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95章 不甘心
    中午,侯府置办了酒席。

    大家前往花厅。

    顾琳凑到顾玖身边,拉着顾玖的衣袖,“二姐姐,我有事情告诉你。”

    顾玖笑了笑,“什么事,你说。”

    顾琳看了眼周围,“二姐姐,这里不方便,我们到角落里说话。”

    顾玖挑眉,没有反对,跟着顾琳到了花厅一角。

    “五妹妹,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顾琳咬咬唇,悄声说道:“在厢房的时候,大姐姐在说二姐姐的坏话,我听到了了。”

    顾玖看着顾琳,面色平静地问道:“大姐姐说我坏话?说了什么?”

    顾琳说道:“我没听全,只听见大姐姐对人说你是病秧子。”

    顾玖挑眉一笑,“五妹妹是否知道,大姐姐同谁说了这话?”

    顾琳的目光在人群中找了一圈,然后指着顾琴,“就是那位姐姐,叫……”

    “她叫顾琴,是侯府大房庶出姑娘。”

    顾琳频频点头,“对的,和大姐姐说话的人,就是顾琴姐姐。”

    顾玖朝顾琴多看了几眼,心中了然,然后说道:“多谢五妹妹将此事告诉我。”

    顾琳瞪大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二姐姐,你就不生气吗?大姐姐说你坏话,难道你就不在意?”

    顾玖说道:“多谢五妹妹的关心,此事我自有主意。我们先吃饭吧。”

    “我……”

    顾玖拉着顾琳来到席面,顾琳没办法,只能将余下的话咽下去。

    大家分别坐下。

    顾琳朝顾珍看去,心头想道,没想到大姐姐竟然会说二姐姐的坏话。平时没看出大姐姐同二姐姐有什么矛盾。

    总不能是她听错了吧。

    顾琳甩甩头,她肯定没听错。她分明听到了病秧子三个字。

    家里被称为病秧子的人,只有二姐姐一人。

    顾珍同顾玖坐在一起,“二妹妹,侯府果真富贵。”

    顾玖嘴角上翘,笑了笑,“堂堂侯府,当然富贵。”

    顾珍悄声问顾玖,“二姐姐,我看见你和玫姐姐聊了许久。玫姐姐的婚事可曾定下?”

    顾玖看着顾珍,“初次见面,怎好问这种事情。大姐姐很想知道?”

    顾珍尴尬,“我就是随便问问。”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有些事情,可不能随便问问。祸从口出,大姐姐该知道吧。”

    顾珍尴尬一笑,扭过头不说话了。

    顾琴听了顾珍说的那些话,对顾玖很是好奇。

    她偷偷观察顾玖,怎么看都不像是病秧子。

    莫非病秧子的事情,是顾珍故意编排出来的?

    顾琴压下心头的怀疑,打算再多看看。

    侯府特意给姑娘们准备了果酒。

    顾玫身为侯府的大姑娘,出面招呼大家。

    “诸位妹妹,我敬你们一杯。这是果酒,不会醉人,你们可不能推辞哦。”

    顾玥抢先说道:“玫姐姐盛情,我们怎会推辞。”

    顾玫又看着顾玖,“小玖妹妹,你呢?”

    顾玖抿唇一笑,“玫姐姐敬酒,我自然要先干为敬。”

    顾玫笑了起来,“小玖妹妹果然干脆。”

    半杯果酒下肚,甜滋滋的,果然和别的酒不一样。

    顾琳一副满足的模样,说道:“真好喝。”

    顾玥对顾琳说道:“五妹妹,这毕竟是酒,好喝也不能贪杯。”

    顾玫笑道:“玥妹妹说的没错。琳妹妹,切莫贪杯。”

    顾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问道:“玫姐姐,那我能喝几杯?”

    顾玫说道:“琳妹妹还小,喝个三杯足矣。”

    顾琳一听,只能喝三杯,有些可惜。

    果酒的滋味真的不错,一点酒味都没有。她觉着自己至少能喝一瓶。

    喝一瓶,这就厉害了。

    顾玖回味果酒的味道,有点像后世的低度酒。

    不过上辈子,顾玖因为身体不好,家里人都不准她喝酒。她只在满十八岁后偷偷尝过一口。

    所以她也没办法将果酒准确的和后世的低度酒比。

    反倒觉着,这果酒更像是饮料。

    将酒杯倒满,顾玖站起来,代表顾府敬侯府姐妹。

    “今日和诸位姐姐妹妹认识,极为开心。这一杯,我敬大家,祝我们都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小玖妹妹客气。”

    大家端起酒杯喝酒。

    顾玥却偷偷剜了眼顾玖,又让顾玖抢了风头,真是过分。

    更让顾玥感到不爽的是,顾玖俨然一副姐妹都以她为首的态度。

    更让她生气的是,侯府的姑娘,明显更看重顾玖,凡事都要先问过顾玖的意见。

    凭什么?

    都是嫡出,她只比顾玖小半岁,凭什么要以顾玖为主,而她却被人忽略。

    更过分的是,顾玖的母族,苏家,早已经落魄。此事人人皆知。

    而她母族,谢家,大舅舅是东宫属官,得太子殿下看重。二舅舅是富商,家产万贯。

    苏家落魄,谢家蒸蒸日上,两相对比,按理大家都该更重视她,而轻视顾玖。

    可是现实,却和她想象的完全相反。

    这让顾玥十分气恼。

    在西北的时候,出门做客,别人都围着她转。她是姐妹中,理所当然的中心点。

    回到京城,她以为一切都会延续在西北的情况。

    却没想到第一次到侯府做客,现实就狠狠打了她的脸。

    顾玥喝着闷酒,一直以来,她都是宴会的主角,从未做过配角。

    头一回做配角,竟然是在她满怀期待的侯府,而且还是给顾玖做配角。

    欺人太甚。

    不管果酒多好喝,那毕竟是酒水。

    顾玥连着喝了五六杯,就有些上头,

    顾珊担心地看着顾玥,“三姐姐,你少喝点。别喝醉了。”

    “我没醉。谁说我喝醉了。”

    顾玥哼了一声,很不高兴。

    顾珊皱眉,“三姐姐,母亲叮嘱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看着你,你不能再喝了。你别忘了,出门的时候,你答应过母亲什么。”

    顾玥翻了个白眼,“我都说了我没醉,我清醒得很,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顾珊看着顾玥那明显醉酒的模样,这哪是清醒的样子。

    顾玥今日盛装打扮,很容易引起大家的主意。

    顾玫就问道:“玥妹妹,你可是喝醉了?来人,带玥妹妹下去这休息。”

    “多谢玫姐姐关心,我没有喝醉。我就坐在这里,和大家一起,我很开心。”

    顾玫朝顾珊看去。

    顾珊微微摇头,还是先别动顾玥。

    顾玥脾气大,又好强,如果强硬带她下去,顾珊也不敢保证顾玥会不会闹起来。

    顾玫于是吩咐下人,“去端一碗醒酒汤来。诸位妹妹,可不能贪杯哦。”

    顾玖含笑点头,“多谢玫姐姐关心。”

    醒酒汤端来了,顾珊和丫鬟一起伺候顾玥喝下。

    醒酒汤的味道不太好,顾玥嫌弃,喝了两口就不喝了。

    她就盯着顾玖,眼神怨念无比。

    顾玖本不想理会她,可是顾玥的目光就跟鼻涕虫一样,死死的黏在她的身上。

    顾玖侧头,看着顾玥,“三妹妹有事?”

    顾玥点头,“有事。”

    顾玖问道:“什么事?”

    “我……”

    “三姐姐。”

    顾珊都快吓死了,生怕顾玥不顾场合,和顾玖吵起来。到时候,丢脸可就丢大了。

    顾珊一边给丫鬟使眼色,让丫鬟赶紧去禀报母亲。一边拉着顾玥的手,“三姐姐,我有些头晕,你陪我去厢房歇息,可好?”

    顾玥不高兴,“你自己去,我可不乐意去厢房。”

    “那,那我陪着三姐姐。”

    顾玥哼了一声,“谁稀罕你陪着。”

    侯府的姑娘们,都在偷偷观察顾府的姑娘。

    顾琴见顾玖连喝了几杯酒,一点事都没有。暗自想到,顾玖哪像是病秧子,病秧子能这样喝酒吗?

    顾珍果然是在胡说八道,编排顾玖的是非。

    顾琴心中对顾珍越发鄙视。

    姐妹之间一点小矛盾,竟然不惜编排顾玖是病秧子的谣言。

    顾珍难道就没想过,病秧子的名声传了出去,别管是真是假,都会影响到顾玖的婚事吗?

    顾珍对顾玖果然充满了恶意。

    顾琴在顾珍的脑门上,贴上了小人的标签。

    顾珍哪里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

    好几次找顾琴喝酒,顾琴的态度都是不冷不热,透着冷漠客气。

    明明之前在厢房聊天的时候,大家那么亲近。短短时间,顾琴怎么就变了一个人呢?

    顾珍暗自嘀咕,侯府的姑娘就是脾气大,动不动就摆脸色。

    这会,侯府姑娘们的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顾玥身上。

    顾珊和顾玥拉拉扯扯,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就在顾珊快要愁死的时候,春禾来了。

    顾珊顿时松了一口气。

    春禾来到顾玥身边,“三姑娘,太太命奴婢过来看看。三姑娘喝多了酒,身体不适,还是不要强撑。奴婢这就带三姑娘下去休息。”

    “我不去。”顾玥很不爽。

    春禾面无表情,凑到顾玥耳边悄声说道:“太太说了,若是三姑娘非要在侯府出丑丢脸,那么就别怪她不体谅你。”

    这话并不重,但是顾玥却硬生生打了个寒颤。

    “我……”

    春禾转眼又笑道:“三姑娘身体不适,就随奴婢下去休息吧。”

    顾玥低着头,微微点头,“我听春禾姐姐的。”

    顾玥扶着春禾的手站起来,朝顾玖狠狠瞪了眼,朗声说道:“二姐姐,你身体不好,还是少喝两杯。不要让母亲和父亲替你担心。我想二姐姐也不想整日喝药吧。”

    顾玖微微一笑,“多谢三妹妹关心。你既然身体不适,就赶紧跟着春禾下去歇息。太太特意派春禾过来,你就不要辜负太太的一番心意。”

    顾玥冷哼一声,“我的事情,无需二姐姐操心。”

    顾玥抬步,离开。

    果然有些醉了,脚下不稳。若非春禾扶着她,必定会摔一跤。

    顾玥甩甩头,明明脑子那么清醒,她怎么可能会醉。

    顾玖都没醉,她又怎么会醉。

    顾玥朝春禾看去。春禾面无表情,显得很严肃。

    顾玥咬咬牙,罢了,还是跟着春禾离开。以免母亲生气。

    顾玥一走,顾珊明显松了一口气。

    吓死她了。

    幸好她拦住了顾玥,没有让母亲失望。

    顾珊同顾玖说道:“二姐姐,三姐姐喝醉酒,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顾玖轻声一笑,“四妹妹多虑了。我一直都很理解三妹妹。无论她做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意外。”

    顾珊噎住,讪讪一笑,很是无趣。

    侯府的姑娘们,都了然一笑。

    顾府二房的情况,她们一直有听人提起。

    一位是原配所出,另外两位是妾扶正所出。

    这三姐妹之间,肯定有矛盾。

    如今看来,矛盾还不小。

    吃过午饭,侯府姑娘带着大家前往花园散步消食。

    冬天,花园树木凋敝。本以为没什么景色可看,却不想,侯府竟然建了一个暖房。

    暖房里面鲜花盛开,竟然还种了菜。而且暖房的一面,全是透明琉璃。

    大家一脸惊奇,站在透明琉璃外,啧啧称叹。

    侯府果然富贵。

    像顾府就没有这样的暖房。

    顾玖不像别的姐妹们,凑上去看稀奇。

    她只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时代,已经有了透明玻璃,成色还非常不错,没看到杂质。

    京城果然是富贵云集之地,什么样的稀奇玩意都能见到。

    在西北的时候,别说没见过玻璃,连听都没听说过。

    西北那地太偏僻,太苦寒,亏得顾大人在西北做了八九年的官。

    这份耐心,一般人也是少有。

    这次顾大人升任京城府尹一职,若是能沉下心来,未必没有作为。

    京城府尹,看似是个两面不太好,处处受气的差事。

    不过危机中总是藏着机遇。

    如果顾大人能够把握住机遇,未必不能在天子面前出彩。想要更进一步,也不是什么难事。

    顾玖由一块玻璃,联想到了这许多事,脑补功力果然精进了。

    “小玖妹妹,你怎么没和大家一起?”

    顾玫走到顾玖身边,关心地问道。

    顾玖说道:“人太多,我就不去凑热闹。此处暖房,极好。”

    顾玫笑道:“小玖妹妹也认为这里很好吗?老夫人想牙口不好,咬不动肉,平日里多半都是食素。

    只是冬日里新鲜蔬果很少,老夫人每年到了冬天,总有一阵不舒服。

    后来是三叔父想出办法,说要建暖房。三叔父去过不少地方,说南方那边有琉璃作坊,烧出了透明琉璃,只是不能量产。

    三叔父托了关系,又亲自派人南下。带回了透明琉璃,还带回了建暖房的技术。这不,府中花园就多了一座暖房。”

    顾玖听完,真心佩服道:“三堂叔父当真了不起。”

    顾玫说道:“我父亲也说,三叔父是家里最聪明的人。”

    顾玖神往,真想见见这位最聪明的三堂叔父。

    大家参观完暖房,就准备回花厅歇息。

    暖房里面种花种菜,虽然不冷,却也不是一个适合玩耍的地方。

    顾玫同顾玖说道:“小玖妹妹若是有什么想吃的,同我说一声。我让人给你送去。”

    顾玖笑道:“多谢玫姐姐。家里的饮食,都是大伯母和太太在操心。”

    顾玫了然,不再提起此事。

    回到花厅,一个丫鬟来到顾珊身边,悄声说道:“四姑娘,三姑娘在厢房里面哭。太太这会走不开,让四姑娘去看着三姑娘。”

    顾珊讶异,“三姐姐会哭?”

    太阳从西边出来吧。

    好好的,顾玥怎么会哭起来。

    丫鬟郑重说道:“三姑娘真的在哭。奴婢也不知道,三姑娘为何哭泣。”

    顾珊闻言,说道:“我这就过去。”

    顾珍留意到这边的动静,走过来,问道:“四妹妹,你要去看望三妹妹吗?我和你一起去。”

    顾珊迟疑。

    顾珍又说道:“我也很担心三妹妹的情况。之前见她喝了那么多酒,只怕这会正难受着。我跟着四妹妹过去,还能搭把手,替四妹妹分忧。”

    顾珊点头,“好吧。大姐姐随我一起过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