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三体 > 114 第114章 黑暗森林(21)
    在追击舰队其他三艘战舰中,“蓝色空间”号做好了应对意外事变的准备,在受到攻击前,它的内部已被抽成真空,所有人员都穿上了航天服。由于真空条件下不可能产生次声波,所以没有任何人员伤亡,只是舰体在超强的电磁脉冲中受到了轻微损伤。

    当核弹的火球刚刚亮起时,“蓝色空间”号就开始了反击。首先使用反应速度最快的激光武器射击,“终极规律”号立刻被五束高能伽马射线激光击中,舰体被灼出了五个大洞,内部迅速被火焰吞没,并发生了局部爆炸,丧失了一切作战能力。“蓝色空间”更为猛烈的攻击接踵而至,在连续的核导弹和暴雨般的电磁动能弹攻击下,“终极规律”号发生了剧烈爆炸,其中人员无一生还。

    几乎在星舰地球发生这场黑暗战役的同时,在太阳系遥远的另一侧也发生了同样的惨剧:“青铜时代”号对“量子”号发起突然攻击,同样使用次声波氢弹杀死了目标飞船内的全部生命,但保存了目标完整的舰体。由于这两艘飞船传回地球的资料比较少,人们不清楚两舰之间发生了什么。虽然都在大毁灭中进行过剧烈的加速,但两艘飞船都没有像追击舰队那样进行过减速推进,所以它们存留的燃料应该比星舰地球充裕。

    无际的太空就这样在它黑暗的怀抱中哺育出了黑暗的新人类。

    在“终级规律”号爆炸形成的不断扩散的金属云中,“蓝色空间”号靠近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企业”号和“深空”号,收集了它们的所有聚变燃料,随即开始拆卸各种部件,之后,“蓝色空间”号又飞到二十万公里之外的“自然选择”号旁边,做了同样的事情。这期间,星舰地球像一个太空中的大工地,在三艘已经死亡的巨舰的舰体上,点缀着无数的激光焊花,如果章北海还活着,此景一定会让他想起两个世纪前的“唐”号航空母舰。

    “蓝色空间”号把已被切割成多段的三艘战舰的残骸围成巨石阵的形状,构建了一处太空陵墓,在这里,为黑暗战役中的全体死难者举行了葬礼。

    “蓝色空间”号身着航天服的一千二百七十三人组成的方阵悬浮在陵墓的中央,他们是星舰地球现存的全体公民。在他们周围,飞船巨大的残骸像山峰般围成一圈,残骸上被切割的裂口像漆黑的大山洞,四千二百二十七名死者的遗体就放在这些残骸中,活着的所有人都处于残骸的阴影里,仿佛置身于深夜中的山谷,只有残骸间的缝隙透进银河系冰冷的星光。

    葬礼上,所有人的心情都是平静的,太空新人类已经度过了婴儿期。

    一盏小小的长明灯亮了起来,它是一个只有五十瓦的小灯泡,旁边还有一百个备用灯泡,可以自动替换损坏的灯泡,长明灯的电源来自一个小型核电池,可以连续亮几万年。它那黯淡的光亮好似山谷中的烛光,在残骸黑暗的高崖上投下一小圈光晕,那片被照亮的钛合金壁上镌刻着所有死难者的名字,没有墓志铭。

    一小时后,太空陵墓被“蓝色空间”号加速的光芒最后一次照亮,陵墓将以光速的百分之一滑行,几百年后,将在星际尘埃中被减速至光速的千分之零点三,在六万年后到达NH558J2,而在这五万多年前,“蓝色空间”号已经从这里飞向下一个星系。

    “蓝色空间”号驶向太空深处,它携带着充足的聚变燃料,以及八倍冗余的关键配件。飞船内部不可能放下如此多的物品,人们就在船体上附加了几个外部存贮舱,使得这艘飞船变得面目全非,成为一个非常庞大粗陋的不规则体,但更像一个远行者了。

    一年前,在太阳系的另一端,“青铜时代”号也加速离开了“量子”号的废墟,飞向金牛星座方向。

    “蓝色空间”号和“青铜时代”号来自一个光明的世界,现在却变成了两艘黑暗之船。

    宇宙也曾经光明过,创世大爆炸后不久,一切物质都以光的形式存在,后来宇宙变成了燃烧后的灰烬,才在黑暗中沉淀出重元素并形成了行星和生命。所以,黑暗是生命和文明之母。

    在地球世界,对“蓝色空间”号和“青铜时代”号的谩骂和诅咒排山倒海般涌向外太空,但两艘飞船没有任何回应,它们切断了与太阳系的一切联系,对于这两个世界来说,地球已经死了。

    两艘黑暗之船与黑暗的太空融为一体,隔着太阳系渐行渐远。它们承载着人类的全部思想和记忆,怀抱着地球所有的光荣与梦想,默默地消失在永恒的夜色中。

    “这就对了!”

    这是罗辑在得知太阳系两侧发生的黑暗战役时说的第一句话,然后,他丢下一脸茫然的史强,独自跑出房间,狂奔穿过小区,面对着华北沙漠站住了。

    “我是对的!我是对的!”他对着天空喊道。

    这时正是深夜,可能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今天大气的能见度很好,能看到星星。然而星空远没有21世纪那么清澈,只能看到最亮的星辰。星空显得稀疏了许多,但罗辑还是找回了两个世纪前那个寒冷的深夜他在冰湖上的感觉。这时,作为普通人的罗辑消失了,他再次成为一个面壁者。

    “大史,我手里有人类胜利的钥匙!”罗辑对跟过来的史强说。

    “哦?呵呵……”

    史强略带嘲讽的笑让罗辑从亢奋中冷静下来,“我知道你不相信。”

    “那现在该做什么呢?”史强问。

    罗辑坐到沙地上,他的情绪飞快地跌到了谷底。“做什么?好像什么也做不了。”

    “至少你可以把想法向上面反映一下。”

    “我不知道有没有用,但试试吧,就算是尽到面壁者的责任。”

    “需要找哪一级?”

    “最高层。联合国秘书长,或者舰队联席会议主席。”

    “这怕是不容易,咱们现在都是老百姓……不过总得试试吧,你只能……嗯,先去市政府,找市长。”

    “那好,我这就去市里。”罗辑站起身来。

    “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我自己去。”

    “我大小是个政府官员,要见市长比你容易些。”

    罗辑仰头看看天空问:“水滴什么时候到地球?”

    “新闻上说再有十几个小时就到了。”

    “知道它是来干什么的吗?它的使命不是毁灭联合舰队,也不是攻击地球,它是来杀我的,我不想到时候你和我在一起。”

    “呵呵……”大史又发出了那种嘲讽的笑声,“不是还有十几个小时吗?到时候我离你远点儿就是了。”

    罗辑苦笑着摇摇头,“你根本不拿我说的当回事,那干吗要帮我?”

    “老弟,信不信你那是上边的事,我这人做事总是稳妥起见。既然两百年前从几十亿人里把你选出来,总是有些道理的吧?如果在我这儿耽搁了,那我不成千古罪人了?要是上边也不把你当回事,那我也没什么损失,不就进一次城嘛。不过有一点:说现在飞向地球的那个玩意儿是来杀你的,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信,杀人的事儿我熟悉,就算凶手是三体人,这也太离谱了。”

    罗辑和大史两人在凌晨到达旧城中的地下城入口时,看到入城的电梯还在正常运转。从地下城中外出的人很多,且都携带着大量的行李,但下去的人很少,在电梯中除了他们之外只有两个人。

    “是冬眠者吧?都在向上走,你们下去干什么?城市里很乱。”其中一个年轻人问,他的衣服上不断有火球在黑色的背景上闪耀,仔细一看,原来是联合舰队毁灭时的影像。

    “那你下去干什么?”史强问。

    “我在地面上找好了住处,下去拿些东西。”年轻人说,对他们点点头,“你们地面上的人就要发财了,我们在地面没有房子,上面房子的产权大部分是你们的,我们上去后只好从你们手中买。”

    “地下城一旦崩溃,那么多的人都要拥到地面上,那时大概没什么买卖之说了。”史强说。

    缩在电梯一角的那个中年人听着他们的话,突然把手捂在脸上伤心地叫道:“噢,不,噢——”然后蹲下去哭了起来。他的衣服上映着一幅很古典的《圣经》画面:**的亚当和夏娃站在伊甸园的树下,一条妖艳的毒蛇在他们之间蠕动着,不知是不是象征着刚刚发生的黑暗战役。

    “他这样的人很多。”年轻人不屑地指指哭泣者说,“心智不健全。”他的双眼亮了起来,“其实,末日是一段很美的时光,甚至可以说是最美的时光。这是历史上唯一一次的机会,人们可以抛弃一切忧虑和负担,完全属于自己。像他这样子真是愚蠢,这时最负责任的生活方式就是及时行乐。”

    电梯到达后,罗辑和史强走出出口大厅,立刻嗅到空气中有股怪味,是燃烧发出的。与以前相比,地下城里的光线亮了些,但这是一种让人烦躁的白光。罗辑抬头看看,从巨树的缝隙中看到的不是清晨的天空,而是一片空白,地下城穹顶上映出的外部天空影像消失了,这空白让他想起曾在电视新闻中看到的飞船上的球形舱。草坪上散落着纷乱的碎片,都是从巨树建筑上掉落下来的。不远处有几辆坠毁的飞车残骸,在一辆正在燃烧的残骸旁边围了一圈人,不断地把从草坪上拾到的其他可燃物扔进火里,有人还把自己闪亮着图像的衣服扔了进去。一处破裂的地下管道喷出高高的水柱,一群浑身湿透的人在周围孩子般地嬉戏,不时齐声发出兴奋的尖叫,四散开来躲避从巨树上落下来的碎片,然后又聚集起来狂欢。罗辑再次抬头观望,发现巨树上有几处闪着火光,消防飞车尖啸着警笛,吊着从树上拆下的失火的树叶从空中飞过……他发现,在街上遇到的人分为两类,电梯中遇到的那两个人就是他们的代表。一类人情绪低落,目光呆滞地走过或一动不动地坐在草坪上,忍受着绝望的煎熬,现在,绝望的原因已经从人类的失败转移到目前面临的生活困境;另一类人则处于一种疯狂的亢奋状态,用放荡不羁来麻醉自己。

    城市交通已陷入混乱,罗辑和史强等了半个小时才叫到一辆出租车,当无人驾驶的飞车载着他们穿行于巨树间时,罗辑又想起了在这座城市中的恐怖经历,感到像坐过山车般的紧张,好在飞车很快就到达了市政厅。

    史强以前因工作关系来过几次市政厅,对这里比较熟悉。经过再三的联系,终于得到了市长接见的许可,但要等到下午才行。费此周折是在罗辑的预料之中,市长答应接见倒使他有些意外: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他们又是这样的小人物。吃午饭时史强告诉罗辑,这位市长是昨天新上任的,他原来是市政府主管冬眠者事务的官员,可以算是史强的上级,与他比较熟。

    “他是咱们老乡。”史强说。

    在这个时代,老乡这个词的涵义由地理变成时间,并不是所有的冬眠者都能相互用这个称呼,只有在相近的时间进入冬眠的人才算老乡。在跨越漫长岁月之后相聚,时间老乡之间比以前的地理老乡更亲密了一层。

    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半,他们才见到了市长。这个时代的高级官员一般都有明星气质,只有英俊漂亮的人才能当选,但现任市长长相平平。他的年龄和史强差不多,只是瘦了许多,有一个特点让人一眼就看出他是冬眠者:他戴着一副眼镜,肯定是两百年前的老古董,因为即使是隐形眼镜也早就消失了。但以前戴眼镜的人一旦不戴了,总感觉自己的相貌有问题,所以很多冬眠者即使视力恢复了也戴着平光眼镜。市长看上去一脸疲惫,从椅子上站起时都显得吃力。当史强抱歉打扰并祝他高升时,他摇摇头说:“这个不堪一击的时代,我们这些皮实的野蛮人又能派上用场了。”

    “您是地球上职位最高的冬眠者了吧?”

    “谁知道呢?随着形势的发展,我们可能还有老乡升到更高的位置。”

    “前任市长呢?精神崩溃了?”

    “不不,这个时代也有坚强的人,他一直很称职,但两天前在骚乱地区的一次车祸中遇难了。”

    市长看到史强身后的罗辑,立刻把手伸向他,“啊,罗辑博士,你好!我认识你,两个世纪前我还是你的崇拜者呢,因为在那四个人中你最像面壁者,当时真猜不透你想干什么。”接着他说出了一句让两人心凉了半截的话,“你是我在这两天里接待的第四个救世主了,还有几十个在外面等着,但我实在没有精力见他们了。”

    “市长,他和他们不一样,两个世纪前……”

    “两个世纪前他从几十亿人中被选出来,正因为如此我才打算见你们,当然,”市长指指史强,“我找你还有其他事,咱们完了再谈。现在说你们的事吧,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能不能先别谈你们的救世方案,那一般都很长,先说你们想让我做什么。”

    罗辑和史强说明来意后,市长立刻摇摇头,“就是我想帮你们也做不到,我自己目前都有一大堆事情要向高层反映,这个高层比你们想见的要低,只是省和国家的领导人,但连这都很困难,你们应该知道,现在最高层在处理更大的麻烦。”

    罗辑和史强一直在关注新闻,当然知道市长说的更大的麻烦是什么。

    在联合舰队全军覆没后,沉寂了两个世纪的逃亡主义迅速复活。欧洲联合体甚至制定了一个初步的逃亡方案,用全民抽签方式决定首批十万名逃亡人选,这个方案居然在全民投票中被通过了。但在抽签结果出来后,大多数没有抽中的人都反悔了,因此发生了大规模的骚乱,公众转而一致认为逃亡主义是反人类的罪恶。

    当外太空中幸存的战舰之间的黑暗战役发生后,对逃亡主义的指控又有了新的内容:事实证明,当与地球世界的精神纽带剪断后,太空中的人在精神上将会发生彻底的异化,即使逃亡成功,那么幸存下来的也不再是人类文明,而是另一种黑暗邪恶的东西,和三体世界一样,这东西是人类文明的对立面和敌人,它还得到了一个名称——负文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