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独宠之黎爷求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泼妇打架
    “陈管家呢?怎么也不把沙发上收拾收拾,乱成这样,怎么让人坐啊。”

    摔了一跤之后的周思柔倒还矫情上了,刚刚还不嫌弃沙发乱的,现在倒嫌弃起来了。说来说去,还是她看不惯千晓北的原因,否则也不会想找事儿。

    “爱坐不坐,还当这是在自己家呀,也不看看这是哪儿。主人家都没发话你倒是先神气上了。”

    一直站在一边作事不关己状的慕静姝开了口。她一向知道自己是个不好应付的,没想到还来了个更加不好应付的,也不知道会不会破坏她今天的计划。

    她觉得现在是得找个机会把这女的给解决掉,否则即便是拿到了那样东西,也不一定能带走。

    “你们坐,我去给你们倒水。”

    这个时候,千晓北反而开始装起了包子,在周思柔推了她之后,居然还上去给两人倒水。

    慕静姝感觉有点奇怪。她了解自己这个闺蜜,她一向不是个喜欢伺候别人的人,今天不但把这里边的管家和佣人都遣走了,现在居然还要给那个难缠的女人倒水,难道她真的发现了什么?

    慕静姝的眼眸一转,顿时心生一计。

    她觉得这种时候就要先下手为强,否则之后就有可能不受她控制了。

    慕静姝拦下了,想去茶水间倒水的千晓北,笑意盈盈的对着千晓北说:“你是主人家要招呼客人,我刚刚看了看,知道在哪儿倒水,我去就行了。”

    千晓北莫名其妙的看了慕静姝一眼,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留下来和这个周思柔待在一起,会是什么后果,这么放心的让她们两个人呆在一起,真的没问题吗?

    “安拉,你坐回去,我来就行了。”

    慕静姝不顾千晓北的反抗把她压回了沙发上,其间忽视了多个周思柔递过来的白眼。现在她是要干大事的人,可不能和这种小家子气的女人计较,要是东西没拿到,苦的可就是她了。

    “还是第一次看见别人抢着要当佣人的。”

    周思柔揉着自己的膝盖阴阳怪气的说着。慕静姝听到后,差点气得一个倒仰,现在大家族的小姐说话都是这么刻薄的吗?什么叫抢着当佣人?

    慕静姝在心底暗暗下了一个决定,然后没有回答周思柔的任何一句话,转身向着茶水间的方向走去。其间还隐晦的摸了一下自己右手边的口袋。

    这个小动作被一直警惕着她的千晓北和周思柔两人看了个分明。

    千晓北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慕静姝怕是要动手了。她在心里猜测了许久,想着估计应该大约八成是要在水里加药的。

    加药的话,按照大部分的电视剧和小说的发展进程来看,肯定是迷药一类的。看来是时候发挥自己的演技了。

    千晓北想到此处,不由得内心有一点小小的激动,脸上露出了一个愉悦的微笑。

    这个小小的微笑,立刻就被周思柔给捕捉到了。在今天之前,她一直认为千晓北只是一个有点小心思的土包子,没想到有些事情看的还挺明白的嘛。那么王浩强的那件事情,她到底有没有插手?

    周思柔低下眼眸,掩饰住她眼底的震惊。她觉得真的是天要亡她,碰上的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善茬。

    她原本还以为自己是处于一个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状态,哪曾想,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看来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小瞧了去。

    千晓北没有想到的是,等到慕静姝端着水出来的时候,两人都还相安无事,心里为周思柔能沉住气而感到惊讶。

    “水来了,我看那个茶水间里边好像有茶叶,我顺手就泡了,没关系吧?”

    周思柔用托盘端着三个由透明色玻璃杯装的嫩绿色液体走了过来。还未把茶水放到各自的面前,千晓北就闻到了一股扑鼻的香气,想着估计是好茶吧。

    “没关系,都是用来喝的嘛。”

    慕静姝把托盘放到茶几上之后,千晓北十分自然的就伸手端了一杯过来,鼻子凑到杯口,开始陶醉的吸起了茶叶的清香之气。

    看到千晓北的举动后,慕静姝在心里一顿鄙视,想着千晓北很是没有见过世面,一副乡巴佬的样子,刚刚那个女人说的是对的。

    “哎呀!”

    “啊!”

    “你干什么啊?我好心好意给你泡茶喝,你居然用水泼我。”

    千晓北从陶醉中回过神来之后看到的就是,头顶冒着白烟儿一脸水渍的慕静姝,正气急败坏的想用手去打周思柔。

    周思柔单手抱胸,另外一只手拿着一个空杯子,里面还冒着袅袅的热气儿。看来刚刚就是她动的手了。

    千晓北心里疑惑着,怎么还没开始这两个人到先闹上了?

    话说这俩人到底认不认识啊。怎么感觉他们认识又好像不认识啊。

    其实慕静姝是不认识周思柔的,而周思柔却通过其他的途径知道慕静姝这个人,对慕静姝也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才会给千晓北一种错误的感觉。

    “这种破烂货也能端给我喝,我的档次还没有这么低。”

    “你,不喝就不喝,把水到人头上就是你的不对了。”

    这个时候,千晓北站出来开始打圆场,她毕竟不是一个喜欢袖手旁观的人,既然这件事情已经发生,那她也是乐见其成的。

    千晓北心底的小人儿扬起了邪恶的笑脸,她就是要把这塘水给搅浑了,让这两个人狗咬狗,好一举拿下,她到要看看这两个人到底在打些什么主意。

    “很抱歉,我一向这样,我的哥哥告诉我,如果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当时就说出来,当然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做出来也行。”

    周思柔摊着自己那白嫩的手。一脸的趾高气昂,她就是这么嚣张,就是料定千晓北和这个慕静姝拿她没办法。要是换一个人,她才不会做这么欠收拾的一件事。

    “你。”

    慕静姝听得火冒三丈,立刻举起了自己那有一厘米长指甲的手,就想着要去把周思柔的脸给抓花。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那种对着别人趾高气昂的人了,更何况这个人刚刚还泼了她一脑袋的茶水。

    周思柔根本就没有料到慕静姝会这么的泼妇,居然一言不合就动手了,完全不给她反应的机会,猝不及防之下脸被慕静姝给抓到了,顿时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千晓北在一旁假装劝着架,其实在暗地里使劲的把慕静姝往周思柔的身上怼,周思柔被压在了沙发的最下边,感觉腰都快断了。

    周思柔哎哟哎哟的开始叫了起来,不时还夹杂着救命二字。

    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在千晓北的帮助下,周思柔吃了很多亏,也一直处于下风,或者说根本就是处于单方面的被打。

    等慕静姝从周思柔的身上下来时,千晓北看着一脸惨相被人蹂躏过度的周思柔,差点崩了她的面瘫脸,她现在真的是非常想放声大笑。

    周思柔的脸上有六七道红痕,最严重的还是要数慕静姝第一次下手弄出的那道伤口现在正向外边不住的流着血,之前还精致的发型,早就被慕静姝给扯成了鸡窝头,领口也被扯开了大半。

    千晓北想她是绝对不会给别人说,领口的衣服是她给扯坏的,早就垂涎那女人胸前的那二两肉了,现在趁乱不占点便宜,什么时候才能摸到啊。

    “你们,呜呜呜呜,我要告诉潇哥哥,你们打我。”

    “我没有,我劝架来着,只不过力气太小了,你也看到了我这么个小身板,是不是。不过谁让你那么弱呢!”

    千晓北抬头望望天花板,看看地板砖儿,一副你被打了活该与我无关的表情,看得周思柔想吐血三升。

    周思柔一瘪嘴就想哭,可是立马牵动了脸上的伤口,疼得面部表情都扭曲了。

    这时她才反应过来,她的脸上也受了伤。伸手试探着摸了一下,再次映入眼帘的就是食指上被染满的鲜血。

    “我,毁,毁容了?”

    周思柔不可置信,她平生最得意的就是长了一张显嫩的脸,现在居然因为那个女人破相了?

    “你活该,是你先动的手,老娘可不是好惹的。”

    慕静姝动了动她的手腕,面上是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虽然妆是花了,但她现在笑得灿烂,竟也有几分出水芙蓉之感。

    千晓北觉得这简直就比电视连续剧都还好看,原本以为会有一场硬仗要打,可是这两个人倒先闹起来了,让她白白的看了一场戏,看样子接下来还有可能爆发一场战争。

    不过几十秒的时间,果然不出千晓北所料,两人又扭打在了一起。

    这次周思柔是豁出去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千晓北并没有参战,战况不再是被单方面的碾压。

    慕静姝也负了伤,两人的情势越发的凄惨,千晓北看也打得差不多了,才跑到门口去叫了两个保镖进来,把她们给拖开。

    可能是发泄够了,两人的心情也都稳定了下来,只是各自都不去看对方,一个个光顾着自己的脸怎么样。

    千晓北看的一顿心塞,只能让那两个保镖把她们提到房间里,让她们去收拾,现在这情况她看着都糟心。

    然而千晓北没有看到的是,被提走的两个人,嘴角不约而同的都泛起了一个得逞的笑。

    而壁柜上的那个粉红色的猪玩偶肚子上却是闪过一丝红光,同时微微往前移动了一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