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三体 > 59 第59章 面壁者(2)
    “老张啊,这说起来挺可笑的,我现在倒是向你看齐了,不关心那些个不着边儿的事儿,你信不信,我已经半个月没看新闻了。我以前关心大事,是因为人类可以对这些事产生影响,可以决定它们的结果,但现在这事儿,谁都没有回天之力,自寻烦恼干什么。”

    “那也不能不关心啊,四百年后人就没了!”

    “哼,四十多年后你我就没了。”

    “那我们都断子绝孙吗?”

    “我这方面的观念没你那么重,儿子在美国成家却不想要孩子,我也觉得没什么。至于你张家,不还能延续十几代吗?知足吧。”

    张援朝盯着杨晋文看了几秒钟,然后看看挂钟,打开了电视机,新闻频道正在播送整点新闻:

    美联社报道:本月29日美国东部时间18点30分,美国国家战略导弹防御系统(NMD)成功地进行了一次摧毁在近地轨道低维展开的智子的试验演习,这是NMD系统将拦截方向转向太空后进行的第三次试验,靶标是去年十月从国际空间站废弃的反射膜。行星防御理事会(PDC)发言人称,带有核弹头的拦截器成功地摧毁了靶标。靶标的面积约为三千平方米,也就是说,在三维展开的智子远未达到足够的面积,以形成对地面人类目标具有威胁的反射镜之前,NMD系统就有把握将其摧毁……

    “尽干些没意义的事,智子不会展开了……”杨晋文边说边从老张手里拿遥控器,“换到体育台,可能正在重播欧洲杯半决赛,昨晚我在沙发上睡过去了……”

    “回你家看去。”张援朝紧抓着遥控器没给他,接着看下一条新闻:

    经**负责贾维彬院士治疗的主治医生证实,贾院士的死因是血液肿瘤,即白血病,直接致死原因是病变晚期引发的大出血和器官衰竭,不存在任何异常因素。贾维彬是着名超导专家,曾在常温超导材料领域做出过重大贡献,于本月10日去世。之后社会上出现的贾维彬是死于智子攻击的说法纯属谣传。另据报道,卫生部发言人已经证实,另外几例被传为智子攻击的死亡案例也均是常规疾病和事故所致。为此,本台记者采访了着名物理学家丁仪。

    记者:您对目前社会上出现的对智子的恐慌有什么看法?

    丁仪:这都是由于缺乏物理学常识造成的。政府和科学界有关人士曾经多次在正式场合作出解释和澄清:智子只是一个微观粒子,虽然拥有很高智能,但由于其微观尺度,对于宏观世界的作用是十分有限的,它对人类的主要威胁就是在高能物理试验中制造错误和混乱的结果,以及通过量子感应网络监视地球世界。处于微观状态下的智子不可能杀人,也不可能进行其他攻击行动,智子要想对宏观世界产生更大的作用,只有在低维展开状态下才能进行,即使如此,这种作用也是十分有限的,因为低维展开至宏观尺度的智子本身是十分脆弱的。在人类已经建立防御系统的今天,它不可能有这种行为,否则只是提供了人类消灭它的极好机会。我认为,主流媒体应该向公众加强这方面的科普宣传,以消除这种没有科学根据的恐慌。

    ……

    张援朝听到客厅有人不敲门就闯了进来,“老张”、“张师傅”地喊着。其实刚才老张听到楼梯上那重锤般的脚步声就知道是谁来了。进来的是苗福全,是住在这一层的另一个邻居。这人是山西的煤老板,在那边开着好几个矿。苗福全比张援朝小几岁,他在北京别处还有更大的房子,在这里只是安置着一个被他包养的年龄和他女儿差不多的四川女子。刚住进来时,张杨两家都不太搭理苗福全,而且还因为他在楼道里乱放东西吵过一次架,但后来发现老苗人虽粗些,还算个不错的人,待人很热情,还通过与物业公司交涉为他们两家摆平了两件麻烦事,三家的关系就渐渐融洽起来。苗福全虽说把生意上的事都交给了儿子,可仍是个大忙人,在这个“家”待的时间不多,平时那套三居室里也只有那个川妹子。

    “老苗啊,有个把月不见了,最近哪儿发财啊?”杨晋文问。

    苗福全随便拿起个杯子,从饮水机中接了半杯水咕咚咕咚灌下去,抹抹嘴说:“矿上出了麻烦事,回去打理打理……还发个狗屁的财啊,现在算是战争时期了,政府可是什么都动真格儿的,我以前的那些法儿都不好使了,这矿是开不了多长时间了。”

    “苦日子就要来了。”老杨说,眼睛没有离开电视上的球赛。

    这个男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已经几个小时了,透过地下室的小窗射入的一缕阳光现在已变成了月光,这束阴冷的光线在地上投出的亮斑是这里唯一的光源,房间里的一切在阴暗中都像是用湿冷的灰色石头雕成的,整个房间像个墓穴。

    这个人的真名一直不为人知,后来他被称为破壁人二号。

    在这段时间里,破壁人二号回顾了自己的一生,确定没有什么遗漏之后,翻动已经躺得麻木的身体,伸手从枕头下抽出手枪,缓缓把枪口凑到自己的太阳穴上。这时,他眼睛中出现了智子的字幕。

    字幕:不要这样做,我们需要你。

    破壁人二号:“是主吗?这一年来我每天晚上都梦到你的召唤,不过最近没有了,我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是一个无梦之人了,看来不是的。”

    字幕:这不是梦,我在和你实时交谈。

    破壁人二号(凄凉地笑笑):“好了,都结束了,那边肯定是无梦的。”

    字幕:需要证实吗?

    破壁人二号:“证实那边无梦?”

    字幕:证实真的是我。

    破壁人二号:“好吧,告诉我一件我不知道的事。”

    字幕:你的金鱼都死了。

    破壁人二号:“呵,没关系,我很快会和它们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会。”

    字幕:你还是去看看吧。上午,你心烦意乱的时候把吸了一半的烟扔出去,它掉到了鱼缸里,半支烟的尼古丁溶于水后,对鱼是致命的。

    破壁人二号猛地睁开了眼,放下枪,翻身下床,刚才的迟钝和恍惚一扫而光。他摸索着打开台灯,然后去看小桌上的鱼缸,看到五条龙睛金鱼全翻着白肚皮浮在水面,它们中间浮着半支香烟。

    字幕:我们再进行第二项证实——伊文斯曾经给你发过一封加密信,但密码变了,他没来得及通知你新的密码就死了,你一直打不开那封信。现在我告诉你密码——CAMEL,就是你毒死金鱼的香烟的牌子。

    破壁人二号手忙脚乱地取出笔记本电脑,在等待电脑启动的间隙他已经泪流满面了,“主,我的主,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他哽咽着说。电脑启动后,他用ETO内部的专用阅读程序打开那个邮件的附件,密码提示框出现,他输入密码后,文本显示出来,而他已经没有心思细读其内容了,只是跪在那里掩面哭着:“主啊,真的是你,我的主……”稍微平静了一些后,他抬起头泪眼蒙眬地说,“对统帅参加的聚会的袭击、巴拿马运河的埋伏,我们都没有得到通知,你们为什么抛弃我们?”

    字幕:我们害怕你们。

    破壁人二号:“是因为我们思维的不透明吗?这没有必要,要知道,我们所拥有的你们不具备的那些能力:欺骗、诡计、伪装、误导等等,都是用来为你们服务的。”

    字幕:我们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假设是真的,这种恐惧照样存在。你们的《圣经》提到过叫蛇的动物,如果这时一条蛇爬到你面前,对你说它是为你服务的,你能因此不害怕和厌恶它吗?

    破壁人二号:“如果它说的是真的,我能克服自己的厌恶和恐惧接纳它的。”

    字幕:这很难吧。

    破壁人二号:“当然,我知道,你们已经被蛇咬过一次了——在实时通讯实现后,对我们的问题你们做出了如此详尽的回答,其中的大部分信息,比如接收到人类发出的第一次信号的过程,还有智子的建造过程,是根本没有必要告诉我们的。我们最初是把这些当做主的信任,现在看来是自作多情了。这对我们来说一直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我们之间的通讯和交流不是通过思维的透明显示进行的,为什么不能对要发送的信息有选择地隐瞒呢?”

    字幕:这种选择也是有的,只是隐瞒得没有你们所设想的那么多。事实上我们的世界中也存在不借助思维显示进行的交流和通讯,在技术时代尤其如此,但思维透明已经形成了我们的文化和社会习性,这对于你们来说确实很难理解,就像我们难以理解你们一样。

    破壁人二号:“我想在你们的世界,欺骗和计谋不可能一点都没有。”

    字幕:有的,只是与你们相比十分简陋。比如在我们世界的战争中,敌对双方也会对自己的阵地进行伪装,但如果敌人对伪装的区域产生了怀疑,直接向对方询问,那他们一般都会得到真相的。

    破壁人二号:“这太不可思议了。”

    字幕:你们对我们也一样不可思议。你的书架上有一本书,叫《三个王国的故事》[16]……

    破壁人二号:“你们不可能看懂它吧。”

    字幕:也看懂了一小部分,像普通人看一部艰深的数学着作,要经过大量的思考并且充分发挥想象力才能弄懂一点儿。

    破壁人二号:“这本书确实充分展示了人类战略计谋所达到的层次。”

    字幕:但我们有智子,可以使人类世界的一切都变成透明的。

    破壁人二号:“除了人本身的思维。”

    字幕:是的,智子看不到思维。

    破壁人二号:“你一定知道面壁计划吧。”

    字幕:比你知道的要多,它就要付诸实施了,这正是我找你的原因。

    破壁人二号:“你对面壁计划怎么看?”

    字幕:还是那种感觉,像你们看到了蛇。

    破壁人二号:“可是《圣经》中的蛇帮助人类获得了智慧,人类的面壁计划将建立起一个或几个对你们来说极其诡异和险恶的迷宫,我们可以帮助你们走出这些迷宫。”

    字幕:这种思维透明度的差别,使我们更坚定了消灭人类的决心。请你们帮助我们消灭人类,最后我们再消灭你们。

    破壁人二号:“我的主,你的表达方式有问题,这种表达方式显然是由你们思维透明显示的交流方式决定的。在我们的世界里,即使表达真实的思想,也要用一种适当的和委婉的方式,比如你刚才的话,虽然与ETO的理想是一致的,但过分的直接表达可能会令我们的一部分同志产生反感,进而产生不可预料的后果。当然,那种适当表达方式你可能永远也学不会。”

    字幕:正是由于这种对思想变形的表达,使人类社会的交流信息,特别是人类的文学作品,都像是曲折的迷宫……据我所知,ETO现在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破壁人二号:“这都是因为你们对我们的抛弃,那两次打击是致命的。现在,ETO中的拯救派已经分崩离析,只有降临派在维持着组织的存在。这你显然都是知道的,但最致命的打击是在精神上,由于这次抛弃,同志们对主的忠诚正在经受考验,为了维持这种忠诚,ETO急需得到主的支持。”

    字幕:我们不可能向你们传递技术。

    破壁人二号:“这也不需要,你们只需要恢复以前所做的,向我们传达智子得到的信息。”

    字幕:这当然可以,但目前ETO首先要做的,是执行你刚才看到的那个重要使命,那是我们在伊文斯死前发给他的,他给你下达了执行命令,但由于密码问题你没能完成。

    破壁人二号这才想起电脑上那封刚解密的信,他仔细看了一遍。

    字幕:很容易完成的使命,不是吗?

    破壁人二号:“不是太难,但这真的很重要吗?”

    字幕:以前十分重要,现在,由于人类的面壁计划,万分重要了。

    破壁人二号:“为什么?”

    字幕(长时间停顿):伊文斯知道为什么,但他显然没有告诉任何人,他是对的,这很幸运,现在,我们不能告诉你为什么。

    破壁人二号(面露欣喜):“我的主,你学会隐瞒了!这是一个进步!”

    字幕:伊文斯教了我们很多,但我们在这方面仍然很幼稚,用他的话说仅相当于你们五岁孩子的水平。仅就他发给你们的这条命令而言,其中的一项计谋我们就学不会。

    破壁人二号:“你是指的他提出的这项要求吧——不能显示出是ETO做的,以免引起注意。这个嘛,如果目标很重要,这要求是很自然的。”

    字幕:在我们看来这是复杂的计谋。

    破壁人二号:“好的,我去完成,照伊文斯的要求去完成。主,我们会证明自己的忠诚。”

    在互联网浩瀚的信息海洋中,有一个偏僻的角落,在这个角落里,也有一个偏僻的角落,在这个角落的角落里,还有角落的角落的角落,就在一个最深层的偏僻角落里,那个虚拟的世界复活了。

    寒冷而诡异的黎明中,没有金字塔,也没有联合国大厦和单摆,只有广阔而坚硬的荒原延伸开去,像一大块冰冷的金属。

    周文王从天边走来,他披着破烂的长袍,外面还裹着一张肮脏的兽皮,带着一把青铜剑,他的脸像那兽皮一样脏和皱,但双眼却很有神,眸子映着曙光。

    “有人吗?”他喊道,“有人吗?有人吗……”

    周文王的声音立刻被这无边的荒漠吞没了,他喊了一阵,疲惫地坐在地上,调快了时间进度,看着太阳变成飞星,飞星又变成太阳,看着恒纪元的太阳像钟摆般一次次划过长空,看着乱纪元的白昼和黑夜把世界变成一个灯光失控的空旷舞台。时光飞逝中,没有沧海桑田的演变,只有金属般永恒的荒漠。三颗飞星在太空深处舞蹈,周文王在严寒中冻成冰柱,很快一颗飞星变成太阳,当那火的巨盘从空中掠过时,周文王身上的冰瞬间融化,他的身体燃成一根火柱,就在完全化为灰烬之前,他长叹一声退出了。

    三十名陆海空军官用凝重的目光注视着深红色帷幔上的那个徽章,它的主体是一颗发出四道光芒的银星,那四道光芒又是四把利剑的形状,星的两侧有“八一”两个字,这就是中国太空军的军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