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丞相,朕有公主病 > 第083章 小城心坚
    氏族们为了抹黑九公主,也真的是够卖力的。

    甚至不惜诽谤造谣,把石阶城中带不出来的几千人说成是被她扣下的。

    而萧老也默认了这件事情,想一下自己氏族长老的名头、豁出去老脸不要了,竟然没靠个人魅力把所有的人都带回来。

    传出去对自己的名声不好。

    这些氏族文士们对自己的名声是相当看重的,所以萧老才默认那些人造谣,说剩下的几千人是被公主给强行扣押的,这样子不仅可以抹黑了公主,还能保全自己的名声,挺好的。

    “看就看!我们这么多人一块去,难道还怕你把我们怎样吗?!”李束砭等人对萧老是有足够信任的。

    既然萧老说那些人是被九公主给扣下来的,那么就没错的。

    九公主自己作死也就怪不得他们了。

    “大家一块去石阶城!咱们去解救那些被九公主扣押做苦力的难民啊!”李束砭还招呼更多的人跟着他们一起去石阶城,让所有人都看到九公主邪恶嘴脸。

    氏族公子的影响力是巨大的,这些人振臂一呼,自然有很多的追随者、看热闹的一块去了。

    甚至在出了皇城之后,正好碰到柴讣文带着的军队回城,李束砭就上去要了一队士兵,想着让这些人做个见证,顺便保护一下他们的安全。

    柴讣文听这些公子要去石阶城,就跟上去了,他可担心九公主发疯,把这些氏族文士都给杀了呢!

    “呵呵~九公主,一会有你哭的哦。”

    “我们这么多人呢,九公主你还想在石阶城对我们动手不成?!”

    一路上这些人吵吵嚷嚷,各种挖苦讽刺,陆云翦一概充耳不闻。

    周宏老管家一路跟着,听这些人说话都觉得生气,担心九公主肯定听不了这种话呢,却见九公主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任由这些氏族的公子们说的多么严重,她都像是没听见的样子。

    李束砭等人已经生气了。

    他们都骂的这么凶了,九公主却像是没听见一样,太让人挫败了吧。

    “殿下,是不是在担心一会让我们看到你的罪行而害怕啊,看你这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李束砭高声喊,把陆云翦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陆云翦觉得这些士子真够矫情的,他们骂的爽了,还要你乖乖的伸耳朵听着。

    要是你不听的话,他们就不乐意了,还非要让你全心全意的听他们骂你。这该有多贱啊!

    “是啊,本宫都吓死了。”陆云翦敷衍他。

    李束砭……

    我们又不是傻子、更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难道还看不出来你是在敷衍我们?!

    可是李束砭更奇怪啊,九公主这么有恃无恐,难道传言不是真的。

    “李大哥,想什么呢?咱们一会就能让九公主的名声更臭了,是不是很兴奋啊?”其他的公子们跟在李束砭旁边兴高采烈。

    好像一会能够让九公主的名声更臭一点,是多么兴奋和鼓舞的事情,现在九公主就是他们所有氏族和士子的公敌,怎么把陆云翦搞臭就是为了所有的氏族和士子们争了一口气。

    “你们看九公主是不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有多臭啊。”李束砭若有所思的说。

    其他人不屑一顾:

    “怎么可能,即便她是皇族又怎样,更应该在乎自己名声的,我看她是吓傻了。”

    “就是,以后她还要嫁人呢。”

    “算了吧,她这样的女人还有人要吗?!”

    “呵呵~前段时间,不是传言她跟丞相有什么关系的吗?!”

    “你觉得可能吗?丞相是天上的人一样,会娶她这样的公主?”

    “就是,陆云翦这样的给丞相做小妾都不配!”

    几个公子越说越过分,七杀都听不下去了:

    “殿下,难道你没有听到他们在骂你?你就任由他们这么骂下去?可关乎你的名声哦。”

    陆云翦看了七杀一眼,没有吭声。

    虽然殿下没有说话,可七杀却从殿下的眼神中看出来了不屑。

    是的,就是那种满不在乎的不屑,似乎那些人在殿下的面前就是垃圾一样,根本就不配让殿下费心思的去在乎一样。

    七杀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明白殿下根本就懒得跟这些人计较,或者说殿下根本就看不上他们这些士子啊!

    文士,是这个时代的代表和中流砥柱,不管你做什么都需要这些文士,可殿下根本看不上他们。七杀就奇怪了,殿下看不上文士,那以后治理小城用什么?

    那些不识字的难民?!呵呵~

    “前面就是石阶城啦,殿下,你们的城门竟然是开着的!?”李束砭身边的王公子喊起来了。

    他觉得九公主很大胆啊,既然是把这些难民强留下的,难道就不怕这些难民跑了吗?

    石阶城的城门上正有不少的人,身上绑着绳子,吊在城门上方修补匾额。

    那动作看起来就很危险啊!立刻刺激的氏族文士们气愤填膺了:

    “九公主,你这是草芥人命啊!你知道这样子多么危险吗?”

    “要修补城墙和匾额都有专门的匠人,为什么让这些孩子上去?!”

    “就是!他们才是一些十岁,甚至不满十岁的孩子啊!”

    王公子带着几个文士冲到城墙下面,看到吊着的人中有几个孩子之后,立刻就大叫了起来。

    终于让他们发现九公主的“罪证”了。不大声喊出来都对不起九公主所为!

    跟着他们一块来的大多数都是无所事事的混子、市井泼皮,最喜欢起哄了,一听到王公子这么喊,这些人就跟着叫九公主残暴。

    甚至还有些人唯恐天下不乱,跑回去喊人了。

    他们想让更多的人都来石阶城看看九公主的所作所为。

    陆云翦看到城墙上的孩子也觉得奇怪,呵斥的问:

    “你们不在先生那学习,跑这里来做什么!”

    城墙上的守卫在看到九公主回城之后,就准备迎接的,听到公主训斥,这些人就麻溜的下来了。

    “殿下,这些小孩子也想赚些钱,他们在这里工作一天可以赚到十个铜币。”负责城墙维护的伍长连忙解释、

    几个小孩子也跑下来说:

    “九殿下,我们今天休息,先生生病了。”

    陆云翦有些踌躇,童工在末世是允许的,因为生存太恶劣,只要能够出力就应该被鼓励,况且他们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还能得到锻炼。

    而且在这个时代,童工更是普遍,那个氏族家里没有侍童的。

    李束砭等人“大发善心”的把几个孩子拉到身边,指着陆云翦就说:

    “你们别怕,是不是她逼你们干活的?太恶劣了,你们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孩子们不要怕,我们都是读书人,即便她是公主我们也有力争的权利,我们一定会给你们讨回公道的。公主做错了事情也要受到惩罚,现在我们就带着你们一起讨伐她!”

    几个孩子一脸懵逼的看着李束砭等人,然后一起鄙夷了起来:

    “你们才恶劣呢!你们是来找公主麻烦的,你们都是坏人!”

    李束砭等人懵了,拉住孩子问:

    “你们是不是收到威胁了?别担心,我们可以保护你们啊!你看,柴将军带兵保护我们呢!”

    孩子们看了不远处的军队一眼,立刻甩开了李束砭等人,往城门里面跑:

    “他们都是坏人,说要把我们石阶城的难民都杀掉呢!九公主才会保护我们!”

    额……这是什么情况?

    李束砭等人觉得惊奇。怎么跟传说中的不一样呢?

    柴讣文虽然带着军队跟来了,但他很低调,这一路上他也问了这些士子为什么来石阶城,在听说是为了那些被公主“扣押”的难民时,柴讣文有些懵,听不懂哦!

    那些难民都是自愿留下石阶城的,怎么就成了被逼迫的呢?

    想了一路,柴讣文算是明白了,又是那些氏族谋士们出的阴招啊,氏族没法从石阶城把所有的人都带走,就说那些人是被公主逼迫留下的,这样他们也有面子不是。

    这下可好,这些文士还来求证。等会流言被攻破,氏族撒的谎不是破了、丢脸吗?

    所以,柴讣文已经派人去给萧老送信了。

    本来柴讣文还想把李束砭等人拦下来,省的他们进了城之后发现事实相反而难堪,却见九公主已经催促他们进城了:

    “你们不是要解救那些被扣押的难民吗!城门就开着,你们不敢进去啊!?”

    柴讣文想阻止都来不及了,那些士子被九公主这么一激,二话不说的就冲了进去。

    柴讣文暗想:这些文人就是这点不好,太傲气、太冲动了。尤其是他们这种年轻人,一点都没有老氏族的那深厚城府啊。

    “陆云翦,你别得意!等会让我们看到你苛待的那些难民了,你想哭都来不及!我们会让柴将军把人都强行带走的。就算是你想反抗都不行。”

    李束砭骂骂咧咧的进去,然后就被街道上热火朝天的景象给吓了一跳。

    没有想象中凄惨血腥的监工鞭打场面,没有军队欺压打骂的镜头,竟然是衣衫褴褛的难民和皇城卫一起撸起袖子盖房子的诡异场景。

    李束砭怀疑自己看错了,心很高的皇城卫怎么甘愿跟这些难民沦为一块了?

    后面跟着走进来的柴讣文更是惊奇,他还没有到石阶城来看过呢。现在看到石阶城中大搞建设的模样,心里自然震惊了。

    即便小城只有三千多人,可他们却没有气馁,反而是干的更加卖力。

    柴讣文亲眼看到,那些面黄肌瘦的难民用他们瘦弱的肩膀扛起来木材石头堆砌房子,辛苦却面带满足微笑。

    那种发自内心的质朴笑容,柴讣文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了。

    整个大周的腹地大陆内都是一派惨淡,天灾人祸之下,没有几个州府还能安顿民生,可是他在九公主这里竟然看到了久违的安乐民生。

    柴讣文是个老将军,沙场征战几十年,大儿子新战死,为的是什么?皇族吗?他们家族的荣耀吗?说的更加彻底点,应该是大周的子民吧,为了让大周的子民过的更加安乐!

    可他们强大氏族都没有实现的愿望,为什么在石阶城开启了征兆?

    难道九公主做的一切真的是为了这些民生,并非是瞎折腾?!

    柴讣文很快被树立在广场上的石碑吸引了,上面刻着小城律法,那么的详细,都比上大儒编纂的国律了。却更加新颖和具体。

    “臣民们,我是毫州李家的李束砭,我们来解救你们啦!”李束砭不死心的跑到那些难民身边,大声呼喊。

    正在盖房子的人抬头看了他一眼,却是那种看神经病的眼神,一瞬之后,再也没有人搭理李束砭,全都投入到小城建设中。

    开什么玩笑!公主说啦,他们盖好的这些房子就是他们自己的啦,他们是小城最先的居民,是“原住民”!会享受更多的权益,而这些房子就是九公主给他们的第一权益,现在大家都忙着建设家园呢,谁搭理这些疯子?!

    解救我们?

    哼!当初那什么萧老那么卖力的喊了半天才拉走了一半的人,留下的这些人都是公主的死忠好不好。

    “你们在干嘛?不要给九公主这混蛋盖房子啦!我们来救你们,快点跟我们走吧,逃出这个囚牢!”李束砭上去拉着一个老者,苦心劝。

    老头差点跳起来给他一巴掌,指着鼻子就骂:

    “你才是混蛋!竟敢骂九殿下,这房子是给我们自己盖得!”

    李束砭愣住了,给他们自己盖得?

    “为什么骂我们九公主!”干活的汉子们都扔下了手里的活计,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一个个瞪着眼老大、像是要打人一样。

    李束砭被吓得不轻,这些人怎么反应这么大,不就是骂了一句陆云翦吗?!至于吗?!

    “你们这些喝人血的氏族才是魔鬼、才是混蛋,竟敢辱骂我们九公主,不可饶恕!”老者振臂一呼,更多的人围了上来。

    连那些有军纪在身的皇城卫们都怒目瞪着李束砭。

    这一刻的李束砭等人觉得,他们好像是亵渎了这些人心目中的神!

    九公主陆云翦给他们喝了什么迷魂汤?!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