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三体 > 115 第115章 黑暗森林(22)
    随着水滴向地球的逼近,公众对逃亡主义的敏感也达到了顶峰,舆论警告说很可能有人在水滴攻击地球前出逃。所有太空电梯的基点和航天发射基地周围都有大量的人员在聚集,扬言要关闭所有进入太空的通道。他们确实有这个能力,这个时代全球公民都有拥有武器的自由,民用武器大部分是小型激光枪。一支激光手枪当然不会对太空电梯的运载舱和起飞中的航天器构成威胁,但与传统枪支不同的是,大量的激光枪可以使光束在一个点上聚集,一万支手枪如果同时照射一点,将无坚不摧。聚集在太空电梯基点和航天基地周围的人少则几万,多则上百万,他们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携带了武器,当发现运载舱上升或航天器起飞时,这些人会不约而同一起拔枪照射,因为激光的直线弹道使瞄准很精确,所以大部分的光束都会聚集在目标上并将其摧毁。在这种情况下,地球与太空的交通联系几乎中断了。

    骚乱在发展,近两天,攻击的目标转向了同步轨道上的太空城。因为网上有大量谣言,说某某太空城正在被改造成逃亡飞船,于是,它们便受到地球民众的集体攻击,不过由于距离遥远,激光束到达时已经发散减弱,加上太空城都处于旋转中,并没有造成实质性伤害。而这项活动已成为末日时代全人类的一项集体娱乐。在当天下午,欧联的三号太空城“新巴黎”同时受到北半球上千万支激光手枪的照射,导致城中的气温急剧上升,不得不疏散居民。这时从太空城中看去,地球比太阳还亮。

    罗辑和史强都没有再说什么。

    “在冬眠移民局的时候,我对你的工作印象很深。”市长对史强说,“还有郭正明,你好像认识他吧,他刚升任市公共安全局长,他也向我推荐你,我希望你能到市政府来工作,现在很需要你这样的人。”

    史强略一思索,点点头,“等我把小区的事安顿一下就过来,现在城市的情况怎么样了?”

    “情况在恶化,不过还在控制之中,现在重点维持供电感应场的运行,感应场一旦停止,城市就彻底崩溃了。”

    “这种骚乱和我们那时可不一样啊。”

    “是不一样。首先根源不一样,这是由对未来彻底的绝望引起的,十分难办;同时,我们能用的手段比那时也少得多。”市长说着,从墙上调出一幅画面,“这是现在的中心广场,从一百多米的高度俯拍的。”

    罗辑知道,中心广场就是大低谷纪念碑所在的地方,他和大史曾在躲避被KILLER病毒控制的飞车时去过那里,现在俯视那里,纪念碑和周围的那一小片沙漠都看不见了,整个广场上白花花的一片,那些白色的颗粒蠕动着,像一锅煮着的大米粥。

    “那都是人吗?”罗辑疑惑地问。

    “**的人,这是超级性派对,现在人数已过十万,还在增加。”

    这个时代两性关系和同性关系的发展已远远超出罗辑的想象,对一些事现在也见怪不怪了,不过这个情景还是令他和大史极为震撼,罗辑不由得想起《圣经》中人类接受十诫前的堕落场面,典型的末日景象。

    “这种事,政府怎么就不制止?”史强质问道。

    “怎么制止?他们完全合法,如果采取行动,犯罪的是政府。”

    史强长叹一声,“是,我知道,这个时候警察和军队也干不了什么。”

    市长说:“我们翻遍了法律,也找不到能够应付目前局势的条文。”

    “城市变成这样,真不如让水滴把它撞掉算了。”

    大史的话提醒了罗辑,他急忙问:“水滴还有多长时间到地球?”

    市长把那幅壮观的**画面切换成另一个实时新闻频道,上面显示了一幅太阳系的模拟图,一条醒目的红线标示了水滴的航迹。那是一条类似于彗星轨道的陡峭轨道,末端已经接近地球。右下角有一个走动的倒计时,显示水滴如果不减速,将在四小时五十四分钟后到达地球。同时在其下方还有滚动的文字新闻,正在显示有关专家对水滴的分析。与笼罩全球的恐慌不同,科学界是最先从大失败的震撼中恢复理智的,这种分析十分冷静。分析认为,尽管人类目前对水滴的驱动方式和能量来源一无所知,但种种迹象表明,这个装置目前也遇到了能量消耗问题,在完成了对联合舰队的毁灭性打击之后,它朝太阳方向的加速十分缓慢。它曾近距离掠过木星,但对处于木星轨道的三大舰队的基地完全不予理会,而是借用木星的引力进行加速,这一举动更明确地证实了水滴的能量有限且已经过量消耗的猜测。科学家们都认为,有关水滴要撞穿地球的说法是无稽之谈,但它来干什么,谁也不知道。

    罗辑说:“我必须走了,否则这座城市真的要毁灭了。”

    “为什么?”市长问。

    “因为他觉得水滴是来杀他的。”史强说。

    “呵呵呵……”市长的笑容很僵硬,显然他很长时间没笑了,“罗辑博士,你是我见过的最自作多情的人。”

    从地下城上到地面后,罗辑和史强便立刻驾车离去,由于地下城的居民大量拥出,地面的交通也变得拥挤起来,他们用了一个半小时才开出旧城区,驱车沿着高速公路全速向西行驶。

    从车上的电视机中看到,水滴以每秒七十五公里的速度接近地球,没有减速的迹象,按这样的速度,将在三小时后到达。

    随着地下城供电感应场强度的减弱,车速慢了下来,开车的史强用上蓄电池才保持了车速,他们驶过包括新生活五村在内的大片冬眠者居住区,继续西行。一路上,两人沉默着,很少说话,注意力都集中在电视中的实时新闻上。

    水滴越过月球轨道没有减速,按现在的速度,将在一个半小时后到达地球,由于不知道它以后的动向,更是为了避免恐慌,新闻中没有预报撞击位置。

    罗辑痛下决心,迎来了那个他一直想推迟的时刻,他说:“大史,就到这儿吧。”

    史强停了车,他们都下了车,已接近地平线的夕阳把两个男人的影子长长地投在沙漠上。罗辑感到脚下的大地同他的心一起变软了,他有种在虚弱中站不住的感觉。

    罗辑说:“我尽量向人烟稀少的地方开,前面有城市,我要朝那个方向拐,你想办法回去吧,离那方向越远越好。”

    “老弟,我就在这儿等你,完事后我们一起回去。”大史说着,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在掏打火机的时候他才想起来现在的烟不用点,罗辑注意到,就像他从遥远的过去带来的其他东西一样,他这个习惯动作一直没有改过来。

    罗辑有些凄惨地笑了笑,他倒是希望史强真这样想,这至少使分别变得稍微容易承受些,“你要愿意就等吧,到时候最好到路基另一边去,我也不知道撞击的威力有多大。”

    史强笑着摇摇头,“你让我想起两百多年前遇到的一个知识分子,也是你这熊样儿,一大早坐在王府井教堂前面哭……但他后来挺好的,我苏醒后查了查,活到快一百岁了。”

    “你怎么不提那个第一个摸水滴的人呢?丁仪,你好像也认识的。”

    “他那是找死,没办法。”大史看着布满晚霞的天空,好像在回忆着物理学家的样子,“不过那真是个大气之人,像那样能把什么事都看开的,我这辈子还只见着他一个,正儿八经的大智慧啊,老弟,你得向他学。”

    “还是那句话:你我都是普通人。”罗辑说着看看表,知道时间不能再耽搁了,就向史强伸出手,“大史,谢谢你这两个世纪做过的一切,再见,也许咱们真能在什么地方再见面。”

    史强没有去握罗辑的手,把手一摆说:“别扯淡了!老弟,信我的,什么事儿都不会有,走吧,完事后快点来接我,晚上喝酒的时候别怪我笑话你啊。”

    罗辑赶紧转身上车,不想让史强看到他眼中的泪,他坐在车里,努力把后视镜中大史变形的影像刻在心中,然后开动了车子。

    也许真能在什么地方再见面,上次跨越了两个世纪的时光,这次要跨越什么呢?罗辑这时突然像两个世纪前的吴岳一样,悔恨自己是个无神论者。

    夕阳完全落下去了,路两侧的沙漠在暮色中泛出一片白色,像雪。罗辑突然想起,两个世纪前,他开着那辆雅阁车,带着想象中的爱人,就是沿着这条路出游的,那时华北平原上覆盖着真的雪。他感到她的长发被风吹起,一缕缕撩到他的右面颊上,怪痒痒的。

    “不不,别说在哪儿!一知道在哪儿,世界就变得像一张地图那么小了,不知道在哪儿,感觉世界才广阔呢。”

    “那好,咱们就努力迷路吧。”

    罗辑一直有一种感觉:庄颜和孩子是被他的想象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一阵绞痛,在这个时刻,爱和思念无疑是最折磨人的东西。泪水再次模糊了视线,他努力使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但庄颜那双美丽的眼睛还是顽强地从空白中浮现,伴着孩子醉人的笑声。罗辑只好把注意力集中到电视新闻上。

    水滴越过拉格朗日点[52],仍以不变的速度向地球扑来。

    罗辑把车停到了一个他认为很理想的地方,这是平原和山区的交界处,目力所及之处没有人和建筑,车停在一个三面有山的U形谷地中,这样可以消解一部分撞击的冲击波。罗辑把电视机从车上拿下来,带着它走到空旷的沙地上坐了下来。

    水滴越过三万四千公里的地球同步轨道,近距离掠过了“新上海”太空城,城中的所有人都清晰地看到了那个从他们的天空中飞速划过的耀眼光点,新闻宣布,撞击将在八分钟后发生。

    新闻终于公布了预测的撞击点的经纬度,在中国首都的西北方向。

    对此罗辑早就知道了。

    这时暮色已重,天空中的亮色已经在西天缩成一小片,像一个没有瞳仁的白眼球,漠然地面对着这个世界。

    也许只是为了打发剩下的这点儿时间,罗辑开始在记忆中回放自己的一生。

    他的人生分成泾渭分明的两部分,成为面壁者后是一部分,这部分人生虽然跨越了两个世纪,但在感觉上紧凑而致密,就像是昨天的一天。他把这部分飞快地倒过去了,因为这部分不像是自己的人生,包括那铭心刻骨的爱情,都像一场转瞬即逝的梦,而他也不敢再想起爱人和孩子了。

    与他期望的不同,成为面壁者之前的人生在记忆中也是一片空白,能从记忆之海中捞出来的都是一些碎片,而且越向前,碎片越稀少。他真的上过中学吗?真的上过小学吗?真的有过初恋?支离破碎的记忆中偶尔能找出几道清晰的划痕,他知道有些事情确实发生过,细节历历在目,但感觉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过去就像攥在手中的一把干沙,自以为攥得很紧,其实早就从指缝中流光了。记忆是一条早已干涸的河流,只在毫无生气的河床中剩下零落的砾石。他的人生就像狗熊掰玉米,得到的同时也在丢弃,最后没剩下多少。

    罗辑看看周围暮色中的大山,想起了两百多年前他在这些山中度过的那个冬夜。这是几亿年间站累了躺了下来的山,“像坐在村头晒太阳的老头儿们。”他想象中的爱人曾这样说。当年遍布田野和城市的华北平原已变成了沙漠,但这些山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仍是那种平淡无奇的形状,枯草和荆条丛仍从灰色的岩缝中顽强地长出来,不比两个世纪前茂盛,但也不比那时稀疏多少。这些岩石山要发生看得出来的变化,两个世纪太短了。

    在这些山的眼中,人类世界是什么样的呢?那可能只是它们在一个悠闲的下午看到的事:有一些活着的小东西在平原上出现了,过了一会儿这些小东西多了起来,又过了一会儿它们建起了蚁穴般的建筑,这种建筑很快连成片,里面透出亮光,有些冒出烟;再过一会儿,亮光和烟都消失了,活着的小东西也消失了,然后它们的建筑塌了,被沙埋住。仅此而已,在山见过的无数的事儿中,这件事转瞬即逝,而且未必是最有趣的。

    终于,罗辑找到了自己最早的记忆,他惊奇地发现,自己能记住的人生也是开始于一片沙滩上。那是自己的上古时代,他记不清是在哪儿,也不记得当时有谁在旁边,但能记清那是一条河边的沙滩,当时天上有一轮圆月,月光下的河水银波荡漾。他在沙滩上挖坑,挖一个坑坑底就有水渗出,水中就有一个小月亮;他就那样不停地挖,挖了好多个坑,引来了好多个小月亮。

    这真的是他最早的记忆,再往前就是一片空白了。

    夜色中,只有电视机的光亮照着罗辑周围的一小片沙滩。

    罗辑竭力保持着大脑的空白状态,他的头皮发紧,感到上方出现了一只覆盖整个天空的巨掌,向他压下来。

    但接着,这只巨掌慢慢抽回了。

    水滴在距地面两万公里处转向,径直飞向太阳,并且急剧减速。

    电视中,记者在大喊:“北半球注意!北半球注意,水滴减速时亮度增强,现在你们用肉眼能看到它!”

    罗辑抬头仰望,真的看到了它,它并不太亮,但由于其极快的速度,能够轻易分辨出来,它像流星般划过夜空,很快消失在西天。

    水滴与地球的相对速度减到零,同时,它把自己调整到太阳同步轨道上,也就是说,在未来的日子里,水滴将始终处于地球与太阳之间,与地球的距离约为四万公里。

    罗辑预感可能还有事情要发生,就坐在沙地上等候着,那些老人般的岩山在两侧和身后静静地陪着他,使他有一种安全感。新闻中一时间没有重要消息,世界并不能确定已经逃脱了这一劫难,都在紧张地等待着。

    十多分钟过去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从监测系统中看到,水滴静静地悬浮在太空中,尾部的推进光环已经消失,浑圆的头部正对着太阳,反射着明亮的阳光,前三分之一段像在燃烧。在罗辑的感觉中,水滴与太阳之间似乎在发生着某种神秘的感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