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独宠之黎爷求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狗血剧
    病房中陷入了良久的寂静,不过最终这寂静还是被人打破。

    “如果我说她可以帮你离开那个人身边呢?”这句话是慕枫说的。

    说完之后,他便慢条斯理的用一只手拔掉了另外一只手背上的针头,千晓北想阻止,但看着他脸上坚定的表情,还是没能把阻止的话说出口。

    “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话。”离开他是那么容易的事吗?

    “别人我不知道,但姐姐的话一定能做到的。”

    千晓北听慕枫的话语中,居然带着莫名的自信,不由得有些疑惑。

    “你为什么这么笃定。”一个没权没势的人怎么帮她从黎潇的身边逃开?

    病床上的慕枫仔细的观察着自己手背上的青筋,脸上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不知道吧,其实她不是我的亲姐姐。”这句话说得又轻又无奈。

    “然后呢?你不会说她是流落民间的公主吧。”这世界上的事还能再玄幻一点吗?这种狗血的事也能被她遇上?

    听到千晓北的话,慕枫有些意外的抬起眼来,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千晓北,他以为千晓北是知道了什么,可是看她脸上戏谑的表情就知道,大约是讽刺的意思居多。

    “不错,其实姐姐是顾氏集团的大小姐,你知道顾氏吧,那个掌握着B国经济命脉之一的家族。”

    到慕枫的话后,千晓北一阵目瞪口呆,没想到刚刚吐槽的居然是真的,那慕静姝的命运可有点惨啊。

    “你这么说是真的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还是目前只是一个猜想,她真的可以帮助到我吗?”

    “昨天顾家的顾思安已经找上了我们,还做了亲子鉴定,不会错的,姐姐就是顾家的人。”

    “呵呵,就算如此那她怎么把我从黎潇身边给弄走,这里不是她的主场,而且她也才被认回去一天,根本就没有一点势力可以用。”

    即便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千晓北也是不太相信慕枫,就算慕静姝是那一家的女儿又怎样?她目前没有一点根基,怎么帮她逃走?

    更何况两人之间的身份已经相差这么多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当朋友?他不觉得很可笑吗?

    “更何况,你觉得她这种身份的人,还需要我这个朋友吗?”

    听到这话后,慕枫却是淡定的摇着头。是他对于慕静姝是顾家大小姐,这件事情也是存有疑惑的。

    他们姐弟三人长得都挺像的,一看就是一家人,可是那个找上门来的男人带着慕静姝去做了亲子鉴定,带回来的却是截然不同的答案,他觉得这件事情另有蹊跷,所以才想给慕静姝留一条后路。

    “我之前也说了,我这个姐姐傻,这件事情我也觉得不靠谱,可是她一心想着过人上人的生活,完全不听我的劝,我也没办法。”

    千晓北想了想,然后说道:“你的意思是,其实你和你姐姐是亲姐弟的关系,但是因为那个男人找上门来说她是那一家人的亲生女儿,然后你姐姐也乐意被他骗,所以你怕你姐姐有什么三长两短,所以找我给她留条后路?”

    “万一别人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呢,只是单纯的想找一个替身,然后养一个闲人呢?”

    “这句话说出来,你自己相信吗?”

    “不信。”

    “自己都不信,还有什么好说服我的。”

    “觉得这事儿靠谱吗?我现在都自身难保,我怎么照顾好你姐姐。”

    “我是想让你万一到时候姐姐发生了什么事,你多照顾她一点,看在我的面子上。”

    虽然有些弄不懂她和慕枫这段对话在鬼扯什么,但她看着慕枫一脸恳求的样子,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答应下来。

    反正现在她是急需有人帮助他逃出这个鬼地方的,到时候慕静姝要真出了个什么事儿,能帮就帮,不能帮她也没办法。

    “行吧,我需要她尽快帮助我。”

    听到千晓北的话,和慕枫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然后便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一滩黑血吐在了洁白的被子上。

    千晓北被他这反应吓了一跳,赶紧从旁边递了几张纸过去。

    “你不会就这么死了吧。”看情况是挺严重的,都吐黑血,应该是离死不远了。

    “是啊,我快死了,以后姐姐就交给你了。”慕枫用纸擦掉嘴上的血,然后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千晓北,他希望自己这个决定不是错误的,否则姐姐一个人生活在这世上该有多孤单。

    “你刚刚要是不拔针头的话,说不定会多活一些时候。”

    “多活一些时候又怎样?不过是加重姐姐的负担,早点解脱也好。”

    “你倒是会关心人。”

    千晓北随手拿起慕枫病床旁的一枝百合花把玩了起来,漫不经心的说着,既然该聊的话题都聊了,那么她也就应该放松下来了。

    房间中再次陷入了寂静,不过下一秒,慕静姝推门而入,看到那被子上的一滩血迹之后,立刻奔了过来。

    “小枫,你怎么了?你怎么又吐血了?你别吓我。”慕静姝上下打量着慕枫,用手颤抖的抚摸着他的脸,语气中有着显而易见的惊慌和害怕。

    突然发现慕枫手背上的针头已被拔掉,立刻尖叫一声。

    “小枫,你不要命了,怎么把它拔掉了。”

    说完就想把那针头插回慕枫的手背上,但却被慕枫给阻止了。

    “姐没事的,早点走也好。该交代的我也交代了,能当你的弟弟,我觉得很幸福,我现在不能拖累你,你就让我任性一次吧。”

    “不,小枫,你不能这么说,你没有拖累我,你不是我的拖累,小枫乖,让姐姐给你把针头插回去好吗?”

    “姐,别难过。其实人从一出生就开始走向了死亡,只是我的这条路比别人短而已现在对于我来说,死才是解脱,你也不想我每天这样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吧,更何况我本来就没有多少时间可活了。”

    慕枫虚弱的笑了笑,又吐出了一口血,因为把抑制他病情恶化的药水停掉的关系,他现在生命已经走到了末尾。

    千晓北就这样站在一旁,手里拿着一朵开得繁盛的百合静静地看着,口中不断涌出鲜血的慕枫,还有在另一边哭得肝肠寸断的慕静姝,内心毫无波动。

    不久后,慕枫口中的血止住了,可他的生命也同样的静止在了那一刻。慕静姝呆愣了两秒,转而哭得更大声了。

    千晓北听着,那哭声有些烦躁,把百合花放在了慕枫的枕边,丢下一句节哀,打开门后就离开了。

    即便是走了很远,她都还能听到从身后传来的那悲怆的哭声。

    千晓北停下了前进的脚步,面露沉思,跟在她身后的保镖有些不解,其中一人走上前来问道:“千小姐,有什么需要我们去做的吗?”

    千晓北抬眼看着这个戴着黑墨镜的高大男人,展颜一笑道:“我需要你们离我远点。”

    话音刚落,果然传来了预料之中的回答:“抱歉,千小姐,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听您的。”

    那个男人脑子里还盘旋着之前那几批来当千晓北保镖的人的下场,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他可不想回去时被黎潇丢到那个地方去。

    “那走吧,陪我去买点儿东西。”千晓北想去买一些家居用品,因为昨天她接到老妈的电话,说她已经和千耘涛协议离婚了,正带着自己的一小堆东西住在宾馆里。

    千晓北听到这这个消息,当时就哭了,她还以为他们两人已经逃过了离婚的下场,没想到还是分道扬镳了。

    千晓北到了商场以后在那里碰到了,老早就等着她的老妈,屁颠颠儿的冲了上去,一把抱住她闷闷的说:“妈你还好吗?”

    朱正梅看着千晓北带着乌泱乌泱的人向她冲来,也是有些好笑的,看来那个男人对自家女儿还是不错的,出门都还派保镖保护。

    “没事我很好。”就是早上起来之后浑身酸痛,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朱正梅至今都不知道自己有精神分裂,而她的另外一个人格晚上还出来活动这件事,千耘涛和她离婚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自从那天千耘涛带着朱正梅去医院检查之后,出来的检验报告就是说她有严重的精神分裂,而且人格还是比较危险的一种。

    千耘涛当时就被吓到了,回去之后就给朱正梅提了离婚,他也没敢给朱正梅说他为什么要离婚,只是谎称他对不起她,所以才想要离婚。

    他如此的小心翼翼,就是怕一个不小心把另外一个人格给勾出来了。要是那个人格把他给弄死了怎么办?精神病杀人是不坐牢的呀。

    起初的几天朱正梅自然是不答应的,而且晚上她的另外一个人格还老是跑到千耘涛的房间里和他谈人生,吓的他都快精神分裂了。

    忍受了几天的折磨之后,他终于是把朱正梅给拖到了民政局,然后在他的劝说之下朱正梅不情不愿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千耘涛终于如愿以偿的离了婚,当天就给朱正梅把东西打包好,然后把她给轰了出去。

    同时还打包好自己的行李,美名其曰,要来一场单身之旅,其实是想出去躲一下,怕那个人格晚上跑到家里来把他给弄死。

    千晓北和朱正梅两人逛了接近两个小时的街时间就逼近12点了,两人吃过饭后,千晓北就带着的一群人开始给自家老妈物色房子。

    她现在手里的钱不够,也只能租上一套暂时让老妈住着,等她以后有钱了就买一套大房子,让老妈住进去享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