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86章 相约
    顾玖想到的盟友,就是征西大将军鲁侯裴仁的女儿,裴芸。

    整个西北,就数鲁侯权势最大,地位最高,又手握兵权。

    无人敢在鲁侯眼皮子底下耍小动作,更没人敢动鲁侯女儿的产业。

    谁动谁死。

    若是能拉裴芸作为羊毛织布产业的盟友,这对顾玖来说绝对是利大于弊。

    羊毛织布,只要发展起来,这个产业的规模和利润,将震惊天下人的眼睛。

    如此大的规模和利润,靠顾玖的小身板扛不起,也不敢扛。

    她一内宅小姑娘,可不是那些大佬的对手。

    大佬要对付她,无需动手,动动嘴皮子,就能摁死她。

    但是,如果裴芸愿意合作,羊毛工坊就等于有了一个大靠山。

    有了这个靠山,即便到了京城,和大佬们掰腕子,顾玖也有信心不输人,更不输阵。

    顾玖写了一封信,让大壮带给酒坊掌柜,请酒坊掌柜将信件转交给裴芸。

    她没有裴芸的联络方式,没办法直接联系到裴芸。

    唯一知道的就是酒坊掌柜,当初送江燕过去的时候,曾见过一面。

    希望酒坊掌柜不会拒绝她的请求。

    过了两天,大壮通过李串,给顾玖送来口信。

    裴芸同意见面聊聊,时间定在七日后天门寺。

    天门寺?

    顾玖发愁。

    裴芸干什么将见面地点定在天门寺。

    若是将见面地点定在城里,她还能想办法溜出去。

    可是天门寺,一天时间根本不够,少说也需要两天。

    两天时间,顾玖根本没办法偷偷出门,还夜不归宿。

    这可愁坏了顾玖。

    难得的机会,万万不能错过。

    其他人分量不够,不能替她去和裴芸见面。

    就在顾玖发愁的时候,有人替她解决了这个难题。

    ……

    上房。

    丫鬟们正在整理箱笼。

    顾大人今日收到从京城送来的公文,已经开始准备交接工作。

    谢氏这边,也在忙着做回京的准备。

    暂时不穿的衣服,棉被,全部打包,装进箱笼。

    屋里的摆件,器皿,字画,也都打包装进箱笼。

    花大价钱打制的家具,也要运回京城。

    一件一件的东西,都要收拾好,搬家真是个大工程。

    啪!

    名叫郭桃花的小丫鬟,不小心,打碎了一个茶杯。

    郭桃花吓得脸色发白,不知所措。

    春禾先是偷偷看了眼谢氏,然后出声呵斥郭桃花,“笨手笨脚的,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将这里收拾干净。”

    郭桃花忙跪在地上,赶紧将碎片收走,又用手绢,将地毯上的污迹擦拭干净,这才躬身退了出去。

    春禾来到谢氏身边,“小丫鬟笨手笨脚,可有惊着太太?”

    谢氏说道:“区区小事,不用在意。东西收拾得怎么样?”

    “回禀太太,物件有些多,还得花几天时间才能收拾完。”

    谢氏点点头,“慢慢来,不着急。老爷衙门里的公务,不会那么快处理完。”

    说完,谢氏的眼皮跟着跳了跳。

    谢氏皱起眉头,春禾忙问道:“太太可是不舒服?”

    谢氏摇头,“今日一早,两边眼皮就一个劲的在跳,我这心里头有些不安。你说是不是有什么预兆啊?”

    春禾张张嘴,差点想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转念,又急忙将这话咽下。

    太太刚才说的是两边眼皮都在跳,也就是说既在跳财,也在跳灾。

    她要是将这话说出口,太太怕是要生气。

    春禾想了想,说道:“太太,回京之前,要不要去庙里拜拜菩萨?”

    谢氏闻言,愣住。

    春禾继续说道:“求菩萨保佑回京的路上,一路顺风,大家平平安安。”

    谢氏点点头,“你说的对,是该去庙里拜拜。”

    说罢,谢氏拿出黄历,选日子。

    七日后黄道吉日,再好不过。

    要说哪家寺庙最灵,非天门寺莫属。

    谢氏说道:“七日后,上天门寺烧香拜佛。再给府尹夫人送张帖子,约她一起烧香。”

    春禾笑道:“奴婢这就安排人送帖子去。”

    谢氏要去天门寺烧香的消息,传到了顾玖的耳朵里。

    时间正好是七日后。

    顾玖顿时笑了起来。

    想睡觉就有人送来枕头,这等好事,岂能错过。

    顾玖问小翠,“太太有没有说,要带谁去?”

    小翠摇头,“太太不曾说起。姑娘也想去天门寺烧香吗?”

    顾玖笑道,“那是当然。难得有机会出门,自然不想错过。上次去天门寺许了愿,这回正好去还愿。”

    青梅问道:“姑娘,太太会带你去天门寺吗?”

    “事在人为。”

    ……

    顾大人在衙门忙了一天,终于回到府中歇息。

    洗漱完毕,坐在书桌前,顾大人问管家顾全,“府中今日可有事?”

    顾全躬身说道:“启禀老爷,别的事情倒是没有。就是三少爷,得知太太七日后要去天门寺烧香,他吵着也要去。”

    顾大人冷哼一声,“简直是荒唐。老三越来越不像话。”

    顾大人心中恼怒,有心教训顾珽一顿。看了眼时间,已经很晚了,罢了,还是明天吧。

    顾全等顾大人稍稍消了气,才又说道:“三少爷每日卧床,心中早就不耐,每日里拿小厮出气。

    他还说,他这么倒霉,一定是因为没有拜菩萨。所以要去天门寺烧香。还说,要是不让他去,他就将房子烧了。”

    “这个臭小子,简直是无法无天。”

    顾大人气急败坏,也不管时间早晚,起身就前往思过院。

    思过院的院门已经关上。

    大半夜,院门被敲响。守门的小厮,很是不耐的吼了一句,“谁啊?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

    顾全厉声呵斥,“老爷来了,还不赶紧开门。”

    小厮一听顾大人来了,慌得跟什么似得,赶紧起床开门。

    “老爷来了。”小厮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

    顾大人冷哼一声,径直走进去。

    也不管顾珽是不是已经睡下,就来到卧房。

    顾珽正无聊,叫李串读书给他听。

    李串识字不多,读得磕磕绊绊,被顾珽嫌弃得不要不要的。

    “你怎么比我还笨。”

    李串理所当然地说道:“三少爷,你是主子,我是下人,你当然比小的聪明。反过来,小的要是比你聪明,你岂不是很没面子。”

    顾珽嘴角抽抽“你这小子,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等我腿养好了,我再收拾你。”

    李串半点不在意,笑嘻嘻的,“三少爷,你的腿少说还要养好几个月。现在,你就先将就着吧。小的能将一本书读下来,已经废了老大的劲,你就不要再嫌弃。”

    顾珽无语望天。

    李串这厮,说话一套一套的。

    罢了,他大人有大量,不和李串计较。

    顾珽刚想让李串继续读书,顾大人掀开门帘子,就走了进来。

    顾大人板着一张脸,不怒自威。

    顾珽见到顾大人,心头顿时发虚。

    “父亲,你怎么来了?”

    顾大人冷哼一声,“房子都快被你烧了,我能不来?”

    顾珽尴尬一笑,“那些话,父亲都知道了啊。”

    顾大人在椅子上坐下,板着脸问道:“腿伤怎么样?”

    顾珽小声说道:“挺好的。”

    “听说你吵着要出门。”

    一听这事,顾珽立即说道:“父亲,儿子实在是苦啊。整日里窝在床上,拉屎撒尿都要小厮帮忙,都快憋死了。”

    “咳咳……”

    顾全小声咳嗽,提醒顾珽,在老爷面前说话,好歹斯文一点。

    别什么荤的素的,都往外说。

    顾珽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父亲,你就让我出门吧。我保证不添乱。我就是去拜拜菩萨,求菩萨保佑我早日痊愈,能够下床活动。”

    顾大人哼了一声,“简直荒唐。你的腿还没养好,就想出门,你是想下半辈子做瘸子吗?你给我老实待着,再敢提出门的话,打断你的腿。”

    顾珽一哆嗦,吓得跟鹌鹑似得。

    不过他还是大着胆子说道:“父亲,儿子这次从马上率下来,分明就是走了霉运。儿子想去去霉运,让菩萨保佑,这也有错?”

    顾大人面无表情地说道:“求菩萨保佑,这点小事,自有其他人帮你办。你就不用瞎操心。”

    顾珽说道:“其他人我不放心,他们肯定不是诚心在菩萨面前替我祈福。”

    顾大人皱眉,“那你想如何?”

    顾珽立马说道:“除了二妹妹,别的人我都不放心。只有二妹妹,才会诚心诚意替我在菩萨面前祈福。”

    顾大人盯着顾珽,一脸嫌弃,“你想让小玖去天门寺为你祈福?”

    顾珽连连点头。

    顾大人哼了一声,“便依着你的意思,让小玖随太太一起前往天门寺。至于你,老实给我待在房里。若是胆敢再吵吵闹闹,饶不了你。”

    顾珽低眉顺眼,“儿子听父亲的话,以后再也不敢随便吵闹。”

    顾大人有对李串说道:“好好照顾三少爷,他若是不老实,你就告诉管家。”

    李串躬身应是。

    顾大人起身离去,顾全紧跟在后面。

    呼!

    等顾大人一走,顾珽长出一口气。

    刚才紧张死他了。

    好在不辱使命,总算达成了妹妹交代的任务。

    顾珽喜笑颜开,问李串,“本少爷刚才表现得怎么样?”

    李串竖起大拇指,“少爷表现得极好。完全是超常发挥。”

    顾珽哈哈一笑,“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忠义三郎。”

    ……

    一大早,顾全就到上房传话。

    “小的见过太太。”

    谢氏端坐上首,“顾全,你一大早就过来,莫非老爷有什么吩咐?”

    顾全点头,“太太猜的没错。老爷得知过几天太太要去天门寺烧香,让小的传话,请太太将姑娘们都带上,都去庙里烧香。”

    谢氏蹙眉,“老爷真这么吩咐?”

    “千真万确。今晚老爷会来上房,届时太太可以问问老爷。”

    谢氏点头,“我知道了。一家子就要离开西北,启程回京城。这一走,只怕这辈子再也不会回到西北。趁着离开之前,都出去走走看看,老爷考虑得果然周到。”

    顾全躬身说道:“小的将话传到,还要回去伺候老爷,就先告辞。”

    “春禾,送顾管家出门。”

    春禾将顾全送出大门,又迎来了请安的诸位姑娘。

    顾玖见顾全一大早从上房出来,心头一动,莫非交代哥哥的事情办成了?

    昨晚,时间太晚,二门已经下钥。

    今早,顾玖梳洗完毕,就来上房请安。

    故此,顾珽那边的消息,还没送到顾玖的手中。

    “太太,姑娘们来给你请安了。”

    “让她们进来吧。”

    顾家姐妹们,鱼贯走进上房。

    请过安,大家分嫡庶坐下。

    谢氏说道:“过几天我准备去天门寺祈福,你们都随我去吧。”

    顾玖一听,果不其然,哥哥把事情办妥了。

    如此一来,她和裴芸就能顺利在天门寺见面。

    其他姐妹,闻言,都很高兴。

    难得出门一趟,又是去天门寺。听说天门寺的枫叶已经红了,景色美不胜收。

    此时上天门寺,最好不过。

    顾玥已经在想,去天门寺那天,她要穿什么衣服。

    谢氏接着又说道:“我还邀请了府尹夫人,届时府尹夫人会带着府尹府姑娘少爷们上天门寺。见了人,你们都要大大方方的,别再闹笑话。”

    顾珍立即低下头。谢氏那句“不要闹笑话”的话,听在顾珍耳朵里,就感觉是在说她。

    上次在府尹夫人的宴席上,她出丑丢人,好不难堪。

    如今又要和府尹府的姑娘们来往,顾珍有心逃避,想说不去,却又舍不得这难得的机会。

    姐妹们都去了,就她一个人留在府中,岂不是更丢人。

    犹犹豫豫,一直到离开上房,顾珍也没能开口。

    ……

    几天时间,转眼过去。

    到了去天门寺这一天,大家早早起来,洗漱,换上漂亮的衣服。

    顾玖今日前往天门寺,就是为了见裴芸。

    她对青梅说道,“这件太喜庆了,换一件素净的衣裙。”

    青梅去箱柜里找了一件淡青色衣裙,“姑娘,这件怎么样?”

    顾玖点点头。

    衣裙颜色有些挑人,换做别的人穿,只怕压不住。

    顾玖穿在身上,却刚刚合适,衬得她的肌肤如雪。

    青梅见了,说道:“姑娘越来越美。”

    顾玖轻声一笑,“别拍我马屁,我可没有钱打赏给你。”

    青梅笑道:“奴婢可不是拍马屁,奴婢说的是真的。青竹,你说姑娘是不是越长越美?”

    青竹连连点头,“姑娘长高了,也长开了。越来越好看。”

    顾玖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左右看看,又眨眨眼睛,“这一身不错,我们出发吧。”

    到了二门,顾玖意外的,竟然看见了马车。不是一辆,而是好几辆马车。

    不光是顾玖好奇,顾玥她们同样好奇。

    等到谢氏到来,顾玥就缠着谢氏,“母亲,这马车是从哪里来的?”

    谢氏笑了起来,“庆平马场的李大人,得知我们要回京城,正好他们马场也要送一批马匹去京城。

    所以就答应给我们提供回所需的马车。这些马车,先给你们用着,适应适应。

    别等到要回京城的时候,不习惯坐马车,路上辛苦。”

    众人一听,都高兴起来。

    比起牛车,自然是马车更好,更快,也更能彰显身份。

    顾玥先叫起来,“太好了。”

    谢氏说道:“二丫头,玥儿,珊儿,你们三姐妹一人一辆马车。珍儿和五丫头,你们两姐妹坐一辆马车。”

    顾珍老大不乐意,她才不要和顾琳坐一辆马车。

    顾琳同样不乐意。

    顾珍来到顾珊面前,“四妹妹,我和你同乘一辆马车可好?”

    顾珊说道:“好是好,只是马车狭小,略显拥挤。”

    顾珍小声说道:“我不在意。只要不和五妹妹同乘一辆马车就行。”

    可是我在意。

    顾珊张张嘴,此话却没说出口。反而说道:“大姐姐请上马车吧。”

    顾珍顿时高兴起来。

    顾琳见顾珍上了顾珊的马车,也很高兴。

    这样她就可以独占一辆马车。

    如果顾珍不是先她一步找了顾珊,顾琳肯定要找顾玖,同顾玖同乘一辆马车。

    众人上了马车,和府中几位少爷汇合后,一起前往天门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