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90章 妯娌斗法
    大太太张氏,一脸疲惫地回到松柏院。

    老爷子三天两头的闹腾,她这个做儿媳妇的,少不得要跟着受点气。

    回到房里,刚坐下,她问丫鬟芍药:“二房的人都安顿好了吗?”

    芍药躬身说道:“回禀太太,二房已经安顿下来。另外,二姑娘的行李丢了一件。”

    张氏奇怪,“行李丢了?怎么回事?”

    芍药说道:“婆子送去芷兰院的行李,无缘无故少了一件。找了一圈,还没找到。有可能是在路上丢的。”

    “行李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贵重吗?”

    芍药说道:“东西倒是不贵重,都是一些摆件,听说不怎么值钱。”

    张氏微蹙眉头,“二太太有没有说什么?”

    芍药摇头,“二太太什么都没说。奴婢瞧着,二太太不想将此事闹大。听下面的小丫鬟说,二太太还派了人到芷兰院传话,让二姑娘不要大张旗鼓地找行李。”

    张氏顿时笑了起来,“真是难得,她那人,竟然也有安分守己不闹腾的时候。”

    张氏的语气中,充满了鄙薄和嫌弃。明显是看不上谢氏。

    好好的当家太太,任谁也不乐意同一个妾扶正的女人做妯娌。丢脸,掉份。

    也不知道二老爷顾大人当初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娶个填房都好过将一个妾扶正。

    芍药问道:“太太,要派人帮忙寻找行李吗?”

    张氏说道:“当然要帮着找。二太太做继母的,不在乎小玖。我身为大伯母,可不能不在乎。

    小玖可怜,几个月就没了娘,在继母手上讨生活。如今行李丢了,继母不帮着她找,我做大伯母的却不能袖手旁观。

    你去安排人,大张旗鼓的找行李。我倒是要看看,谢氏有什么脸见人。”

    芍药顿时笑了起来,“还是太太英明。二太太要丢人了。”

    张是笑了起来,“她又不是第一次丢人。”

    顿了顿,张氏又说道:“不杀杀她的威风,她还以为可以和本夫人平起平坐。哼,谢氏这人,迟早会闹腾的。单是府里的管家权,她肯定会和我争一争。”

    芍药忙问道:“那怎么办?二太太若是真的和太太争抢管家权,这事奴婢看来,不太好处理。”

    张氏轻蔑一笑,“谢氏想要管家权,她做梦。她敢伸手,我自然不会客气,直接将她的手打回去。

    而且看谢氏的样子,是想将她的宝贝闺女高嫁。姑娘们说亲,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瞧着吧,有她为难的时候。”

    芍药说道:“还是太太想得长远。另外,侯府得知二房回来,派了人过来。”

    张氏说道:“你和侯府的人说,明日我会和二房一家一起前往侯府请安。”

    “奴婢晓得。”

    芍药出门,按照张氏的吩咐办事。

    ……

    芷兰院差不多收拾好了,只剩下几箱子的书本还没放好。

    顾玖带着丫鬟们,将书籍按照内容分类,分别摆放。

    王二丫,不对,王二丫已经改名为王依。

    王依跟着顾玖,顺利来到京城。

    她对一切都很好奇,好在桂嬷嬷的教导她都记在心里,跟在顾玖身边,勤勤恳恳的做事。

    王依长得高,顾玖便让她帮着摆放书籍。

    王依说道:“姑娘的书真多。”

    顾玖笑了笑,问道:“想读书识字吗?我来教你。”

    王依忙说道:“怎敢让姑娘教,奴婢脑子笨,学不好的。跟着青梅姐姐,能认几个字,奴婢就满足了。”

    顾玖嘴角抽抽。

    青梅那个学渣,竟然教起王依读书识字。学渣教书,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青竹从外面进来,“启禀姑娘,大太太身边的芍药姐姐过来了。”

    顾玖闻言,“快请芍药姐姐进来。”

    芍药被请进书房。躬身给顾玖行礼。

    顾玖问道:“芍药姐姐过来,可是大伯母有吩咐?”

    芍药笑着说道:“我家太太得知二姑娘丢了一件行李,很是担心。让奴婢过来问一声,丢失的行李,可有什么特点?

    我家太太说了,二姑娘丢失的行李,无论如何都要找回来。姑娘家的行李,万万不能被人捡了去,坏了二姑娘的名声。”

    咦?

    顾玖意外。

    之前谢氏特意派人过来叮嘱她,不要大张旗鼓地找行李。

    怎么大伯母却反其道行之,看样子是要大张旗鼓地帮她寻找丢失的行李。

    顾玖一边琢磨此事,一边说道:“区区小事,怎好让大伯母费心。”

    “二姑娘千万别这么说。我家太太最是热心,二姑娘丢失行李,可不是小事。”

    顾玖已然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

    之前在花厅,她已经看出来,大伯母张氏同谢氏不对付,妯娌二人之间明显有龌龊。

    谢氏不让她大张旗鼓的寻找行李,大伯母张氏得知后,偏要同谢氏对着干。摆明是要落谢氏的面子,让谢氏难堪。

    顾玖笑了笑,没想到刚回京城,她就成了两位太太斗法的棋子。

    她要当这个棋子吗?

    顾玖抿唇一笑,谢氏丢脸,她乐见其成。

    而且芍药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姑娘家用过的东西,万万不能被人捡了去,坏了名声。

    既然大伯母热心帮忙,她又何必拒绝别人的好意。

    至于谢氏那边,顾玖不做考虑。

    谢氏要斗法,自有大伯母张氏和她斗。

    顾玖说道:“让芍药姐姐辛苦走一趟。请芍药姐姐转告大伯母,我心里头很感激的。丢失的行李的特点,青梅,这事你和芍药姐姐好好说说。”

    青梅同芍药说道:“我家姑娘丢失的行李,是个枣红色的木头箱子。箱子左上角,缺了一角。另外,铜锁上面被划了两道,成人字形。”

    芍药点点头,记下丢失行李的特征。然后说道:“二姑娘放心,我家太太一定会派人帮你将行李找回来。”

    “多谢大伯母,多谢芍药姐姐。”

    “二姑娘客气。二姑娘歇息吧,奴婢就先告退。”

    “青梅,替我送送芍药姐姐。”

    青梅应声,将芍药送出院门口,顺便还送了一份从西北带来的土特产给芍药。

    芍药欣然收下。离开芷兰院后,拆开盒子一看,和土特产一起的还有个荷包,荷包里面放着两张一两的银票。

    芍药顿时笑了起来,暗自想着,二姑娘倒是会做人,出手也够大方。

    既然二姑娘这么会做人,以后只要不是太为难的事情,只要二姑娘求到她面前,她便替办了就是。

    谢氏虽然才到京城,但是大太太张氏那边的动静,也没能瞒住她。

    得知张氏大张旗鼓地替顾玖寻找丢失的行李,谢氏气的咬牙。

    “真是我的好大嫂,她这么做到底是想干什么?落我的面子,还是想和我打擂台?简直是欺人太甚。”

    谢氏气得拍桌子。

    春禾小心翼翼地问道:“太太,现在我们该怎么做?要不要也派人找找二姑娘的行李?”

    谢氏咬牙,“我本不想生事,张氏却偏要压我一头,故意找茬。此事岂能善罢甘休。去,带上几个人,和大房的一起找二丫头丢失的行李。必须找到。”

    春禾躬身领命,“奴婢这就带人过去。”

    谢氏不甘心啊。

    原本她已经派人通知了顾玖,不准大张旗鼓地找行李。如今却被张氏架在火上烤,不得不出尔反尔,自己打自己的脸。

    谢氏气的心肝脾肺肾全都痛了起来。

    张氏好生无耻。

    二房的事情,关她屁事,谁让她手伸得那么长。

    谢氏咬牙,得想个办法,将张氏伸出来的手打回去。让张氏知道,她不是那么好拿捏的,二房的事情,还轮不到她说了算。

    大房,二房齐齐出力。

    人多力量大,顾玖丢失的行李,终于被找到了。

    行李就在马车上,根本没有搬下来。

    不过因为马车是从太仆寺借的,而且马车已经还给了太仆寺。因此不得不派人去太仆寺,将行李拿回来。

    芍药带着人,亲自将行李送到芷兰院。

    “二姑娘,你看看,这可是你丢失的行李?”

    箱子左上角缺了一角,铜锁有个人字形的划痕。

    青梅激动地说道:“姑娘,这正是丢失的那件行李。”

    芍药笑了起来,“行李找回来就好。我家太太置办了酒席,晚上二姑娘务必出席。”

    顾玖点头,“晚上的酒席,我肯定会去。辛苦芍药姐姐,不仅帮我找到了行李,还特意送来。”

    芍药笑道:“奴婢都是按照我家太太的吩咐办事。二姑娘要谢,就谢我家太太。”

    顾玖说道:“我自然要谢谢大伯母,要不是她出面,这件行李还找不回来。”

    芍药闲聊了两句,便躬身告辞。

    出院门的时候,正好同春禾碰上。

    春禾奉命来见顾玖。

    两人都是各自太太身边的大丫鬟,第一心腹,难免存了比较的心思。

    芍药含笑,“春禾妹妹来了啊。行李我已经给二姑娘送来了。”

    春禾暗自冷哼一声,“芍药姐姐辛苦了。芍药姐姐今年有二十了吧,不知道大太太准备如何安排芍药姐姐的终身大事?”

    芍药眉眼微动,依旧笑着,“春禾妹妹果然爱操心。莫非二太太已经安排好了春禾妹妹的终身大事?

    让我猜一猜,春禾妹妹长得这么标志,是给二老爷做妾?还是寻个小厮嫁了,将来做个管事婆子?”

    春禾脸色微变,盯着芍药,嗤笑一声,“我的事情,就不劳烦芍药姐姐操心。”

    芍药捂嘴一笑,“这也是我想说的话。春禾妹妹你忙,我先走了。”

    芍药带着婆子们离开,嘴角微微翘起,满是嘲讽。和她斗,春禾还嫩了点。

    二房也真是心大,才刚回京城第一天,就想和大房争个高下,也太不自量力。

    芍药对大太太张氏充满了信心,一定可以将二太太谢氏打个片甲不留。

    春禾目送芍药离去,脸色一垮。

    哼!

    大房不就是仗着常年在京城的优势,有什么了不起。

    过些日子,等太太熟悉了府中的情况,届时,就不信大房还能笑得出来。

    顾玖刚送走大房的芍药,又迎来谢氏身边的春禾。

    “春禾姐姐来了,快请坐。”

    别管顾玖心里头对谢氏有多不待见,至少表面上,都是客客气气。

    对待谢氏身边的丫鬟,也都给足了面子。

    如此一来,别人想挑错也挑不出来。

    春禾微微躬身,说道:“太太知道二姑娘丢了行李,一直很担心。如今行李找回来了,太太特意命奴婢过来看看。

    太太说,二房和大房虽然是一家,但是二房的事情,最好还是别麻烦大房。

    若是二姑娘有什么难处,尽管和太太说。太太自会替你解决。”

    顾玖挑眉一笑,只怕谢氏这会还在气头上。

    大伯母张氏借着找行李的事情,落了谢氏的面子,谢氏岂能甘心。

    顾玖对春禾说道:“多谢太太关心。请春禾姐姐转告太太,我一切都好,也没有为难的地方。我心里头都明白,我是二房的人,二房的事情自然不能交给大房处理。”

    春禾笑了起来,“二姑娘能如此想,太太也就放心了。晚上有酒席,太太让奴婢提醒二姑娘,穿的喜庆一点。”

    顾玖含笑点头,“我知道了。”

    送走了春禾,顾玖总算能够好好休息。

    青梅和青竹将行李打开,清点里面的物件,一一摆放在书房。

    青竹说道:“姑娘的行李,好歹是找回来了。幸亏没有被人捡了去。”

    青梅则说道:“看样子,太太和大太太斗了起来。姑娘,我们该怎么办?”

    今日谢氏同大太太的一番斗法,因芷兰院而起。青梅担心,谢氏会迁怒到顾玖身上。

    顾玖说道:“我们什么都不用做,静观其变。”

    两位太太斗法,她就不参与了。只需坐在一旁看戏就好。

    青竹说道:“奴婢真没想到,两位太太这么不对付。这才回府第一天,就斗了起来,那以后还得了。”

    顾玖点点头,深以为然。这两位太太,只怕以后会斗个你死我活。

    毕竟,大房和二房没有分家。

    关于谁管家,谁主事,谁管钱,谢氏岂会让大伯母张氏一人得意。

    少不得要出面争一争,抢一抢。

    顾玖问道:“青梅,你知不知道太太大伯母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

    青梅说道:“奴婢听桂嬷嬷说过一些。因为太太是由妾扶正,故此,大太太看不上太太。

    觉着和太太做妯娌,太过丢脸。

    奴婢还听说,当初老爷要将太太扶正的时候,大太太就出面反对过,还指着太太的鼻子,质问老爷,说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扶正?说顾家脸面都被丢光了。”

    竟然闹得这么厉害,根本就是撕破脸的节奏。顾玖暗自咋舌。

    大伯母也真敢说,竟然敢当着父亲的面质问。

    估计当时,父亲脸都黑了吧。被自己的大嫂这么质问,面子上肯定下不来。

    光是这件事,就足以让谢氏和张氏结下解不开的死仇。

    难怪回京第一天,大伯母张氏就和谢氏斗上了。根本不给谢氏半点面子。

    大伯母张氏不仅是在打压谢氏的气焰,更是在提醒谢氏,别以为你扶正了,老娘就会和你客气。妾就是妾,就算扶正,在老娘眼里那也是妾。

    顾玖又问道:“大伯母和母亲的关系如何?”

    顾玖口中的母亲,自然是指已经过世的苏氏。

    青梅想了想,说道:“这方面的事情,桂嬷嬷说得很少。只听说,当初夫人还在的时候,同大太太相处得还算融洽。夫人性子和善,为人也大方,应该和大太太没多少矛盾。”

    顾玖点点头,想来也是如此。

    大伯母张氏对谢氏那样不客气,估计也有替苏氏不值的原因。

    大伯母张氏身为原配正房,眼睁睁地看着苏氏过世,谢氏被扶正。心头难免会有物伤其类的感受。

    一个妾,竟然被扶正。

    是不是有一天她死了,家里的妾也会被扶正?

    谢氏被扶正,分明是给家里的那些妾,做了一个极坏的榜样。

    张氏心里头自然不痛快,不爽谢氏。

    一个妾也配和她做妯娌?

    呵呵!

    谢氏让她不痛快,她就让谢氏加倍的不痛快。

    ------题外话------

    二更奉上。今天晚了,对不起。

    明天会准时更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