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独宠之黎爷求妻 > 第四章 另有目的
    “你是为了那个而来。”听到这话,颂朗完全确定了慕静姝来这里的目的,只是她为什么要找上千晓北?这一点是他目前所想不通的。

    此时慕静姝也从坐着的椅子上起身,不急不徐的走向颂朗这边。

    然后在颂朗身前站定,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便道:

    “怎么样,考虑一下把那样东西给我们,我这次来是很有诚意的。”

    颂朗上下打量了一下慕静姝,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转过身来把手中的饭盒递到了千晓北手上对着她说:

    “小北,你先回去把饭吃了,我们有点事要谈。”

    千晓北呆呆的接过了饭盒,目光游移在两人之间,看着脸上带着微笑的慕静姝和一脸严肃的颂朗,最后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当千晓北的身影消失后,慕静姝才开始了她的话题。

    “新型的肾上腺素你到底打算自己留多久。”

    慕静姝这句话说的是相当淡定,只是脸上却不复刚才在千晓北眼前的那副做派,完完全全的是个女王范。

    为的就是要在颂朗面前摆个架子,让他知道自己的地位,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然后作出正确的选择。

    “我要老师的那样东西,你们只要把它给我,我就把肾上腺素给你们。”

    颂朗却是不为所动,一副你不把东西给我,我就不会把东西给你的模样。

    慕静姝脸上听到这话后,『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颂朗,你这句话说的就不对了,肾上腺素是顾老让你交给我们的,你却拿这个来要挟我们,让我们把东西给你,不觉得这是小人行径吗?”

    颂朗听到这话后语塞了一下,脸『色』微变,但立即又缓了过来。

    “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不起恩师,但我必须要那样东西,否则你们休想拿到它。”

    “哦是吗?态度这么坚决。那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咱们谁先坚持不下去?只是我听说你父亲好像不行了,我想只要他死了,你就不会想要那样东西了吧。”

    慕静姝面带笑容的看着颂朗一脸的无奈,就好像是一个母亲在说一个不听话的孩子一般。

    “你休想动我爸一根毫『毛』,要是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东西我立马毁掉。”

    听到这句话,颂朗立刻就炸了,都拿父亲当面威胁他了,他要还不没点表示的话,不就落了下乘,更何况他也不能让这人对他爸动手脚。

    “呵呵,东西毁了,我们可以再研制,可是你爸死了可就救不回来了,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说完这句话后慕静姝就站了起来,她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理了理坐皱的裙摆,然后招呼着自己的一众保镖,施施然的向外走去。

    原来的位置上只留下了一个陷入沉思的颂朗,面『色』青白交加。

    出现这一幕,也就不得不提一下颂朗的背景了。

    颂朗,出生于临山镇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分居,而他在九年前考上了b市最好的医科大学。

    非常幸运的是,一进入大学就成为了顾老爷子的关门弟子。

    说起来顾老爷子其实一生也很是坎坷,收的多位弟子都不明不白的先后逝世,目前也就剩了颂朗一个,所以有什么研究,都带着他一起做。

    所以到颂朗读研二的时候,顾老爷子一直研究的新型肾上腺素终于有了好的发展。

    刚拿到实验结果,还没来得及通知顾家,顾老爷子就兴奋得撅过去了。

    当他再次醒来时,就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如回光返照一般,迅速交代了自己的后事,还把重要的肾上腺素的资料和样本交到了颂朗的手中,托付他带去顾家也算是研究了这么多年的一个交代。

    颂朗处理好顾老爷子的后事后,怀着悲痛的心情就想踏上去往b国的飞机。

    然而就是这么巧的,在他要上飞机之前,他妈妈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是他爸被检查出患有普洛提斯综合症。

    这普洛提斯综合症就是一种复杂的赘生『性』疾病,主要的特征包括了大头、颅骨增生、长骨变形、肢体膨大等。

    而颂爸就是因为肢体膨大,才发现了不对,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现在有技术可以对长出的部分进行切除治疗,但需要一样『药』品来阻断神经元的传导,而这样『药』品却恰好是顾家持有,国内根本找不到。

    颂母并不知道顾老早在几天前就已经逝世,打电话还想让儿子求顾老把那样『药』品给带回来,颂朗自然是什么都没有说,默默的应承了下来,想等到了顾家用肾上腺素来交换。

    毕竟对于顾家来说,阻断神经元的『药』品只用给一次,却能换来毫无副作用的肾上腺素,何乐而不为?

    只是事实上,并不如他预料那般。那时正式顾思安和顾清风两人挣的热火朝天的时候。

    而他找上的人又恰好是顾思安这个想从中搞破坏的人,那时没有战争爆发,所以没有副作用的肾上腺素并不是稀缺品,

    毕竟一般有副作用的肾上腺素,就已经能够保命了。

    所以他一口拒绝了颂朗的要求。

    颂朗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回国,看着在病床上已经起不来的父亲,他心中满是愧疚,他在心中暗恨自己的无能,原本要在大城市留下来工作的他,黯然的回到了临山镇肩负起了照顾父亲的责任。

    虽然顾家的人过分,但他还是想用肾上腺素来换的那种神经阻断剂,只是别人迟迟不找上他,他也不好自己再送上门去。

    只是这次那边人已经找过来了,却并没有要松口的意思。

    他不禁在心中天人交战着,他不知道到底是给还是不给。

    其实说实话,这两年是战『乱』时期,他完全有理由把这个研究成果占为己有,自己公布出去然后从中牟利。

    想来国家也会帮他搞到那种神经元阻断剂的,但是他不想白白霸占自己恩师的功劳,才会心心念念的想着顾家那边松口。

    而顾家那边就是咬定了他的这个正人君子般的态度,才死死不松口的。

    而这次慕静姝过来找颂朗,就是因为顾思安和男主达成了协定。

    顾家把新型的肾上腺素提供给男主,而男主凭着这种新型肾上腺素可以迅速的占领市场。

    这对c国有很大的贡献,毕竟在战场上有一支完全没副作用的肾上腺素,就相当于多了一个强力的战力,谁不想要?

    或许更多的人可以凭着这支肾上腺素,从战争中活下来,等他好之后又可以投入到新的战争中。

    而男主需要给顾思安的,就是在争夺家主之位的这条道路上给予他帮助。

    至于这次为什么让慕静姝来,而不是顾清风亲自过来,那是因为他觉得不能在一个年轻人面前掉面子。

    更何况派个女人去好办事,说不定人家贪恋美『色』,一时激动就答应了呢。

    而那个神经元阻断剂,其实并不是顾思安不想给,而是顾家现在也没有这种『药』品。

    那种『药』早在20年前的一场大祸之中,被人销毁得一干二净。

    就算他答应了给他,也不过是出尔反尔罢了。

    千晓北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吃着颂朗准备的午餐,周围一群人对她指指点点,她也不在乎,一副完全被碗中食物所吸引的样子。

    “砰砰砰。”桌子被人砸的阵阵作响,千晓北往嘴里塞了一个肉丸子,不满的抬头看是哪个不要命的敢在吃饭的时候打扰她。

    入眼的就是那个gay里gay气的部长。

    “有事儿?”他的嘴里塞满食物,说话时还有两颗肉末,经受不住摧残,从她的口中蹦了出来。

    她下意识的捂了捂嘴,而那个gay里gay气的部长去嫌恶的往后退了几步。

    “千晓北,我警告过你多少回了,让你不要在办公室里吃午饭,我很受不了办公室里有这种气味,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

    千晓北听到这话后在心中腹诽,老娘想在哪吃就在哪吃,午饭时间还不让人吃饭了,怎么着?

    “没有耳旁风,我都听进去了的。”

    说完这句话,千晓北又塞了一口饭到嘴里,一脸无辜的看着刘文殊。

    还别说这吧唧嘴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这是刘文殊此刻脑海中的想法,但下一刻他的鼻子闻到了那种难闻的气味后,这种想法顿时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怒吼一声:“千晓北,你别给我得寸进尺……”

    “谁得寸进尺?”

    这个声音一响起,刘文殊的身形就一僵,他悻悻的转过头来,看着站在身后的人说:

    “颂朗你怎么来啦。”

    “我不来,怎么知道你是这么对我送来的人的?”

    此刻颂朗的心情异常不好,再加上听到刚刚刘文殊的怒吼声,心情更加的躁郁。现在他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快要抑制不住了。

    千晓北见此情景也发现了颂朗都不对,立刻冲到了他身边,往他嘴里塞了一个肉丸子说:

    “不生气,不生气,来吃点东西。”然后还努力的给刘文殊使眼『色』,让他暂时回避。

    可这个gay男看见心仪的人就迈不了腿,根本就不顾及千晓北此刻正在救他命的行径。

    他挑衅的回看了千晓北一眼后,走到了颂朗的身边。

    “颂朗,这都是误会我没……”

    “啊!”

    一只拳头就这么毫无预警的砸到了他脸上。刘文殊痛得嗷嗷直叫,颂朗却并未停手,对他拳脚相向。

    反应过来的众人也冲上前来,阻止这场单方面的碾压。

    千晓北虽然劝着颂朗,但在此期间偷偷的踹了gay男几脚。

    之后心情顿时舒畅了不少,感觉饭都能多吃两碗。

    ------题外话------

    二更送上,群么么哒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