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是谁?

    为什么感觉这么熟悉?

    难道是之前认识的人?

    对了,他是黎潇,我之前在新闻上看过的。

    可为什么看见真正的他,我的心感觉好痛好痛。

    千晓北捂着头靠在墙角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她脑海中一直回『荡』着一个人的身影,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就向着那个人的方向走去,可她的内心却告诉她,那不是她该去的地方。

    千晓北几经挣扎,最终敌不过身心俱疲。险险的往地上倒去,还未碰到地面就被一个身影给接住了。

    身影抱起千晓北就是一顿狂奔,穿过一条小巷后,迅速的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而跟过来的男人看着没有一丝人气的小巷陷入了怀疑。

    他刚刚看到了千晓北的脸,难道她真的在?果然,那个人真的没有骗他。

    黎潇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雀跃,整个人都散发出了一种夺目的光彩,而跟他一起来的人也陷入了沉思。

    自那场地震之后黎潇就郁郁寡欢,到底是什么能让他出现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难道是那场事件的主角?

    不可能啊,不是说她已经死了吗,难道这其中另有隐情?

    “黎潇?潇哥?黎爷?”

    “什么事?”

    “你怎么了?看什么呢。”

    “没看什么?”

    “是吗?”问话的人有几分怀疑,顺着他之前看过去的目光看去,发现什么都没有,也不得不相信和他所说的。

    “话说你为什么要来这么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好多蚊子啊,要不是和铃让我跟着你,我才不来呢。平白遭了这么多罪,痒死了。”

    “杨翌,我说过你不用跟着我的。”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就是,你自己要跟来的你遭罪与我何干?

    “黎潇,你可不能这么飘,不要以为女神不在就可以欺负我。”

    这个小气的男人绝对是在吃醋,因为以前女神挪了不少时间陪他的关系,现在女神不在了就把脾气发到他身上。

    黎潇听到杨翌的话后只是斜斜的睨了他一眼,然后淡淡的说:“就算她在,我欺负你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额……”好像真的是这样哎。

    妈蛋,为什么我老被人欺负?我长得一副被人很好欺负的样子吗?

    一时之间,杨翌陷入了对自己容貌的深深怀疑之中,连黎潇什么时候消失在他的视线都没有察觉。

    旁边的另一人推了推他的肩膀道:“唉,走了。”

    立刻回过神来的杨翌连忙点点头,就想去追黎潇,却被接下来的这句话,伤得体无完肤。

    “其实,你这个小受模样是个人都想欺负。”那人说完就转身向着黎潇的方向走去,完全不给呆愣在原地的杨翌一点反应的时间。

    “我……艹,周思淼,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谁像个小受,明明你更像好不好?”

    杨翌不依不饶的跟在周思淼的身后。张牙舞爪的比划着,结果连别人一点的情绪都没有挑动,最后无奈的败下阵来,蔫嗒嗒的跟在其身后没了兴致。

    “咯吱……”

    房门轻响一声,被人从外推开,千晓北从自己的床上悠悠的醒来。

    这是哪里?我现在在哪儿?我记得我是在街上看到了一个男人,然后就晕倒了,是谁把我送回来的,难道是颂朗?

    如果不是颂朗,那是谁?

    “你醒了。”

    “吓死人了!”千晓北正在yy一段晕倒后偶遇王子的戏码,没想到却被人贸然的给打断了,回过神来时看着眼前这张陌生的脸,顿时惊惧的缩到了床的角落。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虽然不认识这个人,可他长得似乎有些面熟啊,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千晓北在心中想着,脸上也不由自主的带出了疑『惑』的表情。

    那人听到后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说我只是半年没出现而已,你就把我忘了,我是你叔叔啊。”

    “叔叔?”千晓北喃喃的重复了两声突然就指着那人道。

    “你就是那个在医院出现了一次后,就再也没『露』面的那个自称我叔叔的怪人。”

    “我不是怪人,我……”只是被一些事情绊住了而已。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你是骗子。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你给我出去。”

    千晓北知道这个人对她无害之后,顿时就暴起,抄起手边的枕头就向着顾天一扔去。

    顾天一险险的,躲过了千晓北丢过来的暗器,张口想继续解释。然而迎面就是一床大大的棉被从头罩到脚,眼前立马就黑了下来。

    他心中顿感不好,感觉自己要遭殃,迅速的向下蹲去。

    这一蹲下去刚好千晓北的脚也到了地方,一只脚和一个脑袋就隔了一个棉被这么厚的距离。

    顾天一受力向后倒去,疼得是龇牙咧嘴,心中却不免庆幸,幸好是脑袋要是这撩阴腿踢到其他地方可就遭殃了。

    千晓北见人倒在地上,立刻紧追不舍的蹦了过去,骑在顾天一的身上就开始大打出手,嘴里还嚷嚷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叫骂语句。

    起初顾天一还想反抗,可之后发现千晓北隔着棉被打他就跟搔痒似的,索『性』也就任她去了。

    等到千晓北打累了,从其身上起来在一旁得意的哼哼时,顾天一才从棉被中爬出来。

    “闹够了吗?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够了,你说吧。”

    千晓北见顾天一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不由得收起了打闹的心思,点点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之前的事我就不解释了,现在我只能说你的处境非常危险,这里不能再待了。”

    肯定不能再呆了呀,黎潇都出现了,要是『露』馅了又让这对兄妹凑到一起,那不……哎…真的是一言难尽啊,到时候还真不知道要搞出什么妖蛾子来。

    “等等,为什么会有危险?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说我有危险,一个说外边有危险让我待在这里,一个说这里有危险,让我挪地方,我该听谁的?是不是这个世界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

    说着说着,千晓北的声音突然就开始哽咽起来,这是极力想忍住哭声才有的做派。

    顾天一也是被千晓北的反应弄弄蒙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就要哭了?我刚刚说错了什么吗?

    “那个不是嫌弃你的意思,是这里很危险,如果再待下去,你死了想想你妈怎么办?”

    “我妈,你还知道我妈?你当初怎么没给我说我妈有病。”害得妈妈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她都不知道!

    “她的病给你说了又没用,何必呢?当时你不脑子也有病吗?难道让我放任你们两个脑子有病的人在一起?”

    就算说了又怎么样,她当时才失忆,什么都不知道,突然知道妈妈有病,还是个神经病,还不知道谁照顾谁呢。她现在也不可能过得这么逍遥。

    “你脑子才有病呢,我那叫受伤好不好?”

    “失忆症也叫病。”

    “你……”千晓北失忆以来首次被人噎得毫无还口之力,不禁有些挫败的耷拉着脑袋,而眼中的泪水也早就被气回去了。

    “行了,别垂头丧气了,你妈那边我有派人去照顾你也别担心,只是现在最要紧的是你,这里真的不能呆了。如果可以你现在就去收拾东西,我们一会儿就走。”

    要是可以,现在立刻马上就走,被黎潇碰上可就又没回旋的余地了,陷入爱河的男女真的是难以理解的。

    “有必要这么急吗?不走会怎么样?”

    “会怎样?大约会被囚禁,然后遭受难以想象的折磨吧。”顾天一思索了一下,把之前黎潇所做的行径,简要概括的告诉了千晓北。

    千晓北听到这话后却是一脸黑线,心中不免吐槽道:我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怎么到处都有危险,难道是间谍?还是某个秘密组织的首领?

    不得不说,千晓北的这番猜测距离自己的真实身份也八九不离十了,只是她现在完全没有想过这些都是真的罢了。

    “怎么样?到底走不走?”

    顾天一见千晓北愣在那里半天不说话,心里跟猫抓似的,就怕千晓北死犟着不走。

    幸好这次千晓北十分顺溜的转过了弯,一口答应道:“走。”

    走啊,必须得走啊,都说留下来会被囚禁和遭受难以忍受的折磨了,还留在这里干嘛?找虐吗?

    “行,既然如此,你去收拾东西,我去安排。”说完这句话后,顾天一就雷厉风行般的离开了。

    她也开始有模有样的打包起行李来。

    不多时,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千晓北奔过去一看是一条短信。

    “晚上一起吃饭?”短信的备注是颂朗。

    看到这条短信,千晓北也终于想起了一件事情,她就这样和别人走了那要怎么和颂朗解释?

    要不要直接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呢,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啊!

    难道和他说自己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现在立刻马上就要出门,让他不用送了。是个人都会觉得这很奇怪的吧。

    “哎呀……”

    千晓北烦躁的叫嚷了几声,最后把手机丢回沙发上,索『性』不去想这个事情,就让它这么顺其自然吧。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