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05章 心惊胆战
    “大姐姐,五妹妹,快请坐。”

    顾玖起身招呼二人,大家分宾主坐下。

    青竹送上茶水。

    顾玖看着两人,笑道:“大姐姐和五妹妹这是怎么了?看你们气鼓鼓的样子,谁惹你们不高兴?”

    顾珍和顾琳互相瞪了眼对方,然后又是齐齐“哼”了一声。

    顾玖抿唇一笑,“大姐姐和五妹妹别互相置气了,都是姐妹,有什么矛盾说出来。”

    “我和她没什么好说的。”顾琳率先说道。

    顾珍笑了笑,“正好,我和五妹妹也没什么好说的,这样倒是省却了不少事情。”

    顾琳蹙眉,斜着眼睛打量顾珍,“大姐姐最好口下积德。你可是要说亲的人。”

    顾珍一阵气恼,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仅有的一点好心情也都荡然无存。

    她对顾玖说道:“二妹妹,你可是亲耳听到,她就是这样和我说话,一点规矩都没有。”

    “我怎么没规矩?”

    顾琳不服气。

    顾珍冷哼一声,“有你这样对长姐说话的吗?口气这么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在和仇人说话。哼,就你这态度,本来就没规矩。”

    顾琳张张嘴,“我态度不好,你态度不也一样。你身为长姐,不知道以身作则吗?”

    “你,你还犟嘴。”

    “我说的是事实。你要真想摆长姐的谱,就学学二姐姐。你要像二姐姐那样,我就敬你是长姐。”

    “咳咳……”

    顾玖轻咳两声,吵架就吵架,别将她牵连进去。

    顾玖扫了眼两人,问道:“大姐姐,五妹妹,你们怎么会碰上?”

    顾琳先说道:“我在房里无聊,想找二姐姐说说话。没想到会在大门口遇上大姐姐。”

    顾珍却笑了起来,“我来见二妹妹,是想告诉你们一个我刚听来的消息。”

    顾玖恰如其分的捧场,“什么消息?”

    顾珍先是抿唇一笑,接着才说道:“你们知道吗,海西伯府会来参加宴席。”

    顾琳还没想起来,直接问道:“哪个海西伯府?”

    顾玖却一下子反应过来,同顾珍说道:“恭喜大姐姐。”

    海西伯府和顾府没有任何关系,以前也没来往。肯来参加宴席,定是对这门婚事有了想法。想要亲自相看顾珍,也是趁机了解顾家的好机会。

    顾珍低头一笑,略显娇羞。

    心头想着,和二妹妹说话最是舒服。

    顾玖总能恰如其分的说出她喜欢听的话。既不会过火,让人觉着虚伪。也不会冷淡,让人觉着无趣。

    顾珍羞涩一笑,小声问道:“二妹妹,你觉着事情能成吗?”

    顾玖笑了笑,“大姐姐只要好好表现,问题不大。”

    海西伯府很牛,顾家的家世也不差,背靠侯府。

    顾珍配海西伯府的庶出少爷,应该是够了。

    顾珍微微点头,“我也这么想的。”

    “啊,我想起来了。”顾琳后知后觉,“海西伯府,就是上次去侯府,大夫人给大姐姐介绍的相亲对象吧。”

    顾珍这会心情好,就不和反应迟钝的顾琳计较。

    顾琳继续说道:“海西伯府来参加宴席,是不是说,他们要来相看大姐姐。只要没问题,这门婚事就能定下。”

    顾珍矜持的笑着,这个时候她就不说话了。

    顾玖了然,笑着说道:“五妹妹说的没错,海西伯府来参加宴席,极大的可能是为了相看大姐姐。”

    顾琳跟着兴奋起来,“要是婚事成了,大姐姐岂不是要嫁入伯爵府。天啦,大姐姐,你真的好幸运。隔壁侯府的大夫人,介绍的婚事果然很靠谱诶。”

    顾珍斜了眼顾琳,“侯府介绍的婚事,自然不会差。五妹妹,你那乱说话的毛病得改一改。大户人家,可不会娶你这样嘴上没把门的主。”

    顾琳顿时不高兴了,“谁说我嘴上没把门。比起三姐姐,我比她强多了。这些年,被三姐姐得罪的人,那是一串一串的。三姐姐都没事,我怎么会有事。”

    顾珍翻了个白眼,“五妹妹,你没昏头吧。三妹妹是嫡出,你是庶出,你们能比吗?三妹妹有太太宠爱,五妹妹倒是有白姨娘宠爱。

    只是你的婚事,能靠白姨娘吗?谁会和一个姨娘讨论女儿婚事?你真是……让我说你什么才好。”

    顾琳的脸色跨下来,哼了一声,老大不高兴。

    顾玖劝道,“大姐姐少说两句。五妹妹年龄还小,还有好几年才会说亲。等明年,请来教养嬷嬷,五妹妹跟着嬷嬷好好学规矩,会越来越好的。”

    顾琳转怒为喜,拉着顾玖的手臂,“我最喜欢二姐姐。我肯定会越变越好,说不定婚事上头也能压大姐姐一头。”

    说完,好冲顾珍发笑。

    顾珍那个气啊,顾琳就是故意和她做对。

    顾珍板着脸,说道:“五妹妹别白日做梦了。你想压我一头,你觉着可能吗?就凭你那大嘴巴,谁会喜欢。”

    “我才不是大嘴巴。等以后,我会改了这个毛病,就像二姐姐说的,我会越变越好。”

    顾珍嗤笑一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五妹妹以后就能体会到我的好意。”

    屁的好意。

    顾琳嘟着嘴,能挂酱油瓶子。

    顾玖笑了笑,“你们别吵了。婚姻大事,各有各的缘分。别再说什么谁压谁一头。嫁入高门不一定能过好自己的生活,嫁入低门,也不等于这辈子就会很凄惨。”

    顾琳频频点头,“二姐姐说的对。”

    顾珍有点不高兴,觉着顾玖偏心顾琳。

    顾玖抢先说道:“大姐姐,宴席那天要穿的衣服准备好了吗?”

    “啊?”

    顾珍叫了起来,“多谢二妹妹提醒。离着宴席还有七八天时间,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做新衣服来不来得及。我记得我姨娘那里还有几匹布,我得去看看。”

    这个时候找针线房做新衣服,肯定来不及了。只能靠自己,靠身边的丫鬟。

    顾珍说完,起身告辞,带着丫鬟急匆匆走了。

    顾琳目送顾珍离开,然后拉着顾玖的手,悄声问道:“二姐姐,海西伯府的婚事真的能成吗?大姐姐真能嫁到海西伯府?”

    顾琳嘴上对顾珍不屑,心里头还是羡慕顾珍有这样一门好亲事。

    顾玖说道:“海西伯府肯来参加宴席,就代表了一种态度。只要大姐姐有侯府说的那么好,这门婚事应该能成。”

    “侯府是怎么介绍大姐姐的?”顾琳很是好奇。

    顾玖笑了笑,说道:“无非就是规矩好,人才好,会读书识字,性子和善。一直随父亲在任上,也算是有一定的见识。不是那种常年困在后宅,没有见识的小姑娘。”

    顾琳望着顾玖,“就这样吗?”

    顾玖点点头,“这样的介绍已经足够了。”

    顾大人也不是一开始就在西北当官,在去西北之前,有在南方做过几年的官。

    从南方到西北,再到京城,这个年代大部分的姑娘都不会有这样的经历。

    很多人从出生到死亡,都在一个地方,几乎没机会出门长见识。

    单就这一点来说,顾珍胜过很多人。

    别看顾珍天天和顾琳吵吵闹闹,好像性子不好。在外面的时候,顾珍表现可好了。

    以前在西北的时候,各府太太都会夸顾珍,说她好,只可惜是庶出。

    上次在侯府,要不是顾珍头脑发晕,编排顾玖是病秧子的话,侯府上下对顾珍的观感都会很不错。

    顾琳咬着唇,有些嫉妒。

    她问顾玖,“二姐姐,我的婚事,也能靠侯府吗?”

    顾玖点头,“当然。不过五妹妹你还小,现在还不用想这些。”

    顾琳拧着手绢,她怎么可能不去想。

    白姨娘天天在她耳边唠叨,姐姐们一个个有了前程,她会想得更多。

    不敢和嫡出的姐姐们比,至少要压顾珍一头。

    顾琳深吸一口气,“二姐姐,从今天开始我要努力。我要超过大姐姐。”

    顾玖笑着点点头,“不错,有志向。”

    顾琳打满鸡血,起身告辞,去见白姨娘。

    她也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

    见到白姨娘,她又不想努力了。反正一切都有白姨娘替她安排,她何须操心。

    可是,真的不需要努力吗?

    顾琳纠结矛盾,偶尔也会拿出书本看一看,练练字,学学道理。

    不过每次持续时间都不长。

    她的努力程度,连顾玖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

    青梅都说,顾玖的努力程度,比得上那些考科举的学子。

    顾玖轻声一笑,“我哪能和寒窗苦读的那些人相提并论。我看书太杂,没有人家学问扎实。对了,明天的宴席,苏表哥确定会来吗?”

    青梅点头,“苏表少爷给二壮穿了话,明天的宴席,他肯定会过来。”

    顾玖放心下来,“那就好。苏表哥来到京城已经有半年时间,也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有姑娘给的银子,应该差不了吧。”

    “京城居,大不易。那点银子看着多,可不经用。”

    时间到了,顾玖带着青梅来到外院看望顾珽。

    经过一段时间的养伤,顾珽的腿已经能下地走路。

    “哥哥,今天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已经能使上力。”

    顾玖拿出针线包,里面放着一百零八根银针。

    为了给顾珽治伤,顾玖特意找人打造的银针,废了她老鼻子劲。

    因她身体弱,力气不够,怕将顾珽扎坏了,顾玖还偷偷在自己身上试了针法。确定没有问题后,才开始给顾珽扎针。

    今天是第五次扎针。

    顾玖说道:“哥哥,裤腿挽起来。”

    顾珽笑呵呵的,他对扎针不抗拒。扎针不痛,就是事后有点麻麻痒痒的。

    不过每次扎了针后,他就感觉自己的伤腿更有劲了。

    前几天下雨,他也没觉着腿痛。

    顾珽挽起裤腿,说道:“今天又要辛苦妹妹。”

    顾玖白了他一眼,“我上次送来的书,哥哥看完了吗?”

    顾珽嘿嘿一笑,心虚。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没看完。

    顾玖端坐在椅子上,一边做准备工作,一边说道:“哥哥腿好了后,也别整日往外面跑,不见人影。好歹抽点空看看书。多看书,对你没坏处。”

    顾珽咧嘴一笑,“我听妹妹的。”

    “嘴上说着听我的可没用,你得正儿八经将书本上的内容记在脑子里。”

    说着的话过程中,准备工作做完。

    银针消毒,双手清洗干净。

    寻找穴位,开始扎针。

    银针缓缓入肉,顾珽半点痛感都没有。

    “妹妹的手法,越来越熟练了。”

    顾玖笑了起来,“哥哥算是我的第一个病人,让我练手这么多次,谢谢哥哥。”

    “谢什么谢啊。你尽管扎,扎不死就成。”

    “呸呸呸!”

    二十一根银针扎在顾珽的伤腿上,密密麻麻,看上去有点吓人。

    “明日的宴席,哥哥可不能喝酒。你的腿伤彻底痊愈之前,必须滴酒不沾。”

    顾珽说道:“妹妹放心,我这人不怎么喜欢喝酒。明天你让李串看着我,我肯定滴酒不沾。”

    “和侯府的哥哥弟弟们好好相处,别和人闹矛盾。”

    “这些事情,妹妹你就别操心了。交朋友,我在行。”

    顾玖笑了起来,她的确有些瞎操心。

    想当初在西北的时候,顾珽也是朋友遍地。

    另个时辰转眼过去。

    照顾就收了针,又叮嘱李串好好看着顾珽,这才离开。

    在花园,顾玖遇到了顾喻顾四哥。

    顾喻是族兄,他家也在京城,不过没在白衣巷,而是在东市那边。

    前段时间,他回了一趟家,在家里住了一段时间。

    顾玖笑着说道:“见过顾四哥。家里的事情都忙完了吗?”

    顾喻微微颔首,“劳二妹妹费心,家里一切都好。明天的宴席,二妹妹要好好表现。”

    顾玖挑眉,不明所以。

    顾喻悄声告诉她,“老爷不光请了海西伯府,还请了柱国公府,代侯府,甚至还有鲁侯府。这几家都答应要来参加宴席。”

    顾玖暗自咋舌,顾大人这是要将勋贵世家一网打尽吗?

    她好奇地问道:“父亲怎么能请到这么多勋贵?”

    顾家哪有这样牛逼的人脉,简直不可思议。

    顾喻斟酌了一下,才说道:“一方面是侯府牵线搭桥,二来老爷在西北做了八年地方官。那些勋贵,或是是想趁机和老爷聊聊西北的情况。”

    顾玖眉眼一跳,突然生出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顾四哥,这几家勋贵的立场,莫非都是反……”太子吗?

    顾玖没有说完余下的话。

    顾喻却听明白了。

    他微微点头,“二妹妹果然聪慧。”

    顾玖情愿不要这么聪慧,就不用担惊受怕,怕这怕那。

    有时,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啊!

    尼玛,皇后娘娘还躺在床上,这些勋贵就已经急不可耐跳出来,争当反太子先锋。真不怕死吗?

    真当躺在床上的皇后娘娘,已经束手无策吗?

    顾玖可是听说过这位皇后娘娘的传闻,那可是一个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的主。文的,武的,样样来得。

    当年皇后已经失宠,可她依旧将她的儿子扶持到太子的位置上,一坐就是二十年。

    这些年,那么多人反太子。太子不还是好好的,稳坐在那个位置上。

    可以说,太子有今天,一是太子的舅舅镇国公的功劳,二就是皇后娘娘的功劳。

    顾大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夺嫡之争,这么危险的事情,他一个京城府尹,为什么要参与进去。

    难不成……

    顾玖望着顾喻,有点口干舌燥,“顾四哥,难道侯府已经有了立场吗?”

    不是说侯府的立场是,谁做皇帝支持谁吗?为什么侯府也跳出来?真不怕死。

    顾喻微微点头,“侯府一直都有立场。”

    顾玖感觉脑袋缺氧,有点头晕。

    “二妹妹应该不知道朝堂上的事情吧。”

    “朝堂上出了什么事?”

    一定是出了大事,才会刺激得这些勋贵串联起来,一起反太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