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6章 你该死
    “老爷,都是妾身的错,是妾身这监管不力,错信桃红这个贱婢。你罚妾身吧。”

    谢氏很聪明,她已然看清楚了形式,放弃了挣扎,打算弃卒保帅。

    桃红睁大了一双眼睛,盯着谢氏。

    “呜呜……”

    太太,你不能放弃奴婢啊。奴婢这么做,全都是按照你的吩咐。

    啪啪!

    站在谢氏身后的丫鬟春禾,突然跳出来,两巴掌狠狠甩在桃红的脸上。

    打完人,春禾还指着桃红大骂:“桃红,你太让太太失望了。太太当初怎么吩咐你的,让你尽心尽力伺候二姑娘,你却背着太太,二姑娘,干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你该死!”

    “春禾,退下!老爷还没发话,哪轮到你一个奴婢跳出来说话。”

    谢氏板着脸,怒斥春禾。

    春禾一脸心虚,后怕,“太太见谅,奴婢实在是太气愤,所以没忍住。奴婢以前和桃红一起当差,她本性不坏,做事勤快又麻利。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芷兰院,她竟然会变成这样。”

    顾玖偷偷朝春禾看去,太太身边的大丫鬟果然不一般。这句话分明是在往芷兰院泼脏水。

    以前在上房勤快又麻利的桃红,到了芷兰院,结果就变得黑心烂肠。定然不是太太的问题,而是芷兰院,是顾玖的问题。

    顾玖拿着手绢,擦着眼泪,“都是我的错,反正我也活不久了,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不准胡说。”顾大人厉声呵斥顾玖,语气中却透着关心。

    顾大人还扫了眼春禾,春禾一脸心虚,躲在谢氏身后。

    谢氏连忙说道:“都是妾身的错,没有管好她们。老爷你罚妾身吧。”

    顾大人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身边的丫鬟,是该好好管教管教。主子还没说话,就敢跳出来,这是谁家的规矩。”

    谢氏噎住。她万万没想到顾大人竟然不给她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指责她没管教好身边的丫鬟。

    谢氏的面子,里子都没保住,脸色自然难看。

    春禾心中惶恐无比,她这是好心办坏事,完蛋了。

    “妹妹,妹妹你没事吧!”

    顾玖一母同胞的亲哥哥顾珽冲了进来。

    顾珽是家中嫡长子,在族中排行行三。

    十六七岁的年纪,身材修长,五官俊朗,面相斯文,像个书生。只是不能开口说话,一开口就露陷。

    “哥哥!”

    顾玖弱弱地喊了一声。

    顾珽见顾玖弱不禁风的模样,心中怒气横生,“妹妹,是谁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杀了她。”

    “放肆!”

    顾大人拍着桌子,“为父在此,你要杀谁?”

    顾珽心中不服气,面上还是恭敬的请安,“见过父亲,太太。妹妹被人欺负,欺负她的人难道不该杀吗?”

    顾大人板着脸,“为父还没死,这个府中,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顾珽低头,沉默下来。他朝桃红看去,目光带着滔天怒火。他早就看桃红不顺眼,以前妹妹拦着他,不让他生事。

    如今这丫鬟被人揭破,不打杀她,难消心头之恨。

    桃红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

    三少爷顾珽是什么性子,桃红太清楚了。

    以前顾玖还维护她的时候,顾珽就三番两次的找她麻烦。

    而今,顾玖翻脸,想要除掉她,顾珽就是那个递刀子的人。不,顾珽不舍得顾玖双手沾血,他会亲自宰了她。

    “呜呜……”

    太太救命。

    桃红眼巴巴地望着谢氏。

    谢氏朝她看了一眼,这一眼的含义太过复杂,原本还在挣扎的桃红,瞬间像是认命一般,不动了。

    桃红低着头,脸如死灰。她若是继续挣扎,试图脱身,太太谢氏定会让她全家陪葬。她若是乖乖认命,死的不过是她一人,家人性命还能保全。

    桃红哭了,认命了!

    谢氏暗暗点头,桃红这丫鬟果然聪明伶俐,没有枉费自己的一番调教。

    “老爷,妾身以为,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将大夫请来,为二姑娘看病。旁的事情,老爷日理万机,不如就让妾身来处置。”

    顾玖偷偷朝谢氏看去,猜测谢氏的用意。

    谢氏看桃红的眼神,像是看一个死人。

    显然,谢氏这么做不是为了保住桃红的性命,那她的目的应该是为了保住药材库房的管事婆子。

    药材库房的管事李婆子,原先是谢氏的陪嫁。后来嫁给了府中的外管事,就被谢氏派去管理药材库房。

    李婆子管着药材这些年,以次充好,顺手牵羊,敲诈勒索,不知道贪墨了多少钱。当然,谢氏自己肯定没少赚。

    谢氏保住李婆子,便是保住了自己的钱袋子,难怪她要越俎代庖,急于将顾大人忽悠走。

    顾玖想通了其中的关节,连忙低头,咳了起来。咳得撕心裂肺,旁人看着都感到害怕。

    “妹妹,你怎么样?”

    “姑娘,你喝口水。”

    顾大人微蹙眉头,面露担忧。

    谢氏心中暗恨,贱人,真会找时间咳嗽。

    顾玖虚弱地靠在床头,泪水还挂在眼角,她一脸柔弱地看着顾大人,“父亲,女儿想换个大夫,请父亲允许。”

    谢氏眉眼一挑,率先说道:“二丫头,许大夫可是远近知名的大夫,也是老爷的忘年之交。府中有人生病,向来都是请许大夫上门。你现在要求换一个大夫,是信不过许大夫的医术,还是信不过老爷的眼光?”

    这番指责,当真是诛心之言。

    顾大人已经皱起了眉头。

    一旦应对不好,顾玖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顾珽满眼怒火,太太这话是什么意思。没看到妹妹已经病成这个样子,还给妹妹下眼药,果然是毒妇。

    顾玖偷偷拉住暴躁的顾珽,冲他微微摇头,要他不要冲动。

    为了妹妹,顾珽忍着。

    顾玖轻咳一声,眼泪一滴滴落下,“父亲,女儿当然相信许大夫的医术。只是,女儿听说许大夫以前当过军医,更擅长外伤。女儿是风寒之症,与外伤总归不同。”

    顾大人微微点头称是,“二丫头说的有理,张贵,拿着本官的名帖,去将陈大夫请来。”

    “是城西的陈大夫吗?”

    “正是。”

    陈大夫有点迂,顾大人不太喜欢这个人,故此一般情况下,府中有人生病都是请许大夫。许大夫知情知趣,见识不俗,顾大人对许大夫也高看三分。

    不过陈大夫的医术没话说,在晋州数一数二,尤其擅长内科。

    这回若非顾玖病得快不行了,顾大人还不一定愿意请陈大夫上门。

    张贵领命离去。

    谢氏微微眯起眼睛,然后又睁开,说道:“老爷,陈大夫的医术自然是极好的,只是许大夫那里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顾大人轻描淡写地说道:“无妨!”

    一个风寒之症,治了半年,还没治好。就算是丫鬟用劣等药材以次充好,许大人见多识广,怎么就没看出来?

    若是许大夫早点看出丫鬟搞鬼,二丫头也不用受那么多罪。

    “老爷,库房的人都带来了。老爷要见吗?”

    管家顾全回来。

    谢氏心头一惊,脸色微变。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