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三体 > 84 第84章 咒语(6)
    “向宇宙中的其他观察者标示一颗恒星的位置,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做个比喻吧:您乘飞机飞越撒哈拉沙漠时,下面沙漠中的一粒沙子冲您大声喊‘我在这儿’,而您也听到了这喊声,您能够在飞机上就此确定这粒沙的位置吗?银河系有近两千亿颗恒星,几乎就是一个恒星的沙漠了。”

    罗辑点点头,似乎如释重负,“我明白了,这就对了。”

    “什么对了?”林格不解地问。

    罗辑没有回答,而是问道:“那么,以我们的技术水平,如何向宇宙间标示某颗恒星的位置呢?”

    “用可定位的甚高频电磁波,这种频率应该达到或超过可见光频率,以恒星级功率发出信息。简单地说,就是让这颗恒星闪烁,使其本身变成一座宇宙灯塔。”

    “这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技术能力啊。”

    “哦,对不起,我没注意到您这个前提。以人类目前的技术能力,向遥远宇宙显示一颗恒星的位置相当困难,办法倒是有一个,但解读这种位置信息所需要的技术水平远高于人类,甚至……我想,也高于三体文明。”

    “请说说这个办法。”

    “恒星间的相对位置是一个重要信息,如果在银河系中指定一片空间区域,其中包含的恒星数量足够多,大概有几十颗就够了吧,那么这些恒星在这片三维空间的相对排列在宇宙中几乎是独一无二的,像指纹一样。”

    “我有些明白了:如果把要指明的恒星与周围恒星的相对位置信息发送出去,接收者把它与星图进行对照,就确定了这颗恒星的位置。”

    “是的,但事情没这么简单,接收者需要拥有整个银河系的三维模型,这个模型中包含了所有的千亿颗恒星,精确地标明它们的相对位置。这样在接收到我们发送的信息后,他们可以从这个庞大的数据库中进行检索,找到与我们发出的位置构图相匹配的那片空间。”

    “这真的不容易,相当于把一个沙漠中每粒沙子的相对位置都记录下来。”

    “还有更难的呢,银河系与沙漠不同,它处在运动之中,恒星间的位置在不断地发生变化,位置信息接收越晚,这种位置变化产生的误差就越大,这就需要那个数据库具有预测银河系所有千亿颗恒星位置变化的能力,理论上没问题,但实际做起来,天啊……”

    “我们发送这种位置信息困难吗?”

    “这倒不困难,因为我们只需掌握有限的恒星位置构图就行了,现在想想,以银河系外旋臂平均的恒星密度,有三十颗恒星的位置构图就足够了,甚至还可以更少,这只是个很小的信息量。”

    “好,现在我问第三个问题:太阳系外其他带有行星的恒星,你们好像已经发现了几百颗?”

    “到目前为止,五百一十二颗。”

    “距太阳最近的是?”

    “244J2E1,距太阳16光年。”

    “我记得序号是这样定的:前面的数字代表发现的顺序,J、E、X分别代表类木行星、类地行星和其他类型的行星,字母后面的数字代表这类行星的数量。”

    “是的,244J2E1表示有三颗行星,两个类木行星和一个类地行星。”

    罗辑想了想,摇摇头,“太近了。再远些的呢,比如……50光年左右的?”

    “187J3X1,距太阳49.5光年。”

    “这个很好,你能做出这颗恒星的位置构图吗?”

    “当然可以。”

    “需要多长时间?需要什么帮助吗?”

    “只需要一台能上网的电脑,我在这里就能做,按三十颗恒星的构图吧,今天晚上就可以给您。”

    “现在是什么时候?不是晚上吗?”

    “罗辑博士,我想应该是早晨吧。”

    林格到隔壁的电脑室去了,罗辑又叫来了坎特和张翔,他首先对坎特表明,想请行星防御理事会尽快召开一次面壁计划听证会。

    坎特说:“最近PDC的会议很多,提出申请后,您可能需要等几天。”

    “那也只好等,但我真的希望尽快。另外,还有一个要求:我不去联合国,就在这里通过视频系统参加会议。”

    坎特面露难色,“罗辑博士,这不太合适吧?这样级别的国际会议……这涉及对与会者的尊重问题。”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我以前提出的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要求都能得到满足,这一个不算过分吧?”

    “您知道……”坎特欲言又止。

    “我知道现在面壁者的地位不比从前,但我坚持这个要求。”罗辑后面的话压低声音,尽管他知道悬浮在周围的智子仍能听到,“现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一切都与以前一样,那我去联合国也就无所谓了;但如果另一种可能出现,我现在就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我不能冒这个险。”

    罗辑又对张翔说:“这也是我找你来的原因,这里很可能成为敌人集中袭击的目标,安全保卫工作一定要加强。”

    “罗老师您放心,这里处于地下两百多米,上面整个地区都戒严了,部署了反导系统,还安装了一套先进的地层检测系统,任何从地下往这个方向的隧道掘进都能被探测到,我向您保证,在安全上是万无一失的!”

    两人走后,罗辑到走廊里散步,不由想起了伊甸园——他已经知道了那个地名,但仍在心里这么称呼它的湖水和雪山,他知道,自己很可能要在地下度过余生。

    他看看走廊顶部的那些太阳灯,它们发出的光一点也不像阳光。

    互联网中的虚拟三体世界。

    有两颗飞星在缓缓地穿过星海,大地上的一切都处于黑暗中,远方的地平线在漆黑中与夜空融为一体。黑暗中有一阵私语声,看不到说话的人,这语声仿佛本身就是黑暗中飘浮的无形生物。

    锵的一声轻响,一个小火苗在黑暗中出现,三个人的面孔在微弱的火光中时隐时现,他们是秦始皇、亚里士多德和冯·诺伊曼,火光来自亚里士多德手中的打火机,几支火把伸了过来,亚里士多德点燃了其中的一支,然后几支互相点燃,在荒原上形成一片摇晃不定的光亮,照亮了一群各个时代的人,他们之间的私语仍在继续着。

    秦始皇跳上一块岩石,举起长剑,众人立刻安静下来。

    “主发布了新指令:消灭面壁者罗辑。”秦始皇说。

    “我们也接到了这个指令,这是主对罗辑发出的第二道诛杀令了。”墨子说。

    “可现在杀他不容易啊。”有人说。

    “不是不容易,是根本不可能。”

    “如果不是伊文斯在主的第一道诛杀令中附加了条件,五年前他就死定了。”

    “也许伊文斯有道理,我们毕竟不知道真相。罗辑也真命大,在联合国广场又让他逃过一次。”

    ……

    秦始皇挥剑制止了议论,“还是讨论一下怎么办吧。”

    “没办法,谁能接近那个两百米深的地堡?更别说进去了!那里防守太严了。”

    “考虑过用核武器吗?”

    “见鬼!那地方就是上世纪冷战时的防核掩体。”

    “唯一可行的办法,是派人渗透到警卫部队内部。”

    “这可能吗?这么多年了,有谁成功渗透过?”

    “渗透到他的厨房!”这话引起了几声轻笑。

    “别扯淡了,主应该告诉我们真相,也许能想出别的办法。”

    秦始皇回答了最后那人的话:“我也提出过这个要求,但主说这个真相是宇宙中最重要的秘密,绝对不能透露,当时同伊文斯谈起,是因为主以为人类已经知道了真相。”

    “那就请主传递技术!”

    这个声音得到了很多附和,秦始皇说:“这个要求我也提了,出乎预料,主一反常态,没有完全拒绝。”

    人群中出现了一阵兴奋的骚动,但秦始皇接下来的话平息了兴奋:“但主在得知目标的位置后,很快又拒绝了这个要求,它说就目标所处的位置而言,能够向我们传递的技术也无能为力。”

    “他真有这么重要吗?”冯·诺伊曼问,他的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妒忌,作为第一个成功的破壁人,他在组织中的地位迅速提高。

    “主很怕他。”秦始皇说。

    爱因斯坦说:“我考虑了很久,认为主对罗辑的恐惧只有一个可能的原因:他是某种力量的代言人。”

    秦始皇制止了在这个话题上的进一步讨论:“别说这些了,还是想想怎么完成主的指令吧。”

    “没办法。”

    “真的没办法,一个无法完成的使命。”

    秦始皇用长剑铛地敲了一下脚下的岩石,“这个使命很重要,主可能真的遇到了威胁,况且,如果能够完成,组织在主眼中的地位就会大大提高!这里聚集了世界上各个领域里的精英,怎么会想不出办法?大家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把方案通过别的渠道汇集到我这里,这事要抓紧做!”

    火把相继燃尽,黑暗又吞噬了一切,窃窃私语仍在继续。

    行星防御理事会面壁计划听证会两个星期后才召开,随着泰勒的失败和另外两名面壁者的冬眠,PDC的主要工作重点和注意力转移到主流防御方式上。

    罗辑和坎特在视频会议室中等待开会,会议视频已经接通,大屏幕上出现了行星防御理事会的会场,那早在安理会时代已为世人所熟悉的大圆桌旁还空无一人,罗辑早早来到这儿,是为了多少弥补一下不亲临会场的失敬。

    在等待中罗辑与坎特闲聊,问他在这里过得怎么样,坎特说他年轻时就在中国生活过三年,对这里很适应,过得还不错,毕竟他不用像罗辑这样整天生活在地下,这些天,他那很生疏的汉语又流利起来。

    “你听起来好像感冒了?”罗辑问。

    “只是染上了轻流感。”坎特回答。

    “禽流感?!”罗辑吃了一惊。

    “不是,是轻重的轻,媒体上都这么叫。是一个星期前在附近城市流行的,感染率很高,但症状很轻,不发烧,就是流鼻涕,部分患者可能嗓子疼。不用吃药,三天左右就自动痊愈了。”

    “流感一般都很重的啊。”

    “这次不是。这里的很多士兵和工作人员都传染上了,你没发现房间里的勤杂工换人了吗?她也得了轻流感,怕传染上你,但我这个联络员一时还换不了。”

    屏幕上显示,各国代表开始陆续进入会场,他们坐下后低声交谈,似乎没有注意到罗辑的存在。行星防御理事会轮值主席宣布会议开始,他说:

    “面壁者罗辑,在刚刚结束的特别联大上经修正后的联合国面壁法案,您应该已经看过了。”

    “是的。”罗辑回答。

    “您一定注意到,法案加强了对面壁者调用资源的审查和限制,希望您将在这次会议上提交的计划能够符合法案的要求。”

    “主席先生,”罗辑说,“另外三位面壁者都已经在自己的战略计划执行过程中调用了大量的资源,对我的计划的这种资源限制是不公平的。”

    “资源调用权限取决于计划本身,您应该注意到,另外三位面壁者的计划与主流防御是不矛盾的,就是说,即使没有面壁计划,这些研究项目和工程也要进行,希望您的战略计划也具有这种性质。”

    “很遗憾,我的计划没有这种性质,它与主流防御没有任何关系。”

    “那我也感到遗憾,根据新法案,您能够在这项计划中调用的资源是很小的。”

    “即使在旧法案中,我能调用的资源数量也不大。不过主席先生,这不是问题,我的战略计划几乎不消耗任何资源。”

    “就像您前面的计划一样?”

    主席的话引起了几名与会者的窃笑。

    “比前面的还少,我说过,几乎不消耗任何资源。”罗辑坦然地说。

    “那就让我们来了解一下吧。”主席点点头说。

    “计划的详细内容将由艾伯特·林格博士为大家介绍,同时我想各位代表已经拿到了相应的文件。简而言之,就是通过太阳的电波放大功能,向宇宙中发送一份信息,信息只包括三幅简单的图形,还有一些附加信息,表明这些图形是由智慧体发送而不是自然形成的,图形都附在会议文件中。”

    会场上响起了哗哗的翻纸声,很快每个与会者都找到了那三张纸,同时,屏幕上也显示出这三幅图形,真的十分简单,每幅图形只是一些似乎是随机分布的黑点,人们注意到,每张图中都有一个黑点画得大些醒目些,同时还有一个小箭头注明它。

    “这是什么?”美国代表问道,同时和其他与会者一样,依次细看那几张图。

    “面壁者罗辑,根据面壁计划基本原则,您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主席说。

    “这是一句咒语。”罗辑说。

    会场上的翻纸和低语声戛然而止,所有的人都抬头望着一个方向,现在罗辑知道会场上显示这边图像的屏幕在什么位置了。

    “什么?”主席眯起双眼问。

    “他说是咒语。”大圆桌旁有人高声说。

    “针对谁的咒语?”主席问。

    罗辑回答:“187J3X1恒星所拥有的行星,当然,也可能直接作用到恒星上。”

    “会有什么作用呢?”

    “现在还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咒语的作用,肯定是灾难性的。”

    “那么,这些行星上可能有生命吗?”

    “对于这一点,我反复咨询过天文学界,从目前已有的观测资料上看,没有。”罗辑说到这里,也像主席一样眯起了双眼,在心里默默祈祷:但愿他们是对的。

    “咒语在发出后,多长时间能起作用?”

    “这颗恒星距太阳约50光年左右,所以咒语起作用的时间最早为五十年后,我们则要在一百年后才能观测到作用的图像,但这是能估计到的最早时间,实际起作用的时间可能要推后很多。”

    在会场的一阵静止后,美国代表首先有了动作,把手中的那三张印着黑点的纸扔到桌面上,“很好,我们终于有了一个神。”

    “躲在地窖中的神。”英国代表附和道,会场上响起了一片笑声。

    “更可能是位巫师。”日本代表哼了一声说,日本始终未能进入安理会,但在行星防御理事会成立时立刻被吸收进来。

    “罗辑博士,仅就使计划的诡异和让人莫名其妙而言,您做到了。”俄罗斯代表伽尔宁说,他曾在罗辑成为面壁者的这五年中担任过几次PDC轮值主席。

    主席敲了一下木槌,制止了会场上出现的喧声:“面壁者罗辑,有一个问题:既然是咒语,为什么不直接针对敌人的世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