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黎总,这是上个季度的报表,请您过目一下…”陈秘书颤颤巍巍的把报表放到了老板的桌子上。

    今天怎么回事?感觉老板似乎不太开心,散发出来的低气压,差点把自己给憋死,一句话都不想和他说,只想找个地方静静的躲起来。

    “你去把黎豫给我叫过来…”黎潇还没说完,陈秘书就像后面有狗在追一样,飞一般的跑了。

    “可能是最近太温和了…”黎潇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摔,整个人都不好了。

    火急火燎的冲到黎豫办公室的陈秘书,一脸幸灾乐祸的说

    “黎少爷,老板叫您去办公室,看来有好事哦…”

    看着陈秘书一脸的幸灾乐祸,黎豫怎么也不相信自家大哥叫自己会有什么好事。

    不会是之前的事被他发现了吧…不是吧,夭寿啊,周末那小子不是说不会被发现的吗?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黎豫到底还是来到了办公室门口。

    “扣扣扣……”黎豫十分规矩的敲了敲门。

    “进来。”

    门内传来淡淡的两个字,但黎豫的心都揪起来了。这种淡淡的语气,比他平时严厉说话的时候还要可怕。

    “呵呵,哥,找我有什么事啊?”

    黎潇看着眼前这个忐忑得手都有些发抖的弟弟,十分的恨铁不成钢。

    “说吧私自挪用公司那300万什么时候给我补上啊?”黎豫这小子还以为自己不知道!

    黎豫私自挪用这事儿没少做,以前几十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这家伙还按时还了,这次有点过了,虽然钱不多,可是给他点教训,惯成习惯了,可就糟了。

    “额…哥,原来你知道啊…我拿那钱去有点儿事儿我发誓,我下个月一定还。”

    “我说你没钱了直接找我要啊,你挪用公款干嘛?你这真是为难那些帮你做假账的人,我是短了你吃还是短了你喝,这300万都用挪用公款的吗?”

    黎豫在心中腹诽,这300万要让您知道了,你不得打死我呀。不行,一会儿下班了得和周末一块去把那300万给弄回来,否则老哥不得削我呀。

    从小老哥就对自己管得严,这不准干,那不准干的,幸好宝宝听话,否则他不得成老头了现在。

    “你…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嗯是的,这就是黎豫的手机铃声。这小子今年都24了,还跟没长大似的,死活就得用这个手机铃声。

    黎豫看也没看的就把电话给摁断了。看着被打断讲话,脸色有点不好的老哥,感觉自己更悲剧了。

    “我觉得你应该去菲律宾历练两年,你觉得呢。”黎潇脸色阴沉,心中的火怎么也发不出去。

    “哥,我亲哥,菲律宾那种地方是我能去的吗?您不想下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是看见我的骨灰盒儿吧?”不是吧菲律宾刚刚没这么严重的啊,都快成秘书,被他吓得太惨了,进门之前忘了调静音。还有哪个龟孙给我打电话来着,不要太坑好吧。

    “嗯,那我看应该是两年不够三年吧”

    “不不,两年两年就够了,够了,哥,你真的要先让你这个弟弟去菲律宾吗?”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哥居然要把我送去菲律宾,不可能就因为300万啊?

    “要不,你四年后再回来?”

    “好吧,看来你是真的忍心,先说好,我只待两年哦,四年会要了我的老命的。”看来老哥是有大动作了,自己这个小白菜还是躲远一点吧,否则被那些人给撕了怎么办?

    黎潇还想说些什么,结果听见了敲门声,门外的陈秘书说。

    “黎总,杨总带着他家二公子说来上门赔罪”陈秘书这句话说得小心翼翼的,因为,黎总从今早上班的时候开始心情就不好,先是黎少爷撞枪口了,现在又来俩赔罪的,不会引发什么世界大战吧,先替杨家俩人默哀。

    “嗯,先请他们去会客室。”听见杨家父子俩来了黎潇的心情总算有那么一丢丢的好转,他等了这么久,还以为杨家那父子不来呢。

    抬眼看了看眼前这个不成器的弟弟说“嗯,你先回去吧,去菲律宾的事,我会尽快安排好,这几天就不要和周末混迹在一起,到处蹦达了。”

    “好的,那我先走啦”

    出门后的黎豫像活过来似的,风一般的冲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但是一脸苦相。

    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迅速摸出了手机,他要看看是哪个倒霉鬼,在那种紧急时刻给自己打电话。

    看着自己备注的二愣子,黎豫稍稍为他默哀了一下。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杨翌。

    杨翌他老爸本来说一大早就要来道歉的,结果他老妈在家里闹了半天,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老头子又有了外遇。

    自家老爸被老妈打的那是一个惨啊,等他老爸收拾好了之后,发现都快中午了,赶紧带上他来了黎氏。

    杨翌在来的路上非常忐忑,所以就想打电话给黎豫,想探探他哥的底儿,结果那家伙根本没接电话。

    呆在会客室的杨翌都快哭了,一边要接受他老爹的眼刀,一边又被黎豫倒是据说恐吓着煎熬,真的是煎熬啊。

    “咔…”

    会客室的门开了,黎潇缓步走近,坐在沙发上,一句话都没说,神色晦暗不明,看得杨翌那是心惊肉跳啊,黎潇这神色明显是要搞事情啊。

    “黎总,首先我代表我就是臭小子,向您道个歉。十分对不起,我家这小子也不知道那位小姐是您的女朋友,误会,误会。”杨浦一脸正色的说道。

    “嗯,下不为例,让你家儿子收收性子,下次我会这么好说话了。”黎潇轻恩一声,也不多做计较,两人都心知肚明,今天在此本来就不是冲着道歉来的。

    “好的,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这小子,那么接下来我们谈谈正事。”杨浦喜笑颜开,今天这事儿总算能成了。

    杨翌一头问号,什么正事,难道今天不是来让我道歉了吗?我进来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好不好?

    难道这两个人在密谋一些我不知道的事?

    杨浦捏了一下自己的手心,一手的汗,要知道,今天密谋的可是一件大事,要不是杨翌这小子,他还不知道怎么才能搭上黎潇呢。

    他昨晚在杨翌面前做出一副你,完了你小子的表情,其实只是吓唬一下这小子,几十年来尽给他添麻烦。

    “我说…”杨浦还没说完话,就见黎潇做了一个手势,话还卡在喉咙里,杨浦一脸不明的盯着黎潇。

    黎潇起身,手伸到了茶几下面,摸了摸,然后向着杨浦指了指下面。

    杨浦低下头一看,发现是一个微型的窃听器,沉默的点了点头,然后不待杨翌反应过来,一个转身抽在了他身上。

    “你这混蛋玩意儿,让你别一天在外面乱搞瞎搞,你倒好,今天都惹到黎总头上了,看老子今天不收拾你。”

    嘴里一边骂着还一边给杨翌使眼色,杨翌也不算太笨,看懂他老爹的眼色,瞬间就嗷嗷的叫了起来。

    “爸,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嗷嗷嗷,老爸轻点儿,打死你儿子了。”

    “打死你,我就省事儿了,少了你,我还有好几个儿子,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不少…”

    “黎总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你还敢…给我回来…看老子不弄死你”

    然后会客室就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是砸了就是那个砸了。

    当然,窃听器也被砸了,黎潇还顺便检查了一下其他地方是否也有窃听的。

    黎潇见一切都差不多了,才缓声说道。

    “行了没问题了”

    杨浦正打得高兴,一时之间竟没有听到黎潇说的话,心想好久没有收拾这小子了,打一顿感觉还不错啊。

    结果还是杨翌忍不住了“老头子,你过分了啊人家黎总都说可以了,你还打”。

    “打你怎么啦?我是你老子,反正你也得受着。”杨浦默默的收回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手。

    “很好,我们来谈正事。”

    戏为了做全套,黎潇示意杨浦让杨翌时不时的叫几声,摔点东西。

    整整两个小时,会客室里传来杨翌阵阵的惨叫和杨浦的骂声。

    而黎潇和杨浦密谋了些什么,也只有他俩和杨翌知道了。

    ------题外话------

    自己发挥才能,动用了我那已经生锈的手,做了个原谅色的封面。

    做完之后看着那清新的绿,我想小可爱们一定要坚持看啊,不然我都对不起这么绿的封面,它不会原谅我的T^T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