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丞相,朕有公主病 > 第151章 殿下可做筹码
    阳城虎的想法很直接:她喜欢谁就杀了谁,剩下的不就是喜欢我了。

    阳城虎根本就没考虑,杀掉她喜欢的人是让她伤心的事情。

    “云翦,你的伤还没有好,我带你回去休息吧。”阳城虎盯着她的腰瞅了半天,却说她腹部的伤、

    “你是不是觉得我胖啊!?”云翦白了他一眼。

    主要是这货的眼神太专注和审度了,分明就是在看自己的腰肥不肥的。

    阳城虎眉宇间分明闪过被猜中心思的惊讶,可他嘴上却笑道:

    “怎么会,我喜欢胖胖的女人!”

    “呵呵~”云翦给了他一个白眼。

    她可没有忘记,当初云翦被当做和亲的公主,送到他军营中时,他看自己那嫌弃的眼神,还说什么来着:身上肉多,杀着吃了都能喂饱好多人。

    现在转变倒是大了!他的转变是因为看到了自己的能力吧!

    说的难听一点,正是因为阳城虎看到了自己的价值,所以才会想要娶自己的吧。

    看起来粗犷冲动的阳城虎,其实才是真正的功利现实主义者。

    而且,云翦觉得自己无法从阳城虎的身上感觉到浪漫,他就是一个不懂浪漫的现实者、

    “阳城虎,你躲着我!”南宫慕雪找来了,看到阳城虎跟云翦在一块,她也毫不在意,直接冲着阳城虎吼。

    阳城虎皱眉,觉得这个女孩当真厌烦!

    “你有什么让我值得躲的!?”阳城虎脸『色』一冷,菱角分明的脸更显刚硬,还有肃杀的冷漠,那双深沉的虎目看别人的时候,能让人感觉到魔鬼般的盯视,还有地狱般的阴冷。

    陆云翦早就领教过阳城虎的可怕。如今再次感受,仍然让她心里震动。

    而南宫慕雪则被吓得脸『色』苍白,可她仍然坚持着不走,撅着嘴巴道:

    “我要回去皇城,你送我回去!”

    阳城虎嘴角扯起薄凉的笑容,嘲讽的笑道:

    “让我送你?不怕路上把你杀了?”

    南宫慕雪咬着嘴唇:

    “不怕!”

    “杀你脏了我的手,你还是自己出去,让北燕蛮子杀了你吧!”

    扔下冷酷薄凉的话,阳城虎看向云翦的时候,换上了笑脸:

    “咱们走吧。”

    “本宫自己回去就行,你还是去休息吧。之后还有恶战。”

    被云翦拒绝的阳城虎也没有坚持,目送她回到房间休息之后,阳城虎扭头,看到南宫慕雪还在盯着自己,他不耐烦的望过来,一脸的肃杀:

    “不要跟着我。”

    再也没有其他威胁的话,但是南宫慕雪却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在优渥的环境、家人的宠爱下长大,她从来不缺少关注,却从未有过喜欢的感情,在看到阳城虎那么魁梧男人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心动了,相信一见钟情。

    可她如此的主动,换来的却是他的嫌弃。

    他是个危险的人,南宫慕雪感觉得到,她知道自己若是继续缠着他,会被他杀掉的。他就像是一头最冷酷的恶兽,不在乎人情。

    南宫慕雪的泪水就这么流出来了。

    站在远处的南宫燕,心里揪痛,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不应该看着妹妹喜欢阳城虎,就让妹妹跟阳城虎接触,跟阳城虎这样的人接触,只会伤了自己妹妹。

    阳城虎根本就不是一个值得喜欢的人,尤其像是自己妹妹这样柔弱的女孩子,即便是九公主那样的强势女孩跟阳城虎都无法和谐的在一起。

    因为阳城虎更加强势,且不懂感情,他的感情应该只是占有。

    阳城虎会是一个怀揣梦想的人,可他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喜欢一个人。

    南宫燕走出将军府,在小城的街道上漫步,街道两边在殿下扶持下开起来的店铺逐渐多了,而且小城的之前的政策免除商业税一整年,所以有不少的小贩进了这里。

    “南宫大人,是南宫大人!”附近有人认出了南宫燕,高兴的迎了上来。

    “你们是士子?”

    南宫燕看这些人的穿戴和举止,认得出来,他们跟小城中其他人不同,这是真正的士子,小城中最缺少的就是士子,南宫燕对这些人不免警觉起来。

    因为之前氏族对九公主的敌对,不少的士子起哄的来了这里之后,都对九公主怀着敌意。

    南宫燕自然会怀疑,这些人是不是来对殿下不利的。

    “听说这里有招贤馆,我们就过来看看,南宫大人是否可以指引一下?”为首的士子看出来南宫燕对他们的戒备,他也就不好带着人跟南宫燕相认和深聊了。

    南宫燕之前就在招贤馆呆过,自然知道位置,给他们指引了一下之后,南宫燕看到那为首的年轻人剑眉星目却在眉心位置生长着一颗米粒大小黑痣的人眼熟,就问:

    “你是大夏人?”

    是了!大周在三年前曾经跟大夏举办多一次学识交流,南宫燕记得当初有个舌辩之才的人,应该就是眼前这人。

    “在下王建。”男子也不隐瞒自己身份,冲着南宫燕行礼之后,迎着南宫燕的眼神,笑道:

    “南宫大人,别来无恙。”

    “我带你们去找殿下吧。”既然是他国来的,南宫燕自然也就陪着去了。

    路上询问了一下这些人的来历。

    虽然王建说的很随意,可南宫燕还是听出来了,九公主在大周改革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大夏的注意。

    纵观整个大陆,都在一种微妙却落后的平衡中,各国都在努力寻求改革之法,期望改变繁荣滞后的社会体制。

    如今类似春秋战国的诸侯氏族制度已经明显不足,国家调令不统,氏族在经过数百年的沉淀发展之后,已经形成了尾大不掉之势,也严重威胁了整个国家的安全和发展。

    南宫燕跟王建说话,心里却越发的愧疚了,因为自己竟然没有发现社会的弊端。

    看王建的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大,可是人家已经能够发现其中端倪,像是丞相梅青臣,都已经暗中开始改革了,自己却只知道惦记着家族的那点利益。

    即便是现在跟九公主合作之后,还要被父亲掣肘。

    越想越是惭愧,南宫燕索『性』问:

    “不知道王建来我大周可是外交?”

    既然在殿下麾下做事,南宫燕觉得自己就应该有所成就和作为。

    问清楚了王建等人的意图,南宫燕也好去跟九公主交代。

    可王建却不打算跟南宫燕交底,反而是笑道:

    “你看我们可是按外交礼仪来的?”

    自然不是了,外交持节,且肯定有随从兵马,可王建就带着十几个士子,更像是游山玩水来的。

    “我们只是路过,正好趁着北燕军队撤退的时候,进城来了,不瞒南宫大人,城外兵荒马『乱』的,也就是小城还安全了。”

    南宫燕对城外的情况也了解一些,北燕的军队围城失败之后,收缩了战线,只在三个方向设置了兵团,而且没有外散祸害四周的军事活动,南宫燕就笑道:

    “城外兵荒马『乱』,不知阁下指的是什么地方?”

    “到处啊!大周的每个州府都有『乱』兵,哦~似乎这些『乱』兵还有些官兵。”王建笑着说。

    那随意的口气,好像在说:你们大周内『乱』,外人皆知,你还装蒜什么,不知道?!

    南宫燕脸上闪过几分尴尬,作为大周上大夫,他不曾外出走动,所以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虽然听说大周的州府有些『乱』,但应该没王建说的这么严重吧。

    到处都有『乱』兵,而且其中还有不少官兵?

    官兵都是氏族控制的,难道大周各地的氏族都这么放纵官兵劫掠了么!

    “南宫大人不曾外出?”王建眼神犀利,看着南宫燕笑。

    南宫燕在他国人面前自然不能表现出弱势来,自然的笑道:

    “南宫燕从小娇生惯养,外出的时间少了些。不过也知道一些大周的情况。”

    王建呵呵一笑:

    “可您是上大夫!”

    言外之意,您都是大周三大臣之一了,还不知道大周的情况,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吧。

    南宫燕毫不在乎自己面子,笑着说:

    “实不相瞒,我也是刚刚成为上大夫而已,自然是有很多不懂之处了。”

    王建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看着眼前就是招贤馆,他信步走了上去,却看到里面并没有多少人,而且那些人中不少都是衣衫褴褛,明显是难民的样子。

    王建再次笑道:

    “这是难民馆?你们大周没人了吗?”

    如此明显的嗤笑,说明王建等人来并非是路过那么简单了,分明是带着挑衅的意思,南宫燕大度的笑道:

    “天下士子中难免有穷困者,难道你大夏的书只给有钱人读?”

    天下学识掌控在氏族手中,这本来就是这个社会的常态,陆云翦要做的就是打破这个常态,也正是氏族所反对的,可是南宫燕此时用这个问题来反问大夏人,却感到几分荣耀。

    王建笑:

    “呵呵~想不到大周如此开明!”

    读书人都推崇、自诩豁达,不时的也会给出一点馈赠,好现实他们读书人的胸襟,可实际上大家氏族都把学识等重要资源掌控在自己手中,愚民才是最好统治的。

    让愚民开化,他们就会反抗压迫。

    所以,如今大陆的几个国家都是氏族掌权,不允许寒门读书。

    可大家也都知道这样的愚民政策不好,但谁都不会说出来,反而是假惺惺的表示他们的豁达。

    如今,王建亲眼看到招贤馆中,真的有不少难民在学习,他惊讶之余,也发现南宫燕的态度竟然如此平常。

    不过王建却相信,大周的氏族不会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展下去的,否则他们也就不会如此的针对小城了。

    王建这次来,就是专门考察的,看看小城的政策和发展,从中学习。

    “招贤馆虽然对所有人开放,但你们毕竟是外国使者,所以还是去将军府吧。”南宫燕让他们看了一眼之后,就带着他们离开,没有让他们进去。

    王建也觉得招贤馆没什么好看的,所以自然笑着答应了,顺便问:

    “你们的九公主就在将军府?”

    “是的。我会去禀报殿下,看殿下有没有时间见你们。”南宫燕现在已经对这些人有了一定的警惕。

    “哦~我们并非使者,殿下没有时间见我们也是情理之中,不过贵国不会限制我们的自由吧?”王建笑着问。

    “小城战『乱』,其实为了你们的安全考虑。还是在将军府呆着比较好。”南宫燕也不客气。

    不能因为你们是外国士子,就放任你们随意走动,刺探情报怎么办?

    在他们进将军府的时候,刚好云翦带着寇玄、赵胜等人出来。

    看到南宫燕带着的人。云翦扫了王建一眼,发现这个青年的眼神明亮幽深,她不免停下,问:

    “这位是?”

    南宫燕连忙介绍:

    “这位是大夏士子王建。”

    王建笑道:

    “不用介绍都可以猜的到,这位就是大周皇族九公主吧,我等士子游历到此,见过九公主!”

    王建说着,冲着陆云翦行礼,他身后的士子们纷纷行礼,脸上表情恭敬。

    云翦冲着他们点头:

    “晚上的时候招待你们,给你们接风,先让南宫大人带着你们去住下吧、”

    初次见面,也没有过多的礼节,况且城墙上有新情况,云翦就直接带着赵胜等人走了。

    “跟在九殿下左边的那人可是赵胜?”王建看着走远的人,拉着南宫燕问。

    赵胜曾经镇守边关,从南到北,竟然大夏人都认识。

    南宫燕也没必要隐瞒,点头,邀请他们进将军府。

    王建则是一脸思忖之『色』:

    “看来九公主也很得氏族支持啊!”

    难道是自己的情报有误,不是说九公主在小城改革,遭到了氏族阻拦,困难重重吗!

    王建带着人不远万里的来这里,就是取经的。

    但是自从进入小城之后,就看到这里面有不少的氏族和难民模样的人合作融洽,不应该仅仅是因为城外的北燕军队吧。

    外族军队的确可以给本国内部势力增加凝聚力,可是王建觉得那样增加起来的凝聚力终究是有限的。

    “呵呵~阁下似乎对我大周的氏族也很感兴趣啊!”南宫燕的笑容有几分冷了。

    本来大陆上的几个国家之间就是相互制衡和攻伐的关系,作为一个他国人,对大周的内事这么感兴趣,让南宫燕觉得他们另有企图也不奇怪了。

    王建致歉:

    “是我太冲动了,还请南宫大人不要见外,其实我大夏跟大周之间战争最少,我们之间是可以形成合作的。”

    恩~什么样的合作,那就要坐下谈了,若是大周不给足够的诚意,大夏也不介意用兵锋威胁。

    北燕这次南下,意在打击大周士气,攻伐大周心脏皇城,其他几国的皇帝早就惦记上了。

    大周深处腹地,周围一圈强国虎视眈眈,谁不想从大周身上撕几块肉下来。

    云翦也是了解这个情况的,所以,她刚才看到大夏士子的时候,心里已经开始惦记南方的情况了。

    自从衡山郡丢失之后,大周南方一片混『乱』,只有江南之地尚且能够自保,若是西南大夏和东南南陈发难,大周应付不过来。

    尤其是外面的北燕军队竟然在建造堡垒,打算持久战。

    “石阶城南边有山有林,他们建造营寨倒是方便了,看地基样子应该是要建造军垒的。”

    赵胜在城墙上,给云翦指点着北燕正在建造的两处营寨,深挖一米,石质为基,上面木石混合用沙土填充,分明就是要建造堡垒军寨。

    “北燕带了多少粮草?”云翦看到城外的情况之后,最担心的还是北方。

    大燕若想在这里长久下去,必然需要粮食供应,说明他们已经掌控了北方。否则他们不能保持粮道运输,自然无法长久坚守了。

    “北燕大军十五万,粮食三十万,几次交锋燕赤狐损失有限,大约还有十一万人左右,他们的粮食只够吃十天的,但他们没有粮食供应,要想撤回本土也需要五天的时间。”

    赵胜停了一下,又说:

    “也就是五天之内,他们若是没有粮食运到必然会撤退!”

    五天之内若是运来了粮食,那么北燕就会继续困死皇城和小城。

    十一万的军队,要想攻下皇城是不可能的,但燕赤狐可以求援,若是北燕有更多的军队南下,大周皇城就真的保不住了。

    偏偏这个时候,大周已经无法从其他地方调遣军队了。

    大周几乎每个州府都有『乱』兵,一些氏族甚至都派遣族兵为『乱』兵抢劫,充盈本族实力,至家国大计于不顾。

    “若是阳城虎所部能够全力支持,倾巢而出,我们就可以驱逐北燕之兵,解皇城之围。”林航志在旁进言。

    赵胜却反对:

    “阳城虎的军队不可能倾巢而出,除非是殿下愿意嫁给他,但殿下跟阳城虎成婚,必然会被他所胁,这不是长久之计!”

    林航志从阴毒谋士的角度出发,用婚姻换来阳城虎的全力支持,而赵胜则是从根本和皇族荣誉出发,不想让云翦陷入下嫁叛军、换来叛军支持的不良影响中。

    九殿下的形象很重要。关系到她以后实行各种变法和改革的影响和推进。

    况且,赵胜也看得出来,九殿下跟阳城虎不合适。

    阳城虎若是趁着这个机会要挟九殿下下嫁,那么他也太卑鄙了!

    “可是除去阳城虎之外,我实在想不出哪里还能出一支强兵,把北燕骑兵赶出皇城。”林航志无奈道。

    沉默了片刻的陆云翦扭头,看向西南方向:

    “大夏可以。”

    林航志沉默不语,大夏?距离皇城那么远,且大夏能在大周战争中不搀一脚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帮助大周呢!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