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97章 自作自受
    “咳咳!”

    顾玫轻咳两声,又扫了眼侯府的诸位姑娘。

    侯府的几位姑娘本来都在偷偷发笑,被顾玫目光扫到,都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

    仿佛之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顾玫说道:“啊,我想起来了。几位妹妹,你们都读书吧。我们玩词令可好?”

    顾玖笑了笑,点头应下,“我听玫姐姐的。”

    顾玫赶忙让丫鬟搬来笔墨纸砚,还有各类诗集。

    她招呼大家玩词令。

    之前那些冲突,便这么揭过去。

    当事人能不能轻易放下,顾玫却管不了。

    顾玖玩得很投入。

    顾玥的事情,对她来说,只是一点调剂。风一吹,一拂袖,事情就过去了。

    这种事情,顾玖从不放在心上。

    但是顾玥没有顾玖那么洒脱。

    甚至连顾珊也做不到顾玖那般洒脱。

    唯有顾琳,年龄小,心头不藏事,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那番话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

    她屁颠屁颠的跟在顾玖身后,看着顾玖和侯府的姐妹们玩词令。

    时不时还自己提笔写下两句,却被嫌弃。

    顾珊担心地看着顾玥,偷偷叹了一口气。

    顾玥恨上她了,她看得出来。

    顾珊也有些气恼,顾琳完全不懂看人眼色,什么话都往外说,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至于顾玥,脾气太臭了,又受不得委屈。

    过去在西北的时候,她是众星拱月。

    如今到了京城,反倒是顾玖比她更受重视。

    以顾玥好强的性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落差。

    没有当场发作,大吵大闹,已经是努力克制的结果。

    顾珊摇摇头,走上前,和大家一起玩词令。

    无论如何,场面她得撑下去。

    顾玫给了梯子,她不能不识趣,她得主动顺着梯子下来。

    至于顾玥,还是让她自己想明白吧。

    顾珍犹犹豫豫的,最后还是决定不和顾玥在一起,跟着顾珊的脚步,加入了大家。

    顾玖朝顾珊顾珍看去,了然一笑。

    顾珊悄声说道:“二姐姐,我被你害惨了。”

    顾玖同样压低声音,说道:“四妹妹,我早就和你说过,我对你没有任何成见,相反还挺喜欢你。今日的事情,你大可以置身事外。”

    顾珊微微摇头,“我如何能够置身事外。母亲交代我,要好好看着三姐姐。当时那个情况,三姐姐被你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我力所能及为她解围,这是我该做的。谁知道五妹妹她……”太不识趣了。

    顾玖没忍住,笑了出来,饱含深意地说道:“五妹妹是老实人。”

    顾珊嘴角抽抽,老实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她悄声问道:“二姐姐,接下来你说怎么办吧。”

    顾玖朝依旧坐在椅子上生闷气的顾玥看去,“随她去吧。顺风顺水了十多年,是时候受点挫折。”

    顾珊担心,“我怕三姐姐会闹。”

    “随她闹去,丢人的是她,又不是你。四妹妹,照你这样,你这辈子都操不完的心。”

    顾珊苦笑,“回去后,母亲定会责罚我。”

    顾玖了然。两个女儿,谢氏更疼爱顾玥,一切都以顾玥为主。

    顾珊吗,谢氏得空的时候可能会想到她。不过大部分时间,谢氏是顾不上顾珊的。

    顾玖对顾珊说道:“若是太太问起来,四妹妹,你便实话实说。

    今日的事情,全都是三妹妹挑起。

    她先让大姐姐偷偷传播我是病秧子的事,酒席上又差点和我闹起来,花厅里,也是她先充满恶意的挑衅我。

    说到底,我不过是稍微回击一二。如果我有心算计三妹妹,她现在不可能好好地坐在那里生闷气。

    我若算计,必让她后悔生在这个世上。”

    顾珊瞬间哆嗦了一下,一脸震惊地看着顾玖。

    顾玖抿唇一笑,看上去一副温和无害的模样,“四妹妹,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顾珊机械地点点头。

    顾玖笑了笑,“如此甚好。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我也不想将事情闹大,让大家都跟着丢脸。所以,以后多劝劝三妹妹,让她别来惹我。”

    顾珊张张嘴,“二姐姐怎么知道大姐姐传播你是病秧子的事。”

    顾玖轻声一笑,说道:“大姐姐编排我的时候,并不是多隐秘。被人顺耳听了几句,然后我就知道了。”

    顾珊了然。

    她猛地想起,她去厢房看望顾玥的时候,顾玥找借口将她打发走。

    当时,屋里面就只有顾玥和顾珍两人,那两人偷偷说话。当她进去的时候,分明看到顾珍脸上的心虚之色。

    顾珊朝顾珍看去,没想到那个时候,三姐姐已经决定了要坏了二姐姐的名声。

    顾珊深吸一口气,害人者恒被害之。

    她对顾玖说道:“二姐姐,我替三姐姐道歉。她今天做得不对,回去后,我会好好劝她。”

    顾玖说道:“我以前就说过,不是你的错,你不能替顾玥道歉。我也希望你能多劝劝三妹妹,就怕她不听你的。”

    顾珊暗暗叹了一口气。

    顾玖说的她都明白。

    只是她和顾玥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姐妹,没办法置身事外。至于劝解的话,顾珊也不报希望。反正,她尽到自己的责任就行了。

    ……

    松鹤堂。

    诸位夫人太太,正陪着老夫人魏氏说话。

    一个丫鬟悄无声息地走到大夫人小魏氏的背后,弯腰,悄声对大夫人小魏氏嘀咕了几句。

    大夫人小魏氏挑眉,不动声色地朝坐在对面的谢氏看了眼,之后对丫鬟点点头,“我知道了。”

    丫鬟禀报完事情,便退了出去。

    大太太张氏注意到这一幕,给丫鬟芍药使了个眼色。

    芍药知机,悄悄跟了出去。

    谢氏发现不对劲,叫来春禾,悄声问道:“外面是出了什么事吗?”

    春禾摇头,“没听说出事。”

    谢氏蹙眉,有些担心。

    她想起顾玥的暴脾气,不会是顾玥又闹起来了吧。

    谢氏忙问道:“姑娘们这会在哪里?”

    “正在花厅喝茶闲聊。”

    谢氏说道:“你去花厅看看。找机会提醒玥儿,让她好好表现。”

    “奴婢明白。”

    春禾领命离去。

    大太太张氏似笑非笑地看着谢氏,接着又一脸担心地问道:“弟妹可是担心几个孩子?”

    谢氏面无表情,“大嫂难道不担心孩子们?”

    张氏掩唇一笑,说道:“都是些混小子,个个皮糙肉厚,我是不担心。至于珺儿,她还小,还没到惹事的年龄。”

    大房阳盛阴衰,只有顾珺一个女孩子。

    顾珺虽然是庶出,却极得张氏宠爱,各方面不比任何嫡出姑娘差。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嫡出姑娘的待遇。

    谢氏不高兴。

    总觉着张氏意有所指。什么叫做不到惹事的年纪,言下之意,岂不是说顾玥她们都到了惹事的年龄,肯定会惹出事情来。

    谢氏心情不好,便不再和张氏说话。

    大太太张氏也不介意,今日她只是看客,只需作壁上观看戏就成了。

    老夫人魏氏正和大夫人小魏氏商量着顾玫的婚事。

    顾玫的婚事已经看好,就差落定。

    谢氏竖起耳朵,听她们谈话。

    顾玫的婚事,初步定的是代侯府上的公子。

    老夫人魏氏点点头,“那孩子老身见过,是个好孩子。不过事关玫丫头的终身大事,你们做父母的多看看没坏处。”

    大夫人小魏氏点头应下,“老夫人说的对,是该多看看。前两日,还遇见了鲁侯夫人。看她的意思,她有意和我们府上结亲。”

    一听鲁侯,谢氏心头一跳。

    鲁侯的长子裴蒙已经成婚,孩子都有了。目前人在西北从军。

    鲁侯膝下,一共三个嫡子。嫡次子,嫡幼子,不知是哪个还没定亲。

    谢氏有些心热,若是能和鲁侯府结亲,不仅宝贝女儿顾玥能实现嫁入高门大户的目标,说不定还能顺便替大哥解决难题。

    接着,谢氏又想到了大夫人小魏氏的娘家,也是老夫人魏氏的娘家柱国公府。

    一开始,谢氏定的目标就是柱国公府。

    来侯府的时候,她还担心大夫人小魏氏会不会和柱国公府结亲。

    如今看来,大夫人小魏氏并没有和柱国公府结亲的想法。

    想想也是,顾家和柱国公府连着两代结亲,若是第三代还继续结亲,就有点不合适了。

    没有哪个家族,会连着三代,和同一户人家结亲。

    老夫人魏氏听到鲁侯夫人有意同自家结亲,微不可觉的蹙了蹙眉头。

    “鲁侯这人……”

    老夫人魏氏想说鲁侯这人不是善茬,是个危险人物,和鲁侯府结亲,怕是会牵连进夺嫡之争。

    不过在场这么多人,老夫人魏氏就将未尽之言,全都咽了下去。

    她改口说道:“鲁侯府那边看看再说吧。你和老大商量商量,一起拿个主意。”

    大夫人小魏氏颔首,“儿媳听老夫人的。”

    老夫人魏氏又继续说道:“孩子的婚事不着急,慢慢挑选。我们家闺女,不用去攀高枝,嫁个门当户对人品好的人,这点最重要。”

    大夫人小魏氏笑道:“老夫人说的在理,儿媳也是这么想的。”

    谢氏暗自感慨,果然是侯府,底气十足。

    顾玫的年龄不小了,十六还是十七,老夫人魏氏竟然说不着急,慢慢挑选。

    要是换做顾玥,十六七岁,婚事还没定下来,谢氏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子。

    谢氏暗暗摇头,侯府就是侯府,姑娘家不愁嫁。单就这一点,顾府就比不上。

    一个祖宗传来的后人,到了第三代,便分出了高下。等到了第四代,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谢氏突然下了决心,无论如何,顾玥都要嫁给嫡长子,而非嫡次子。

    对比侯府和顾府,就会发现嫡次子太吃亏了。一代不如一代。

    顾玥只能享受到侯府的一点照顾,却不能以侯府姑娘的名义出门做客,只能以侯府本家亲戚的名义出门做客。

    谢氏心头发苦,事到如今,只能尽力争取。

    春禾从外面进来,悄无声息地来到谢氏身边。

    她悄声同谢氏说道:“三姑娘在厢房哭了一场,就去了花厅。在花厅又和二姑娘争执起来,三姑娘吃了亏,被人笑话。奴婢去的时候,三姑娘正在生闷气。奴婢劝了好一阵,才让三姑娘和大家一起玩词令。”

    谢氏蹙眉,“玥儿和顾玖争执,知道缘由吗?”

    春禾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好像是三姑娘先挑衅二姑娘,有意无意地说二姑娘是病秧子。之后,二姑娘干脆利落回击三姑娘,三姑娘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谢氏眉头紧皱,心里头将顾玥,顾玖骂了一遍又一遍。

    她在心里头,偷偷骂顾玥猪脑子,不记事。说什么不好,偏要说顾玖是病秧子。教了那么多,到现在还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真是蠢笨如猪。

    骂过顾玥,又偷偷骂顾玖。顾玖这人越来越奸诈,故意让顾玥难堪,分明是不安好心。顾玖就是想让顾玥丢脸出丑,这人简直就是扫把星,走哪都要闹一场。

    谢氏在心里头将两人大骂了一顿,总算舒坦了一点。

    然后她对春禾说道:“你派人跟着玥儿,她若是再挑事,不用给她面子,直接将人带走。”

    春禾迟疑了一下,见谢氏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于是点头退下。

    大太太张氏朝谢氏看去。

    刚才春禾说话的时候,大太太张氏隐约听到了几句。

    大太太张氏幸灾乐祸。

    顾玥那模样,一看就是个掐尖要强的主,受不得半点委屈和忽视。

    之前给老夫人魏氏请安的时候,就因为老夫人魏氏对她没有特别关注,顾玥心里头就已经不痛快。

    虽说顾玥刻意掩饰自己的情绪,却瞒不过大太太张氏的火眼金睛。

    这种唯我独尊的小姑娘,这些年,大太太张氏见过不少。

    一个个都是被家里宠坏了,理所当然的认为所有人都要围着她们转。

    这种小姑娘啊,迟早要受到教训。

    等着瞧吧,今日对于顾玥只是刚开始。

    将来,还有更多的挫折等着顾玥。

    谢氏心里头藏着事,担心顾玥这死丫头。后面的谈话内容,她就没有仔细听。

    等用过了晚饭,谢氏和张氏一起,带着姑娘们坐上马车回府。

    出了侯府就是顾府,很快到了家。

    在二门下了马车,谢氏阴沉着一张脸,“所有人跟我过来。”

    大太太张氏笑嘻嘻的,“弟妹,你可别吓着孩子们。”

    谢氏冷哼一声,理都没理张氏,掉头就走。

    顾珍心头一虚,想找借口不去。可是就短短时间,谢氏已经走远了。

    她要想找借口,显然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

    张氏笑了笑,对顾玖几个人说道:“你们好自为之。若是真有难处,便派人告诉我一声,我来替你们想办法。”

    顾玖倒是很坦然,无所畏惧,平静地说道:“多谢大伯母关心。我们走吧,去太太房里。”

    谢氏住的院落,名叫芙蓉院。

    格局和西北刺史府上房的格局差不多,不过更宽敞,布置更奢华。

    地面上全都铺满了地毯。

    踩上去,脚步轻轻的,一点响动都没有。

    谢氏就坐在主位上,板着一张脸,威严十足。

    她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接着冷哼一声。

    “珊儿,你先说,今日在侯府,都发生了什么事?”

    顾珊低着头,不想做出头的那个人。

    可是母亲点了她的名,她拒绝不了,只能出头。

    顾珊站出来,清了清喉咙,这才说道:“回禀母亲,就是在花厅的时候,三姐姐同二姐姐辩论了几句。没别的事情。”

    啪!

    谢氏一巴掌拍在桌上,怒火中烧,“侯府都传遍了,今日你们都成了笑柄,还说没什么事。珊儿,连你也要哄骗我吗?”

    顾珊低头,忙说道:“女儿不敢。”

    谢氏怒斥:“我看你胆子大得很。今日在侯府,你们的表现太令我失望了,我都替你们感到羞愧,丢脸。

    玥儿,尤其是你。早上出门的时候,我怎么和你说的。转头你就将我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你对得起我的一番苦心吗?”

    顾玥还没怎么样,顾珊就先哭了起来。

    顾珊这一哭,连谢氏都愣住了。

    在谢氏的记忆里,顾珊已经有很多年很多年没哭过。

    顾珊上一次哭,是三岁,还是五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