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三体 > 153 第153章 【威慑后第一年,澳大利亚】(4)
    没有人说话,一个策划已久的灭绝计划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智子继续说:“在即将到来的生存竞争中,大部分人将被淘汰,三个月后舰队到达之时,这个大陆上将剩下三千万至五千万人,这些最后的胜利者将在保留地开始文明自由的生活。地球文明之火不会熄灭,但也只能维持一个火苗,像陵墓中的长明灯。”

    澳大利亚联邦议会大厅是模仿英国议会大厅建造的,布局有些奇怪,周围有一圈高高在上的旁听席,中间的各国首脑所在的议员席好像放在一个大坑中,现在,那里的人们一定感觉自己处在一个即将被填埋的坟墓里。

    “生存本来就是一种幸运,过去的地球上是如此,现在这个冷酷的宇宙中也到处如此。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类有了一种幻觉,认为生存成了唾手可得的东西,这就是你们失败的根本原因。进化的旗帜将再次在这个世界升起,你们将为生存而战,我希望在座的每个人都在那最后的五千万人之中,希望你们能吃到粮食,而不是被粮食吃掉。”

    ……

    “啊——”离程心不远处的人群中传出一声女人的尖叫,像利刃划破晨空,但立刻被一片死寂吞没了。

    程心感到天旋地转,她并未意识到自己倒下,只是看到天空把大帐篷和信息显示窗口挤下去,占据了她的全部视野,然后地面触到她的后背,仿佛是大地在她背后直立起来一样。晨空像是晦暗的海洋,那几缕被朝阳映红的薄云像飘浮在海面上的血。接着,她视野的中心出现了一块黑斑,迅速扩大,就像一张在蜡烛上方展开的纸被烧焦一样,最后黑色覆盖了一切。她昏厥的时间很短,两手很快找到了地面,那是软软的沙地。她撑着地面坐起来,又用右手抓住左臂,确定自己恢复了神志,但世界消失了,只有一片黑暗。程心睁大了双眼,但除了黑暗什么都看不见——她失明了。

    各种声音围绕着她,她不知道哪些来自现实,哪些是幻觉。有潮水一般的脚步声,有惊叫声和哭声,还有许多自己分辨不出来的怪啸,像狂风吹过枯林。

    有跑过的人撞倒了她,她又挣扎着坐起来,黑暗,眼前还是一片黑暗,像沥青一般浓稠的黑暗。她转向自己认为的东方,但即使在想象中也看不到初升的太阳,那里升起的是一个黑色的巨轮,把黑色的光芒洒向世界。

    在这无边的黑暗中,她似乎看到了一双眼睛,那黑色的眸子与黑暗融为一体,但她能感觉到它的存在,能感觉到它对自己的注视。那是云天明的眼睛吗?自己已经坠入深渊,应该能见到他了。她听到云天明在叫她的名字,极力想把这幻觉从脑海中赶走,但这声音固执地一遍遍响起。她终于确定声音是来自现实,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是这个时代那种女性化的男音。

    “你是程心博士吗?”

    她点点头,或是感觉自己点了头。

    “你的眼睛怎么了?看不到了吗?”

    “你是谁?”

    “我是治安军一个特别小分队的指挥官,智子派我们进入澳大利亚接你走。”

    “去哪里?”

    “你想去哪里都行,她会安排好你的生活,当然,她说这得你自愿。”

    这时,程心又注意到了另一个声音,她原以为那也是幻觉。那是直升机的轰鸣声。人类已经掌握了反重力,但因能耗巨大而无法投入实用,现在大气层内的飞行器大部分仍是传统旋翼式的。她感到了扑面的气流,证实了确实有直升机悬停在附近。

    “我能和智子通话吗?”

    有人把一个东西塞到她手中,是一部移动电话,她把电话凑到耳边,立刻听到了智子的声音:

    “喂,执剑人吗?”

    “我是程心,我一直在找你。”

    “找我干什么?你还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吗?”

    程心缓缓摇摇头,“不,我从来都没那么想……我只想救两个人,这总行吧?”

    “哪两个?”

    “艾AA和弗雷斯。”

    “就是你那个叽叽喳喳的小朋友和那个土着老头儿?你找我就是为这个?”

    “是的,让你派来的人带他们走,让他们离开澳大利亚过自由的生活。”

    “这容易。你呢?”

    “你不用管我了。”

    “我想你看到了周围的情况。”

    “没有,我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了。”

    “你是说你失明了?你不应该缺少营养吧?”

    刚才程心就有些奇怪,智子知道AA,但怎么会也知道弗雷斯呢?他们三人在这一年中确实一直得到了足够的配给,弗雷斯的房子也没有像其他当地人的房子那样被征用,还有,自从她和AA搬进来后,再没有人到这里骚扰过她。程心一直以为这是当地政府对自己的照顾,现在才知道是智子一直在关心她。程心当然清楚,在四光年外控制智子的肯定是一个群体,但她与其他人一样,总是把她当成一个个体,一个女人。

    这个正在杀死四十二亿人的女人却在关心她这一个人。

    “如果你留在那里,最后会被别人吃掉的。”智子说。

    “我知道。”程心淡淡地回答。

    似乎有一声叹息,“好吧,有一个智子会一直在你附近,如果你改变主意或需要什么帮助时,直接说出来我就能听到。”

    程心沉默了,最终没有说谢谢。

    有人抓住了她的胳膊,是那个治安军指挥官,“我刚接到带那两人走的命令,你放心,程心博士。你还是离开的好,这是我个人的请求,这里很快就变成人间地狱了。”

    程心摇摇头,“你们走吧。知道他们在哪儿吧?谢谢。”

    她凝神听着直升机的声音,失明后听觉变得格外灵敏,几乎像第三只眼一样。她听到直升机飞起,在两公里外弗雷斯的房子那里再次降低悬停,几分钟后再次升空,渐渐远去。

    程心欣慰地闭上眼睛,其实与睁着一样只有黑暗。现在,她那已经撕裂的心终于在血泊中平静下来,这黑暗竟成为一种保护,因为这黑暗之外是更恐怖的所在,那里正在浮现的某种东西,使寒冷感到冷,使黑暗感到黑。

    周围的骚动剧烈起来,脚步声、冲撞声、枪声、咒骂、惊叫、惨叫、哭号……已经开始吃人了吗?应该不会这么快,程心相信,即使到了三个月后完全断粮之际,大部分人也不会吃人。

    所以大部分人将被淘汰。

    剩下的那五千万人无论仍然是人还是变成其他什么东西都不重要,人类作为一个概念即将消失。

    现在,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人类历史了:走出非洲,走了七万年,最后走进澳大利亚。

    人类在澳大利亚又回到了起点,但再次起程已不可能,旅行结束了。

    有婴儿的哭声,程心很想把那个小生命抱在怀中,她又想起了两年前在联合国大厦前抱过的那个宝宝,软软的,暖暖的,孩子的笑那么甜美。母爱让程心的心碎了,她怕孩子们饿着。

    第二十四章【威慑纪元最后十分钟,62年11月28日16:17:34至16:27:58,奥尔特星云外,“万有引力”号和“蓝色空间”号】

    当水滴攻击的警报出现后,“万有引力”号上只有一个人如释重负,他就是詹姆斯·亨特,舰上年龄最大的人,已经七十八岁,人们都叫他老亨特。

    半个世纪前,在木星轨道的舰队总部,二十七岁的亨特从总参谋长那里接受了使命。

    “派你到‘万有引力’号上去做餐饮控制员。”总参谋长说。

    这个岗位其实就是以前的炊事员,只不过现在战舰上炊事工作全部由人工智能完成,餐饮控制员只负责操作烹饪系统,主要是向其中输入每餐的菜谱和主食种类。在这个岗位上的最高军衔也就是中士,而亨特刚被授予上校军衔,他是舰队中得到这一军衔最年轻的一位。但亨特没有感到奇怪,他知道自己是去做什么。

    “你是一个潜伏者,任务是监控引力波发射台,一旦出现战舰高层指挥系统无法控制的危险,就销毁发射控制器。遇到非常情况时,你可以采取自己认为合适的一切手段。”

    “万有引力”号的引力波发射系统包括天线和发射控制器,天线就是船体本身,不可能破坏,但只要销毁发射控制器,整个系统就失效了。按照“万有引力”号和“蓝色空间”号上的条件,是不可能重新装配一台新的发射控制器的。

    亨特知道,像自己这样的潜伏者,在古代的核潜艇中也有过。当时不论是在苏联还是北约的战略核潜艇中,都有一些身处不起眼岗位上的士兵和低级军官肩负着这样的使命,随时准备在有人试图控制潜艇和洲际导弹的发射权时,从他们意想不到的方向采取果断行动制止阴谋。

    “你要密切监视舰上的一切动向,你的任务也需要你不间断地了解所有值勤周期的情况,所以,在整个任务过程中,你不能冬眠。”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一百多岁。”

    “你只需活到七十多岁,那时,船体中简并态振动弦的半衰期就到了,‘万有引力’号的引力波发射系统将会失效,于是你的使命也就完成了。算下来,你只需要在前半个航程保持苏醒状态,整个返航航程都可以冬眠。不过,这仍是一个极富献身精神的使命,几乎需要献出一生,你完全可以拒绝。”

    “我接受。”

    总参谋长问了一个在过去时代的将领不会提出的问题:“为什么?”

    “末日战役中,我曾是战略情报局驻‘牛顿’号的情报分析军官,在战舰被水滴击毁前,我乘一艘救生艇逃生。那是舰上最小的一种救生艇,但上面也能坐五个人,当时有一群人向这边移动,可我单独一个人就把它开走了……”

    “这件事我知道,军事法庭已经有结论,你没有过失,你的救生艇开出后不到十秒钟飞船就爆炸了,你没有时间等其他人。”

    “是,但……我现在感觉当时还是和‘牛顿’号在一起的好。”

    “是啊,失败铭心刻骨,我们都觉得自己本不该活下来。不过这一次,你有可能救几十亿人。”

    两人沉默许久,窗外,木星的大红斑像一只巨眼一样注视着他们。

    “在交代具体的任务细节前,我首先要你明白一点:任务中行动的触发应该是极其敏感的,在无法判定危险的程度时,你首先应该选择销毁操作,即使误操作也不是你的责任。在操作中,不必考虑附带损失,如果需要,毁灭全舰也是可以接受的。”

    起航后,亨特被安排在第一轮值勤,为期五年。这五年间,他一直秘密地吃一种蓝色小药片。到值勤结束时,在冬眠前的体检中他被查出患有脑血管凝血障碍,又称冬眠障碍症,这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症状,对人的正常生活没有任何影响,只是不能冬眠,否则醒来时会导致严重的大脑损伤,这也是迄今发现的唯一影响冬眠的病症。当亨特被确诊后,他发现周围人的神情像在出席他的葬礼一般。

    于是在整个航程中亨特一直醒着,舰上每个再次苏醒的人都发现他老了一些。他向每一批新醒来的人讲述他们冬眠后那十几年的趣闻轶事,这个炊事兵因此成了舰上最受欢迎的人,无论军官还是士兵都喜欢他。渐渐地,他成了这次漫长远航的一个象征。谁也想不到这个宽厚随和的伙夫是一个与舰长平级的军官,也是除舰长外唯一一名拥有在危机出现时毁灭全舰的权限和能力的人。

    在头三十年的时间里,亨特有过几个女朋友,他在这方面有着让其他人嫉妒的优势,可以和不同时段执勤的女孩子交往。但几十年后,他渐渐老去,那些仍然年轻的女性就只拿他当一般朋友和一个有趣的人了。

    在这半个世纪中,亨特唯一爱过的女性叫秋原玲子,可是在大部分时间里,他与她之间的距离都大于千万个天文单位,因为秋原玲子在“蓝色空间”号上,是一名上尉导航员。

    追击“蓝色空间”号是三体和地球两个世界间唯一真正有着共同目标的事业,因为这艘航向太空深处的孤船是两个世界共同的威胁。在诱使黑暗战役幸存的两舰返航的过程中,“蓝色空间”号知晓了宇宙的黑暗森林状态,如果有朝一日他们掌握了宇宙广播的能力,后果不堪设想。对“蓝色空间”号的追击得到了三体世界的全力配合,在进入智子盲区前,“万有引力”号上一直可以收到智子发来的追击目标内部的实时图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