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丞相,朕有公主病 > 第146章 殿下如此多娇
    你是不是把我们的镇宅神药给了九公主!?

    南宫袭的棍子狠狠打在南宫燕后背上,应声而断。

    南宫燕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脸上带着怒色,缓缓抬头:

    “爹~九公主为民请命却被氏族所伤,难道我南宫家不应该施救么?!”

    听到儿子口气中的冷漠和反抗,南宫袭疲惫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儿子说:

    “为什么?为什么非是九公主?!难道你不知道九公主现在的处境吗!”

    九公主已经沦为被人唾骂的领头羊,哪一个氏族不是把她当成洪水猛兽的,而南宫燕竟然上杆子的对九公主好,这让南宫袭生气。

    南宫袭想换一根棍子,继续揍的时候,却见南宫燕呼啦一下子站起来了。

    “父亲,你不为南宫家族的发展考虑么?”

    南宫燕厉声喝问,即便是面对自己父亲,南宫燕的样子也有些吓人。

    南宫袭悲愤不已,指着儿子骂:

    “你……你为了一个女人,这是要跟我作对吗?!”

    南宫燕直视自己父亲:

    “父亲,你口口声声说女人,她是九公主,难道你就对她有这么大的意见?!”

    南宫袭咆哮:

    “反正我就是不允许你娶九公主!”

    南宫家族的老爷子,南宫袭的爹南宫流沙从外面进来了。

    南宫袭一愣,狠狠的瞪了南宫燕一眼,连忙迎上了老爷子。

    “怎么?难道你教育子女就只会用打的?”南宫流沙很不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瞅瞅~自己孙子身上的衣服都被打的皱巴巴,这得下了多黑的手啊,南宫流沙对自己的儿子很不满意。

    “燕儿实在过分。”南宫袭无奈的说。心里腹诽:我只会用打,还不是跟你学的。

    想当年南宫流沙打南宫袭那才叫一个惨烈呢。

    “不就是跟公主联姻么!多大的事!”南宫流沙坐下,一脸的平淡。

    南宫袭早就知道老爷子是南宫燕请来的,所以,也就不奇怪老爷子的态度了,不过他有必要跟老爷子把话解释清楚:

    “娶皇族公主,若是换成别人,那自然是可以的,我们南宫家族虽然富贵,可总是无法跻身一流世家,跟皇族联姻对我们南宫家有好处!”

    “可是娶哪个公主都不能是九公主啊,她不仅得罪了那么多的氏族,而且脾气秉性难训乖张,不是合适的儿媳妇啊!”

    南宫流沙撇着南宫袭,哼:

    “你夫人的性格就好了?!当初还不是你非要不可的!”

    南宫袭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小声道:

    “父亲,怎么在燕儿面前说这种事情。”

    南宫流沙继续哼:

    “别的公主也要愿意嫁给我们南宫家才行啊,而且适龄的女子也只有九公主了。她还是嫡出,背后有庞大的周家。人家愿意跟咱们联姻已经是我们的福气了。你还挑剔!”

    南宫袭抵触道:

    “反正我是不看中这门婚事。”

    “你从来都没有眼光!”南宫流沙一点都不给面子。

    南宫袭气的肝疼:

    “父亲啊,我们为什么要去趟这个浑水,你看看氏族和皇族还有丞相都打成什么样子了。”

    南宫流沙的眼睛一下子犀利起来,瞪着儿子训斥:

    “我怎么生出来你这么愚蠢的儿子,富贵险中求!你都看出来如今时局混乱,氏族皇族冲突不断了,难道这不是我们家族发展的好机会?!你没看到王家吗?”

    南宫袭想了想,王家最近的确很嘚瑟,都攀附上丞相了,而丞相也的确是给了他们不少的好处,邯郸城那可是一个大城啊。

    “可儿子还是想稳一点,我们南宫家族只要慢慢发展,肯定可以成为一流家族的,现在南宫燕不就是上大夫了么!”南宫袭还在坚持。

    南宫流沙冷笑:

    “他这个上大夫,不过就是占了丞相制约氏族的便宜而已,丞相不想让传统氏族继续占据高位,所以把上大夫的位子给了燕儿,就因为我们南宫家族是商户崛起的新家族。”

    “若是我们在这个时候没有表示,那么等到丞相对付完了氏族,转过头来就会对付我们!”

    南宫流沙的话,让南宫袭出了一身的冷汗、

    南宫袭其实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丞相把三大臣之一的上大夫给了南宫燕。听到父亲的解释,南宫袭才恍然大悟,原来一切都是因为这啊。

    是丞相早就权衡好的结果。

    “这……”南宫袭无话可说了,或者说,只要一想到丞相,南宫袭就觉得心里没底。

    “南宫燕放手去做吧,现在南宫家有我主持!”南宫流沙不理会南宫袭了,直接对孙子说。

    南宫燕大喜,连忙答应,听了祖父的几句嘱托之后,跑了。

    南宫袭反对也没用了,早已经退休不管事情的老爷子突然要掌权,他有什么办法呢?而且还要承担着老爷子鄙夷和失望的眼神。

    南宫燕知道现在殿下最缺少什么,所以他早就调动南宫家族的商队,运送来了战马和各种铁器,源源不断的往小城运送。

    从皇城的城墙上,都可以看到南宫家的商队络绎不绝的运往小城。

    “丞相,南宫家族给我们送来了弩箭和粮食。”苏维权上了城墙,来到丞相身边,低声禀报。

    几日不见,苏维权感觉丞相身上的气势更强烈了,那种掌控天下的上位者气息。

    苏维权真的害怕,丞相身上的气势什么时候变成了君王气了怎么办?

    “呵呵~南宫家族还真的是两头都不得罪!”梅青臣笑了起来。

    这话说的,因为南宫家族给小城粮食了,所以丞相是吃醋了吗?

    苏维权拿不准,所以干脆不说话了,就禀报城中情况:

    “弩箭三十万,粮食几十万担,足够我们皇城将士一个月之用了。”

    “好,一个月已经足够了。”丞相目光悠远的看向北燕军驻扎的地方,淡淡道:

    “北燕军撑不过一个月。”

    苏维权踌躇了一会,又说:

    “二皇子刚才来户部了,说让我们想办法给武寇送粮食去,若是还没有粮食的话,武寇军团恐怕撑不住了,燕王的二十万军队就在围攻武寇呢。”

    丞相默了一下,问:

    “二皇子说燕王带着二十万大军围困武寇?”

    苏维权就笑着说:

    “明面上肯定这么说了,不过二皇子跟我交底了,说燕王的军队不过八万人。而且还有杂兵两万,应该是十万人左右吧。”

    梅青臣这才点头:

    “若是武寇军团还能出城接应,那么我们运往北方的粮食就不能断。”

    苏维权答应了一声,却没走,等梅青臣转头过来之后,苏维权才低声问:

    “我们要放弃武寇了吗?”

    作为户部的尚书,苏维权对各种数据是很敏感的,最近朝中也频频露出对北方的倾斜。甚至都可以从皇帝的嘴里听出来一点点的口风了、

    “苏大人,做好你的事!”梅青臣口气瞬间冷了不少。

    苏维权明白,丞相是嫌弃自己的话多了呢!

    作为户部尚书,苏维权也有议政的义务和权利,不过面对气势充足的丞相,苏维权什么都不敢说了。

    梅青臣也觉得自己有点焦躁了,似乎是不应该对苏大人那么严肃呢,可只要想到北方的事情,梅青臣就感觉压不住的火气。

    北方大片领土即将沦丧,作为大周丞相,他有着太大的责任了。

    但是要保住北方太困难了,几乎是没有可能的。若是非要保住北方,甚至会把整个大周都拖入泥潭。

    北方只能放弃!

    梅青臣有太多的不甘心,双手抚在城墙上,手指头狠狠的压着城墙上粗粝的石头,几乎把手指磨破。

    梅庄悄悄的移开了眼睛,他知道丞相心里的苦。

    丞相承担着太多,却没有人能够理解,丞相的心里是痛苦和孤独的吧。

    “丞相,北燕有动作了。”柴讣文从城墙的另一端跑来,着急的说。

    梅青臣迅速调整自己状态,排空心中愤懑和压抑,一脸的风轻云淡和胸有成竹,眼神温和的看着柴讣文,笑道:

    “老将军有什么事情,让手下禀报一下就行。”

    柴讣文感激丞相对他的尊重,不过军情紧要,他还是自己来找丞相说话:

    “北燕悄悄的派遣一支五千人的骑兵往东北去了,似乎是打算截断我们跟武寇的粮道,也或者是要抢夺东港。”

    东港是皇城东面的出海口,不过大周一直没有发展海上,所以港口都是空闲的,平时驻扎的军队也不多,基本上都是一些渔民散户住在那里。

    “北燕不会去抢东港,北燕海上军队不足,港口对他们来说没用,那五千人是去截断粮道的。他们要夺的是刑州。”梅青臣一脸的轻松。

    柴讣文的脸色却很难看:

    “刑州只有几十个驿卒,用得着他们派遣那么多人去吗!”

    柴讣文很心焦,他一直都担心北燕绕过武寇之后,从内部攻击,可以随便的切断粮道,毕竟从皇城到武寇的运输线很长,北燕骑兵已经在大周境内了,自然可以从更多的地点出发,去截断粮道。

    而北燕选中的刑州就是最好的地方,不仅易守难攻,且临近上河,能把上河的水道一块截断。

    刑州应该设立成为重镇的,早些年的时候,柴家就提出来了,可是朝廷的经费一直不够,这件事情就拖延下来了。

    结果,就给了北燕机会,控制刑州,制约整个北方。

    “呵呵~刑州可不仅仅有几十个驿卒哦,燕赤狐派五千人去,拿不下来的。往北方的运输可以继续。”

    看到梅青臣故作神秘的淡定笑容,柴讣文忽然想到了什么,追问:

    “我一直都觉得梅家族兵太少了,难道丞相的族兵就在刑州?”

    梅青臣也不隐瞒,回答:

    “两万族兵驻扎在刑州一线,依上河列阵,阻截燕赤狐的右路军,现在应该全歼了吧。”

    迎着柴讣文惊呆的眼神,丞相继续道:

    “其实右路军本来就是杂兵,被燕赤狐派出去祸乱地方的,我两万梅家族兵加上地方的兵卒足够应付他们了,这么长时间才把他们歼灭,惭愧啊!”

    柴讣文听得颤抖,他们大周跟北燕历来的战争中都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全歼两万人,这是多么大的事情啊。

    “丞相的族兵既然驻扎在刑州,那最好不过了。”

    柴讣文放心了不少,弄清楚了这支五千人骑兵的动向之后,柴讣文考虑的就是燕赤狐本部了:

    “燕赤狐应该是没死吧!”

    “恩!否则北燕的骑兵不会这么沉得住气。”丞相点头答应,觉得十分可惜,若是那一箭射死了燕赤狐多好。

    “那他们这次主攻皇城还是邯郸?”柴讣文又问。

    梅青臣皱眉思索了片刻:

    “应该兵分两路攻击。斥候来报,北燕开始制造攻城车了,好在我们城内有足够的火油。”

    柴讣文笑了起来,这得感谢南宫家族,主要经商的南宫家各种物资不少。为皇城贡献的火油更多。

    “小城中的火油也足够多啊!”丞相目光又落在了小城那边,听不出他口气是高兴还是生气。

    陆云翦正在看着人搬运火油,一车车的油桶被运送进来,在寇玄的安排下或是上了城墙,或是放在城墙下的防护洞里,做好了安全措施。

    有这么多的火油,在防守战中能够为小城节约不少的伤亡、

    云翦在高兴之余,就带着梅洪峰造火油喷射器。

    “只要是能盛放液体的桶就行,这个塞子就是用来加压的,然后用管子引出来,喷出去的距离也不用太远。”

    等云翦画完。梅洪峰已经明白了,他眼睛亮亮的兴奋点头:

    “好好!之前做啤酒罐的桶可以直接用,而且不少的锻造师都掌握了技术,一天造出来几十个没问题!”

    周轩凑上来围观,看着云翦画图,他就在旁边说: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因为我聪明啊!”云翦就冲着周轩眨眼睛。

    周轩忍不住的伸手摸了一下云翦的脑袋:

    “谁说我们云翦笨的,恩~你以前都是大智如愚。”

    想到之前云翦蠢笨的模样,周轩还是忍不住的失笑。

    周勃钧正在带人操练碎马刀,现在小城中已经有六十把碎马刀了,战士持刀列阵之后,明晃晃的一片,看的人热血沸腾,赵胜亲自监督。

    “云翦,周家的锻造师也来了,是不是加快碎马刀的制造进度啊!”周勃钧看她又在带着梅洪峰搞新的发明,就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面对北燕骑兵的时候,还是这些碎马刀管用啊。

    赵胜忍不住的插一句:

    “碎马刀虽然威力强大,可是对士兵的要求太高,我们能够组建一个千人队已经不易了。”

    赵胜说的跃跃欲试,意思就是要让云翦给他一个千人队的碎马刀,佩戴重甲,武卒方阵必然无坚不摧。

    小城中几万人马,挑选一千人的碎马刀队,必然个个都是精英,陆云翦自然是同意的:

    “现在我们缺少的只是时间,只要时间充足,本宫给你一个万人队。”

    赵胜一下子站直,朗声道:

    “那我可以正面压制北燕骑兵,必把他们打垮!”

    太大的话,赵胜不敢说,但是云翦敢说:

    “夺回北方失地,让北燕不敢南下,赵胜将军要有信心哦。”

    赵胜笑了笑,没有接话。他自然是想了,建功立业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可是他也知道要夺回失地,可不仅仅是有军队就可以的,还要有庞大的经费。

    如今殿下的小城几万兵还要靠南宫家族和周家支持,想要拿回北方失地,至少需要二十万兵,从哪里来?军费从哪里来?

    “赵将军,你对本宫没有信心啊!”云翦一眼看穿他的心思。

    赵胜苦笑:

    “不管十年还是二十年,末将等着殿下大展宏图!”

    周勃钧和周轩都忍不住的看赵胜和云翦,这个氏族最出色的将领、之前还一心想要杀掉殿下的人,如今竟然转了阵营,一心追随了九殿下。

    既然云翦有这样的魅力,那么他们周家扶持九公主,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女子成皇,不是没有。再不济让她成为摄政王,反正皇帝春秋鼎盛,等到云翦生下后代之后,做摄政太后也是好的。

    “北燕骑兵来了!”城墙上响起哨兵的呐喊声,经过喇叭扩散到小城每一处。

    云翦立刻往城墙上爬,皇后带着苏嬷嬷拉住她:

    “不准你上去!”

    “寇玄和七杀会保护我的。”云翦着急的把七杀拉过来。

    七杀就面瘫的说:

    “北燕军中多神箭手,我一个人保护你有点勉强。”

    “你怎么就敢肯定他们盯着我射?!”云翦不死心。

    七杀就看她身上的凤袍,云翦一把撕下凤袍,抢过身边一个亲卫身上的铁甲,就往身上披。

    “罢了,你上去吧。”皇后简直无语了,这还是自己的闺女吗?

    “放心,我没事的。你看我穿着护心镜呢!”

    陆云翦很得意的拍自己胸口上,那可是百炼铁锻造的。

    等云翦上了城墙,便看到北燕骑兵护送着几十个高大塔楼,缓缓的往小城推进。

    “北燕军中竟然还有精湛工匠大师?”云翦看着那跟城墙登高的塔楼,一阵头疼。

    这种塔楼推到城墙边,其中的勇士就可以直接跳进城墙厮杀。

    哎~要是有大炮就好了,这些笨重巨大的塔楼就是活靶子,可如今,即便是小城上的绞盘弩箭对这种塔楼的伤害力都很小。

    “末将带武卒出战,毁掉塔楼!”赵胜立刻做了决定。

    绝对不能让这些塔楼接近城墙,即便是用武卒的命来堵。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