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三体 > 92 第92章 咒语(14)
    “连锁反应仍在继续,虽然螺旋大气层对木星的减速很小,但减速毕竟存在,木星轨道将向太阳缓慢下沉。随着这种下沉的发生,木星将在越来越密集的螺旋大气层中运行,摩擦产生的减速将迅速增加,进而导致轨道更快地下沉……这样,木星最终也将坠入太阳。木星的质量是前面四颗类地行星质量总和的六百倍,如此巨型的质量体冲击太阳,即使按最常规的推论,也将产生更猛烈的恒星物质喷射,使螺旋大气更为稠密,加剧了天王星和海王星世界的严寒。但还有一种更大的可能性:巨大木星的坠入,使螺旋大气层的顶端延伸至天王星甚至海王星轨道,即使大气层的顶端很稀薄,摩擦产生的减速最终也会把剩下的这两颗大行星和它们的所有卫星一起拉向太阳。当这最后的连锁反应完成后,先后受到四颗致密的类地行星和三颗巨大的类木行星的冲击,太阳将变成什么状态,太阳系将变成什么样子,谁都无法预料,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对生命和文明来说,这里将是一个比三体世界更严酷的地狱。

    “对三体世界而言,在他们的行星被三颗恒星吞噬之前,太阳系是唯一的希望,再没有第二个可以及时移民的世界,这样,继人类之后,三体文明也必将彻底灭亡。

    “这就是您的同归于尽战略。当一切都准备完毕,所有氢弹都已在水星上就位时,您将以此来要挟三体世界,最终使人类赢得胜利。

    “以上就是我,您的破壁人多年工作的结果。我并不想征询您的意见和评价,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是真的。”

    在破壁人讲述的过程中,雷迪亚兹一直默默听着,他手上的雪茄已经抽了大半,现在他不停地转动着雪茄,似乎在欣赏烟头透出的火光。

    破壁人在沙发上紧靠着雷迪亚兹坐下,像一位教师评价学生的作业一样娓娓说道:“雷迪亚兹先生,我说过,您是一位出色的战略家,至少在这个战略计划的制订和执行过程中表现出了许多卓越之处。

    “首先,您成功地利用了自己的背景。现在,人们都对您和您的国家在核能开发方面遭遇的屈辱记忆犹新,当时在奥里诺科的核设施被迫拆除的现场,全世界都看到了您阴郁的表情。您正是利用了外界所看到的自己对核武器的这种偏执,减轻甚至消除了可能引起的怀疑。

    “计划执行过程中的每个细节都表现了您的才能,这里仅举一例:在水星试验中,您本来就想把地层炸飞[38],却坚持要挖掘超深井,这是很有远见的高帽子战术,您了解PDC各常任理事国对这个耗资巨大的工程的忍耐力,把握之精确,令人敬佩。

    “但您还是有一个重大纰漏:为什么首次核试验非要在水星上进行呢?以后有的是时间,也许您太急躁了,急于看到恒星型氢弹在水星上爆炸的效果。您看到了,有大量地层物质被炸飞到逃逸速度,很可能超出了您的预期,您很满意,但也使我的推测得到了最后的证实。

    “真的,雷迪亚兹先生,尽管有前面的工作,但如果不是通过最后这件事,我也许永远不能确定您的真实战略意图,因为这想法太疯狂了,不过真的很壮观,甚至,很美。如果水星的坠落引发的连锁反应真的实现,那将是太阳系最壮丽的乐章,可惜人类只能欣赏最初的一个半小节。雷迪亚兹先生,您是一个具有上帝气质的面壁者,能成为您的破壁人,是我的荣幸。”

    破壁人站起身,很真诚地向雷迪亚兹鞠躬致意。

    雷迪亚兹没有看破壁人,抽了一口雪茄,吐着白烟继续研究烟头,“好吧,那我就问泰勒问过的问题。”

    破壁人替他把问题说出来:“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会怎么样?”

    雷迪亚兹凝视着烟头的火光点点头。

    “我的回答与泰勒的破壁人一样:主不在乎。”

    雷迪亚兹从烟头上抬起目光,探询地望着自己的破壁人。

    “您外表粗鲁内心精明,但再往灵魂的最深处,又是粗鲁的。您在最本质上是一个粗人,这种粗鲁在这个战略计划的基础上表露无遗:这是一个蛇吞象的计划,人类没有能力制造出那样数量的恒星型氢弹,即使倾尽全部地球的工业资源,还是可能十分之一都生产不出来。把水星减速到坠入太阳,即使真有一百万颗恒星型氢弹,也远远不够。您以一介武夫的鲁莽制定了这个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计划,却以一个卓越战略家的老谋深算,坚韧不拔地一步步推进它,面壁者雷迪亚兹,这真的是个悲剧。”

    雷迪亚兹看着破壁人的目光渐渐充满了一种不可捉摸的柔和,他那线条粗放的脸上出现了隐约的抽搐,很快这种抽搐变得明显起来,最后被压抑的狂笑突然爆发。

    “哈哈哈哈哈哈……”雷迪亚兹在大笑中指着破壁人,“呵呵,超人,哈哈哈哈,我想起来了,那个,那个旧版的超人,会飞,能让地球倒转,却在骑马时……哈哈哈哈……在骑马时摔断了脖子……啊哈哈哈哈……”

    “摔断脖子的是里夫,演超人的演员。”破壁人不动声色地纠正道。

    “你是不是觉得,觉得自己的下场会比他好些……哈哈哈哈……”

    “我既然来,就不在意自己的命运,我已经度过了充实的一生。”破壁人平静地说,“倒是您,雷迪亚兹先生,应该想想自己的下场。”

    “最先死的是你。”雷迪亚兹满脸笑容地说,同时把手中的烟头一下子按在破壁人两眼之间,就在后者用手捂脸之际,雷迪亚兹拿起沙发上的一根军用皮带猛地套住了他的脖子,用尽全力狠勒。破壁人虽然年轻,但在剽悍的雷迪亚兹手中毫无还手之力,被勒着脖子一下从沙发摔到地板上,雷迪亚兹在狂怒中大叫着:“我扭断你的脖子!你个杂种!谁让你到这里来自作聪明?你算什么东西?杂种!我扭断你的脖子!”他紧勒着皮带,同时把破壁人的头不断地向地板上狠撞,后者的牙齿碰击地板时发出响亮的咔咔声。当门外的警卫冲进来拉开两人,破壁人已经脸色青紫,口吐白沫,两眼像金鱼般凸出。

    处于狂怒状态的雷迪亚兹在与警卫的拉扯中继续大叫:“扭断他的脖子!吊死他!绞死他!就现在!这是计划的一部分!***听见了吗?计划的一部分!”

    但三名警卫没有执行他的命令,其中一人死死拉着他,另外两人架着已经部分缓过气来的破壁人向外走。

    “等着吧杂种,你不得好死。”雷迪亚兹放弃了摆脱警卫再次攻击破壁人的努力,长出一口气说。

    破壁人从警卫肩上回过头来,青紫肿胀的脸上露出一副笑容,他张开缺了好几颗牙的嘴说:“我度过了充实的一生。”

    行星防御理事会面壁者听证会。

    会议开始,美、英、法、德四国就抛出了一个提案,要求中止雷迪亚兹的面壁者身份,并以反人类罪将其送交国际法庭审判。

    美国代表发言说:“经过大量的调查,我们认为破壁人所公布的雷迪亚兹的战略意图是真实可信的。现在我们所面对的是这样一个人,与他所犯的罪行相比,人类历史上的一切罪行都显得微不足道了。在现有的所有法律中,甚至找不到适用于他的罪行条款,所以我们建议在国际法中增加地球生命灭绝罪这一罪行条款,以对雷迪亚兹进行审判。”

    雷迪亚兹在会议上显得很轻松,他冷笑着对美国代表说:“你们早就想除掉我了,不是吗?自面壁计划开始以来,你们一直在以双重标准对待不同的面壁者,我是你们最不想要的人。”

    英国代表反驳道:“面壁者雷迪亚兹的说法没有依据。事实上,正是他所指责的这些国家,对他的战略计划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远超过对其他三位面壁者所投入的。”

    “不错,”雷迪亚兹点点头,“但在我的计划上投入巨资,是因为你们确实想得到恒星型氢弹。”

    “可笑,我们要那东西干什么?”美国代表反问道,“它在太空战场是效率很低的武器,在地球上,曾经出现过的两千万吨级氢弹就已经没有实战意义,更不用说三亿多吨级的怪物了。”

    雷迪亚兹冷静地反驳道:“但在太阳系其他行星表面的战场上,恒星型氢弹却是最有效的武器,尤其是在人类之间的战争中。在其他行星荒凉的表面,人类之间一旦爆发战争,不用顾及平民伤亡和环境破坏,可以放心地进行大面积的摧毁,甚至可以对整个行星表面进行毁灭性清扫,这时,恒星型氢弹就能够发挥它的作用。你们清醒地预见到,随着人类向太阳系的扩张,地球世界的争端必然扩展到其他行星,尽管有三体世界这样共同的敌人,这一点也无法改变,你们在为此做准备。在这个时候发展对付人类自己的超级武器,在政治上说不过去,所以,你们就利用我来做。”

    美国代表说:“这不过是一个恐怖分子和独裁者的荒唐逻辑,雷迪亚兹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他拥有面壁者身份和权力的情况下,面壁计划本身就变得和三体入侵一样危险,我们必须采取果断措施改正这个错误。”

    “他们在这方面言行一致。”雷迪亚兹转身对轮值主席说,“CIA的人就在大厦外面,会议结束后我一走出去就会被逮捕。”

    轮值主席向美国代表方向看了一眼,后者正专注地把玩着手中的铅笔。这届轮值主席是伽尔宁,在面壁计划开始时他第一次成为PDC轮值主席,以后的二十多年中,他自己也记不清它担任过多少次这个短暂的职务,但这是最后一次了,已经满头白发的他即将退休。

    “面壁者雷迪亚兹,如果你说的是事实,那这种做法是不适宜的,只要面壁计划的原则继续有效,面壁者就享有法律豁免权,你们的任何言行都不能在法律上作为有罪指控的证据。”伽尔宁说。

    “而且,请注意,这里是国际领土。”日本代表说。

    “那是不是说……”美国代表竖起手中的铅笔,“等雷迪亚兹把一百万枚超级核弹都埋到水星上准备引爆时,人类社会仍然不能对他进行有罪指控?”

    “依据面壁法案中的相应条款,对面壁者表现出危险倾向的战略计划进行限制和制止,与面壁者本人的法律豁免权是两回事。”伽尔宁说。

    “雷迪亚兹的罪行已经越出了法律豁免权的底线,必须受到惩罚,这是面壁计划继续存在的前提。”英国代表说。

    “我提请主席先生和各位代表注意,”雷迪亚兹从座位上站起身说,“这是行星防御委员会的面壁计划听证会,而不是对本人的审判法庭。”

    “您会很快站到那个法庭上的。”美国代表冷笑着说。

    “同意面壁者雷迪亚兹的意见,我们应该回到对他的战略计划本身的讨论上来。”伽尔宁立刻抓住了这次暂时绕过棘手问题的机会。

    一直沉默的日本代表发言:“从现在看来,各位代表已对如下一点达成了共识:雷迪亚兹的战略计划存在着明显的侵犯人类生存权的危险倾向,依据面壁法案相应的原则,应该予以制止。”

    “那么,上次会议提出的关于中止面壁者雷迪亚兹战略计划的P269号提案应该可以投票表决了。”伽尔宁说。

    “主席先生,请等等。”雷迪亚兹举起一只手说,“在表决前,我希望对自己战略计划的一些细节进行最后陈述。”

    “如果仅仅是细节,有必要吗?”有人问。

    “您可以到法庭上说。”英国代表讥讽道。

    “不,这个细节很重要,现在,我们假设破壁人所公布的我的战略意图是真实的。”雷迪亚兹坚持说下去,“刚才有代表提到一百万颗氢弹在水星上部署完毕准备引爆的情况,届时我会对着无所不在的智子向三体世界发出人类的同归于尽宣言,在那一时刻,会发生什么?”

    “三体人的反应无法预测,但在地球上,一定会有几十亿人想扭断您的脖子,就像您对自己的破壁人做的那样。”法国代表说。

    “很对,那么我必须采取一定的措施来应对这种局面,各位请看,就是这个。”雷迪亚兹抬起左手,向与会人员展示他腕上的一块手表,那块表是全黑色的,无论表盘面积还是厚度都是一般男士手表的一倍,但戴在雷迪亚兹粗壮的手臂上也不显硕大,“这是一个信号发射器,它发出的信号通过一个太空链路直达水星。”

    “用它发出引爆信号吗?”有人问。

    “恰恰相反,它发出的是不引爆的信号。”

    雷迪亚兹的这句话令会场上的所有人集中了注意力。

    雷迪亚兹接着说:“这个系统的代号为‘摇篮’,意思是摇篮停止摇动,婴儿就会醒。它不断地发出信号,水星上的氢弹系统不断地接收,信号一旦中断,系统将立刻引爆氢弹。”

    “这叫反触发系统,”美国代表面无表情地说,“冷战时期曾经研究过战略核武器的反触发策略,但从未真正实施过,只有你这样的疯子才会真的这么干。”

    雷迪亚兹放下左手,把那个叫“摇篮”的东西用衣袖遮住。“教会我这个奇妙想法的倒不是核战略专家,而是一部美国电影,里面的一个男人就戴着个这玩意儿,它不停地发信号,但如果这人的心脏停止跳动,它的信号也就停止了;而另一个人身上则被装上了一枚无法拆除的炸弹,如果炸弹收不到信号,就会立刻爆炸,所以,这个倒霉鬼虽然不喜欢前面那个人,还是必须尽全力保护他……我喜欢看美国大片,直到现在还能认出老版超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