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独宠之黎爷求妻 > 第一百零八章 一去不复返
    千晓北和黎潇一起到了办公室之后,就焉哒哒的倒在了沙发上,完全提不起精神来。

    千晓北现在的内心真的是异常的煎熬,特别是在看到那么多的记者之后,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了,因为自己一个小小的心软,居然带来了这么大的后果。

    毕竟在她的心中,能惹来这么多记者争相报导的事情,绝对不是一件小事,然而她却不知道这种事情也只不过是黎潇一句话的吩咐罢了。

    此时黎潇也是发现千晓北的情况,但他并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着坐在了自己的老板椅上,看起了文件,有些事情必须要让千晓北自己想通,别人说的也都是只是对她的强迫罢了。

    千晓北在沙发上坐卧不安,突然感觉有点想上洗手间,才发现自己今天早上起来之后,居然都还没有去过一次,然后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丢下一句,“我去洗手间。”然后就这么匆匆忙忙的跑了。

    黎潇着实好笑的摇着头,继续看着手边的文件,他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情当回事。然而有些人却并不这么认为,比如千晓北才刚跑出办公室,不过两分钟的时间,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

    黎潇接起电话后听到的却是黎豪那令人作呕的声音。

    “黎潇你干的好事,股票都跌了一个百分点了,你到底想玩什么。”

    黎豪一早就想寻找黎潇的错处,把他给踢下去,自然是今天一发现了有这件事情发生,就迫不及待的打来了责问电话。

    “三叔公,公司是我的,你安安心心在家养老不行吗?”

    黎潇有的时候真的是很烦家族里边的那些人,一有动静就有指手化脚,生怕损害到了他的利益。特别是这个三叔公,自从黎越回来了之后,就对他更加的指手画脚了起来,简直是把他当泥人一般看,殊不知泥人有些时候也是有三分火气的。

    “黎潇,我是你的长辈,也是这个公司的股东,你做出了有损公司利益的事情,我有权利过问。”

    黎豪冷哼一声,并不把黎潇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刻意提醒着黎潇,这个公司并不是由他一人做主的。

    “我可以很快让你不是,你最好不要让我抓住把柄,否则你那个孙子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

    黎潇自然也是知道黎豪的意思的,完全的不以为意,自顾自的威胁了起来,他知道黎豪最在意的就是他那个孙子了,只要拿住了命门,也不怕他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你…”

    黎豪自认为他做下的那些事情还是隐秘的,没想到还是被黎潇发现了端倪,幸好黎潇似乎还没有掌握证据,否则现在就不是在这里威胁他,而是直接开始清理他了。

    “你好自为之,反正到时候就算我不管,也会有人管你。”黎家这么大,股东也并不少,要真是闹出了什么大乱子,就算他黎豪这不闹起来,其他人迟早会找上他。

    黎潇勾着嘴角,挂断了电话,想着黎豪那个老东西,这点道行还想来闹事,首先管好自己孙子吧,黎阳一堆毛病,想不让人抓住把柄都难。

    另一头来到洗手间的千晓北逗留了快十分钟了,不过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引起的,她居然感觉有点拉肚子。所以就一直待在洗手间里,正当她起身想出去的时候,却听见外边讨论了起来。

    听那声音,千晓北估计应该是三个人,只是其中一个人的声音,怎么就那么熟悉呢?千晓北抱着好奇的态度靠在门边,仔细的听着她们说的话。

    “哎,你知道今天这事儿闹得挺大的吧。”

    “闹得当然大了,你没看到楼下来了那么多记者,我上来的时候差点没被那些人给撕了。”

    “可不是吗?你说这事儿到底谁干的?不会处理就不要处理,现在闹出这么大乱子,还要连累我们。”

    “能是谁呀?这么大乱子之后,上面居然没点动静,自然是我们昨天来的那个老板娘了。”

    听到这里,千晓北的内心苦了苦,她不知道,原来这件事已经在员工之间流传了,现在自己算是在偷听厕所八卦吧。没容她多想,又听见另外一个女人说了起来。

    “我就说她是个野鸡吧,飞上了枝头也做不了凤凰,干的都是些不上台面的事,不会处理,还硬要处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就是,白主管,你说这黎潇到底是看上那女人哪点儿了?明明那么简单的一个事情,居然被她闹得满城风雨。这件事要是交给您来办,保证办的漂漂亮亮的。”

    “那是,我早就说过了,那个女人充其量只是个花架子罢了,没点儿真本事。”

    外面的那个白主管自信的笑着,极尽的嘲讽着千晓北,而千晓北却也想了起来,这个熟悉的声音到底是谁。

    从刚刚那人的话语中她听到了白主管这个词,所以在这个公司看不起她,而且又姓白,还是主管的人只有昨天拦下她,让她离开黎潇的那个女人了。

    千晓北听后是有几分气愤的,不过转念一想,确实是自己把事情搞砸了。那个女人说的也没错,她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想到此处,千晓北不由得叹了口气。

    “谁?谁在里边?居然偷听我们讲话。”

    非常的不巧,千晓北的叹气声被门外的几个人听到了。她们原本也没有检查洗手间中是否还有其他人,就自顾自的谈论起了老板娘的八卦,要是真有人听到她们的谈话,跑到那个女人面前去嚼舌根子,想来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这句话是白歆怡说出来的,她平时的气场就比较强硬,现在说这句话更是有一股凌冽的意味在里边。

    千晓北知道自己被人发现,只能打开了洗手间的门,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虽然她是做错了事情,但是她可不想在自己的敌人面前弱了名头。

    “是我。”

    “切,原来是你,我们说的可都是实话,你可别想到黎潇面前去告我的状。”

    知道偷听的人是千晓北之后白歆怡反而松了一口,在这个公司,她怕的人只有黎潇,只要没人把这些话传到黎潇的耳中,那么一切都很好办。

    “白主管她是谁呀?看着有点眼生,新来的吗?”

    其中一个讨论千晓北的女人,昨天并没有上班,所以并不知道千晓北的身份,现在正拉着白歆怡的衣角好奇的问着。

    没等白歆怡答话,另一个一同讨论的女人就解答了她的疑问。

    “这是我们公司的老板娘,也有可能现在是以后就不是了。”

    那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她既然是白歆怡一边的人,自然是不看好千晓北的。

    “我有名字,我不叫老板娘我叫千晓北。而且,我是不是当你们老板娘,是黎潇说了算,不是你们。”

    虽然千晓北自己是不想当这个老板娘的,但是在外人面前,她还是要硬气起来的,要是被别人给小看了,丢脸可就大发了。

    “原来是老板娘啊,怎么有兴致躲在洗手间听我们八卦呢?”

    最开始问话的那个女人,上下打量着千晓北,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极尽刻薄的。

    “人有三急,不像你们,来洗手间就顾着管闲事。”

    “你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啊,我就说说我的想法。”

    千晓北摊着手一副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看得三人一顿冒火。想要动手,却也硬生生的忍了下来。目前这个女人是准老板娘,她们还不能打她,要是动手后黎潇追究起来就不好办了。

    “你也就只能在我面前逞威风,有本事你把昨天那事情解决好啊,第一天来公司就妄想插手,真是自不量力。”

    白歆怡不想和千晓北多做废话,翻了个白眼之后,便招呼另外两人,示意其跟着走。

    千晓北目送几人离开,心里也是一顿憋屈,就因为自己的一阵心软,惹来了别人的嘲讽,给黎潇引来了不少的损失,现在怕是全国都知道她干的这件事情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千晓北拧开了水龙头的开关,掬起一捧凉意正浓的水,泼到了自己的脸上,顿时一个激灵,浑身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战。

    初春的水凉意正浓。泼到脸上的水,就像一盆冷水泼进了她的心里,她觉得自己以后怕是不会有这么心软的时候了。

    “生活总是会逼着人不断的长大。”

    扯纸巾擦干了脸上的水分之后,她感叹了一声,自己知道那个曾经单纯可欺,同时还心软的千晓北以后怕是不会再出现了。

    等她回到黎潇办公室的时候,心境不同了,脸上的神色也不似之前那般萎糜。

    黎潇一直观察着千晓北的神色,想着她大概是自己想通了,心里不免有几分欣慰,心里自得的想着,看来自己这次教育还是挺成功的。

    两人在办公室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时之间气氛倒也融洽。陈周来通知采访的事情已经安排好时,黎潇才意犹未尽的收拾好了自己的心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