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85章 盟友
    白姨娘心中恼怒无比。

    最近顺风顺水,真的冲晕了白姨娘的脑子。

    她总以为自己算无遗策,能在谢氏的算计中脱身,还能让谢氏吃瘪,那她和顾玖的战斗力应该是不相上下。

    她谋划此事,顾玖竟然不上套?

    怎么可以!

    顾玖就真的比她强吗?竟然不上套。

    白姨娘皱眉,“我们和二姑娘利益一致,这件事若是成功,对她没有半点坏处,她为什么要拒绝?”

    白姨娘想不通啊。

    顾琳弱弱地说道:“姨娘,最近大家都忙着准备回京城的事情,二姐姐应该没有时间吧。”

    白姨娘看着顾琳。

    顾琳又说道:“而且,我觉着二姐姐不是那种能够随便掌控的人。

    姨娘想让二姐姐同太太打擂台,她肯定看出来了。

    她或许是不想和姨娘有牵连,所以才会拒绝。”

    白姨娘突然笑了起来。

    顾琳好奇,“姨娘笑什么?难道我说错话了吗?”

    “没有。我在想,我家琳儿终于长大了,能想到这么多,真不错。”

    顾琳高兴地笑起来,“姨娘,你也认为我说的对吗?”

    白姨娘笑了笑,“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没想到在这件事上,琳儿比我看得更明白。”

    白姨娘暗自反省,最近真的有点得意忘形,不好不好。

    她竟然小看顾玖,就因为和谢氏斗法赢了一局。

    大意了啊!

    孩子还没生下来,是不是儿子也不确定,这个时候犯下大意的毛病,后果极有可能不堪设想。

    白姨娘轻抚自己的腹部,她得时刻提醒自己,在孩子生下来之前,万万不可大意,更不能得意忘形。

    即便孩子顺利生下来,一切也仅仅只是开始。

    孩子想要顺利长大,这一路沟沟坎坎可多了。

    果然,她高兴得有些早了。

    白姨娘迅速清醒过来,对顾琳说道:“此事暂且作罢,等将来回了京城我再想办法。无论如何,总得让你学会管家理事。

    另外,回了京城后,你得抓住一切出门的机会,结识更多的名门贵女。”

    “我明白。”

    ……

    上房。

    谢氏看着两个闺女,提点道:“玥儿,你的年纪不小了,是时候为你的终身大事打算一番。”

    顾玥心头欢喜又紧张。

    她小声说道:“女儿听母亲的。”

    谢氏满意地点点头,“你的婚事肯定要回到京城后再决定。这几日,为娘替你仔细想了想。”

    顾玥眼巴巴地望着谢氏。

    谢氏继续说道:“等到了京城,去侯府做客的时候,你一定好好表现,争取给侯府老夫人留下好印象。”

    顾玥不太明白,“请母亲教诲。”

    谢氏说道:“侯府老夫人的娘家是柱国公府,侯府大太太同样出自柱国公府。

    柱国公府,勋贵之后,这是京城顶级的世家豪门。

    柱国公府的公子,名声响亮,据说个个文武全才。

    你若能得到侯府老夫人的喜欢,便有机会同柱国公府的姑娘们来往。有了来往,就有了机会。”

    顾玥眼睛睁大,又紧张又兴奋,小心翼翼地问道:“母亲是想和柱国公府结亲吗?”

    谢氏笑了笑,点头说道:“所以,玥儿,你要严格要求自己。到了侯府,决不能任性胡为,给人留下把柄。

    只要你争气,母亲总要想办法,让你如愿以偿,嫁入世家豪门做那大少奶奶。”

    顾玥红了脸颊,又惊又喜,还有点期待。

    不知道等待她的如意郎君,是何等风流倜傥。

    顾玥重重点头,“母亲,女儿听你的。”

    谢氏满意地笑了起来,“如此甚好。你的脾气,要改一改。在外面说话做事得注意分寸,记住了吗?”

    “嗯!女儿一定会注意分寸,绝不会让母亲失望。”

    顾玥兴奋难耐。柱国公府的公子,一定很好看吧。

    国公府的少奶奶,光是想一想,她心里头已经欢喜得快要笑出来。

    顾珊盯着顾玥,三姐姐至于如此吗?

    如果柱国公府的公子真的有那么好,侯府的大堂伯母,难道就没想法?就不想将自己的女儿嫁到柱国公府?

    顾珊想着,三姐姐高兴得太早了点。万一最后同柱国公府的婚事没成,岂不是白高兴一场。

    谢氏朝顾珊看去,“珊儿,你也一天天大了。”

    顾珊躬身说道:“请母亲教诲。”

    谢氏看着顾珊,眼神复杂。

    谢氏偏心顾玥,对顾珊的喜欢自然有限,留给顾珊的关心也没多少。

    但毕竟是她的闺女,她还是要为顾珊的前程打算一番。

    谢氏说道:“珊儿,你自小聪明,又有主见,从来不让我操心。不过你的婚事,还是要多方依仗侯府。

    所以到了侯府后,你也好好表现。你们两姐妹一定互助互爱,彼此扶持提携。

    你姐姐若能嫁入柱国公府,自然也少不了你的好处。届时,等到给你说亲的时候,你的婚事也更容易。”

    顾珊低着头,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她还是说道:“女儿听母亲的,一定会和姐姐互助互爱。”

    顾玥突然握住顾珊的手,“四妹妹,我们是亲姐妹的。只要我有的,我定不会忘了你。”

    顾珊点点头,“多谢三姐姐。”

    但是顾珊的心里面,并不相信顾玥的话。

    别人不了解顾玥,她却知道顾玥不是一个擅于和人分享的人。相反,顾玥最喜欢吃独食,有什么好处,都想独占。

    若是她得不到的东西,她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总之,顾玥就是见不得别人比她好。

    个性要强又自私。

    只是这些话,顾珊只能在心里头想一想。

    谢氏又说道:“我已经命令针线房,抓紧时间给你们两姐妹多做几身新衣。等到了侯府,好好表现,莫要让我失望。”

    顾玥笑道:“母亲尽管放心,女儿定不会让你失望。”

    谢氏笑了起来,“好孩子,这几个月,你总算有了长进。没有枉费我的一番苦心。”

    顾玥面色有一瞬间僵硬,想起了当初和谢宪的事情被发现,最后被谢氏往脸上打了一巴掌的事情。

    不过转眼,她又一脸悔不当初地说道:“以前是女儿糊涂,做错了事情。多亏母亲没有放弃女儿,又悉心教导女儿。女儿以后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绝不会让母亲失望。”

    谢氏笑了起来,伸出手,将顾玥拉到怀里,搂着她,心疼道:“这些日子委屈你了。”

    顾玥眼泪落了下来,急忙擦掉,“女儿不委屈。没有这些经历,女儿也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还会像以前一样懵懵懂懂,给母亲丢脸。”

    “说什么傻话。只要你能从过去的事情吸取教训,为娘的一番苦心,就没白费。”

    说完,谢氏替顾玥擦拭眼泪,“你这孩子,怎么也这么爱哭。”

    顾玥望着谢氏,眼神崇拜,“女儿心里头高兴,才会哭的。”

    谢氏笑道:“好孩子,为娘知道你受苦了。我已经让人给你打了一套头面首饰,下个月就能做好。”

    顾玥顿时高兴起来,“谢谢母亲。母亲,你真好。”

    谢氏说道:“我现在就盼着你们兄妹四人顺顺利利,平平安安,都能有一门如意的婚事。”

    “母亲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顾珊坐在下首,像个不相关的人,冷眼看着顾玥同谢氏亲近。

    这样的场景,过去几乎天天上演。

    顾珊从一开始的羡慕嫉妒,到如今的半点不在意,也曾经历过一段痛苦的煎熬。

    母亲偏心三姐姐,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

    羡慕嫉妒,只会让自己难受。

    只要不在意,不抱有丝毫期待,也就不会难过。

    为了不让自己难过,顾珊刻意看淡这一切。

    淡着,淡着,就真的看淡了这一切。

    顾珊觉着,如今的自己真强大。

    似乎已经到了刀枪不入的境界。

    说过话,两姐妹起身告辞,一起离开了上房。

    顾玥拉着顾珊的手,“四妹妹,去我那里坐坐。”

    顾珊不想去,于是很干脆地说道:“三姐姐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能帮的我肯定帮。”

    顾玥轻声一笑,“四妹妹,等我嫁入柱国公府,我一定替你选一门好亲事。所以,你要帮我。”

    顾珊不动声色,“三姐姐要我怎么帮你?”

    “我现在还没想好,等到了京城,我再和你细说。总之,你得帮我。”

    顾珊点点头,“我肯定帮你。母亲发了话,我不能不听。”

    这还差不多。

    顾玥满意地笑起来,“四妹妹,你真好。”

    顾珊嘴角往上扯,勉强笑了笑,“我们是亲姐妹。”

    “四妹妹说的没错。所以,以后啊,你就别替顾玖说话。”

    顾珊提醒道:“三姐姐,祸从口出。母亲也提醒你要注意说话做事的分寸,不能给人留下把柄。你得称呼顾玖为二姐姐,不论人前人后。

    要不然哪天你说漏了嘴,被侯府的人听了去,小心坏了你的好事。”

    顾玥一脸不耐烦,“行了,我知道了。以后我都叫她二姐姐,这总行了吧。”

    顾珊说道:“三姐姐别不耐烦。母亲提点你的那些话,句句在理。

    三姐姐将来要嫁入世家豪门做少奶奶,总不能一见到不喜欢的人就摆脸色吧。那岂不是将大家都给得罪了。”

    顾玥盯着顾珊,“你烦不烦。四妹妹,我发现你特喜欢当着我的面说一些大道理。你是不是觉着特别有劲?你上瘾了是吧?”

    顾珊愣住,接着说道:“三姐姐误会了。我都是替你着想。”

    “你真要替我着想就少说两句。你的那车轱辘话,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行了,你记得帮我就行。别的事情就不用操心。”

    说完,顾玥就走了。

    顾珊站在原地,皱着眉头,神色不明。

    丫鬟上前,问道:“姑娘,要回房吗?”

    顾珊摇头,“去大姐姐那里。”

    ……

    顾玖来到思过院,检查顾珽的伤势。

    “哥哥,觉着好点了吗?”

    顾珽咧嘴大笑,“好多了。”

    顾玖摇头笑道:“哥哥别说大话。这才过了一天,那能好得那么快。少说也要几天,才能有明显的效果。”

    顾玖拿着簪子,在伤腿上面戳了戳,痛感依旧不够明显。

    伤筋动骨一百天,治伤就是这样,多好的药都不可能立马见效,得慢慢养。

    李串从外面走进来,“姑娘,大壮来了。”

    顾玖点点头,对顾珽说道:“哥哥,我去见见大壮,你好生养着。”

    顾珽则说道:“妹妹,我无聊得很。你和大壮有什么话,不如就在房里说。”

    顾玖笑了笑,“哥哥趁着养伤的时间,多看看书。以前让你看书,你总是坐不住。如今你每天大把的时间,又不能下床活动,何不看书打发。”

    说完,不顾顾珽的哀嚎,顾玖出了房门。

    大壮躬身站在屋里,见顾玖出来,急忙上前行礼。

    “小的见过姑娘。”

    顾玖笑笑,“不用这么拘束,坐下说话吧。”

    “谢姑娘。”

    大壮在杌凳上坐下。

    顾玖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

    大壮神色略显兴奋地说道:“回禀姑娘,小河沟马场已经顺利拿下来,这是小的做的一份账目明细,请姑娘过目。”

    顾玖接过账目,翻阅。

    其实之前,顾喻顾四哥已经给她看过账目。

    因小河沟马场的老板,急需套现回老家,顾喻顾四哥趁机压价。将价钱从原本的三千两,压到一千五百两。

    对于这个结果,顾玖很满意。

    原先,顾玖的预算,是用两千两买下小河沟马场。

    顾喻顾四哥出手,就帮她省了五百两。

    顾玖看过账目,说道:“账目详实,很好。以后账目就按照这个标准来做。等我回京城后,每半年交一次账本。”

    “小的遵命。”

    顾玖放下账目,问道:“我让你种的苜蓿草,如何呢?”

    大壮说道:“回禀姑娘,苜蓿草长势良好。试着投喂马匹,似乎很受欢迎。只要苜蓿草没问题,等到来年春天,就能在马场上,大规模种植苜蓿草。”

    顾玖买下小河沟马场,准备的大杀器正是苜蓿草。

    苜蓿草是极为优良的畜牧饲料,用于养马,可以在饲料上面节省大笔金钱。

    但是顾玖了解到的情况,这边所有的私人马场,包括太仆寺名下的庆平马场,似乎都不知道苜蓿草是养殖利器。

    无一家马场种植苜蓿草。

    因此,各大马场,每年用于畜牧饲料的钱,就是一大笔开销。

    顾玖去天门寺那次,在田庄附近发现了苜蓿草。

    当她决定要购买马场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大壮买了一点田地,专门用作种植苜蓿草。

    如今小河沟马场到手,就可以大干一场。

    顾玖又问道:“马匹情况如何?”

    大壮说道:“顾喻少爷牵头,从庆平马场运来了一百匹小马驹,五匹母马,还有一匹优质种马。货款记账,不用付现。

    等明年给庆平马场输送马匹的时候,账目一并结算。”

    按照马政要求,小河沟的成年马匹,都必须卖给庆平马场,不得私下买卖。

    这正是因为这一条规定,以至于很多私人马场无力经营下去。

    因为价格都控制在太仆寺,私人马场想要坐地起价,完全没机会。

    马场的利润被压缩,让马场主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如今小河沟马场,由顾喻顾四哥牵线,搭上了庆平马场李大人的关系,再加上苜蓿草这个利器,优势一下子就凸显了出来。

    光是李大人同意一百匹马驹赊欠,还不收利息,就给了顾玖极大的好处。

    使得顾玖手中的银钱能够做更多的事情。

    顾玖笑道:“我得好好感谢顾四哥才行。”

    大壮也说,这次购买小河沟马场,顾喻帮了很大的忙。

    顾玖拿出一个信封,交给大壮,“这里面是五百两,是我留给马场半年的费用。若是不够,你再问我要。”

    “有五百两足够了。小的一定帮姑娘将小河沟马场办起来。”

    顾玖点点头,“我说的羊毛织布,如何呢?”

    大壮当即拿出一小卷布匹,“姑娘请看,这是我娘用羊毛织的布匹。”

    顾玖欣喜,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结果。

    羊毛布匹,柔软暖和,用于冬天御寒是极好的。

    顾玖问道:“桂嬷嬷可有说什么?”

    大壮说道:“我娘说,羊毛织布不难,难的是清洗羊毛,挑选羊毛这两件事。清洗羊毛,需要大量的水。挑选羊毛,则需要大量的人。”

    顾玖点点头,“这么说来,这个羊毛工坊,只能建在城外。”

    大壮斟酌了一下,说道:“姑娘,树大招风。西北从来没人做过羊毛织布的生意。我们的工坊一旦开起来,必定会引来别人的觊觎。

    老爷在这边当官那还好,那些人有所顾忌,不敢动手。等到老爷回京后,那些人没了顾忌,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小的担心,等羊毛工坊刚刚有点成果,就会被人摘果子。”

    顾玖暗暗点头,大壮说的没错。

    羊毛工坊,目前看起来丝毫不起眼。

    但是一旦做大,又有惊人的利润,西北各路牛鬼神蛇都会钻出来摘果子。

    届时,顾玖人不在西北,鞭长莫及。

    万一出了什么事,她也来不及反应。

    所以,她必须找一个盟友。

    一个强有力的,人人忌惮的盟友。

    一个名字,突然出现在顾玖的脑海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