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时光匆匆,半年一扫而过。

    顾天一自那天从病房中消失后就再没出现过,千晓北想要找回家人的愿望也落了空。

    就这样,认知一片空白的她赖上了照顾她的颂朗,两人经过这段时间的发展,也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两个月前千晓北的伤全都好了之后,颂朗为她在镇里找了一份宣传栏负责人的工作。

    每天主要负责的就是写写画画,还有把当天的报纸剪下来,贴在布告栏上。

    她按照自己的想法,每天都把稍微有意思的新闻剪下来贴在布告栏上,旁边还发表着自己的评价。

    没想到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反响还挺好,所以她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如此,简直悠闲到无话可说。

    “千晓北,还在睡觉!该上班了,快起来。”

    目前千晓北居住的是颂朗给她租的一套房子。怎么说呢,应该算是镇里最豪华的别墅了吧。

    至于这个时候颂朗,为什么可以进门?

    当然是因为千晓北有把钥匙给他咯。

    自从千晓北失忆后,她就发现自己的记忆力正在退化,时不时的就忘这忘那。

    钥匙丢了好几次,每次开门都非常痛苦,所以干脆把备份钥匙给了颂朗到时候找不到钥匙了,还可以问他要,她也就不用那么苦逼的去翻窗子了。

    现在正值盛夏之时。千晓北所睡的床上早就已经铺好了凉席。在上面睡着的人,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的缘故,脸上印着大大的凉席印子。

    感觉有点痒,她伸手去挠脸,却被凹凸不平的脸给吓了一跳,昏沉的意思瞬间回笼。

    她一把推开正站在床前,满脸无语的颂朗,冲到了镜子前,发现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印子之后,长长的舒了口气。

    “吓死我了,还以为毁容了。”

    说完之后,还上下打量着自己。在发现自身完好无损,而且一场完美的时候,十分自然的把眼角的眼屎给弄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千晓北看着突然出现在她家的颂朗有些迷糊,正常来说,一个男人平常都不会这样贸然闯进她家的。

    “还我怎么来了,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啊,十点多了,你知不知道你八点就要上班啊。说吧昨晚干什么去了?”

    说完之后颂朗就一副抱胸状,斜斜的靠在了窗台上,等着千晓北解释。

    一说到上班,千晓北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说:“我昨晚找今天要用的素材去了,就稍微睡的有点晚。”

    “你骗鬼呢,你每天的素材都是报纸,报纸第二天才会出,你晚上找素材,你当我傻?”

    “呵呵,没想到啊,一切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看着千晓北那故作羞涩的卷着她那过肩的头发,颂朗有些无语,头疼的抚了抚额,走到她身边后说:

    “你快去洗漱吧,今天的任务都还没完成,得赶紧去上班,虽然你的工作自由,可也不能这么懈怠呀。”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千晓北往外推,把她推到洗手间里后,还贴心的帮她打开了灯,同时还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中途千晓北虽然在咿咿呀呀的反抗着,不过也就做做样子,力度根本就不大。

    被推进洗手间后的她,也只是瘪了瘪嘴,迅速的开始洗漱了起来。

    等千晓北洗漱完后化好妆,已经是接近11点了,颂朗不耐烦的把她推上了自己的车,火急火燎的就把她送到了镇里的宣传部。

    要说这宣传部的位置离颂朗的医院也很近,他医院的办公室,往外一看就能看到那里。

    每天千晓北在那里写写画画的时候,他都能看见,今天就是因为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他才去她家的。

    就生怕她出个什么意外,毕竟也只是个外来人,在这里除了和他熟一些以外,其他的人都不待见她,他不关心一下,还能有谁关心。

    下车后,千晓北规规矩矩的给颂朗做了个再见的手势。那身形看着乖巧安静,可颂朗知道这是个不安分的主。

    前段时间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模糊,好奇劲儿特别大,镇上几乎能说上话的,都被她烦了一遍。

    颂朗也是拿她没办法,可能失忆的人都这样吧,他摇了摇头,发动了车子,使向自己工作的方向。

    他也是翘班出来的,虽然医院并没有病人,但他也不好这么明目张胆的玩忽职守。

    千晓北看着消失在自己视野中的车后瘪了瘪嘴,然后看着身旁的这块宣传栏。

    她走上前去仔细看了看,把粘在上面的报纸都撕了下来,揉成一团后,拿在手上向着屋子里走去。

    刚进办公室就听见一个人说话了,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还是那个熟悉的配方,她听了接近两个月了。

    “哟,小祖宗,终于来上班了,真当这里是你家开的呀,这么自由。”

    说话的这人名叫刘文殊,是这个宣传部的老大,当初颂朗找关系塞千晓北进来的时候就是通过他。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初见面的时候,那么好说话的一个人在千晓北进了他的势力范围后,就变得这么的怪模怪样。

    “刘部长,今天是我的不是,可之前我也没有迟到过,也没早退,你这话说得就有失公允了。”

    “公允,那是什么?我在这里我就是王法,我说的话那就是真理。还有我不姓刘,是刘文,记住了吗?真是土包子。”

    刘文姝向天妖娆的翻了个白眼,用手点了点千晓北的鼻子,然后转过身来,轻飘飘的走了。

    千晓北却是快被这个动作给恶心到吐了,一大男人这么gay里gay气的,真的好吗?

    她现在十分特别非常的怀疑,这刘文殊对她改变态度是因为看上了颂朗,否则怎么可能这么看不上她。

    千晓北环视了一下办公室,发现周围皆是一群支着耳朵看好戏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世界果然对她这个失忆的人是不友好的。

    把包放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后,她拿起报纸就到了门外。要不是为了还颂朗的垫付的医药费,她才不会来这么个糟心的地方。

    千晓北正在宣传栏上写写画画,时不时低头看看手上的报纸思索一番,一辆车就这样在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从身旁悄然滑过。

    车上的人看着那熟悉的侧脸有些愕然,下一秒便否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我要把那新房子……”

    千晓北一边哼唱着歌儿,一边在宣传栏上写写画画,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就完成了今天的任务。

    看着自己新出炉的作品,她从兜里美美的摸出了手机,记录下来这一美妙的时刻。

    她咧嘴笑了一下,抹了一把满头的汗水就想上办公室里走,转过身却被突然出现的两个黑影给吓到了。

    “呀!你们谁呀?吓死我了。”

    千晓北一蹦三步远,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两个戴着黑色墨镜,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

    刚刚太过于专心,也不知道这两人在这里站了多久,而且他们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您好,请问是千晓北吗?”

    千晓北一愣:哎,找我的,知道我名字,谁呀?

    她瞪大眼睛点了点头,心里冒出了一个想法,不禁有些雀跃和兴奋起来。

    “千小姐,我们小姐想见你。”

    “你们家小姐是谁?以前认识我吗?”千晓北此刻激动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她希冀着眼前的两人可以给她准确的答复,可是换来的却是两人久久的默默无言。

    她惊疑不定的看了两人半晌,最后还是答应了。

    “好吧,我跟你们去见她。”

    之后千晓北就被这两人领到了镇里唯一一家宾馆门前。

    看着以前脏乱差的宾馆,现在变得整洁无比一切都井井有条,连门前的落叶都清扫得干干净净,不由得在心中啧舌。

    也不知道是哪个大人物住进了这里。

    千晓北一边腹诽着,一边跟着两人穿过二楼的走廊来到了茶楼区域。

    发现里边的装扮也焕然一新,内心不由得有些羡慕,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过上这样的生活。

    就在她欣赏着眼前装饰的时候,一个幽幽的女声传入了她的耳中。

    “千晓北,好久不见。”

    千晓北听见有人在喊她的名字转过头来,看见的却是一张熟悉的脸。

    “顾静姝!”天哪,她居然在这里看见了那个顾家的大小姐,难道她要来见的人就是她,而她和她以前认识,那自己以前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这半年来你就是躲在这里的?”

    “你怎么剪短发了?”不是说短发很丑,还发誓一辈子都不会剪短发的吗?

    慕静姝目光幽深的看着千晓北的方向,那及肩的短发让她一时之间有些恍然,好像回到了当年两人还在读初中的时候,那时学校规定所有女生都得剪短发,所以那三年是她唯一见过千晓北短发样子的时候。

    千晓北听到慕静姝的话后,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她身前。

    “原来你真的认识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