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80章 是谁害了顾珽
    顾玖急匆匆赶到外院。

    刚进院门,就听见顾珽杀猪一般的嚎叫。

    顾玖心头跟着一颤,哥哥叫得这么惨,伤得到底有多重。

    她不顾一切,直接冲进了房里。

    “哥哥!”

    “妹妹来了。”顾珽躺在床上,满头冷汗,还露出一张笑脸,同顾玖打招呼。

    “别笑了。”

    顾玖紧皱眉头,视线移到顾珽的腿上。

    左边小腿歪斜红肿。

    顾玖差点叫出声,顾珽的腿,竟然骨折了。

    怎么会这样。

    许大夫正准备替顾珽正骨,“三少爷,你忍着点,会有些痛。”

    顾珽说道:“来吧,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小心咬到舌头。”

    顾玖厉声呵斥顾珽,都这个时候了,还逞什么能。

    她走上前,拿起枕头,递给顾珽,“咬着。”

    顾珽觉着咬着枕头很丢脸。

    顾玖的表情瞬间一变,眼神特别凶狠地盯着顾珽。

    就像是在说,敢不听话,我超凶的。

    顾珽秒怂,也不管是不是丢脸,乖乖拿起枕头咬住。

    顾玖看着许大夫,说道:“请许大夫务必用心替我哥哥诊治。”

    许大夫微微颔首,“二姑娘放心。”

    许大夫心里头对顾玖有着很深的阴影。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被顾玖敲诈的经历,实在是太惨不忍睹。

    一辈子顺风顺水,竟然栽在了一个小姑娘手上,说出去都丢人。

    但是,他也不敢对顾珽的伤势做手脚。

    顾玖能炮制出药方,说不定也懂正骨。

    他可不想再留下什么把柄在顾玖手里头。

    顾玖又问道:“许大夫,我哥哥的腿不会有问题吧?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许大夫说道:“不瞒二姑娘,我能保证治好三少爷的腿,但是不能保证不会有后遗症。”

    顾玖闻言,皱起眉头。

    顾珽一听,也跟着嚷嚷起来,“许大夫,你可不能让我瘸腿啊。我要是瘸了,还怎么从军?”

    顾玖盯着顾珽,很意外,顾珽竟然想从军?

    不过转念一想,顾珽有这个想法,也不奇怪。

    “荒唐!”

    随着一声怒斥,顾大人走了进来。

    “从什么军?好好读你的书,以后不准胡说八道。许大夫,请替犬子诊治。”

    许大夫点头,说道:“顾大人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三少爷。”

    许大夫做过军医,最擅长外伤。正骨更是不在话下。

    他对顾珽说道:“三少爷,准备好了吗?”

    顾珽咬着枕头,点了点头。不知不觉,汗水已经浸湿了衣衫。

    这一路回来,他一直忍着剧痛。

    此刻,他盼着这一切赶快过去吧。

    正想着,突然,无法想象的剧痛袭来。

    “啊……”

    顾珽张嘴大叫。

    顾玖用枕头压着他的嘴巴,生怕他痛到受不了,咬断自己的舌头。

    “呜呜……”

    顾珽呜呜乱叫,浑身冷汗直冒。痛到受不了,让他死了吧。

    好在,这股锥心蚀骨的痛,很快就缓解了。

    顾珽推开顾玖手中的枕头,喘着气,问道:“许大夫,好了吗?”

    许大夫一寸寸触摸顾珽的小腿,以此判断骨头有没有正。

    最后,他点点头,“可以了!接下来上药,上夹板。三少爷,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腿,少说得养小半年。

    在这之前,这条腿千万别用力,也别下地走路。万一伤势加重,说不定就会留下后遗症。”

    顾珽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要养小半年吗?岂不是到明年都不能出门。”

    顾大人冷哼一声,板着脸说道:“都伤成这样,你还想着出门,荒唐。”

    顾珽缩缩头,他挺怕顾大人。

    顾大人每每板着脸,他就心虚。

    许大夫给顾珽的伤腿上了药,又上了夹板,然后出门开消炎止痛的药。

    顾玖坐在床边圆凳上,“哥哥,还疼吗?”

    顾珽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怎么疼了。妹妹不用担心我。”

    顾玖看着顾珽的伤腿,骨头都断了,怎么可能不疼。

    她问道:“好好的,哥哥怎么会受伤,还断了腿。”

    顾珽不甚在意地说道:“是我不小心,骑马摔下来。”

    骑马?

    顾玖意外。哪里有马给哥哥骑?

    顾大人闻言,紧皱眉头,问道:“可是同李大人家的公子一起骑马?”

    顾珽心虚点头。

    顾大人板着脸,冷哼一声,“叫你读书你不读,出门浪荡,你倒是比谁都积极。这次摔断腿,也算是给你一个教训。”

    顾珽无言以对,只能低着头,老实听训。

    此时,管家顾全走进来,“启禀老爷,李大人府上派人过来看望三少爷,正在花厅等候。”

    顾大人瞪了眼顾珽,“老实养伤。”

    说完,顾大人就出了思过院。

    呼!

    顾大人一走,顾珽顿时松了一口气。

    刚刚被训的时候,顾珽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顾珽正以为自己逃出生天,却不料,对上顾玖的目光,心头一哆嗦。

    我的妈呀,忘了妹妹还在这里。

    “妹妹,你回去吧,我没事了。”

    顾玖冷笑一声,“哥哥急着打发我,莫非是心虚?”

    “哪能呢。”

    顾玖当即喊道,“李串,你给我过来。”

    李串从外间,缩进卧房,“小的给姑娘请安。”

    顾玖面容严肃,气势逼人,“李串,你告诉我,三少爷为何会受伤?骑马又是怎么回事?”

    李串偷偷朝顾珽看去。

    顾珽挤眉弄眼,示意李串别乱说。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珽,“哥哥好好养伤吧,我们在这里说话,吵着你休息。李串,随我到外面说话。”

    “妹妹,我听着你们说话挺好的。我就喜欢热闹。”

    顾玖板着脸,“哥哥,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可不能再任性。这个时候就是需要静养。”

    说完,顾玖起身走了出去。

    顾珽欲哭无泪。

    他一怕父亲,二怕妹妹。

    嘤嘤嘤,妹妹那眼神太吓人了,妹妹怎么那么有威严呢?他得和妹妹好好学学。

    到了外间,顾玖坐在椅子上,说道:“李串,你把事情经过好好说说。”

    李串咽下一口唾沫,心里喊道,三少爷,不是小的不听你的话。三少爷你在二姑娘面前都得认怂,小的又怎么敢不听二姑娘的话。

    李串原原本本地说道:“启禀二姑娘,李公子数天前就邀请三少爷今日出门骑马游玩,三少爷欣然答应。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三少爷骑马的技术也很不错,却不料马匹突然失控,越跑越快,竟然往悬崖上跑去。

    不得已,三少爷只能跳马保命。这才受了伤。”

    顾玖蹙眉,“这位李公子是什么身份?他怎么有马?”

    李串说道;“姑娘不知道吗?李公子的父亲李大人,是太仆寺官员,管着庆平马场。别家缺马,李家可不会缺马。”

    顾玖问道:“你们在哪里骑马?一起骑马的有哪些人?”

    “回禀姑娘,三少爷他们在城北马场骑马。除了李家的亲眷外,还有府尹府上几位公子,以及四少爷,六少爷,七少爷和八少爷。”

    顾玖微蹙眉头,“六哥他们也去了?”

    “正是。”

    顾玖问道:“哥哥受伤,怎么不见六哥他们?”

    李串躬身说道:“姑娘没来之前,几位少爷,还有李家公子都在这里陪着三少爷。后来他们有事,又都走了。说是晚一点再过来看望三少爷。”

    顾玖曲指,轻轻敲击桌面。

    一下又一下,敲得李串心里头发慌。

    顾玖盯着李串,“你之前说,哥哥骑的马突然发狂,还往悬崖上跑。哥哥为了保命,不得已只能跳马,这才受了伤?”

    李串点头,“正是如此。”

    “好好的,马匹怎么会突然发狂?李公子怎么说?”

    李串摇头,“事情发生得太快,还来不及查找原因。”

    顾玖微微一笑,说道:“你能不能联系到李公子?告诉他,我想亲自检查哥哥骑的那匹马。”

    李串悚然一惊,“姑娘是怀疑,有人在三少爷的马匹上动了手脚。”

    顾玖随口说道:“一切皆有可能。”

    李串有点紧张,“姑娘,小的可以以三少爷的名义联系李公子。只是不能保证,李公子会不会答应让姑娘检查出事的马匹。”

    “我知道,你尽力而为就好。”

    李串点点头,“那小的这就去联系。另外,老爷那边或许也会派人调查。”

    顾玖说道:“老爷那里你不用管。”

    同顾大人交涉的人物是李大人,而顾玖需要交涉的是李公子。

    李家父子二人,可不是一个层面的人物。

    总之,顾大人有顾大人的办事风格。

    顾玖也有自己的处事办法。

    顾玖回到卧房。

    顾珽眼巴巴地的看着她。

    “妹妹,我这次真的是意外,你别生气。”

    顾玖微微摇头,在圆凳上坐下,“哥哥,你和李公子关系很好吗?”

    “还行吧。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

    顾玖琢磨了一下,又问道:“李公子同六哥他们的关系怎么样?”

    顾珽想了想,说道:“也不错,大家都有来往。妹妹,你问这些做什么?

    你不会怀疑顾琤使坏害我吧?不会的,顾琤虽然看着讨厌,但他不是那种人。”

    顾玖笑了笑,问道:“哥哥很了解六哥?”

    顾珽抓抓头,说道:“也不是说很了解。我和他毕竟一起长大,他的脾气我多少知道一点。

    这种事情,他不屑去做。而且,他读书好,我读书不好,我和他根本不存在什么天大的矛盾。他没理由害我。”

    “那李公子呢?”

    顾珽连连摇头,“那更不可能。李大郎虽然不算好人,却不会对朋友使出这种下三滥,置人于死地的手段。妹妹,这事就是意外,你别胡思乱想。”

    顾玖笑道:“或许真的是我胡思乱想。哥哥,你去骑马,真的没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吗?”

    顾珽仔细回想了一番,“没有,一切都很正常。妹妹,你怎么总认为是有人害我。”

    顾玖轻轻一叹,“我担心是我连累了哥哥。”

    “你?怎么会?”

    顾珽频频摇头,“我就说你胡思乱想,你还不承认。我不连累你就不错了,你怎么可能连累我。这回就是意外,你别多想。”

    顾玖笑了笑,“我听哥哥的,我不多想。”

    突然发疯的马匹,果然是意外吗?

    顾玖叮嘱顾珽好好养伤,检查了许大夫开的药方,确定没有问题。

    之后,顾玖带着丫鬟准备回芷兰院。

    “二妹妹要走了吗?”

    顾玖一抬头,就看见顾喻顾四哥从外面进来。

    顾玖点点头,“顾四哥是来看望哥哥的吗?”

    “正是。”

    顾喻打量顾玖,一段时间没见面,顾玖长高了,肤色也变白了,人也变漂亮了。

    他问道:“顾珽的伤势不要紧吧。”

    顾玖说道:“现在还说不清楚,要等拆了夹板之后,才能确定。”

    顾喻点点头,“也是。”伤到腿,会不会留下后遗症,现在大夫也不敢打包票。

    “二妹妹放宽心,顾珽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安度过这一劫。”

    顾玖微微颔首,“借顾四哥的吉言,希望哥哥能够早日好起来。”

    顾喻犹豫了一下,突然问道:“我听李串说,二妹妹想要检查让顾珽出事的那匹马。”

    顾玖坦然说道:“正是。李串说,马匹突然发狂,哥哥才会出事。不检查一下那匹马,我心里头总是不放心。”

    顾喻微蹙眉头,说道:“二妹妹是姑娘家,不方便出门。这事不如由我出面去办。”

    顾玖大喜过望,“会不会太麻烦顾四哥?”

    顾喻笑了起来,“二妹妹不用和我客气,正好我对养马略知一二,说不定能发现点什么。以后二妹妹有什么跑腿的事情,都可以交给我去办。”

    “谢谢顾四哥,我等顾四哥的消息。”

    李串同李公子那边联系,当天傍晚就有了消息。

    李公子答应顾家人去检查马匹。

    李公子本人也想知道,好好的马匹为什么会突然发狂,差点害死了顾珽。

    幸亏顾珽只是摔断腿,要不然顾家和李家就结下了死仇。

    只是马匹跌下悬崖,受了重伤,怕是活不久。

    ……

    第二天一大早,顾喻带着李串,前往庆平马场检查。

    顾玖一直在房里等候消息。

    她坐在书房里,手里捧着一本书,一上午,才看了七八页。

    “姑娘,喝茶!”

    青梅换了一杯茶水,送到顾玖手边。

    顾玖说道:“放下吧。”

    天气凉爽,书房开着窗。

    顾玖望着窗外,眉头不展。

    青梅问道:“姑娘可是担心顾喻少爷那边?”

    顾玖随口问道:“青梅,你认为哥哥摔下马,真的只是意外吗?”

    青梅想了想,说道:“骑马的事情,奴婢不懂。一会等顾喻少爷回来,姑娘问问他。”

    顾玖一脸愁绪,“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我连累了哥哥?”

    “姑娘怎么会这么想?”

    顾玖轻叹一声,“这几个月,我与太太数次交锋,太太心里头肯定恨着我。她如今不方便对我动手,但是她可以对哥哥动手。万一真的是她暗中动手……”

    青梅急忙说道:“不会的。太太如今还躺在床上坐小月子,白姨娘又怀着身孕,她哪有精力去害三少爷。这事,说不定真的是意外。”

    顾玖笑了笑,“你说的对,或许真的是我想多了。”

    如果这事不是意外,如果真的有人要暗害哥哥,她绝不会善罢甘休。

    顾玖一直等到午后,终于等来了顾喻的消息。

    顾玖急匆匆赶到思过院。

    “顾四哥!”

    “二妹妹来了,先坐下吧。”

    顾喻问躺在床上的顾珽,“今日好点了吗?”

    顾珽掀开被面一角,“比昨天更肿!”

    顾玖说道:“这是正常的肿,哥哥不用担心。”

    顾珽点点头,“许大夫也这么说。”

    说完,顾珽复又用被面盖住受伤的腿。

    他看着顾喻,“顾四哥,你快说说,我骑的那匹马,到底有没有问题?”

    顾喻斟酌了一下,才说道:“那匹马摔下悬崖,受伤极重,我们赶去的时候,马匹已经快死了。

    即便真的有人动了手脚,因为马匹身上布满了伤口,现在已经无法检查确认。二妹妹,让你失望了。”

    顾玖摇头笑笑,昨晚知道马匹受了重伤,她就预料到了这个情况。

    只是心里头好抱着一丝幻想,想着说不定还有痕迹留下。

    顾玖站起来,郑重道谢,“辛苦顾四哥辛苦走一趟。”

    “没能帮上二妹妹,我很惭愧。”

    “顾四哥千万别这么说。”

    顾喻不便多留,告辞离去。

    顾玖送他到门外。

    “顾四哥,还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二妹妹尽管说。”

    顾玖斟酌了一下,“是这样的,我手里头有一点钱,想置办一个马场。马场已经看好了,只是我一个姑娘家,不方便出门。

    身边也没得用的人,而且哥哥也受了伤,无法替我出面。我想请顾四哥出面帮我交易马场,可以吗?”

    顾喻说道:“这件事我可以帮忙。只是,二妹妹,你不再考虑考虑?开马场,现在可不赚钱。”

    顾玖笑了笑,说道:“顾四哥不用担心我,这件事我有把握。”

    顾喻盯着顾玖,顾玖的笑容很自信。

    他突然也跟着笑起来,“我信二妹妹。你将马场的资料交给我,我来替你办。

    正好这次的事情,李家有所亏欠,就让李家出点力。

    只要李家还在西北一日,将来二妹妹的马场上交马匹的时候,定不会被刁难。

    并且,我还可以替二妹妹的马场,争取更多的好处。”

    顾玖大喜,“多谢顾四哥。此事,还请顾四哥帮我保密。”

    顾喻笑道:“我明白,此事你知我知,定不会传到第三人耳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