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三体 > 95 第95章 黑暗森林(2)
    “没事儿,睡吧。”罗辑对他说,然后自顾自地躺下,很快进入了苏醒后的第一次睡眠。

    他梦见了庄颜和孩子,庄颜仍在雪地中走着,孩子在她的臂膀上睡着了。

    当罗辑醒来后,护士走了进来,对他说早上好,她的声音很低,显然怕吵醒了仍在呼呼大睡的熊文。

    “现在是早上吗?这房间里怎么没有窗户?”罗辑四下看看问道。

    “墙壁的任何一处都能变得透明,不过医生认为你们现在还不适合看外面,挺陌生的,会分散精神影响休息。”

    “苏醒这么长时间了,还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这也影响休息。”罗辑指指熊文,“我可不是他那号人。”

    护士笑笑说:“没关系,我就要下班了,带你出去看看怎么样?早餐回来再吃吧。”

    罗辑很兴奋地跟着护士来到值班室,他打量着这里,陈设的物品中有一半能猜出是什么,其他则完全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房间里没有电脑和类似的设施,因为墙壁上到处都可以激活成显示屏,这也是预料之中的。引起罗辑注意的是摆在门边的三把雨伞,它们的款式不一,但看外形只能是雨伞。令罗辑惊奇的是它们显得很笨重,难道这个时代没有折叠伞了吗?

    护士从更衣室出来,换上了自己的衣服,除了表面闪亮的动态图像外,这个时代女孩子衣着款式的变化至少在罗辑的想象范围之内,与自己的时代相比,主要是凸现了不对称性,他很高兴在一百八十五年后,还能在一个女孩子的服装上得到美感。护士从那三把伞中提起一把,似乎有些重,她只能把伞背在背上。

    “外面在下雨吗?”

    女孩儿摇摇头,“你以为我拿的是……伞吧。”她很生疏地说出后面那个字。

    “那这是什么?”罗辑指着她肩上的“伞”问,本以为她会说出一个很新奇的名称,但不是那样。

    “我的自行车啊。”她说。

    他们来到走廊上时,罗辑问:“你家离这里远吗?”

    “你要是说我住的地方,不是太远吧,骑车十几分钟。”她说完站住,用那双动人的眼睛看着罗辑,说出了让他吃惊的话:“现在没有家了,谁都没有了,婚姻啊家庭啊,在大低谷后就没有了,这可是你要适应的第一件事。”

    “这第一件事我就适应不了。”

    “不会吧,我从历史课上知道,你们那时婚姻家庭就已经开始解体了,有很大一部分人不愿受束缚,要过自由的生活。”她又提到了历史课。

    我就曾是那样一个人,可后来……罗辑心里想,从苏醒的那一刻起,庄颜和孩子就从未真正离开过他的思想,已经成为他意识桌面上的壁纸,每时每刻都在显现。但现在这里的人都不认识他,情况不明朗,他虽在思念的煎熬中,还是不敢贸然打听她们的下落。

    他们在走廊上前行了一段,然后穿过一个自动门,罗辑眼前一亮,看到面前有一条狭长的平台向前伸延,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外面了。

    “好蓝的天啊!”这是他对外部世界发出的第一声惊呼。

    “不会吧,哪儿有你们那时蓝啊。”

    肯定比那时蓝,蓝多了。罗辑没有把这话说出来,他只是沉浸在这无边湛蓝的拥抱中,任心灵在其中融化,然后有一闪念的疑问:我真到天堂了吗?在他的记忆中,这样纯净的蓝天,只在生活过五年的那个与世隔绝的伊甸园中见过,只是这个蓝天上没有那么多白云,只在西天有极淡的两抹,像是谁不经意涂上去的,东方刚刚升起的太阳在完全透明的清澈大气中有一种明亮的晶莹,边缘像是沾着露水。

    罗辑把目光向下移,立刻感到了一阵眩晕,他身处高处,而从这里看到的,他好半天才意识到,是城市。开始他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片巨型森林,一根根细长的树干直插天穹,每根树干上都伸出与其垂直的长短不一的树枝,而城市的建筑就像叶子似的挂在这些树枝上。建筑的分布似乎很随意,不同大树上的叶子有疏有密。罗辑很快看到,他所在的冬眠苏醒中心其实就是一棵大树的一部分,他就住在一片叶子里,现在,他们正站在悬挂这片叶子的一根树枝上,这就是他看到的那条伸延到前方的狭长平台。回头,他看到了自己所在的这棵大树的树干,向上升到他看不到的高度。他们所在的树枝可能位于树的中上部,向上或向下,都能看到其他的树枝和挂在上面的建筑叶子。(后来他知道,城市的地址真的就是××树××枝××叶。)近看,这些树枝在空中形成错综的桥梁网络,只是所有桥梁的一端都悬空。

    “这是什么地方?”罗辑问。

    “北京啊。”

    罗辑看看护士,她在朝阳中更加美丽动人,再看看被她称做北京的地方,他问:“市中心在哪儿?”

    “那个方向,我们在西四环外,差不多能看到整个城市呢。”

    罗辑向护士所指的远方眺望了好一会儿,大声喊道:“不可能!怎么可能什么都没留下来?!”

    “你要留下什么?你们那时这里还什么都没有呢!”

    “怎么没有?!故宫呢?景山呢?**和国贸大厦呢?才一百多年,不至于全拆了吧?!”

    “你说的那些都还在啊。”

    “在哪儿?”

    “在地面上啊。”

    看着罗辑惊恐万状的样子,护士突然大笑起来,笑得站不住了扶着旁边的栏杆,“啊,呵呵呵……我忘了,真对不起,我忘了好多次了,你看啊,我们是在地下,一千多米深的地下……要是我哪天时间旅行到你们那会儿,你可以报复我一次,别提醒城市是在地面上,我也会给惊成你这样儿的,呵呵呵……”

    “可……这……”罗辑向上伸出双手。

    “天是假的,太阳也是假的。”女孩儿努力收住笑说,“当然,说是假的也不对,是从上面的一万米高空拍的图像,在下面放映出来的,也算是真的吧。”

    “城市为什么要建在地下?一千多米,这么深?”

    “当然是为了战争,你想想,末日之战时地面还不是一片火海?当然,这也是过去的想法,大低谷时代结束后,全世界的城市就都向地下发展了。”

    “现在全世界的城市都在地下?”

    “大部分是吧。”

    罗辑再次打量这个世界,他现在明白了,所有大树的树干都是支撑地下世界穹顶的支柱,同时也被用做悬挂城市建筑的基柱。

    “你不会得幽闭症的,看看天空多广阔!到地面上看天可没这么好。”

    罗辑再次仰望蓝天——或说蓝天的投影,这一次,他发现了天上的一些小东西,开始只看到了零星的几个,后来眼睛适应了,发现它们数量很多,布满了天空。很奇怪,这些天上的物体竟让他联想到一个毫不相关的地方,那就是一家珠宝店的展柜。那是在成为面壁者之前,他爱上了想象中的庄颜,有一次,竟痴迷到要为想象中的天使买一件礼物。他来到了那家珠宝店,在展柜中看到了许多白金项链挂件,那些挂件细小精致,摊放在一张黑色绒布上,在聚光灯下银光闪闪。如果把那黑色绒布变成蓝色,就很像现在看到的天空了。

    “那是太空舰队吗?”罗辑激动地问。

    “不是,舰队从这儿看不到的,它们都在小行星带以外呢。这些嘛,什么都有,能看清形状的那些是太空城市,只能看到一个亮点儿的是民用飞船。不过有时候也有军舰回到轨道上,它们的引擎很亮的,你都不能盯着看……好了,我要走了,你尽快回去吧,这里风很大的。”

    罗辑转身刚要道别,却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他看到女孩儿把那伞——或她说的自行车——像背包似的背到后背上,然后伞从她后面立了起来,在她头上展开来,形成了两个同轴的螺旋桨,它们无声地转动起来——是相互反向转动,以抵消转动力矩。女孩儿慢慢升起,向旁边跳出栏杆,跃入那让罗辑目眩的深渊中。她悬浮在空中对罗辑大声说:

    “你看到了,现在是个挺不错的时代,就把你的过去当做一场梦吧。明天见!”

    她轻盈地飞去,小螺旋桨搅动着阳光,远远地飞过两棵巨树之间,变成了一只小小的蜻蜓,有一群群这样的蜻蜓在城市的巨树间飞翔,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飞行的车流,像海底植物间川流不息的鱼群。朝阳照进了城市,被巨树分隔成一缕缕光柱,给空中的车流镀上了一层金辉。

    面对这美丽的新世界,罗辑泪流满面,新生的感觉渗透了他的每一个细胞。过去真的是一场梦了。

    当罗辑见到接待室中的那个欧洲面孔的人时,总觉得他身上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后来发现是他穿的西装不闪烁也不映出图像,像过去时代的衣服一样,这也许是一种庄重的表示。

    同罗辑握手致意后,来人自我介绍说:“我是舰队联席会议特派员本·乔纳森,您的苏醒就是我奉联席会议的指示安排的,现在,我们将一起参加面壁计划的最后一次听证会。哦,我的话您能听懂吗?英语的变化很大。”

    在听到乔纳森说话时,这几天罗辑由现代汉语的变化所产生的对西方文化入侵的担忧消失了,乔纳森的英语中也夹杂着汉语词汇,如“面壁计划”就是用汉语说的,这样下去,昔日最通用的英语和使用人数最多的汉语将相互融合,不分彼此,成为一种强大的世界语言。罗辑后来知道,世界上的其他语种也在发生着融合现象。

    罗辑能够听懂乔纳森的话,他想:过去不是梦,过去还是找上门来了。但听到“最后一次”这几个字,他感觉这一切还是有希望能尽快了结。

    乔纳森回头看看,好像是在核实门关严了没有。然后他走到墙边,激活了一个操作界面,在上面简单地点了几下后,包括天花板在内的五面墙壁全部消失在了它们显示的全息图像中。

    这时,罗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会议大厅中,虽然一切都变化很大,墙壁和大圆桌都发出柔光,但这里的设计者显然想努力复制旧时代的风格,从大圆桌、主席台和总体布局体现的怀旧情结中,罗辑立刻就知道这是哪里。现在会场还空荡荡的,只有两个工作人员在会议桌上分发文件,罗辑很惊奇地发现现在还在用纸质文件,就像乔纳森的衣服一样,这应该也是一种庄重的表示。

    乔纳森说:“现在远程会议已经是惯例,我们以这种方式参加,不影响会议的重要性和严肃性。现在离会议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您好像对外界还不太了解,是否需要我简单介绍一下现在世界的基本状况?”

    罗辑点点头:“当然,谢谢。”

    乔纳森指着会场说:“只能最简略地说一下,先说说国家的情况。欧洲成为一个国家,叫欧洲联合体,简称欧联,包括东欧和西欧,但不包括俄罗斯的欧洲部分;俄罗斯与白俄罗斯合并,国名仍叫俄罗斯联邦;加拿大的法语区和英语区分裂为两个国家;其他地区也有一些变化,但主要的就是这些了。”

    罗辑很吃惊,“就这么点儿变化?都快两个世纪了,我以为世界已经面目全非了。”

    乔纳森背对着会场,对罗辑重重地点点头,“面目全非了,罗辑博士,世界确实已经面目全非了。”

    “不是啊,这些变化在我们的时代就已经出现端倪了。”

    “但有一点你们预料不到:现在已经没有大国,在国际政治中,所有的国家都衰落了。”

    “所有的国家?那谁崛起了?”

    “一种国家之外的实体:太空舰队。”

    罗辑想了好长时间,才理解了乔纳森这话的含义,“你是说,太空舰队独立了?”

    “是的,舰队不属于任何国家,它们成为了独立的政治和经济实体,也像国家一样成为了联合国的成员。目前,太阳系有三大舰队:亚洲舰队、欧洲舰队和北美舰队,它们的名称只是说明各舰队的主要起源地,但舰队本身与它们的起源地已经没有任何隶属关系,它们是完全独立的。三大舰队中的每一支,都拥有你们时代超级大国的政治和经济实力。”

    “我的天啊……”罗辑感叹道。

    “但不要误会,地球并非处于军政府的统治下,舰队的领土和主权范围都在太空中,很少干涉地球社会内部事务,这是由联合国宪章规定的。所以,现在人类世界分为两个国际:传统的地球国际和新出现的舰队国际。三大舰队组成太阳系舰队,原来的行星防御理事会演变成太阳系舰队联席会议,是太阳系舰队名义上的最高指挥机构,但与联合国的情况一样,它只有协调功能,没有实际权力。其实太阳系舰队本身也是名义上的,人类太空武装力量的实际权力由三大舰队的统帅部掌握。好,参加今天的会议,您知道这些已经差不多了,这次听证会就是由太阳系舰队联席会议召开的,他们是面壁计划的继承者。”

    这时,全息图像中出现一个显示窗口,希恩斯和山杉惠子的图像出现于其中,他们看上去毫无变化。希恩斯微笑着向罗辑问好,山杉惠子则面无表情地坐在旁边,对罗辑的致意只是微微颔首作答。

    希恩斯说:“我也是刚刚苏醒,罗辑博士,很遗憾地得知,在五十光年远的那个位置,您诅咒的那颗行星还围绕着那颗恒星在运行。”

    “呵呵,确实是笑话,古代的笑话。”罗辑摆摆手自嘲地说。

    “但比起泰勒和雷迪亚兹来,您还是幸运的。”

    “看来您是唯一成功的面壁者了,也许您的战略计划真的提升了人类的智力。”

    希恩斯也露出了罗辑刚才那种自嘲的笑容,他摇摇头说:“没有,真的没有。我现在得知,在我们进入冬眠后,人类思维的研究很快就遇到了不可克服的障碍,因为再深入下去,就要涉及大脑思维机制的量子层次,这时,同其他学科一样,他们碰到了不可逾越的智子壁垒。我们没有提升人类的智力,如果说真做了什么,那就是增强了一部分人的信心。”

    罗辑进入冬眠时,思想钢印还没有出现,所以他不是太明白希恩斯最后一句话的含义,但他注意到希恩斯这么说时,一直冷若冰霜的山杉惠子的脸上掠过一丝神秘的笑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