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43章 谁伤我儿子
    两张药方,外加一份注意事项,就摆在刘诏的面前。

    药方,刘诏只扫了一眼。

    他的目光,始终盯着注意事项。

    注意事项一,包裹伤口的纱布,先放入沸水煮一盏茶的时间,晾干可用。

    注意事项二,清理伤口的刀具,放入沸水中煮上一盏茶的时间。使用前,再用烧刀子清洗一遍。

    注意事项三,处理伤口时,先用烧刀子清洗伤口,务必确保清洗干净。

    注意事项四,无论是处理伤口,还是敷药,处置人员的手必须清洗干净。

    房门从外面打开。

    此刻,已经是凌晨时分。

    赵三带着一身寒露走进来。

    门口有一只双腿受伤的土狗,正趴在地上。土狗的双腿被纱布包裹着,显然已经接受了治疗。

    赵三躬身,说道:“启禀公子,已经试过药方。药方没有问题,药效很强。”

    刘诏朝门口土狗看去,然后点点头,“你来给我治伤。”

    顾玖开的药方,刘诏不可能毫无保留的使用。

    身为皇孙,多疑是他的天性。

    自小就被教导,不吃外人给的食物,不用外人给的药材。

    若非多疑,他也活不到今天。

    赵三按照注意事项,清洗双手,刀具。

    刘诏褪去衣衫,露出伤口。

    伤口发炎化脓,必须将脓液和腐肉清除干净。

    赵三迟疑,“公子,会有些痛。”

    刘诏面色平静,“无妨。”

    赵三咬咬牙,拿出烧刀子,浇在伤口上,开始清洗伤口。

    伤口周围的肌肉,完全不受主人的控制,一个劲的抽动。

    刘诏的双手,死死地抓着椅子扶手。而他脸上,却始终面无表情,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伤口清洗完毕,刘诏没怎么样,赵三倒是出了一身冷汗。

    赵三偷偷擦了下额头上汗水,“接下来,给公子上药。”

    刘诏点点头。

    用顾玖开的药方,配制的伤药,带着淡淡的清香味。

    药膏呈深褐色,一点点涂抹在伤口上,最后覆盖住整个伤口。

    刘诏暗自舒了一口气。

    药膏刚一接触伤口,就有一种清清凉凉的感觉,连痛感都减少了许多。

    赵三小心翼翼地问道:“公子感觉怎么样?”

    刘诏神情淡漠地说道:“甚好!”

    赵三笑了起来,“顾姑娘果然有两把刷子,

    刘诏点头,“年纪不大,肯定没有行医的经历,医术却不错。本公子很好奇,她的医术是从哪里学来的?”

    赵三用纱布包裹伤口,说道:“属下打听过,顾姑娘自幼多病。都说久病成医,或许是病久了,就学会了医术。”

    刘诏淡淡一笑,“顾姑娘的病情,属于内科。本公子倒是不知道,长期卧床吃药的人,也懂治疗外伤。”

    赵三抬头望着刘诏,“公子,要不要属下再派人调查一番?”

    刘诏沉默了片刻,最后说道:“不用了。以后互相保持距离,不要过多来往。我想对方也是这么想的。”

    说完,他拿起摆在桌上的注意事项,折叠起来,贴身放着,

    “这四点注意事项,虽不知具体原理,不过对治疗外伤一定很关键。将来若是能推广到军中,想来定能救下许多伤重士兵的性命。”

    “公子说的是。”

    ……

    谢二老爷一大早起来,眼皮一个劲地跳。

    吃早饭的时候,他问道:“少爷回来了吗?”

    “启禀老爷,少爷还没回来。”

    谢二老爷点点头,看来事情已经成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笑了起来。

    事情成了就好,改明儿就上刺史府提亲去。

    真想看看,到时候顾知礼顾大人会是什么表情。

    哈哈……

    想到那个场面,谢二老爷就忍不住得意大笑。

    当初顾大人不顾亲戚情面将他赶出门,届时还得客客气气地将他请回去。

    “老爷,不好了!”

    门房急匆匆地跑来。

    “慌慌张张地做什么?”谢二老爷表情一拉,一脸不满地看着来人。

    门房紧张得咽下一口唾沫,说道:“少,少爷回来了。”

    “少爷回来就回来了,干什么做出这个表情。等等,你说少爷回来了?怎么这么早?”

    谢二老爷有些疑惑。

    他的儿子他了解,是个吃不得苦的主,不可能连夜赶路,这么早回来。

    门房着急,“老爷,你快去看看吧,少爷受伤了,浑身是血。”

    “什么?”

    谢二老爷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放在手边的茶碗,一个晃荡,直接跌落在地上。

    顾不得这些旁枝末节,谢二老爷急忙朝门房跑去。

    “四郎!”

    谢二老爷站在离谢宪三步远的地方,大叫一声,心都在颤抖。

    他的儿子,他的宝贝儿子,浑身是血,躺在门板上,几乎没了人形。

    谢二老爷“啊”地大叫一声,猛地冲过去,扑在门板上,“四郎,谁伤了你?”

    谢宪气虚虚弱,眼皮动了动,嘴唇张张合合,始终说不出话来。

    管家在旁边劝道:“老爷,少爷伤势严重,得即刻请大夫上门诊治。”

    “快,快请大夫上门。赶紧将少爷抬到房里去。”

    “是!”

    几个门房小厮,抬着谢宪回房。

    谢二老爷突然一阵头晕,身体一软,就朝地面上倒去。

    “老爷,你没事吧。”

    管家和小厮眼疾手快,齐齐扶住谢二老爷。

    谢二老爷抚着头,表情可怖地问道:“怎么回事?四郎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管家忙说道:“有人敲门,门房开门一看,就看到少爷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谢二老爷咬牙切齿,问道:“有看到是谁敲门吗?”

    管家摇头,“没有看到。”

    “啊啊啊……”

    谢二老爷发出一阵阵怒吼声,表情极为可怕。

    “一定是顾玖,一定是。四郎昨日上天门寺,一定是在天门寺受了伤。小厮呢?四郎身边的小厮去了哪里?”

    管家被谢二老爷眼中的疯狂吓住了,“不,不知道。一个都没见到。”

    谢二老爷有些懵,“一个都没见到?”

    管家连连点头,“正是!跟在少爷身边的小厮,都不见了。”

    谢二老爷脸色一白,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回事?”

    不可能都被杀了吧。

    谢二老爷咬着牙,“备车,我要亲自上天门寺。”

    “老爷,大老爷来信了。”

    一个小厮急匆匆跑了,小声禀报。

    谢二老爷脚步顿住,一声大老爷来信,让他从愤怒中冷静下来。

    他咬咬牙,说道:“管家,派人盯着天门寺,还有刺史府,有任何情况,及时禀报。另外派人通知姑太太,告诉她,计划失败,谢宪受了重伤。”

    “是!小的这就去安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