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石岩被苏仲轩这一拳给打得,只觉得眼冒金星,整个人晕乎乎的,差点没站稳,身子晃了晃才稳住。

    石岩差点给哭了,苏家老爷怎么这么凶……

    陈媒婆也是惊呆了,她遭遇过的最狼狈的,顶多是被人给赶走也就是了。这还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这家人也未免太凶悍了吧。

    陈媒婆仔细琢磨了一番,想了想苏家的境况,顿时心里有些意难平起来。这苏府在这个权贵如云的盛京也就是个小官之家,哪里来的底气这般蛮横。他们那个女儿有啥好金贵的,乃是紫衣侯世子不要的,而且还在外面流落了几个月,不知道是不是清白之身了。如今有男子上门提亲,就应该开开心心的答应才是。

    陈媒婆心里这般想着,嘴里就忍不住说道:“苏老爷和苏夫人,还是不要这般激动,好好想一想才是。你们家的姑娘,如今这个情况,还能找怎么样的男子?石岩郎君也算是一表人才,又武艺不凡,以后若是考个武举,给你们中个武状元回来,那岂不是美哉。所以看事情,还是看长远一些。我看这石岩郎君就极好,看着也是个会疼人的。”

    苏仲轩那边才打完人,心头的恶气却是半点没减少,这边陈媒婆却已经噼里啪啦的说了这么一堆,瞬间让他怒火高涨。

    陈氏也是气得满眼通红,“不用,你们滚,给我滚。我的女儿,不用你们这些畜生假好心。”

    陈媒婆被人直接这样怼上,脸色也不好看,撸起袖子,就要和陈氏杆上。

    那边石岩却是听出一点苗头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疑惑的问道:“香桃也是夫人的女儿?”

    不对啊,香桃不是苏府的丫头吗?难道,在他不知道的这些日子里,苏夫人认了香桃作女儿?还是说,其中有什么后宅隐秘,香桃其实是苏夫人丢失多年的女儿?

    石岩觉得自己脑袋都不够用了,要是香桃是苏府的小姐的话,那么自己是不是就配不上香桃了。可是,他是真心喜欢香桃,想让香桃做自己的小娘子,给自己生娃娃的呀。

    石岩一脸为难的看看苏仲轩,又看看李氏。

    李氏面上的悲愤顿了一下,有些不确定道:“你是来求娶香桃的?”

    苏仲轩蠢蠢欲动的拳头也是收回来几分,等着石岩的答案,若是答案不满意,还得继续揍。

    “对啊。”石岩傻憨憨的笑着。

    苏仲轩和李氏对视一眼,同时暗暗呼出一口气。

    苏仲轩觉得还是手痒,这个臭小子,来提亲都说不清楚的,瞧把他们给吓得。

    李氏也是没好气的瞪了石岩一眼,“你这个傻小子,来提亲,话都说不清楚吗?”

    “啊?”石岩奇怪的看向两人,他刚才没说清楚吗?

    看到石岩这幅蠢钝的样子,苏仲轩和李氏都没眼看了。

    “香桃虽然是我们苏府的丫头,但是我们苏府素来宽和,不会为难下人。你说你和香桃有过相处,待会我问问香桃,看她是不是愿意。你和媒婆现在这里坐会,用点糕点和茶水。”

    陈媒婆这会想了想,也反应过来,原来是闹了乌龙呀,转头看向石岩的目光,顿时也是好气又好笑。这个傻小子,也是够傻的。不过也够实诚,找个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也不会受委屈。看这小子,高高壮壮的,虽然愚钝了一点,但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将小媳妇捧在手心的人。

    刚刚闹了那样一出,这会气氛到底有些尴尬,陈媒婆也不说话了,就捧了茶杯喝茶。

    苏仲轩也不待这里了,一个丫头的婚事,交由李氏处理就好,他起身就去办公了。

    李氏交代一声,就出了花厅,到了回廊旁的亭子里面坐下,让小丫头去将香桃和苏阮喊来。

    香桃是苏阮的贴身丫鬟,从小就跟着的,两人感情一直要好。这样的大事,自然也是要问过苏阮的意见的。

    没一会,苏阮就带着香桃过来了。

    “阮阮坐娘身边来。”

    李氏伸手让苏阮坐在身边,香桃则是乖巧的垂立在一边。

    苏阮坐好,伸手从桌子上取了一个葡萄,尝了尝,有点酸,就不吃了。

    李氏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香桃,记得刚买来的时候,瘦瘦小小的,如今也是长成大姑娘了,也是清秀佳人一枚。

    这么些年,香桃也一直尽心尽力的帮她照顾阮阮,她也是看在眼里的,关系她一生的大事,李氏也不会草率的。她伸手招了招,“香桃,来我身边。”

    香桃心下诧异,却还是几步到了李氏身边,李氏就拉了香桃的手,笑着说道:“今日来了一个小伙子,领着媒婆来府上提亲,想要娶你为妻。”

    香桃一听,大惊失色,忙就跪下了,“夫人,香桃还不想嫁人,香桃还想要伺候小姐呢。夫人别赶香桃离开,香桃不想离开苏府。”

    她不要嫁给别人,她还要嫁给石岩哥哥的。

    一边的苏阮也是诧异的睁大了双眸,她一看香桃的反应,略微一猜,就猜到了香桃的心思。这个小妮子,哪里是舍不得她这个小姐,明明就是想要嫁给她的石岩相公呢。前两日还在那里念叨,说石岩啥时候来娶她呢。

    不过,这个来提亲的人,会不会是石岩呢?

    李氏不料香桃会是这样的反应,有些动容,忙就伸手扶了香桃起来,“你是个好的,你不用担心,要是你不想嫁,苏府自然是乐意多留你几年的。只是,香桃你还是好好想想,我看那小伙子不错。若是真的合适,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找个对你好的人,一辈子顺顺遂遂的过去。”

    香桃虽然平日里喜欢看漂亮的男子,但是心里却是很专一的,她这一生就认定石岩相公了,再不能嫁别人的,遂坚定的摇了摇头“夫人,香桃还不想嫁人。”

    李氏看香桃这样坚决,也就不提了,打算起身去花厅拒了这门亲事。

    倒是苏阮一双清凌凌的猫瞳动了,笑着道:“娘亲,那个男子叫什么名字呀?”

    李氏转过头来,想了想,道:“叫石岩。”

    ……石岩!

    香桃顿时像是被一道雷给劈中了一般,竟然是她朝思暮想的石岩。

    香桃顿时整个人都激动了,她的石岩相公终于来娶她了。可是刚才她都拒绝了,这会若是再反悔,夫人该怎么看她?想了想,香桃忙抬起头来,使劲的对着苏阮眨眼睛。

    苏阮看着香桃一副挤眉弄眼,让自己帮着说话的样子,差点破功笑出声来。

    好吧,这个丫头,这般恨嫁,她就成全她吧。

    苏阮伸手挽着李氏的胳膊,笑眯眯道:“娘亲,你可不能由着香桃这样耽误自己了。她这般说,都是因为女儿呢。香桃这个丫头就是实心眼,想着要多陪陪我,可是我哪里舍得耽误她一辈子呢。”

    李氏被苏阮这样一说,也觉得有道理。

    “是这个道理,香桃你也多替自己想想,你过得好了,我们也能安心,也替你开心。”

    “多谢夫人小姐惦念,那香桃就嫁了那石岩吧。”

    香桃怕事情有变,一着急就跪下,说出了心里的答案。

    苏阮嘴角狠狠抽了抽,这个丫头,表现得也太夸张了点,恨嫁的不是一点点……

    李氏也是被这前后的反差给惊得反应不过来,但是很快就想着,大概是真的想明白了吧。

    “那石岩说你们认识,可是真的?你当真愿意?”谨慎起见,李氏又问了一句。

    “我们有过几面之缘,奴婢愿意的。”

    香桃认真的回着。

    李氏这就明白了,“好,我会着手安排的。”

    李氏将这件事情理清楚了,就起身去花厅了。

    待李氏离开,苏阮顿时好笑的看向香桃,“香桃,是不是心花怒放呀?”

    香桃一张脸顿时红得不行,想到自己刚才的急切和主动,更是尴尬得恨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姐,你就别取笑奴婢了。”

    苏阮看香桃的脸红得都要滴血了,就不取笑她了。

    这样真好,香桃也找到了那个两情相悦的人了。身边的人都平安快乐,就是生活最好的安排了。

    苏府之中其乐融融,紫衣侯府里却是愁云惨淡。

    紫衣侯世子谢庆上回和世子夫人沈柔去白马寺上香,却是遭遇了歹人袭击,世子爷为保护世子妃被歹人所伤,到现在还昏迷着呢。递进宫里,求太医诊治的牌子,就跟石沉大海一般,一点回音都没有。

    夜色昏暗,房间之中是浓郁的药味,桌子上一盏昏暗的煤油灯,沈柔坐在床边,看着床上昏迷的谢庆,本就红红的眼眶又忍不住几分酸涩,险些落下泪来。她心中恨极,那个苏阮竟然依旧好好的,而她的庆哥却是生死不知的躺在床上,连太医都请不到。在宫里有这样的能量,应该就是太子殿下了。

    她想要去求见太后,她对太后有过救命之恩,也一直装乖卖巧,只要她去宫里求求太后,侯府的境况应该就会得到改善的。太后再厉害,还能忤逆太后的意思吗?

    只是,现实永远比她想象的残酷,递进宫里想要求见太后的牌子,也是如石沉大海一般,一点浪花都没飘起来。

    似乎,大家都放弃了紫衣侯府一般。

    沈柔不甘心的狠狠握紧了双手,长长的指甲掐入娇嫩的掌心里,也丝毫没有感觉。

    她恨,她好恨,她花费了那么多心思,才嫁给了谢庆,有了今日的地位和尊贵。使尽了手段,才让苏阮跌入尘埃,再无翻身之地。

    可是,为什么,一切,突然都变得不一样了。

    不,她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苏阮翻身,甚至成为太子妃。苏阮若是成了太子妃,盛京哪里还会有她容身之地?

    沈柔想罢,当即起身,到了桌子上,抽出一张信纸,快速的写了起来,写了几行字之后,将信纸塞入信封里,找了人去送信。

    “将这封信送到原府原将军手中。”

    小厮接过信,低头退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当中。

    次日,风和日丽。

    谢庆还是没有醒来,沈柔却是没有在床边照看着,她穿上了素色的衣裳,带了幂篱,坐了马车就出门,往清风茶馆而去。

    进了清风茶馆,直接上了包厢,里面原天夜早已经等着了。

    “阿柔。”

    原天夜原本坐在位子上,面色淡漠,正喝茶。听到推门声,转过头来,看到是沈柔,忙就起身。

    沈柔摘了幂篱,那张清丽柔弱的面容就露了出来。原天夜看着沈柔这张令他朝思暮想的容颜,呼吸有些沉。

    沈柔在原天夜身边坐下,话还没说,眼泪就先落了下来。

    美人落泪,尤其还是自己求而不得的心上人的眼泪,顿时让原天夜这个冷酷无情的御林军首领慌了神。

    “阿柔,怎么了?”

    沈柔却是没说话,只是低头垂泪。

    原天夜看着很是心疼,这会也想到了其中缘由,“是因为世子的事吗?世子还没醒来吗?”

    “庆哥一直昏迷着,递进宫的牌子也是如石沉大海一般。我觉得很慌乱很无助,不知道该找谁帮忙。原大哥,你可是有办法?”

    沈柔抬起头来,一双被泪水清洗过的眼眸,清澈透亮,就那样期待而信赖的看着原天夜。

    原天夜很想要应下来,但他却是没有这个能力。这个事情,他在宫里也听了一些风声的,这是太子亲自下的命令,怕是没人敢违抗的。只是这样残忍的事情,要告诉阿柔吗。

    见原天夜半天没有回应,沈柔抹了抹眼泪,道:“阮阮还是不肯原谅我,不肯原谅庆哥。她如今攀上了太子殿下,却是要回来对付我们了。我倒是无所谓,可是庆哥是无辜的呀,庆哥在白马寺里为了救阮阮才会受伤的呀。否则,阮阮在白马寺里就不只是失了清白怕是命都要没了。可是,她如今怎么能恩将仇报呢?”

    原天夜握着杯子的手一紧,面色瞬间阴沉难看。

    这个苏阮,真是个贱人,如此阴险毒辣!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