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79章 顾珽受伤
    王二丫,是个年满十八岁的大姑娘,家住晋州城外三十里的小山村。

    她活不下去了,不如一死了之。

    她已经两天没吃饭了,饿着肚子,走出村口,找地方寻死。

    她一路走,一路回想这十八年的生活。

    她自小生的高大,力气也很大,从小跟着爹爹兄长习武。

    那时候,爹爹兄长都还活着,家里日子过得很好,还盖了五间青砖黑瓦的大房子。

    这在村里属于头一份。

    后来爹爹从军,打仗,再也没有回来。

    哥哥从军,打仗,也没有回来。

    娘亲病倒了,家里的钱流水一般的花出去。

    钱不够,卖田卖地,又找叔叔婶婶借。

    那时候,叔叔婶婶都很和善,很大方的借了钱给她买药。

    可是娘亲还是没能活下来,在去年冬天留下她一个人走了。

    然后,叔叔婶婶就像变了一个人,凶神恶煞地上门问她要债。

    家里分文没有,王二丫无力还债。

    好说歹说,叔叔婶婶终于同意今年秋收后还债。还让她写了借条,还要算利息。

    王二丫每天天不亮出门,天黑才回家,一个人忙活地里,还进城打零工。

    等到今年秋收,还债的时间到了。

    原先五十两的债务,摇身一变,已经变成了一百两。

    家里收的粮食被拿走了,打零工赚的钱也全都被拿走了,仅剩的田地也被收走了,依旧不够还债。

    最后,叔叔婶婶盯上了家里的五间大瓦房。

    王二丫死活不同意,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

    族里的长辈,乡老都站在叔叔婶婶那边。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王二丫走投无路。

    她还记得,当时村里人说的那些话。

    “二丫啊,你看你都这么大了,也没有婆家,可怎么办啊。以后你还不是指望着你叔叔婶婶。”

    “二丫,你长得这么高,这么壮,吃得又多,哪个男人看得上你。”

    “顿顿吃那么多,又嫁不出去,不如死了算了。还能节省粮食。”

    “嫁不出去,留在家里,丢老王家的脸吗?家里的姑娘,都被你连累了。一听说王家,谁不知道你王二丫,丢人现眼的玩意。”

    “干脆找个老光棍,将二丫打发出去。”

    “对对对,山那边有个老光棍,我明天就去问问。”

    “自己这副德行,也不知道照照镜子。老姑娘一个,嫁都嫁不出去,还敢欠债不还。没你叔叔婶婶照看着,你爹你大哥都死了,你以为你能活到今天吗?”

    “识相的话,就赶紧把房子让出来。”

    “滚出去!”

    “滚出王家村!”

    王二丫被赶出了家门,赶出了村子。

    她想过反抗,也问过无数个为什么。

    可是面对全村人仇恨的目光,王二丫放弃了。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被所有人仇视。

    或许,她就不该被生下来,不该长这么大。

    活着没有意义,也嫁不出去,那不如就死了吧。

    一心寻死的王二丫,神思不属地走在官道上。

    一辆牛车,晃悠悠的迎面走来,与她错身而过。

    “姑娘,你看那人,分明穿着姑娘家的衣裙,可是长得那么高大,像个男人。看着怪吓人的。”

    是在说她吗?

    王二丫并不在意。

    她的目标是山上的破庙,那就是她的这埋骨之地。

    顾玖撩开车窗帘子,朝王二丫看去。

    果然长得高大,目测身高有一米七。

    在这个时空,姑娘家能长这么高的,凤毛麟角。

    不仅高,还很壮。腰背看起来,宽厚有力。

    这姑娘,瞧着有些不对劲,神思不属的,莫非是遇到了难事。

    咦,上山去了。

    顾玖敲敲车门,问大壮,“大壮,你知不知道那山上有什么?”

    大壮停下牛车,回头说道:“回禀姑娘,那山上就只有一座破庙。平日里有几个乞儿住在里面。”

    顾玖不由得好奇,那位长得又高又壮的姑娘去山上破庙做什么。

    大壮问道:“姑娘,要不要小的跟上去看看。”

    顾玖点点头,“你去看看吧,可别是寻短见。”

    顾玖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却没想到一语成谶。

    大壮追上去,果真看见王二丫在寻短见,要从破庙后面的悬崖跳下去。

    大壮大喊一声,阻止王二丫。

    王二丫突然大哭出来。

    长得那么高大的姑娘,哭成了一个泪人,看起来挺惨的。

    “她要跳崖,你为何要阻止。这世间万般苦,不如死了清净。”

    一个身穿烂兮兮的书生长袍,头发乱得跟鸡窝似的年轻人?中年人?乞丐从破庙里面走出来,对大壮劝阻王二丫的行为,大加鞭笞。

    大壮手足无措,他哪里是嘴炮的对手。

    他说一句,对方已经说了一百句。

    “这位贵姓?”

    顾玖走了上来,替大壮解围。一边打量放嘴炮的年轻人?中年人?乞丐。

    乞丐昂首挺胸,挺骄傲的,“本人免贵姓周。”

    一个小乞儿跟在周姓乞丐身边,对顾玖说道:“他是周先生。”

    顾玖点点头,“原来是周先生。听你所言,你读过书。”

    乞丐周先生哼了一声,“自然读过。”

    顾玖挑眉,好好的读书人,沦为乞丐,世事无常。

    她说道:“看来周先生的遭遇很令人唏嘘啊。周先生应该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周先生可以不救她,也不该阻拦别人救她。”

    周先生怒斥,“救她做什么?你可知她的来历?知她的遭遇?知道她为什么要寻死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是偶发善心。你将她救了,也改变不了她的处境。之后,她依旧会去寻死。

    不如一开始就别救,让她死个痛快。”

    王二丫伏地大哭,不知是哪句话戳中了她的心。

    顾玖笑了笑。这位周先生的歪理还真是一套一套。也不知遭遇了什么打击,竟然如此愤世嫉俗。

    “观周先生言行,人生似乎很不顺。可你却没有寻死,不就是因为心中还存着一个念头,一个希望。

    你已经沦落至此,依旧不甘心,不放弃,为何偏要劝别人放弃人生。”

    “你闭嘴。”周先生似乎是被顾玖的一席话戳中了痛脚,“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没有资格评价我。”

    顾玖似笑非笑,上下打量这位周先生。

    已经沦为乞丐,却依旧穿着读书时候的衣衫,可见心里头还存着一丝幻想。

    顾玖说道:“我的确不知道你遭遇了什么,不过无非就是财,情,权三字罢了。

    看你这模样,应该还没有考出来,那应该不是权。莫非是情和财的双重打击,让你堕落如此?”

    乞丐周先生,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顾玖,“你什么都不知道,你给我闭嘴。”

    顾玖冷哼一声,“你一个堂堂大男人,遇到区区困难,竟然自甘堕落,沦落为一乞丐。

    你读这么多年的圣贤书,都读到了狗肚子去了吗?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这八个字,你难道不懂?

    没钱,被女人甩了,有什么了不起。

    咬牙拼搏,就算是抄书,在城门口支个摊子替人写信,也能赚取每日用度。

    等到他日,金榜题名,出仕为官,狠狠打那些看不起你的人的脸,岂不是比你现在强一百倍,一千倍。

    而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懦夫行径,连女人都不如,真让人看不起。

    所以,你根本没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你还是从哪里来滚哪里去。”

    乞丐周先生浑身颤抖。

    小乞丐大为担心地看着他。

    乞丐周先生指着顾玖,“你到底是谁?”

    顾玖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谁,重要吗?”

    “哈哈……哈哈……”

    乞丐周先生,疯狂大笑。小乞丐惶恐不安。

    “枉我周世安,自幼熟读诸子百家,却不如一个小姑娘看得通透。哈哈……真是无颜见人啊,该死,该死。”

    周世安一路狂笑着下山,声音远远传来,“我周世安,岂会甘心屈人之下。他日,这方世界,定是由我意志操控。”

    好大的口气。

    小乞丐却一脸目眩神迷,崇拜敬仰。

    小乞丐突然大吼一声,“我也要学周先生,去那京城,过那荣华富贵的生活。”

    说完,小乞丐就一溜烟的跑下山去。

    顾玖一脸懵逼。

    这两个是神经病吗?一转眼,两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嗷嗷乱叫。

    顾玖却不知,她今日一番话,为未来种下何等因果。

    更想不到,周世安和小乞丐,将会变成何等人物。

    此时此刻,顾玖更关心的是寻死的王二丫。

    青梅上前,拿出手绢,替王二丫擦拭眼泪。

    “你叫什么?家住哪里?家里还有人吗?”

    王二丫摇头,“,我叫二丫。家里没人了,只剩下我一个。”

    青梅顿感心酸,一个姑娘家,没了家人,独自一人活在世上,很难很难。

    她轻声问道:“有什么难处,你和我们说说。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

    王二丫哭着说道:“我没了爹娘,没了大哥,没了家,也嫁不出去。全村人都仇视我,我活着还浪费粮食,不如死了干脆。”

    “就因为别人仇视你,你就要去死?”顾玖想不通,这是什么脑回路。

    王二丫望着悬崖,“死了就能解脱。”

    顾玖问道:“你确定死了就能解脱?谁告诉你的?你知不知道,有十八层地狱,像你这种不珍惜生命,自寻短见的人,到了阎王爷那里,也会被下油锅。”

    王二丫愣住。

    顾玖又说道:“死了不会比活着轻松。死了还有十八层地狱,一层层煎熬。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我想活着应该比死更容易一点吧。再说,你连死都不怕,竟然会怕别人仇视你,这不应该啊!”

    王二丫脑子蒙圈,已经被顾玖忽悠得找不到北。

    顾玖问道:“你知道小河沟马场吗?”

    王二丫点头,“我知道。我还在马场干过活。”

    “能在马场干活的姑娘,很厉害啊。干什么想不开寻死。这样吧,你给我带路,我要去一趟小河沟马场。事后,我给你报酬。”

    “不不不,不用报酬。我这就带路。”

    王二丫持续蒙圈,茫然的站起来,要给顾玖带路。

    顾玖果然让她带路。

    来到小河沟马场,顾玖并没有和老板见面。

    她围着马场走了一圈,看马,看草,看地理环境。

    挺符合她的要求。

    顾玖站起来,拍拍手,“我们走吧。”

    大壮去赶牛车。

    王二丫茫然地站在边上,不知何去何从。

    顾玖见她这样,就问道:“你不回家吗?”

    王二丫摇头,“我没家了。家里的房子,地,粮食,都拿去还债了。”

    “债务还清了吗?”

    王二丫点点头。

    顾玖说道:“无债一身轻,你应该庆幸。你有力气,能干活,你要相信,你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王二丫摇头,“我找不到活。我的事传到了城里,城里的老板都不给我活干。”

    顾玖好奇。“你的什么事?”

    “我年龄大,吃得多,还没婆家。”

    就这破事,却能将一个姑娘家逼得自寻短见。

    顾玖微微蹙眉,问道:“你会做什么?”

    王二丫不敢吭声。

    顾玖声音放缓,柔声问道:“说吧,这里没人会害你。”

    王二丫这才说道:“我会种田,我扛大包,还会打拳。我自小跟着爹爹学的武艺,我爹爹说,我一人至少能打十个大男人。不过我没有试过,最多一次只打过三个男人。”

    “你会武艺?”

    顾玖眼睛发亮。

    王二丫点头,然后就开始比划起来。

    一招一式,皆有章法。

    感觉很普通的招式,在王二丫的手里,也是虎虎生风。

    顾玖心喜。

    正好大壮赶着牛车过来。

    顾玖对大壮说道:“大壮,你和二丫过过招,试试她的深浅。”

    大壮领命。

    大壮以前在顾家当差,也曾学过几招。他抱拳,“承让!”

    然后率先出招,就和王二丫干上了。

    两人你来我往,明显大壮处于下风。

    最后被王二丫一脚撂倒。

    然后王二丫就紧张起来,“对不起,对不起。”

    顾玖却笑了起来。

    这姑娘,武力值爆表,性子却过于柔弱。估计家里人交代过,不能仗着武艺,在外面胡作非为。

    青梅见状,心知顾玖心动。

    她悄声问道:“姑娘,你想收下王二丫吗?”

    顾玖点头,小声说道:“我身边有你管账,青竹管着吃食,小翠包打听,就缺一个贴身护卫。你觉着二丫如何?”

    青梅点头,“二丫挺好的。只是不知道她的来历是否清白,所以不能贸然留在姑娘身边。”

    “我知道。”

    顾玖又将王二丫上下打量一番。

    王二丫很是紧张。

    顾玖问她:“我能给你提供一个活,包吃住,你愿意吗?”

    王二丫大喜过望,连连点头,“我愿意。”

    顾玖对大壮说道:“大壮,今日二丫先跟着你回去,你让桂嬷嬷好好教导二丫。过些日子,时机成熟后,我对二丫会另做安排。”

    “小的遵命。”

    就这样,王二丫跟着顾玖进城了。

    青梅打趣她:“你都不问问我家姑娘是什么身份,连我们姓什么都不知道,就跟着我们进城。不怕我们是坏人,把你卖了吗?”

    王二丫说道:“我信姑娘。你们一看,就是好人。”

    青梅不知该做什么表情才好。

    最后只说道:“你看人很准。”

    牛车进了城,已经过了中午。

    顾玖担心被人发现偷跑出来的事情,得赶着回府。

    临到分别的时候,顾玖问王二丫,“你除了会打拳,还会使兵器吗?”

    王二丫说道:“我会耍棍。我耍棍耍得可好了,无人能近身。连我爹爹都不是我的对手。”

    了不起。

    看来得给王二丫准备一根擀面杖。

    为什么是擀面杖,因为方便。

    顾玖叮嘱她,“见了桂嬷嬷后,好好跟着桂嬷嬷学规矩。另外,你的武艺不能放下,尤其是你的棍。”

    王二丫连连点头,“我一定好好听桂嬷嬷的话,好好学规矩。我也不会放下我的棍。”

    顾玖笑了起来,挥挥手,告别了王二丫和大壮。

    二壮赶着牛车,送顾玖回刺史府。

    刚回刺史府,顾玖就听到一个消息,顾珽受伤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