他知道那个混账男人是谁,他揍不死他。

    李氏也是有些忧心忡忡的,只是答应了给女儿三日时间,如今还剩一日,且再等等,就按捺着『性』子。

    “我已经让管家出去找找看,多招些武艺好的护院来。昨日阮阮失踪的事情,还是心有余悸,以后还是得多注意些。”

    苏仲轩抿了一口茶,脸『色』黑得不行。

    李氏也是后怕不已,昨晚上更是作了噩梦,如今听到苏仲轩这样说,很是支持的点了点头。

    “今年真是诸事不顺,得空了,我让厨房多做些馒头和白粥给乞丐们,多多行善积德,希望能够转转运。”李氏本来是想要去寺庙里上香求菩萨保佑的。但想到上次在白马寺的事情,就好像是有一只手狠狠的扼住她的心一般,莫名的对寺庙有种畏惧和害怕了。所以,她想着换个方式来。

    这些苏仲轩也不懂,都是任李氏安排的。李氏办事细心周到,他还是放心的。

    两个人说了一会话,苏仲轩就要起身去办差了,正好这个时候通伯气喘吁吁的跑进来。

    “老爷,夫人。”

    通伯行了一个礼,伸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苏仲轩就诧异道:“通伯怎么了?”怎么没在大门上,跑进来是有什么人来了不成?

    痛伯忙禀报道:“外面来了一个年轻男子和一个媒婆,说是来提亲说媒的。”

    提亲说媒!

    家里就一个适龄的未婚女子,那就是他们唯一的宝贝闺女苏阮了。

    来的人是谁?

    难道就是苏阮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苏仲轩顿时觉得浑身一震,一双眼眸几乎要喷出火来。

    李氏也是有点想多了,女儿说三日后给自己一个交代,难道这就是交代不成?

    夫妻两个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蹊跷,怕是此事不简单。

    这下,苏仲轩也没心情出去办事了,重新坐下,“将人带进来。”

    竟然直接就带了媒婆上门了,这行为很是不妥,一般是要找相熟的人先探探口风的。这般直接带媒婆上门,若是不成,两家闹得也实在是难看。

    第一印象,苏仲轩和李氏就觉得不好。

    通伯这就又快步到了大门边,将大门打开,就看到那个媒婆正在那里摇扇子,而那个年轻的男子则是木桩一样的,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壮实的身子怵在那里,跟个大熊一样。通伯也不看好,这样的外貌配他们家美若天仙的苏阮小姐,实在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这般想着,通伯眼中就忍不住有些嫌弃,“进去吧,老爷和夫人这下正好有空。”

    陈媒婆也是看出来了这家人怕不是很欢迎两人,但这对她没啥影响,她只看钱,钱多就好说话。

    陈媒婆在前面走着,石岩后面跟着,紧张的双手忍不住用力的绞着,手心都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来。不知道等会会不会直接就看到香桃了,要是看到香桃了,他要不要拘谨一些,会不会给大家的印象更好一些?还是他要热情一些?真是愁死个人,要是公子在就好了,公子那么聪明,一定会教他怎么做的。如今就他一个人,都只能靠自己琢磨了。

    石岩心里这样『乱』七八糟的想着,两人已经到了前厅了。

    石岩偷偷抬眼看了看,就看到上首肃着脸端坐的苏仲轩和面上神『色』还算和蔼的李氏,心里越发紧张了。

    这就是苏老爷和苏夫人吧,香桃是苏小姐身边得力的丫鬟,怕是不舍得轻易放出来嫁人吧,石岩心里有些担忧的想着。

    陈媒婆到了前厅,顿时就笑着说开了,“苏老爷,苏夫人大喜呀。”

    苏仲轩一双眉『毛』都拧了起来,大喜,大悲还差不多。看清石岩的样子,苏仲轩心里的火顿时熊熊燃烧起来,这样的给他家阮阮当马夫还差不多,做夫君的话,他觉得他半夜都得被气醒。

    李氏也不看好,这长成这样,虎背熊腰的,一看就不是斯文的。胳膊那样粗,怕是一个用力,她那娇娇软软的宝贝女儿都得被折断了。

    苏仲轩和李氏两人就苏阮一个女儿,就想她找一个『性』子好的,会疼爱她的人,家世什么的倒是没那般看重,所以一来没问家世,先看人。

    陈媒婆看两人面『色』不是很好,一副不热情的样子,面上的笑意都没减少半分,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道:“这位是石岩郎君,武艺不凡,『性』子纯善,独身一人,身边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情,进门就当家做主。老爷夫人看看,这门婚事也是极为合适的。”

    合适个鬼!

    苏仲轩的手都在抖,很努力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将手上的茶杯狠狠砸向陈媒婆的冲动。

    李氏却是稍微冷静了一些,她看向石岩,突然出声问道:“你们是否有过接触?”问出这话的时候,李氏心头都在滴血。是这个混账吗?

    石岩听了,将李氏的话在心里琢磨了琢磨,相处过?应该算是吧,他和香桃见过的,也说过话的。

    “是的,虽然唐突,但是我会负责的。”石岩想了想,这样回答道。

    李氏顿时觉得一阵气血上涌,几乎要晕过去。

    苏仲轩这下也有些反应过来了,就是这个男人?他转头看向李氏,“夫人?”

    李氏抬眸,眼眶酸涩,痛苦的点了点头。

    苏仲轩顿时觉得理智的弦崩的一下就断了,然后他猛然站起来,一下子就冲到了石岩的身边,砰的一拳就打在了石岩脸上。

    就是这个混账东西,长成这个样子,竟然糟蹋了他天仙似的宝贝女儿,他今天非得打死他不可。

    变故就发生在眨眼之间,陈媒婆和石岩都没有反应过来呢,石岩就已经被一圈干在脸上了。

    苏仲轩气急恨极,一拳用了极大的力道,又是这样近的距离。

    石岩被这一拳给打得,只觉得眼冒金星,整个人晕乎乎的,差点没站稳,身子晃了晃才稳住。

    石岩差点给哭了,苏家老爷怎么这么凶……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