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三体 > 90 第90章 咒语(12)
    “那当然。”男人点点头,从胸前的衣袋中掏出一张整齐折好的纸,“那个,你们叫信念命题吧,写在这里,我想获得这个信念。”

    山杉惠子本想解释:按照行星防御理事会的决议,思想钢印被允许操作的命题只有一个,就是门前石碑上所写的内容,必须一字不差,其他任何命题都是严格禁止的。但希恩斯轻轻制止了她,他想先看看这人提交的命题是什么,打开那张纸,只见上面写着:

    凯瑟琳是爱我的,她根本没有也永远不可能有外遇!

    山杉惠子极力忍住笑,希恩斯则气恼地把那张纸团成一团扔在那个醉汉悲伤的脸上,“滚出去!”

    在威尔逊被赶走后,又有一个人越过了信念碑,那是一般游人与信念中心保持距离的界限。那人在碑后徘徊着,希恩斯很快注意到了他,招呼惠子说:“看那人,他应该是个军人!”

    “他看上去身心疲惫的样子。”惠子说。

    “可他是个军人,你相信我吧。”希恩斯说着,正想出门去与那人交流,却见他迈步走上了门前的台阶。这人年龄看来比威尔逊大些,有一副英俊的东方面孔,但正如惠子所言,看上去有些忧郁,不过这种忧郁与刚才那个失意者不同,显得淡些但更深沉,似乎已经伴随他多年。

    “我叫吴岳,我来获取信仰。”来人说,希恩斯注意到他说的是信仰而不是信念。

    山杉惠子鞠躬并重复那句话:“信念中心只有各国太空军成员才能使用,请出示您的证件。”

    吴岳站着没有动,只是说:“十六年前,我曾经在太空军中服役过一个月,但之后就退役了。”

    “服役过一个月?那,如果不介意的话,您退役的原因呢?”希恩斯问。

    “我是一个失败主义者,上级和我本人都认为我不再适合在太空军中工作。”

    “失败主义是一种很普遍的思想,您显然只是一个诚实的失败主义者,坦率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您的那些继续服役的同事可能有着更重的失败主义情绪,他们只是把这种情绪隐藏起来了。”山杉惠子说。

    “也许是吧,但我这些年来很失落。”

    “因为离开军队?”

    吴岳摇摇头,“不,我出生于一个学者家庭,所受的教育一直使我把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虽然后来成为军人,但总认为只有为全人类而战才是军人的最高荣誉,这种机会真的到来了,却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希恩斯要说话,却被惠子抢先了,她说:“冒昧地问一下,您多大年纪了?”

    “五十一。”

    “如果得到胜利的信念后真能重回太空军,以您这个年龄,在军队中重新开始是不是晚了些?”

    希恩斯看出,惠子显然不忍心直接拒绝他,这个深沉忧郁的男人在女人眼中无疑是很有魅力的。但希恩斯倒不担心什么,这人显然已经万念俱灰,对任何事都没有兴趣了。

    吴岳又摇摇头,“您误会了,我并不是来获取胜利信念的,只是来寻求灵魂的安宁。”

    希恩斯想说话,又被惠子制止了。

    吴岳接着说:“我是在安那波利斯海军学院留学时认识现在的妻子的,她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面对未来很坦然,一种让我嫉妒的坦然。她说上帝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过去和未来的一切,我们这些主的孩子不需要理解这种安排,只需坚信这种安排是宇宙中最合理的安排,然后按主的意愿平静地生活就是了。”

    “这么说,您是来获取对上帝的信仰?”希恩斯问。

    吴岳点点头,“我写了信仰命题,请您看看。”他说着伸手去上衣袋中掏。

    惠子再次制止了希恩斯说话,她对吴岳说:“如果是这样,您去信仰就可以了,没有必要通过这种极端的技术手段。”

    前太空军上校露出了一丝苦笑,“我是接受唯物主义教育长大的,是坚定的无神论者,您认为取得这种信仰对我是容易的事吗?”

    “这绝对不行。”希恩斯抢在惠子前面说,他决定尽快把事情说清楚,“您应该知道,按照联合国决议,思想钢印能够操作的命题只有一个。”他说着,从接待台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红色大纸夹,打开来让吴岳看,在里面黑色的天鹅绒衬面上,用金字镌刻着信念碑上的胜利信念,他说:“这叫信念簿。”他又拿出一摞不同颜色的大纸夹,“这是信念簿不同语言的版本。吴先生,我现在向您说明对思想钢印使用的监督是多么严格:为了保证操作时的安全可靠,命题不是用显示屏显示,而是用信念簿这种原始的方法给自愿者读出。在具体操作时,为体现自愿原则,操作都由自愿者自己完成,他将自己打开这个信念簿,然后自己按动思想钢印的启动按钮,在真正的操作进行前,系统还要给出三次确认机会。每次操作前,信念簿都要由一个十人小组核查确认,这个小组是由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行星防御理事会各常任理事国的特派员组成,在思想钢印的整个操作过程中,十人小组也在场进行严格监督。所以,先生,您的要求绝对不可能实现,不要说这种宗教信仰的命题,就是在信念簿上的命题上改动一个字都是犯罪。”

    “那对不起,打扰了。”吴岳点点头说,他显然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然后转身走去,背影看上去孤独而苍老。

    “他的余生会很难的。”山杉惠子低声说,声音里充满柔情。

    “先生!”希恩斯叫住已经走出门的吴岳,跟到了门外,这时,信念碑和远处联合国大厦的玻璃幕墙反射着即将落下的夕阳光芒,像着了火似的,希恩斯眯眼看着那一片火焰说:“也许你不相信,我差点做了与你相反的事。”

    吴岳露出不解的眼神。希恩斯回头看看,见惠子没有跟出来,就从贴身衣袋中掏出一张纸,展开来让吴岳看:“这就是我想给自己打上的思想钢印,当然,我犹豫了,最后没有做。”纸上写着几个粗体字:

    上帝死了。

    “为什么?”吴岳抬头问道。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吗?上帝没死吗?去***主的安排,去***温和的轭!”[35]

    吴岳无语地看了希恩斯一会儿,转身走下台阶。

    希恩斯在台阶上对着已经走进信念碑阴影中的吴岳大声说:“先生,我想掩盖对您的鄙视,但我做不到!”

    第二天,希恩斯和山杉惠子终于等来了他们期待的人。这天上午,从门外明媚的阳光中走进来四个人,三个欧洲面孔的男性,一个东方相貌的女性,他们都很年轻,身材挺拔,步伐稳健,看上去自信而成熟。但希恩斯和惠子都从他们眼中看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东西,那就是吴岳眼中的那种忧郁和迷茫。

    他们把自己的证件整齐地排放在接待台上,为首的一位庄重地说:“我们是太空军军官,来获取胜利信念。”

    思想钢印的操作过程十分快捷,信念簿在十人监督小组的成员手中传递,他们每个人都仔细地核对了上面的内容,并在公证书上签字。然后,在他们的监督下,第一位自愿者接过了信念簿,坐到了思想钢印的扫描器下,他的面前有一个小平台,他把信念簿放到上面,在平台的右下角有一个红色按钮。他打开信念簿,有一个声音开始提问:

    “您确信自己要获取对这个命题的信念吗?如果是,请按按钮;如果不是,请离开扫描区。”

    这样的提问重复了三遍,在均得到确定回答后,按钮发出红光,一个定位装置缓缓地合拢,固定了自愿者的头部,那个声音说:“思想钢印准备启动,请默读命题,然后按动按钮。”

    当按钮被按下时,它发出绿光,大约半分钟后,绿光熄灭,提示声音说:“思想钢印操作完成。”定位装置分离,自愿者起身离开。

    当四名完成操作的军官都回到门厅时,山杉惠子仔细观察着他们,她很快肯定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四双眼睛中,忧郁和迷茫消失了,目光宁静如水。

    “你们感觉怎么样?”她微笑着问道。

    “很好,”一位年轻军官也对她回应着微笑,“应该是这样的。”

    在他们离去时,那个东方姑娘回身加了一句:“博士,真的很好,谢谢您。”

    从这一时刻起,至少在这四个年轻人的心中,未来是确定的。

    从这天开始,获取信念的太空军成员不断到来,开始多是一个人前来,后来则成群结队。开始来人都穿便服,后来则大都身着军装。如果一次同来的为五人以上,监督组便要召开一个审查会议,以确定其中无人被胁迫。

    一个星期后,已经有超过一百名的太空军成员接受了思想钢印给予的胜利信念,他们的军衔最低为列兵,最高为大校,后者是各国太空军允许使用思想钢印的最高军衔。

    这天深夜,在月光下的信念碑前,希恩斯对山杉惠子说:“亲爱的,我们该走了。”

    “去未来吗?”

    “是的,从事思维研究,我们做得并不比其他科学家好,我们该做的都做了,历史的车轮已经被我们推动,我们到未来去等着历史吧。”

    “走多远呢?”

    “很远,惠子,很远。我们将前往三体探测器抵达太阳系的那个年代。”

    “这之前,我们先回京都那个小院住一阵吧,这个时代毕竟是要永远过去了。”

    “当然,亲爱的,我也想念那里。”

    半年后,即将进入冬眠的山杉惠子沉浸在越来越深的寒冷中,和十多年前罗辑掉入冰湖那一刻一样,严寒和冻结滤去了她意识中的纷繁和嘈杂,把她集中思考的那条线索在冷寂的黑暗中凸现出来,以前模糊不清的思绪突然异常清晰起来,像严冬冷冽的天空。

    山杉惠子想呼叫停止冬眠进程,但已经晚了,超低温已经渗入她的肌体,她失去了发声的能力。

    操作人员和医生看到,这个即将进入冬眠的女人的眼睛突然睁开了一条缝,透出的眼神充满了惊惧和绝望,如果不是因为严寒冻僵了眼皮,她的双眼一定会睁圆的。但他们都认为这是冬眠过程中正常的神经反射,以前在少数冬眠者身上也出现过,所以没有在意。

    联合国行星防御理事会面壁计划听证会讨论恒星型氢弹的试验问题。

    随着巨型计算机技术的突破,过去十年在理论上已经完善的核爆炸恒星模型得以在计算机上实现,超大当量的恒星型氢弹随即开始制造。预计首颗氢弹的爆炸当量为3.5亿吨TNT,是人类以往所制造的最大氢弹的十七倍。这样的超级核弹是不可能在大气层中进行试验的,地下试验则需挖掘超深井,如果在以往深度的试验井中引爆,地层将被掀起。而在超深井中进行这样的爆炸,其强大的震波将波及全球,可能对广大范围的地质结构产生不可预料的影响,进而诱发包括地震海啸在内的地质灾害。所以恒星型氢弹的试验只能在太空中进行,但在高轨道试验也不可能,氢弹产生的电磁脉冲在这样的距离上会对地球通讯和电力系统产生巨大影响,最理想的试验位置是在月球背面,但雷迪亚兹另有选择。

    “我决定在水星进行试验。”雷迪亚兹说。

    这个提议令与会代表们很吃惊,纷纷质问这个计划的意义何在。

    “按照面壁计划基本原则,我不需要解释。”雷迪亚兹冷冷地回答,“试验应该是地下式的,要在水星上挖掘超深井。”

    俄罗斯代表说:“在水星表面试验也许可以考虑,但地下试验投资太大了,在那里挖超深井,费用可能是在地球上进行同样工程的上百倍,况且也没有意义,在水星不用考虑核爆炸对环境的影响。”

    “水星表面试验也不可能!”美国代表说,“迄今为止,雷迪亚兹是对资源消耗最大的一位面壁者,现在是制止他的时候了!”这话引起了英、法、德代表的附和。

    雷迪亚兹笑笑说:“即使我消耗的资源同罗辑博士一样少,你们也热衷于否决我的计划。”他转向轮值主席,“我请主席先生和各位代表们注意,在所有面壁者提出的战略计划中,我的计划与主流防御体系是最贴近最融洽的,完全可以看做主流防御的一部分,资源的消耗从其绝对数量看是很大,但有相当部分与主流防御是重叠的,所以……”

    英国代表打断雷迪亚兹的发言:“你还是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在水星上进行地下核试验吧,除了变着法子花钱外,我们找不到别的解释。”

    “主席先生,各位代表,”雷迪亚兹冷静地反击道,“你们应该看到,到目前为止,行星防御理事会已经失去了对面壁者起码的尊重,也失去了对面壁原则的尊重,如果我们的所有计划细节都要做出解释,那面壁计划意义何在?”他用灼人的目光挨个逼视各大国代表,令他们都把眼睛转向别处。

    雷迪亚兹接着说:“尽管如此,我还是愿意对刚才的问题做出解释:在水星进行超深地下核试验的目的,是想在行星的地下炸出一个大洞窟,作为日后的水星基地,对这样一个工程来说,这显然是一个最节省的方案。”

    雷迪亚兹的话引起了一片窃窃私语,有代表问:“面壁者雷迪亚兹,你的意思是要把水星作为恒星型氢弹的发射基地?”

    雷迪亚兹胸有成竹地说:“是的,目前主流防御的战略理论认为,防御体系的重点应该放在地球外侧行星上,而对内侧行星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认为它们不具备防御意义,我所规划的水星基地,正是对主流防御的薄弱环节的补充。”

    “他怕见太阳,却要跑到距太阳最近的行星上去,这不是很奇怪吗?”美国代表说,引起了一些笑声,接着受到了主席的警告。

    “没什么,主席先生,对这种不尊重我已经习惯了,在成为面壁者之前就习惯了。”雷迪亚兹摆摆手说,“但各位应该尊重如下事实:在外侧行星甚至地球均已陷落后,水星基地将是人类最后的堡垒,它背靠太阳,处于其辐射的掩护之中,将成为最坚固的阵地。”

    “面壁者雷迪亚兹,如此说来,你的计划的全部意义,就在于人类大势已去之际的最后抵抗?这和你的性格倒是很吻合。”法国代表说。

    “先生们,不能不考虑最后的抵抗。”雷迪亚兹庄重地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