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38章 公子有疾
    顾玖跟随护卫来到凉亭。

    走近了才发现眼前的青衣公子,长得真真好看。仿佛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

    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忧郁,气质温文尔雅,很容易令人心生好感。

    顾玖在打量刘诏的时候,刘诏也在打量她。

    好一个眉目温柔,五官精致的小姑娘。只是看着身子有些弱,脸色略显苍白,身量也没有长开。

    “姑娘请坐。冒昧请姑娘过来,希望姑娘不要介意。”

    “公子客气!”

    顾玖浅浅一笑,在石凳上坐下来。

    青竹张张嘴,想说石凳太凉。话到嘴边,才醒悟到场合不对,又将未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姑娘贵姓?”

    顾玖说道:“免贵姓顾。”

    “莫非是晋州刺史顾大人府上千金?”

    “正是家父!”

    刘诏抿唇一笑,意味不明。

    护卫赵三,站在凉亭一角。手就放在刀柄上,随时都有可能暴起杀人。

    顾玖不动声色地观察。

    此刻,杀机四伏。

    护卫带着杀意,只需刘诏一个眼神,顾玖今日就要命丧当场。

    顾玖突然笑了起来。果然偷听不会有好事。

    “顾姑娘笑什么?”

    顾玖抿唇,意味不明地说道:“我笑公子。”

    刘诏挑眉,“我很可笑?”

    顾玖掷地有声地说道:“公子有疾。”

    “放肆!”

    护卫赵三厉声呵斥。

    刘诏抬手一挥,护卫赵三又退回角落。

    顾玖扬眉,果然啊!

    明知她是晋州刺史顾大人的女儿,区区一个护卫却理所当然地呵斥她放肆。

    眼前这位公子的身份,很可能比她猜测得还要高许多。

    身份高贵的公子,却隐瞒身份住在天门寺,身上貌似还有伤,真是令人好奇。

    当然,顾玖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好奇心害死猫,她可不想死。

    刘诏面色平静地问道:“顾姑娘会医术?”

    顾玖微微低头,说道:“久病成医。”

    “原来如此!那请顾姑娘说说,我有何疾?”

    顾玖迟疑。

    刘诏笑了笑,“但说无妨。”

    顾玖斟酌着说道:“蒲黄,五灵脂,这两味药常用于外伤止血。我在公子身上,闻到了这两位药的味道。姑且猜一猜,公子或许有外伤在身。”

    刘诏面色平静如水,不置可否。

    护卫赵三,眼睛眯了起来,目光死死地盯着顾玖。

    看似无害的小姑娘,目光却如此锐利。

    这人留不得,必除之而后快。

    否则,公子来到晋州的消息万一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顾玖偷偷地朝刘诏的下半身扫了眼,嗯,貌似伤到了不得了的地方。

    不好好医治的话,浊世翩翩佳公子,却不行,哈哈……

    “顾姑娘似乎对我的伤势很感兴趣?”

    顾玖否认,“并没有。我只是随口一说,请公子不要当真。”

    刘诏笑了笑,嗓音突然一低,暗哑的声音传入顾玖耳中,“可惜本公子已经当真了。”

    顾玖眨眨眼,表情有些傻。

    眼珠一动,脑中闪过各种对策。

    她该如何脱身?

    她朝三个丫鬟看去。三个丫鬟还懵着,根本没有意识到她们已经身处危险中,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之前她展露医术,不过是想唬对方一唬,让对方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动手。

    如今看来,效果不行。

    对方的戒备心更强了。

    顾玖皱眉,扮弱?已经来不及了。

    而且扮弱,只会让对方轻视。

    面对眼前这位身份极高的公子,弱者,在此刻只有死路一条。

    那么只能继续硬抗下去。

    顾玖挑眉,目光坦荡,直面刘诏,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说道:“伤在腿根,若是不及时医治,会留下隐疾。”

    护卫赵三手中的刀,已经拔出了一截。

    刘诏端起茶杯,护卫赵三手中的刀又退回刀鞘中,杀意立减。

    “顾姑娘知道得似乎不少。”

    顾玖一本正经地说道:“从会吃饭就开始吃药,十多年的时间,望闻问切略知一二。”

    刘诏笑了笑,表情清淡,“既然如此,不如就请顾姑娘为本公子诊治一番。”

    “公子?”护卫赵三很急,也很意外。

    刘诏摆手,双眼盯着顾玖,眸子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我相信顾姑娘不会乱来。”

    顾玖微微一笑,点点头,说道:“公子说的没错,病了这么多年,我最是惜命。”

    “惜命就好。”

    刘诏伸出左手,露出一截手腕,“顾姑娘请。”

    这一幕不光是护卫赵三傻眼,青梅她们同样傻眼。

    姑娘什么时候学会的医术?

    顾玖面无表情,伸出右手,轻轻搭在刘诏的手腕上。

    和她之前的判断相差不大,只是伤势比她预想地更重。

    伤口应该已经发炎。若不及时医治,下一步就是化脓,到时候一条腿都不保不住。

    顾玖收回手,平静地说道:“有些严重。”

    刘诏随口问道:“有得治吗?”

    顾玖点头,“有得治。”

    刘诏微微点头,云淡风轻地说了句,“那就好。”

    那模样,仿佛受伤的人不是他。

    就像是你在说,今天天气不错。

    对方回一句:哦,我知道了。

    顾玖等着对方的下文,她以为对方会让自己开药方,结果只等来一句:

    “天色不早了,顾姑娘请回吧。”

    顾玖愣了一下,片刻后回过神来,干脆利落地道一声:“告辞!”

    起身,然后迫不及待地带着三个丫鬟离开了凉亭。

    当顾玖的身影消失在果园中,护卫赵三上前两步,“公子为何要放她们离去?属下这就追上去,将她们悉数……”说着,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刘诏扫了眼护卫赵三,眼神锐利如剑。

    护卫赵三立马低下头。

    刘诏表情高深莫测地说道:“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属下遵命。”

    刘诏又说道:“天门寺内若是发生命案,会引来官差。这对我们并无益处。”

    “属下明白。”

    顿了顿,赵三还是忍不住说道:“只是属下担心那几个人会将今日的事情说出去。”

    刘诏闻言,笑了起来,“她不会说出去。”

    赵三不明所以,公子怎知顾姑娘不会说出去。

    忍了忍,赵三终于忍住,没将这个问题问出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