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三体 > 74 第74章 面壁者(17)
    但罗辑早预料到了这一时刻,他对这一切都有所准备,只等一个人来,计划的下一步就可以开始了。他在等大史。

    泰勒打伞站在鹿儿岛的细雨中,身后是防卫厅长官井上宏一。井上带着伞但没有打开,站得距泰勒有两米远,在这两天,不论在身体上还是在思想上,他总是与面壁者保持一定的距离。这里是神风特攻队纪念馆,他们的面前是一尊特攻队员的雕像,旁边还有一架白色的特攻队作战飞机,机号是502。雨水在雕像和飞机的表面涂上了一层亮光,使其拥有了虚假的生机。

    “难道我的建议连讨论的余地都没有吗?”泰勒问道。

    “我还是劝您在媒体面前也别谈这些,会有麻烦的。”井上宏一的话像雨水一般冰冷。

    “到现在了,这些仍然敏感吗?”

    “敏感的不是历史,而是您的建议,恢复神风特攻队,为什么不在美国或别的什么地方做?这个世界上难道只有日本人有赴死的责任?”

    泰勒把伞收起来,井上宏一向他走近了些。前者虽然没躲开,但周围似乎有一种力场阻止井上宏一继续靠近,“我从来就没有说过未来的神风特攻队只由日本人组成,这是一支国际部队,但贵国是它的起源地,从这里着手恢复不是很自然的吗?”

    “在星际战争中,这种攻击方式真有意义吗?要知道,当年的特攻作战战果是有限的,并没能扭转战局。”

    “长官阁下,我所组建的太空力量是以球状闪电为武器,包括宏原子核在内的球状闪电,是以电磁驱动进行发射的,发射后行进速度很慢,要想达到太空导弹那样的速度,发射导轨的长度需要几十甚至上百公里,这不现实;同时球状闪电发射后不具有导弹那样的智能,对敌方的拦截和屏蔽不能进行有效的机动突破,这就需要抵近目标攻击,这就是新的特攻作战的含义。并不是让人类飞船去撞击敌目标,当然,这种情况下伤亡率也不比后者小。”

    “为什么非要用人呢?电脑不能控制飞船抵近攻击吗?”

    这个问题似乎使泰勒找到了机会,他兴奋起来,“问题就在这里!目前在战斗机上,计算机并不能代替人脑,而包括量子计算机在内的新一代计算机的产生,依赖于基础物理学的进步,而后者已经被智子锁死了。所以四个世纪后,计算机的智能也是有限的,人对武器的操纵必不可少……其实,现在恢复的神风特攻队,只具有精神信念上的意义,十代人之内,没人会因此赴死,但这种精神和信念的建立,必须从现在开始!”

    井上宏一转过身来,第一次面对泰勒,他的湿头发紧贴在前额上,雨水在他的脸上像泪水似的,“这种做法违反了现代社会的基本道德准则:人的生命高于一切,国家和政府不能要求任何人从事这种必死的使命。我还大概记得《银河英雄传说》中杨威利的一句话:国家兴亡,在此一战,但比起个人的权利和自由来,这些倒算不得什么,各位尽力而为就行了。”

    泰勒长叹一声说:“知道吗?你们丢弃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说完他砰一声撑开了伞,转身愤然而去。一直走到纪念馆的大门处,他才回头看了一眼,井上宏一仍淋着雨站在雕像前。

    泰勒走在夹着雨的海风中,脑海中不时回响着一句话,那是他刚才从陈列室中的一位即将出击的神风队员写给母亲的遗书上看到的:

    “妈妈,我将变成一只萤火虫。”

    “事情比想象的难。”艾伦对雷迪亚兹说,他们站在一座黑色的火山岩尖石碑旁,这是人类第一颗原子弹爆心投影点的标志。

    “它的结构真的有很大的不同?”雷迪亚兹问。

    “与现在的核弹完全是两回事,建造它的数学模型,复杂度可能是现在的上百倍,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需要我做什么?”

    “科兹莫在你的参谋部中,是吗?把他弄到我的实验室来。”

    “威廉·科兹莫?”

    “是他。”

    “可他是个,是个……”

    “天体物理学家,研究恒星的权威。”

    “那你要他做什么?”

    “这正是我今天要对您说的。在您的印象中,核弹触发后是爆炸,但事实上那个过程更像一种燃烧,当量越大,燃烧过程越长。比如一颗2000万吨级的核弹爆炸时,火球能持续二十多秒钟;而我们正在设计的超级核弹,就以两亿吨级来说吧,它的火球可能燃烧几分钟,您想想看,这东西像什么?”

    “一个小太阳。”

    “很对!它的聚变结构与恒星很相似,并在极短的时间内重现恒星的演化过程。所以我们要建立的数学模型,从本质上说是一颗恒星的模型。”

    在他们面前,白沙靶场的荒漠延伸开去,这时正值日出前的黎明,荒漠黑乎乎的看不清细节。两人看到这景色时,都不由想起了《三体》游戏中的基本场景。

    “我很激动,雷迪亚兹先生,请原谅我们开始时缺少热情,现在看来这个项目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建造超级核弹本身,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我们在创造一颗虚拟的恒星!”

    雷迪亚兹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这与地球防御有什么关系?”

    “不要总是局限于地球防御,我和实验室的同事们毕竟是科学家。再说这事也不是全无实际意义的,只要把适当的参数输入,这颗恒星就变成了太阳!您想想,在计算机内存中拥有一个太阳,总是有用的。对于宇宙中距我们最近的这么一个巨大的存在,我们对它的利用太不够了,这个模型也许能有更多的发现。”

    雷迪亚兹说:“上一次对太阳的应用,把人类逼到了绝境,也使你我有缘站在这里。”

    “可是新的发现却有可能使人类摆脱绝境,所以我今天请您到这里来看日出。”

    这时,朝阳从地平线处露出明亮的顶部,荒漠像显影一般清晰起来,雷迪亚兹看到,这昔日地狱之火燃起的地方,已被稀疏的野草覆盖。

    “我正变成死亡,世界的毁灭者。”艾伦脱口而出。

    “什么?!”雷迪亚兹猛地回头看艾伦,那神情仿佛是有人在他背后开枪似的。

    “这是奥本海默在看到第一颗核弹爆炸时说的一句话,好像是引用印度史诗《薄伽梵歌》中的。”

    东方的光轮迅速扩大,将光芒像金色的大网般撒向世界。叶文洁在那天早晨用红岸天线对准的,是这同一个太阳;在更早的时候,在这里,也是这轮太阳照耀着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后的余尘;百万年前的古猿和一亿年前的恐龙用它们那愚钝的眼睛见到的,也都是这同一个太阳;再早一些,原始海洋中第一个生命细胞所感受到的从海面透入的朦胧光线,也是这个太阳发出的。

    艾伦接着说:“当时一个叫班布里奇的人紧接着奥本海默说了一句没有诗意的话:现在我们都成了婊子养的。”

    “你在说些什么?”雷迪亚兹说,他看着升起的太阳,呼吸急促起来。

    “我在感谢您,雷迪亚兹先生,因为从此以后,我们不是婊子养的了。”

    东方,太阳以超越一切的庄严冉冉升起,仿佛在向世界宣布,除了我,一切都是过隙的白驹。

    “你怎么了,雷迪亚兹先生?”艾伦看到雷迪亚兹蹲了下去,一手撑地呕吐起来,但什么也没有吐出来。艾伦看到他变得苍白的脸上布满冷汗,他的手压到一丛棘刺上,但已经没有力气移开。

    “去,去车里。”雷迪亚兹虚弱地说,他的头转向日出的反方向,没有撑地的那只手向前伸出,试图遮挡阳光。他此时已无力起身,艾伦要扶他起来,但扶不动他那魁梧的身躯,“把车开过来……”雷迪亚兹喘息着,同时收回那只遮挡阳光的手捂住双眼。当艾伦把车开到旁边时,发现雷迪亚兹已经瘫倒在地,艾伦艰难地把他搬上车的后座。“墨镜,我要墨镜……”雷迪亚兹半躺在后座上,双手在空中乱抓,艾伦在驾驶台上找到墨镜递给他,他戴上后,呼吸似乎顺畅了些,“我没事,我们回去吧,快点。”雷迪亚兹无力地说。

    “您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好像因为太阳。”

    “这……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症状的?”

    “刚才。”

    从此以后,雷迪亚兹患上了一种奇怪的恐日症,一见到太阳,身心就接近崩溃。

    “坐飞机的时间太长了吧?你看上去无精打采的。”罗辑看到刚来的史强时说。

    “是啊,哪有咱们坐的那架那么舒服。”史强说,同时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这地方不错吧?”

    “不好。”史强摇摇头说,“三面有林子,隐藏者接近别墅很容易;还有这湖岸,离房子这么近,很难防范从对岸树林中下水的蛙人;不过这周围的草地很好,提供了一些开阔空间。”

    “你就不能浪漫点儿吗?”

    “老弟,我是来工作的。”

    “我正是打算交给你一件浪漫的工作。”罗辑带着大史来到了客厅,后者简单打量了一下,这里的豪华和雅致似乎没给他留下什么印象。罗辑用水晶高脚杯倒上一杯酒递给史强,他摆摆手谢绝了。

    “这可是三十年的陈酿白兰地。”

    “我现在不能喝酒了……说说你的浪漫工作吧。”

    罗辑啜了一口酒,坐到史强身边,“大史啊,我求你帮个忙。在你以前的工作中,是不是常常在全国甚至全世界范围找某个人?”

    “是。”

    “你对此很在行?”

    “找人吗?当然。”

    “那好,帮我找一个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儿,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国籍、姓名、住址?”

    “都没有,她甚至连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可能性都很小。”

    大史看着罗辑,停了几秒钟说:“梦见的?”

    罗辑点点头,“包括白日梦。”

    大史也点点头,说了出乎罗辑预料的两个字:“还好。”

    “什么?”

    “我说还好,这样至少你知道她的长相了。”

    “她是一个,嗯,东方女孩,就设定为中国人吧。”罗辑说着,拿出纸和笔画了起来,“她的脸型,是这个样子;鼻子,这样儿,嘴,这样儿,唉,我不会画,眼睛……见鬼,我怎么可能画出她的眼睛?你们是不是有那种东西,一种软件吧,可以调出一张面孔来,按照目击者描述调整眼睛鼻子什么的,最后精确画出目击者见过的那人?”

    “有啊,我带的笔记本里就有。”

    “那你去拿来,我们现在就画!”

    大史在沙发上舒展一下身体,让自己坐得舒服些,“没必要,你也不用画了,继续说吧,长相放一边,先说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罗辑体内的什么东西好像被点燃了,他站起来,在壁炉前躁动不安地来回走着,“她……怎么说呢?她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像垃圾堆里长出了一朵百合花,那么……那么的纯洁娇嫩,周围的一切都不可能污染她,但都是对她的伤害,是的,周围的一切都能伤害到她!你见到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去保护她……啊不,呵护她,让她免受这粗陋野蛮的现实的伤害,你愿意为此付出一切代价!她……她是那么……唉,你看我怎么笨嘴笨舌的,什么都没说清。”

    “都这样。”大史笑着点点头,他那初看有些粗傻的笑现在在罗辑的眼中充满智慧,也让他感到很舒服,“不过你说得够清楚了。”

    “好吧,那我接着说,她……可,可我怎么说呢?怎样描述都说不出我心中的那个她。”罗辑显得急躁起来,仿佛要把自己的心撕开让大史看似的。

    大史挥挥手让罗辑平静下来,“算了,就说你和她在一起的事儿吧,越详细越好。”

    罗辑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和她……在一起?你怎么知道?”

    大史又呵呵地笑了起来,同时四下看了看,“这种地方,不会没有好些的雪茄吧?”

    “有有!”罗辑赶忙从壁炉上方拿下一个精致的木盒,从中取出一根粗大的“大卫杜夫”,用一个更精致的断头台外形的雪茄剪切开头部,递给大史,然后用点雪茄专用的松木条给他点着。

    大史抽了一口,惬意地点点头,“说吧。”

    罗辑一反刚才的语言障碍,滔滔不绝起来。他讲述了她在图书馆中的第一次活现,讲述他与她在宿舍里那想象中的壁炉前的相逢,讲她在他课堂上的现身,描述那天晚上壁炉的火光透过那瓶像晚霞的眼睛的葡萄酒在她脸庞上映出的美丽。他幸福地回忆他们的那次旅行,详细地描述每一个最微小的细节:那雪后的田野、蓝天下的小镇和村庄、像晒太阳的老人的山,还有山上的黄昏和篝火……

    大史听完,捻灭了烟头说:“嗯,基本上够了。关于这个女孩儿,我提一些推测,你看对不对。”

    “好的好的!”

    “她的文化程度,应该是大学以上博士以下。”

    罗辑点头,“是的是的,她有知识,但那些知识还没有达到学问的程度去僵化她,只是令她对世界和生活更敏感。”

    “她应该出生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过的不是富豪的生活,但比一般人家要富裕得多,她从小到大享受着充分的父爱母爱,但与社会,特别是基层社会接触很少。”

    “对对,极对!她从没对我说过家里的情况,事实上从未说过任何关于她自己的情况,但我想应该是那样的!”

    “下面的推测就是猜测了,错了你告诉我——她喜欢穿那种,怎么说呢,素雅的衣服,在她这种年龄的女孩子来说,显得稍微素了些。”罗辑呆呆地连连点头,“但总有很洁白的部分,比如衬衣呀领子呀什么的,与其余深色的部分形成挺鲜明的对比。”

    “大史啊,你……”罗辑用近乎崇敬的目光看着大史说。

    史强挥手制止他说下去,“最后一点:她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吧,身材很……怎么形容来着,纤细,一阵风就能刮跑的那种,所以这个儿也不显得低……当然还能想出很多,应该都差不离吧。”

    罗辑像要给史强跪下似的,“大史,我五体投地!你,福尔摩斯再世啊!”

    大史站起来,“那我去电脑上画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