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丞相,朕有公主病 > 第048章 殿下之法
    梅青臣觉得自己这次过来很不开心。

    在看到九公主改变小城的惊喜后,都被九公主那“收买人心的险恶”给破坏了心情。

    梅洪峰是梅家很重要的工匠,竟然一脸崇拜的站在九公主的身边,连自己这个权倾朝野的丞相都看不到了。

    “殿下,出事了!”李晏带着人过来找九公主了。

    在看到九公主身边跟着的男人时候,李晏诧异了一瞬,他是认识丞相的,大周国最出色的权相,想不认识都难,可他奇怪丞相怎会在这里。

    而梅青臣也在打量李晏,这个年近四十的男人,他是认识的,十年前初见他的时候,那是一个英气飞扬的将军,跃马横刀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勇将,却因为出身,即便积累了足够的战功,却只能蜗居小城做护军将,晋升无望。

    曾经那个热血的年轻将军,此时已经满脸风霜,塞外风沙都不曾磨砺掉的锐气,已有颓败。

    不过,李晏在看到九公主的时候,眼睛中却闪烁出来不一样的神光。这让梅青臣惊奇。

    “怎么回事?”陆云翦带着李晏往外走。

    李晏都来不及跟丞相打招呼,就跟上了九公主,一边禀报:

    “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杀人了,现在被官兵扣押起来了,要被斩首。”

    一路上李晏跟九公主说明了来龙去脉,原来是官兵在分大饼的时候,嫌弃了少年的母亲几句,甚至动手推揉,结果少年暴起杀人,皇城卫自然不罢休的把人抓住了,还要当场斩首示众。

    李晏让李蒙稍等,自己跑来找陆云翦了。

    “杀人偿命,况且杀的还是皇城卫,九公主打算如何?”梅青臣几步跟了上来,听了李晏的话之后,梅青臣笑着开口了。

    陆云翦很不喜欢丞相的口气,杀人这么严重的事情,他还能笑嘻嘻的,难道就用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从容,来映衬那不懂事的少年吗?!

    等陆云翦赶到的时候,李蒙已经把人押到了广场的高台上,准备斩首示众了。

    李蒙正在台上很享受周围畏惧的目光,他觉得既然自己是皇城卫的副将,就应该拿出副将的威严来,还要展现出皇城卫强硬的一面,否则石阶城中一万多人的流民对皇城卫没有了畏惧,可想而知会有多严重的后果。

    可当他看到九公主到来,并且朝着台上透来严厉的目光时候,李蒙瞬间就萎缩了,觉得自己做错了事,被九公主给当场抓住了一样。

    “殿下。”李蒙急忙从台上跑下来了。

    陆云翦看了现场皱眉,李晏带着几百个皇城卫把少年擒在台上,跟周围围观的民众针锋相对,很有要爆发的趋势,而李蒙竟然浑然不觉,刚才还自我感觉良好的在台上显摆。

    太让她失望了。

    “事情的来龙去脉,清楚的说一遍。”陆云翦走上高台,针锋相对的气氛才缓和了下来,人们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没有穿皇族凤袍的公主身上。

    “这个少年杀人,必须偿命!”李蒙一言不合就发飙。

    陆云翦挥手打断,看向那被皇城卫扭着胳膊的少年,问:

    “你来说。”

    黑蛋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直面皇城公主,流民们都说公主胖,但黑蛋觉得公主并不胖的,那是丰满富贵好不好,而且公主的眉眼很漂亮,她有时候很严厉,可现在她面对自己的时候竟然让他感觉到了一种亲切。

    “他们打我娘,我娘有病,被打晕了,我才杀了他!”黑蛋身上有着一般少年少有的稳重和冷静,说话的声音虽然有些颤抖,可是条理清晰。

    李蒙后面立刻站出来一个皇城卫,大喊:

    “你娘弄脏了我的靴子,她赔的起吗!打她一顿不用赔偿靴子了,算是便宜你们了!”

    陆云翦看了看那人的靴子,上面的确有个污渍,可让她奇怪的是,这个皇城卫就是普通的士兵而已,哪来的这份骄傲啊。

    梅青臣在看到那人的时候,顿时了然,那是赵妃的表弟赵安成。他竟然也被选中来石阶城了,呵呵~赵氏族的人真是奇特啊,让这么一个废物来石阶城做卧底?

    “弄脏了你的靴子?打人的是谁?”陆云翦问。

    黑蛋就主动解释:

    “打人的是他们三个,我想杀了他们三个,可有人保护他。”

    陆云翦就看李蒙,李蒙有些懵逼,只能委屈的走上来,说:

    “我……我不知道他们之前打人了。”

    “那你就没有问清楚?!你这就想杀人?!”陆云翦那没有任何杀气的眼神却看的李蒙汗流浃背,公主那舒缓的声调没有让他感觉到一点点的轻松,反而是如同搁在了心头的钝刀。

    “殿下,杀人偿命,我们之前是打人了,可他们不过是贱民而已,做错了事情自然收到惩罚!打一顿又怎么了!”赵安成已经很不爽的叫了起来。

    赵安成觉得九公主真不识抬举,自己是十三皇子的舅舅啊,皇亲国戚啊,而且还是赵家的人,你还不快点卖点面子,而且对方就是一个贱民而已,杀了皇城卫,那么只有死路一条。

    “掌嘴!”陆云翦转头,当目光落到赵安成身上的时候,让这个嚣张跋扈的贵族子弟像是受到了某种重压一样,当场哑了。

    李蒙还傻乎乎的站着,没有动,李晏见无人执行殿下的命令,就带着人上去,亲自掌嘴。两巴掌下去差点把赵安成给打晕了。

    赵安成想喊冤、辱骂,可嘴巴肿的老高,说话都不利索了。

    梅青臣一直冷眼旁观,等看到九殿下惩罚了赵安成之后,知道他欺负人的事情应算是告一段落了,却听到她宣布:

    “赵安成欺凌弱小,殴打本城民众,开除皇城卫军籍、罚银百两,杖二十!”

    周围的皇城卫顿时一片倒抽冷气,他们觉得公主是不是太袒护这些灾民了,那以后他们皇城卫在小陈不是被欺负成狗了?!

    灾民们却是一片欢呼,可就在他们以为公主向着他们这边的时候,却听到公主再次宣布:

    “少年杀人事出有因,激愤之下情有可原,可死罪免、活罪不避,罚他入军中做苦役十年!”

    军中苦役,三年就足够要人一条命了,还十年,这跟直接杀掉他有什么区别?!

    梅青臣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因为他从公主的惩罚中感觉出来了不一样的法治力量:虽然两方都有处罚,可是循规履法,公正严明,法令如一。

    这在氏族占据统治地位和主导权的时代,万分难得,就像是破云之光,让丞相的心荡漾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