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99章 嫉妒
    “都给我跪下!”

    谢氏拍着桌子,对顾玥顾珊二人怒目而视。

    这两个女儿,太令她失望了。

    噗通!

    顾玥和顾珊跪在地上,即便地上铺着地毯,依旧感觉到膝盖发痛。

    “你们知错吗?”

    谢氏冷冷地盯着两人。

    顾珊低着头,一言不发。

    顾玥抽泣了两声,微微点头,“女儿知错。”

    谢氏气得发疯,真想不管不顾先将两个死丫头打一顿。可是她又不能真的发疯。

    谢氏努力地克制自己的脾气,不要让怒火冲昏了头脑。

    她死死地盯着顾玥,厉声质问:“你是猪脑子吗?”

    顾玥微不可觉的哆嗦了一下。

    “你是猪脑子吗?”谢氏猛地提高音量,大声质问。

    顾玥哇的一声哭出来,“母亲,女儿知错了。”

    谢氏冷冷一笑。

    “每次你都说知错,可是每次都在重复犯错。三丫头,你是蠢货吗?”

    顾玥频频摇头,“母亲,你再给女儿一次机会,女儿以后绝对会控制好脾气,不会乱发脾气。”

    谢氏怒斥:“够了!这样的话我已经听过太多,然而一次又一次,你真的令我太失望了。

    一个月前,在西北的时候,我就反复提醒你,到了侯府一定要好好表现。

    今日早上出门的时候,我还再提醒你,让你凡事克制。

    而你呢,一而再再而三,你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亏我对你寄予厚望。你真蠢得无可救药。”

    顾玥又惊又怕,大哭起来。

    谢氏被顾玥的哭声,折磨得心情烦躁,怒吼一声,“你给我闭嘴。你有什么资格哭?府中但凡有好的东西,我都先紧着你。

    你呢,今日你的表现连顾琳都不如,更别提和顾珊顾玖两人相比。

    你先让顾珍传播谣言,败坏顾玖的名声。接着更是愚蠢的亲自和顾玖发生争执。你知不知道,侯府上下是如何看待你和顾珍二人?

    你们两个都是蠢货,都是脑子不清醒的蠢货。像你们这样的蠢货,哪个高门大户愿意娶你?你说啊!”

    顾玥一个劲的抽泣,已经哭到说不出话来。

    谢氏一脸厌恶地看着顾玥。每次都是这样,犯错的时候比谁都嚣张,脾气比谁都大,半点亏都不吃。事后,就一个劲的哭,口口声声说知错了,却死不悔改。

    又怂又倔,形容的就是顾玥。

    谢氏冷哼一声,“你得庆幸这一切是发生在侯府,而不是其他地方。侯府至少还能帮你遮掩一下,不至于传扬出去。

    若是你在其他府邸做客的时候闹出这种是非,要不了两天,京城但凡数得着的人家,都会知道顾府有个脑子犯蠢的三姑娘。到时候,还有谁敢娶你?”

    “母亲,女儿真的知错了。女儿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给我闭嘴。”

    谢氏指着顾玥,手指头都快戳到顾玥的脑门上,“光知道错有用吗?你认错多少回呢,你有改正过吗?你的脑子是用来记事的,不是用来犯蠢的。你给我跪着好好反省。”

    顾玥老老实实的跪着,两边肩膀一个劲的抽动。她伤心坏了。

    谢氏又盯着顾珊,“珊儿,你一直都很聪明,今天为何做出吃里扒外的事情?当着所有人的面,落为娘的面子,你是翅膀硬了吗?”

    顾珊低着头,沉默。

    谢氏大怒,“说话!平时你不是能说会道吗,这会怎么成了哑巴。”

    顾珊双手笼在衣袖里,攥着手绢,搅啊搅,手绢都快被搅烂了。

    想了许久,她才说道:“三姐姐三番两次的发脾气,冲动行事,一次又一次的惹是生非。却又不肯听劝。

    每次劝她,她总是不耐烦,一句话都听不进去。

    女儿认为,三姐姐就是没有受到足够的教训,才会这样。

    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能让三姐姐蒙混过关,一定要让三姐姐吸取教训,所以才会说出全部真相。”

    顾玥听完,扭头,死死地盯着顾珊。

    她咬着牙关,眼神怨毒。

    好你个顾珊。你不仁,那以为就别怪我不义。

    谢氏并没有接受顾珊的解释,而是问道:“珊儿,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因为我更偏爱玥儿,你心里头嫉妒,才干出那些事情?”

    “女儿没有。女儿从来没有嫉妒过三姐姐。”

    顾珊矢口否认。

    顾玥暗自冷哼,在心里头疯狂的说道,顾珊就是嫉妒。顾珊不满母亲偏爱自己,所以才会站在顾玖那边。

    顾珊就是个吃里扒外的恶心玩意。

    谢氏一直盯着顾珊,没有错过她脸上的任何细微表情。

    “你真的没有嫉妒你三姐姐?”

    顾珊眼神坦荡,语气坚定地说道:“女儿从没有嫉妒过三姐姐。三姐姐长得比我好看,又比我大,她理应得到更多的关心和宠爱。”

    谢氏眯起眼睛,“你果真这么想?”

    顾珊点头,“女儿一直都这么想。女儿今日所作所为,只是不想让母亲的一番苦心付之东流。

    想要让三姐姐嫁到好人家,就该从现在开始对三姐姐严加管教。决不能纵容她的错误。”

    谢氏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顾玥盯着顾珊,心中早已经记恨上顾珊。

    吃里扒外的狗东西,落井下石的小人。还说不嫉妒她,呵呵!

    顾珊说的那些话,根本就是诛心。

    顾珊就是想让她难堪,离间她和母亲之间的感情,从而取她而代之,成为母亲身边最受宠的那个人。

    她不会让顾珊得逞,她会揭穿她的阴谋,让顾珊竹篮打水一场空。甚至被母亲厌弃,随便许配一个人家,永世不得翻身。

    谢氏冷笑一声,问顾珊,“这么说,你还是好心?我和顾玥还得谢谢你?”

    顾珊连忙摇头,“女儿做事方式不够周全,女儿知错了。”

    “原来你也知道你做事不够周全,真是难得。我来问你,你和顾玖之间是怎么回事?你们关系很好?”

    顾珊急忙否认,“女儿和二姐姐之间,只是面子情,并无什么感情。”

    谢氏低头,笑了笑,“今日你当着大家的面,揭穿你的三姐姐,就等于是在替顾玖说话。

    之后,顾玖又站出来,同我唱对台戏,明显是替你解围。

    你们二人感情若是不好,又为什么一再为对方着想?珊儿,母亲想听你说实话。”

    顾珊低着头,小声说道:“女儿说的都是实话,女儿从没欺瞒过母亲。今日的事情,只是凑巧。”

    “巧合吗?”

    顾珊连连点头。

    谢氏笑了笑,“你和顾玖来往,也没什么。你们毕竟是姐妹,姐妹友爱,老爷也会感到高兴。”

    顾珊诧异,抬头望着谢氏。

    “不过……”

    谢氏盯着顾珊,继续说道:“来往过程中,你得把握好分寸。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心里头得有谱。

    还有,顾玖私下里,有没有偷偷背着人做什么勾当,你也要多多留意。”

    顾珊张嘴结舌。母亲的话,她都明白。

    母亲的意思是,让她和顾玖接近,借机监视顾玖。

    顾珊咬着嘴唇,“母亲,女儿,女儿……”

    “做不到吗?”谢氏轻声问道。

    顾珊连连点头。

    谢氏轻声一笑,并不生气,“既然做不到,那就少和顾玖来往。顾玖就是个扫把星,为娘每次碰上她,就是一肚子火气。”

    顾珊哦了一声,“女儿听母亲的,会和二姐姐保持距离。”

    谢氏点点头,“如此甚好。你先退下吧。”

    顾珊从地上站起来,偷偷揉揉膝盖,膝盖好痛。

    她躬身退去。离去之前,又朝顾玥看去。

    顾玥始终低着头,看不清面目。

    等顾珊离去,屋里便安静下来。

    谢氏坐在主位上,一言不发,皱着眉头深思。

    顾玥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朝谢氏瞄了几眼,又急忙将头低下。

    心里头七上八下,想说话又怕惹怒谢氏。

    之前谢氏对她劈头盖脸地一通大骂,顾玥心有余悸。

    一口一个蠢货,她真的有那么蠢吗?

    她只是不服气,只是刺了顾玖几句。

    顾玖不顾姐妹情谊,落她的面子,更该被严惩。

    然后,母亲却放过了顾玖,连一点像样的惩罚都没有。

    顾玥心里头好不甘心。

    谢氏睁开眼睛,看着顾玥,“反省好了吗?”

    顾玥轻轻点头,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

    谢氏又问道:“现在你知道自己的错在哪里了吗?”

    “女儿不懂控制脾气,性子莽撞。”

    “还有呢?”

    顾玥挣扎犹豫了一下,“明知不是顾玖的对手,却偏又去招惹顾玖。女儿不自量力,不仅自己丢脸,还连累母亲在亲戚面前没脸,女儿该死。”

    谢氏冷哼一声,“你不该死,该死的是顾玖。”

    顾玥猛地抬起头,张口结舌。

    谢氏继续说道:“你不是不能招惹顾玖,而是不该在宴席上招惹顾玖。大家同处一个屋檐下,有的是机会,可你却不懂审时度势,一味莽撞行事。所以说你蠢。

    其次,我要你收起自己的嫉妒心,嫉妒使你失去了理智,一再犯蠢。”

    顾玥辩解道:“女儿没有嫉妒顾玖。”

    可是她的语气,却很没底气。

    谢氏冷哼一声,“有没有嫉妒顾玖,你心里头比谁都清楚。

    京城不是西北。西北那是个小地方,那里的人也都没什么见识,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不传到京城,对你的终身大事就不会有影响。

    京城,天下最富贵的地方,除了个别人家外,大部分的高门大户都很讲究规矩。尤其是对姑娘的家规矩,比在西北严苛许多。今日你已经见过侯府的姑娘,你看看她们的表现,再来对比你自己,你认为你比她们强吗?”

    顾玥咬着唇,不想承认,侯府的姑娘个个都表现得极好。一看就是出身大户人家。

    反观她自己,难道真的比不上侯府的姑娘吗?

    谢氏苦口婆心,“有差距不要紧,努力迎头赶上就是。前提是,你不能一而再的犯错。一次犯错,可以声称年龄小不懂事。两次三次犯错,别人只会对你心生厌恶。你别忘了,你的婚事还得靠着侯府。”

    “女儿的婚事,难道只能靠侯府吗?舅舅家不能帮忙吗?”

    “少提你舅舅家。”

    谢氏猛地提高音量,显得极为生气。

    顾玥浑身一抖,埋着头,“女儿听母亲的。”

    谢氏深吸一口气,说道:“你的婚事只能靠侯府,你舅舅那里指望不上。记住,你姓顾,不姓谢。和你舅舅家的表兄妹来往的时候,给我注意分寸,别有的没的都往外说。”

    顾珊不明所以,“母亲,舅舅得罪你了吗?”

    “哼!你舅舅不是得罪了我,而是得罪了你父亲,让你父亲很不痛快。现在知道为什么不能指望你舅舅了吧。”

    顾玥意外。

    谢氏却没有多说。

    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告诉顾玥。

    但是该提点的地方,还是要提点。

    谢氏想起顾玥同谢宪之间的烂事,心情又不好了。

    于是又继续敲打顾玥,“不准和谢宪来往,记住了吗?”

    顾玥心虚低头,“女儿记住了。”

    谢氏又说道:“如果一定要和谢宪见面,身边一定要有别的人。最好将你四妹妹带上。

    你别看不起你四妹妹。你自己想一想,这些年,你四妹妹可曾对谁发过脾气?

    不是你四妹妹脾气好,而是你四妹妹够聪明,知道审时度势,说话做事都比你有分寸。”

    顾玥不服气,仗着谢氏这会没生气,大着胆子说道:“四妹妹今日吃里扒外……”

    谢氏厉声呵斥顾玥,“你给我闭嘴。谁都有资格指责你四妹妹,唯独你没有资格。

    不管你四妹妹嫉妒你也好,还是别的原因,不可否认你四妹妹说的那些话很有道理。

    你就是欠教训。过去我对你太过纵容,让你有恃无恐。

    你总以为做错了事,到我面前认个错,事情就过去了。

    今日我明确告诉你,从今以后,你不仅要认错,你还要深刻反省。你给我好好跪着,我没发话,你不准起来。”

    顾玥又委屈上了,眼泪落下,肩膀抽动。

    谢氏冷哼一声,半点不同情。

    这个女儿,就是欠收拾,才会一而再的惹出事情来。

    顾玥哭着说道:“女儿做错了事情,女儿认罚。只是女儿有一事不明,母亲为何不罚顾玖?难道她就没错吗?”

    谢氏表情阴沉如水,“你是在指责为娘处事不公?”

    “女儿只是疑惑。”

    谢氏冷哼一声,“顾玖该罚,却不能以今日的事情罚她。”

    顾玥不明所以。

    谢氏盯着顾玥,“今天的事情,传出去对你名声有碍。罚了顾玖,这事等于就闹大了。说不定大房,甚至隔壁侯府都会派人过问。届时你父亲插手此事,你认为会有什么后果?到时候你能好得了?”

    顾玥想到顾大人那张严肃的脸,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女儿明白了。谢谢母亲。”

    “希望经过此事,你能长点记性,别再让我操心。”

    谢氏揉揉眉心,干脆起身去卧房休息。

    她命令春禾盯着顾玥,不准顾玥起来,老实反省。

    春禾躬身应下,又问道:“太太,大姑娘和五姑娘还跪在院子里,现在天已经黑了,要不要让她们起来?”

    谢氏板着脸,“顾琳这个死丫头,和她姨娘一个德行。告诉她们二人,抄写家规一百遍,三天后我要检查。”

    春禾闻言,都惊了一跳。

    顾家家规上百条,抄写一百遍,三天交功课,这是要累死顾珍和顾琳的节奏。

    谢氏这会正在气头上,春禾和顾珍,顾琳也没什么交情。春禾很快想明白,她犯不着替那两人求情。

    春禾说道:“奴婢这就让大姑娘,五姑娘回房抄写家规。”

    谢氏靠床坐着,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过了一遍又一遍。心里头有些担心,侯府那边会如何看待顾玥?

    侯府还会真心替顾玥说亲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