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96章 老实人
    厢房里,顾玥正趴在床上抽泣,怪伤心的。

    顾珊走进去,先问伺候在顾玥身边的丫鬟,“好好的,三姐姐怎会哭起来?”

    丫鬟葡萄说道:“三姑娘到了厢房,开始还好好的,之后就突然哭起来。奴婢劝了许久,也劝不动。”

    顾珍说道:“莫非是喝醉了才会哭。我听说,有的人喝醉就是发酒疯,有的人喝醉了就是安安静静的不说话。三妹妹这样,莫非喝醉了就要哭一场。”

    顾珊蹙眉,来到床边坐下。

    “三姐姐,你别哭了,好吗?”

    不劝不要紧,顾珊这一劝,顾玥哭得更厉害。

    顾珊伸出手,迟疑了一下,最后落在顾玥的背上,轻轻拍动,“三姐姐,你心里头若是难受就说出来。我会帮你。”

    顾玥趴在床上,瓮声瓮气地说道:“你帮我?你怎么帮我?你能让一切都回到过去吗?你能让侯府的姐妹们都关注我,而不去关注顾玖吗?”

    顾珊皱眉,原来三姐姐哭,都是因为嫉妒。

    顾珍了然一笑,她就知道顾玥受了刺激。果不其然。

    顾珊劝道:“三姐姐,这里是侯府,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再说,好吗?”

    “你别管我,你让我好好哭一场。”

    顾珊担心,“三姐姐,你这样子若是被侯府的人见到,不知道会传出什么话。你还是听我的,别哭了。我让丫鬟打一盆热水过来,给你洗漱。”

    “四妹妹,你真烦。让我好好哭一场你都不许,你为何总要管我。”

    顾玥脾气暴躁,冲顾珊发火。

    顾珊深吸一口气,压住心头的怒火。然后说道:“是母亲叫我来看着你。母亲不放心你。”

    顾玥的哭声猛地止住。

    她抬起头,泪眼朦胧,望着顾珊,“真的是母亲叫你来的?”

    顾珊点头,“母亲正在和老夫人说话,暂时脱不开身。她得知你在厢房哭泣,便命我来看着你。”

    顾玥咬着唇,心思复杂。

    一张手绢递到到跟前。

    顾珊说道:“三姐姐,擦擦眼泪吧。葡萄,去打一盆热水来。”

    丫鬟葡萄领命,出门打热水。

    顾玖一把抢过手绢,重重地擦拭眼泪。

    今日静心打扮,结果妆容都花了。

    顾玥气苦,问道:“四妹妹,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

    顾珊摇头,“没有。一会洗了脸,叫人给你重新上妆。”

    顾玥咬牙,“我就知道,我现在肯定很难看。”

    说完,顾玥从床上坐起来,似乎到此刻,才注意到顾珍的存在。

    “大姐姐怎么也来了?”

    顾珍说道:“不放心三妹妹,特意过来看看。”

    顾玥哼了一声,“大姐姐有心了。”

    明明是一句感谢的话,从顾玥嘴里说出来,总是给人一种口不对心,夹枪带棒不好惹的感觉。

    顾珍讪讪一笑,“三妹妹没事就好。”

    丫鬟葡萄打了热水来。

    顾玥重新洗漱,上妆。

    她对顾珊说道:“三妹妹,我没事了。你让人通知母亲一声,别让母亲一直替我担心。”

    顾珊见顾玥果然已经冷静下来,于是放心出门,叫人通知母亲。

    顾珍陪在顾玥身边。

    顾玥透过镜子,盯着顾珍,“大姐姐,我让你办的事情,你都办好了吗?”

    顾珍点头,“三妹妹放心,都办好了。很快侯府上下,就会传遍顾玖是病秧子的事情。”

    顾玥顿时笑了起来,眉梢眼角都透着喜意。

    “等全京城都知道二姐姐是病秧子,我倒是要看看,她还怎么嫁人。”

    顾珍说道:“三妹妹放宽心,二妹妹再怎么能干,也比不上三妹妹。”

    顾玥冷哼一声,“你哪只眼睛看到顾玖比我能干?侯府上下都关注她,不就是因为她是原配生的。原配生的就很了不起吗?我倒是要看看,等大家知道顾玖是病秧子后,还不会如此看重她。”

    事情已经很明白。

    顾玥见顾玖在侯府比她更受重视,心头嫉妒。

    于是心生恶意,让顾珍传播顾玖的坏话,败坏顾玖的名声。让顾玖说不到好亲事。

    顾珍为了讨好顾玥,进而讨好谢氏,她便主动冲在前头,当顾玥手中的那把刀。

    顾珍忙说道:“二妹妹自然没有三妹妹能干。二妹妹也只是仗着是原配生的,才会被人高看一眼。”

    顾玥连连点头,“大姐姐说得没错。不过就算二姐姐被人高看一眼,我也要将她从高处拉下来。”

    在这么多姐妹中,中心点永远只能是她。

    她绝不允许顾玖抢走原本属于她的关注,更不允许顾玖比她嫁得好。

    只要一想到,侯府老夫人那样关注顾玖,却对她很一般,顾玥就快被嫉妒折磨疯了。

    一直不如她的顾玖,有什么资格骑在她的头上,甚至比她更受关注。

    顾玥心中暗骂,京城的人个个都是有眼无珠。

    还是西北好。

    在西北的时候,无论何时何地,她都是备受瞩目的那个人。

    顾珊从外面进来,随口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顾珍急忙否认,“没聊什么。我正在宽解三妹妹。”

    顾珊说道:“三妹妹,你的确该想开一点。这里是侯府,不是自己家里。言行若是不当,会引来非议。”

    顾玥小声抱怨,“侯府并不重视我们,我又何必那般小心。”

    “话不能这么说。不管受不受重视,都应该谨言慎行。三姐姐,你不要忘了,祸从口出的道理。言行不当,侯府会怎么看待你。”

    顾珊苦口婆心。

    顾玥却没有听进去,“行了,行了。大道理总是一套一套的,耳朵都快起茧了,你烦不烦。”

    顾珊尴尬,又觉着委屈。

    她说道:“我好心替三姐姐着想,三姐姐竟然不领情。”

    顾玥偷偷嫌弃,转眼又做出一副亲热的模样,拉着顾珊的手,“四妹妹,你别跟我计较。你是知道的,我这人口不对心,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顾珊挣脱顾玥的手,“我知道了。三姐姐,你是继续在这些歇息,还是跟我一起去花厅?这会大家都在花厅玩乐。”

    顾玥想了想,“我还是和你一起去花厅吧。我已经醒了酒,不能总留在厢房。机会难得,得和侯府的姐妹们多亲近亲近。”

    顾珊点点头。

    等到顾玥重新装扮一新,又换了一身粉色衣服,三人便一起回到花厅。

    花厅里,大家正在吃着点心,喝着茶,闲聊。

    远远的,就听见一阵阵笑声传出来。

    顾玥领头,走进花厅,“姐妹们,你们在笑什么?老远就听见了。”

    “玥妹妹来了,身体好些了吗?”

    顾玫上前招呼。

    顾玥微笑点头,“多谢玫姐姐关心,我好多了。看你们这么开心,我心里头也欢喜。”

    “玥妹妹快坐下,珍妹妹,珊妹妹,你们也坐。刚才我们正说起二妹妹上个月闹的笑话。”

    顾玫口中的二妹妹,指的是侯府二房嫡出姑娘顾琪。

    上个月,顾琪出门做客。因为认错了人,闹了笑话。

    大家每次提起,都要大笑一回。

    顾琪有点轻微的脸盲,熟悉的人还好,都能认出来。

    那些只见过一两次的人,顾琪就很难记住。

    认错人,闹了笑话,大家都在笑话她。

    顾琪笑道:“你们都别说我了。小玖妹妹,你和我们说说西北,从未去过西北,那地方好玩吗?”

    顾玥轻咳一声,抢先说道:“琪姐姐,你若是想知道西北,问二姐姐不适合。二姐姐常年生病,极少出门。西北长什么样子,她肯定不清楚。我不一样,我经常随母亲出门,西北风物,我如数家珍。”

    花厅里,空气突然安静,落针可闻。

    大家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玥,“三妹妹身体好了,可喜可贺。诸位姐姐,妹妹,你们别惊讶。三妹妹说的话的确没错,西北苦寒,我不适应那边的天气和饮食,因此经常吃药。

    太太心疼我,也尽量不让我出门。以免吹风吃沙子,身体又病了。

    就比如去年,河中府尹夫人宴请,我去了,结果却落了水,病了大半年。

    我身体本来就弱,又吃不得苦,因此时常要吃药调养。

    外面的人不了解内情,便谣传我是个病秧子,自小泡在药罐子里面。还说我寿数有限,活不了几年。

    不过我还是平平安安长大了,多亏了父亲和太太。

    当然,那些人说的话也不算全错。我时常吃一些养身的汤药,说我是病秧子,我也认了。”

    顾玥震惊,顾玖怎么就这么说出来了?

    顾玥同顾珍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震惊。

    顾玖到底是蠢,还是真的不在意。病秧子这样的名声,她真不怕传出去?

    顾玥看不懂顾玖,不明白她在想些什么。

    呼!

    侯府的姑娘,齐齐出了一口气。

    刚才真的紧张坏了,生怕顾玖和顾玥吵起来。

    顾琴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这么说起来,顾珍并没有瞎说。

    不过,顾珍随意将这种事情说出来,依旧令人鄙视。

    顾玫拉着顾玖的手,“小玖妹妹受苦了。”

    顾玖轻声一笑,“多谢玫姐姐关心,好在我的身体一日日好起来,这次回京,一路舟车劳顿,都没有生病。”

    顾玫一脸庆幸,“谢天谢地,妹妹的身体终于好起来。”

    顾玖又朝顾玥看去,“我家三妹妹,性子直,为人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也不顾忌场合。你们别介意。”

    顾玥气坏了。

    可是这个话题,是她挑起的。她这会也是有苦难言。

    顾玫偷偷一笑,然后对顾玖说道:“我们不介意。玥妹妹心直口快,也挺好的。”

    顾玖笑了起来,“我家三妹妹有时候挺好,有时候也让人发愁。

    来的时候,我还听到太太一再叮嘱三妹妹,到了侯府不要乱说话,不要什么都往外说。

    结果三妹妹几杯酒下肚,就将太太的吩咐全都丢到了脑后。

    你们别误会,其实我家三妹妹没有坏心。她逢人就说我身体不好的事情,都是为了我考虑。

    她就是担心别人不知道我身体不好,说话动作没有轻重,让我的病情加重。故此,才会出言提醒大家。

    三妹妹,你的一番好意,我心头很感激。

    不过以后你不用这么费心替我说明,如今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这事太太最清楚。

    药材库房的管事婆子,肯定已经禀报了太太。最近我身边的丫鬟很少去库房领药材。”

    顾玥张口结舌,她就说顾玖怎么那么坦然,直接承认自己是病秧子。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

    侯府的姑娘们,都在偷笑。

    顾玥此举,就是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搬起石头结果却砸了自己的脚。

    顾玖妹妹(姐姐)当真厉害,几句话,就将顾玥杀了个片甲不留,真正大快人心。

    顾珍躲在了人后,心虚,尴尬。

    顾珊暗自叹气,三姐姐一次又一次,就是不接受教训。

    想要给二姐姐难堪,也不看看,她是二姐姐的对手吗?

    区区病秧子三个字,就想打败二姐姐,想得太美好了。

    在西北的时候,二姐姐就没怕过。

    如今回到京城,有大伯母,有侯府老夫人,二姐姐更没有理由怕。

    顾琳抿唇偷笑,偷偷幸灾乐祸。

    看到顾玥吃瘪,真爽啊。

    丢脸,太丢脸了

    顾玥心头气恼,顾玖明面上是在替她说话,但是话里话外,都在骂她是个蠢货,还不自知。

    她盯着顾玖,压低声音,怒道:“你欺人太甚。”

    “嗯,你说的对。”

    顾玖微微点头,一脸坦然。

    顾玥吐血。

    顾玖竟然承认了,承认自己欺人太甚。可是为什么她却没感到一丝一毫的高兴,怒火反而越发高涨。

    顾珊不得不站出来,拉拉顾玥的衣袖,“三姐姐,你身体还没好,喝口茶吧。”

    顾玥被提醒,瞬间回过神来。

    她望着在座的所有人,很难堪,却必须强撑着,不能退缩。

    于是她收敛表情,做出一副委屈地模样,“我不知道二姐姐你的身体已经大好了,妹妹没能及时了解二姐姐的病情,真是该死。”

    顾玖挑眉一笑,顾玥的演技也很不错嘛。

    她就说谢氏精心培养的女儿,怎么能是一个单纯的蠢货。

    说到底,还是顾玥习惯了顺风顺水的生活,已经忘记了说话做事之前需要动动脑筋。当然,也有可能是懒癌发作,不乐意动脑筋。

    顾玖同顾玥说道:“我没有怪罪三妹妹。三妹妹整日里有忙不完的事情,吃的,喝的,穿的,戴的,哪样都需要操心。没有留意到我的情况,我都理解。”

    顾珊不乐意了。

    顾玖这话,分明是在说顾玥是个草包,整日里只知道关心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正事却从不关心。

    顾珊可没忘记谢氏交代的任务,她得帮着顾玥。

    顾珊出声说道:“多谢二姐姐能够体谅三姐姐。三姐姐如今也要学着管家,每日里,可不是要忙着吃的,喝的,穿的,戴的。这些琐碎的事情,占据了三姐姐大量的时间。三姐姐每日都很疲惫,我看着都很心疼。”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珊,她得给顾珊点赞。

    论机智,变通,顾珊当属第一。少说甩了顾玥二十条街。

    只可惜,顾珊忽略了这里有个老实人。

    顾琳突然说道:“才刚回京城,太太都没管家,三姐姐又如何能管家?而且在西北的时候,我也没见到三姐姐管家。难道三姐姐都是在晚上管家吗?”

    噗!

    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顾珊尴尬,丢脸。

    顾玥比她更尴尬,更丢脸。

    顾玥将一腔怒火都发泄在顾珊身上,“谁让你乱说话,连累我也被人看笑话。”

    顾珊委屈,她只是想替顾玥解围。

    哪里想到,顾琳竟然是个老实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