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三体 > 155 第155章 【威慑后第一年,澳大利亚】(6)
    “万有引力”号上最先到达引力波发射控制单元舱的是老亨特,他也没有进入此舱的权限,遂打算首先断开控制单元与天线舰体的联系,这样可以暂时使引力波发射系统失效,再设法销毁舱内的控制单元。

    但已经有人在那里了。

    亨特拔出手枪对准那人——此人穿着“万有引力”号上的中尉军装,这与他应该穿的末日战役时的太空军服装不同,可能是从舰上偷来的。对方正在打量着控制单元舱,亨特一看背影就认出了他。

    “我知道戴文中校没看错。”亨特说。

    “蓝色空间”号陆战队指挥官朴义君少校转过身来,他很年轻,看上去不超过三十岁,但脸上透出一种“万有引力”号上的人所没有的沧桑感。他看上去多少有些意外,也许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人来,也许没想到来人是老亨特,但他仍很镇静,半抬起双手说:“请听我解释。”

    老亨特不想听解释,他不想知道这人是怎么进入“万有引力”号的,甚至不想知道他是人是鬼,不管真相如何,情况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他现在只想销毁引力波发射控制单元,这是他生命的全部目的,而现在这个来自“蓝色空间”号上的人挡在他的路上,他毫不犹豫地开枪了。

    子弹击中了朴义君的前胸,冲击力把他推到身后的舱门上。亨特的手枪发射的是飞船内部专用的特制子弹,不会对舱壁和内部设备造成损坏,但杀伤力显然不如激光枪。朴义君胸前的弹洞中溅出几滴血珠,但他仍然在失重中直起身,把手伸进染血的军服,从右肋掏出自己的枪来。亨特又开了一枪,仍然击中了对方的胸部,在失重中溅出了更多的血珠。亨特随后瞄准了目标的头部,但没来得及射出第三颗子弹。

    刚赶到的包括舰长在内的军官们看到这样一幕情景:亨特的手枪飞出好远,他的身体僵直,两眼上翻只有眼白,四肢微微抽搐;他的口中血似喷泉,那些血液在失重中凝成大大小小的圆球散布四周,在这些血球中有一个暗红色的物体,拳头大小,后面拖着两根尾巴一样的管状物——由于不透明,很容易同血球区分开,那东西有节奏地搏动着,每次搏动都从拖在后面的细管中挤出一些血来,这就产生了一个推进力,使它在失重中向前飞行,像一只游动的暗红色小水母。

    那是亨特的心脏。

    在刚才的挣扎中,亨特的右手先是猛地捂住胸口,接着拼命撕扯胸前的衣服把外衣扯开了,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露出的胸膛,完好无损,没有一点伤痕。

    “马上手术也许还能救活他。”朴义君少校用沙哑的声音吃力地说,他胸前的两个弹洞仍在冒血,“现在医生不需要开胸就能把心脏接回去……其他的人不要乱动,否则,他们摘除你们的心脏或大脑就像从眼前的树枝上摘个苹果一样容易。‘万有引力’号已经被占领了。”

    一群全副武装的人从另一条廊道冲进来,他们大部分身穿末日战役前的深蓝色陆战队轻便宇宙服,显然都来自“蓝色空间”号。陆战队员们都端着杀伤力很大的激光冲锋枪。

    舰长向周围的军官们示意了一下,他们都默默地扔出武器。“蓝色空间”号上的人数是“万有引力”号的十倍,仅陆战队员就有一百多名,可以轻易控制“万有引力”号全舰。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是不可置信的,“蓝色空间”号已经变成一艘超自然的魔法战舰,“万有引力”号上的人们在重温末日战役中的震撼。

    在“蓝色空间”号的球形大厅中央悬浮着一千四百多人,他们大部分是“蓝色空间”号上的人员,有一千二百多人。六十多年前,也是在这里,“蓝色空间”号上的官兵列队宣誓接受章北海的指挥,现在他们基本上还是那些人。由于飞船上常规航行时苏醒状态的值勤人数很少,所以六十多年后他们的平均年龄只老去三到五岁,大部分人并没有感到时光的流逝,黑暗战役的烈焰和太空中冷寂的葬礼都历历在目。其余是来自“万有引力”号的一百多人。除了军装的颜色明显不同外,两舰的人员分别聚成了一大一小两个人群,他们互存戒心,拉开了很大的距离。

    两群人之前,两舰的高级指挥官倒是混聚在一起,他们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蓝色空间”号的舰长褚岩上校,他四十三岁,看上去还要年轻些,是一位学者型的军人,风度儒雅,言行举止沉稳中甚至带着一丝羞涩。但在地球世界,褚岩已是一个传奇人物。黑暗战役中,是他命令提前抽空了“蓝色空间”号内部的空气,在次声波核弹的最初攻击中免于覆灭,以至于在地球的舆论中,“蓝色空间”号在黑暗战役中是属于自卫还是谋杀仍有争议。黑暗森林威慑建立后,也是他力排众议,顶着全舰思乡心切的巨大压力,没有全速回航地球,使得在接到“青铜时代”号的警报后有足够的时间逃离。关于褚岩还有许多传说,比如当初“自然选择”号叛逃时,他是唯一一名主动要求出航追击的舰长,有证据表明这是别有用心,他的真实目的是想劫持“蓝色空间”号与“自然选择”号一起叛逃,但这也只是传说。

    褚岩说:“这里聚集了两艘飞船上的大部分人员,虽然我们之间还存在分歧,我们仍然把所有人看做是一个共同世界的人,这是一个由‘蓝色空间’号和‘万有引力’号共同组成的世界。在我们共同规划这个世界的未来之前,先要完成一件迫在眉睫的事。”

    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全息显示窗口,显示着太空中一片星光稀疏的区域,画面正中有一片淡淡的白雾,雾中有一组刷子样的白色直线,由几百条平行线段组成,这些线段显然经过图像处理的加强,在画面中很醒目。两个多世纪以来,“雾中刷子”图案已为人们所熟悉,甚至被用来做商标。

    “这是三体星系附近星际尘埃中的航迹,是我们在八天前观察到的。请各位注意看。”

    人们都盯着图像看,很快发现那些白线都有肉眼可以觉察的延伸。

    “这是多少倍快放?”“万有引力”号的一名军官问。

    “没有快放,是原速。”

    这话引发了人群中的一阵骚动,像初降的暴雨落入树丛一般。

    “粗算一下,这……接近光速了。”“万有引力”号莫沃维奇舰长说,声音倒是很平静,这两天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太多了。

    “是的,第二支三体舰队正在以光速驶向地球,四年后到达。”褚岩说,他用关切的目光看着“万有引力”号的人群,似乎对把这个信息告诉他们感到很不安,“你们起航后,地球世界一天天陷入大同盛世的梦幻中不能自拔,完全误判了形势。三体世界一直在等待,现在他们等到了机会。”

    “谁能证明这不是伪造的?!”“万有引力”号的人群中有人喊。

    “我证明!”关一帆说,他在前面和军官们站在一起,是他们中唯一一个没穿军装的人,“我的观测站也观测到了同样的航迹,只是我主要进行大尺度的宇宙学观测,没有注意,经他们提醒我才把与此有关的观测数据调出来看了。我们和三体星系、太阳系构成了一个不等边的三角形,三体星系与太阳系是最长的一条边,我们与太阳系是最短的边,我们与三体星系连线的长度介于两者之间,就是说,我们与三体星系的距离比太阳系要近一些,地球大约将在四十天后观察到航迹。”

    禇岩说:“我们相信,在地球那边事变已经发生,具体时间就是五小时前水滴对我们两舰发动袭击的时间。根据从‘万有引力’号上得到的信息,那正是地球上两任执剑人之间刚刚完成交接的时间,这就是三体世界等待了半个世纪的机会。两个水滴显然在进入盲区之前就接到了指令,这是一个策划已久的整体计划。现在可以肯定,黑暗森林威慑状态已不复存在,可能的结果有两个:引力波宇宙广播已经启动,或者没有启动。我们相信——”

    禇岩说着,在空中又调出了程心的照片,这是刚从“万有引力”号上得到的。画面上的程心在联合国大厦前抱着婴儿,这个画面放得与航迹的画面一样大,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太空的基色是肃杀的黑色和银色,分别来自空间的深渊和冰冷的星光;而程心真的像一个美丽的东方圣母,她与怀中的婴儿沐浴在柔和的金色阳光中,让人们又找回已久违半个世纪的离太阳很近时的感觉。

    “——我们相信是后者。”禇岩接着说。

    “他们怎么选了这样一个执剑人?!”“蓝色空间”号的人群中有人问。

    莫沃维奇舰长说:“‘万有引力’号起航已经六十多年,我们也飞了有半个世纪了,地球社会的一切都在变化,威慑是个舒服的摇篮,人类躺在里面,由大人变成了孩子。”

    “你们不知道地球上已经没男人了吗?”“万有引力”号的人群中有人喊道。

    “地球人类确实已经没有能力维持黑暗森林威慑。”禇岩说,“按照计划,我们将占领‘万有引力’号重建威慑,但刚刚知道了引力波天线衰变这回事,我们发射引力波的能力只能再维持两个月。请相信,这对我们所有的人都是极大的打击,现在只剩一个选择:立刻启动引力波宇宙广播。”

    人群大乱。在显示着三体舰队光速航迹的冷酷太空旁,怀抱婴儿的程心充满爱意地看着他们。这两幅对比鲜明的巨大画面,彰显着他们面临的两种选择。

    “你们要犯世界灭绝罪?!”莫沃维奇舰长质问道。

    面对混乱,禇岩仍保持着平静,他没有理会莫沃维奇舰长,径自对人群说:“启动广播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现在,不论是地球的追捕还是三体的追杀,我们都逃脱了,两个世界对我们都不再有威胁。”

    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一件事。隐伏在两舰上的智子进入盲区后不可恢复,它们与三体世界的联系永远中断,水滴也被摧毁,这样,两个世界就丢失了对两舰的跟踪。在奥尔特星云之外的茫茫太空中,即使以三体达到光速的技术力量,重新搜索到两艘灰尘般的飞船也是不可能的。

    “你们这是报复!”“万有引力”号的一名军官说。

    “我们有权报复三体世界,他们应该为已经犯下的罪行负责。这是战争,消灭敌人天经地义。对于人类世界,按照上面的推论,现在他们所有的引力波发射装置都已被摧毁,地球已被控制,很可能,对人类的整体灭绝已经开始。启动宇宙广播是给地球一个最后的机会,太阳系的坐标暴露后,那里再没有任何占领的价值,毁灭随时可能降临,借此就能把太阳系的三体力量赶走;他们的光速舰队也不会再把太阳系作为目标,这就使人类至少避开了迫在眉睫的灭绝。另外,我们的引力波广播只公布三体星系的坐标。”

    “这也等于公布了太阳系的坐标。”

    “是的,但希望能给地球更多的时间,让尽可能多的人类逃离太阳系,至于他们到底逃不逃,那是他们自己的事。”

    “这毕竟是灭绝两个世界的行为,其中一个还是我们的母星,这个决定就像最后审判日的判决一样重大,是不能这么轻易做出的!”莫沃维奇说。

    “同意。”

    禇岩说完,在空中已经出现的两个显示窗口之间又出现了一个全息窗口,显示的图形极为简洁,只有一个长方形的红色按钮,长度有一米左右,下方有一个数字,目前显示为0。

    “我说过,我们是一个完整的世界,这个世界中的所有人都是普通人,但命运把我们推到了对两个世界做出最后审判的位置上。最后的决定必须做出,但不能由某个人或某些人做出,这将是这个世界的决定,我们举行全民公决。现在,赞同对三体星系的坐标进行引力波宇宙广播的人,请按动这个红色按钮;反对或弃权的什么都不要做。各位,目前‘蓝色空间’号和‘万有引力’号上的人员总数,包括在场的和正在值勤岗位的,共1415人,如果赞成人数达到或超过总人数的三分之二,即944人,宇宙广播将立刻启动;否则,将直到天线失效,永不启动。下面,全民公决开始。”

    禇岩说完,转身按动了悬浮在空中的硕大的红色按钮,按钮闪了一下红光,表示点击生效,下面的数字由“0”变为“1”。紧接着,“蓝色空间”号的两位副舰长也先后按动按钮,统计数字跳到“3”;接下来是“蓝色空间”号上的其他高层军官,然后是人群中的中下层军官和士兵,他们以一列细长的队列飘过红色按钮,一次次按动它。

    随着按钮的红光一次次闪起,下面的统计数字在不断增长,这是历史心脏的最后跳动,是踏向一切的终点的最后步伐,令所有的人惊心动魄。

    数字跳到“795”时,关一帆按动了按钮,他是“万有引力”号上投赞成票的第一个人。之后,又有几名“万有引力”号的军官和士兵按动按钮。

    终于,数字跳到了“944”,一行醒目的大字浮现在按钮上方:

    再次点击,引力波宇宙广播将启动。

    这时正好轮到队列中的一名士兵,排在他后面的还有很多人。他把手放到按钮上,但没有按动,等着后面的一名少尉把手放到他的手上,接着又有许多双手放上来,叠成高高的一摞。

    “请等一下。”莫沃维奇舰长突然说,他飘过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手放在那摞手的最上方。

    然后,这几十只手一起按下,按钮闪起了最后的红光。

    这时,距叶文洁在公元20世纪的那个清晨按下那个红色按钮已经三百一十五年了。

    引力波发射启动了。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强劲的振动,这振动似乎不是来自外部,而是自己的身体发出的,似乎每个人都变成了一根嗡嗡作响的琴弦。这死亡之琴只弹奏了十二秒就停止了,然后一切陷入寂静。

    在飞船外面,时空的薄膜在引力波中泛起一片涟漪,像风吹皱了暗夜中的湖面,对两个世界的死亡判决以光速传向整个宇宙。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