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12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太太,老爷来了。”

    谢氏表情一愣,紧接着就站起来,亲自出门迎接。

    “老爷来了!”

    谢氏在门口迎上顾大人。

    顾大人脸色阴沉沉的,就像是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谢氏心头咯噔一声,惴惴不安,

    顾大人径直走进房内,在主位上坐下,表情严肃,不怒自威。

    他的目光落在谢氏的脸上,让谢氏压力倍增。

    谢氏低着头,都不敢面对顾大人的目光。

    怎么办?顾珍的事情要怎么解释,老爷才会相信她?

    谢氏很委屈,顾珍的事情,她真的是无辜的啊。可是老爷会相信她吗?

    她鼓足勇气,朝顾大人看去。

    “老爷!”

    谢氏的声音很弱,明显带着担忧,不安,矛盾,挣扎,还有一点点无辜。

    顾大人眉眼都没动一下,“珍丫头的事情,夫人不打算解释吗?”

    “这件事是我的错。”

    谢氏倒是干脆,“我没想到我娘家大嫂胆子那样大,竟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算计珍丫头。我要是知道她存了这个心,我肯定不请她。就算请了她,也会派人死死地看着她。绝不会让她有可趁之机。”

    顾大人盯着谢氏,“夫人要说的话,只有这些?”

    顾大人语气清淡,谢氏却从中听出了怒火。

    谢氏不再迟疑,急忙说道:“老爷,妾身疏于管理,让人钻了空子,这是妾身的错,请老爷责罚。

    但是我娘家大嫂还有谢二郎做的那些事情,事先我真不知情。还是丫鬟发现不对,及时禀报于我,我才知道珍丫头出事了。

    当时,我就狠狠骂了我娘家大嫂,还有谢二郎。他们妄想趁机娶珍丫头,我叫他们滚,门都没有。

    老爷,妾身说的句句属实,没有一句虚言。请老爷一定要相信我。”

    顾大人板着脸,“这就是你给我的解释?”

    谢氏心头慌乱,“老爷,妾身真的没有骗你。这件事,妾身事先真的不知情。”

    顾大人连连冷笑,“的确你有可能事先不知情。但是你娘家大嫂,还有你那大哥,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你能不知情?

    过去,我怎么和你说的,叫你离他们远一点。自从回了京城,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和他们来往。

    今天珍丫头出事,根本就不是意外,这是处心积虑的算计。

    你大哥谢茂实在是欺人太甚,一而再再而三的骑到本官头上撒野,真当本官拿他没办法吗?

    既然他敢在本官的府邸来阴的,算计本官的女儿。那他就别怪本官六亲不认,要他好看。”

    顾大人暴怒,若非还有一丝理智在,早就杀到谢家去了。

    谢氏心惊胆战,“老爷,这件事或许有什么误会。大哥不是那种眼皮子浅的人,就算真的要算计也不可能盯上庶出的珍丫头。这件事更像是我那娘家大嫂还有谢二郎做出来的事情。此事,还请老爷明察。”

    顾大人冷哼一声,嘲讽一笑,“就算不是你大哥做的,又能怎么样?谁让他娶了马氏,生了谢定。

    这两人一个是他的原配正妻,一个是他的亲儿子,这两人做的事情统统都要算在他的头上。”

    “老爷,真要和大哥撕破脸,珍丫头可怎么办?你让她下半辈子怎么过?她还能好好活着吗?”

    谢氏哭了起来。

    她一边哭,一边继续说道:“不是妾身故意拦着老爷,实在是情势所逼。

    珍丫头出事的时候,海西伯府的六姑娘当时就在附近,整个过程看得清清楚楚。

    这会只怕海西伯府已经知道珍丫头出事的消息。珍丫头的婚事十有九八是不成了。”

    顾大人死死地盯着谢氏,“你想说什么?”

    谢氏小心翼翼地说道:“如今珍丫头只剩下三条路可走,一是再耽误两年,等这件事大家都忘记后,再给她说亲。只是这样一来,珍丫头的青春就被耽误了,届时只怕说不到什么好人家。

    其次,就是将珍丫头远嫁,嫁得远远的。可是,妾身舍不得啊。姑娘家远嫁,身边没有娘家人,但凡出点什么意外,连个撑腰帮忙的人都没有。夫家要是厚道,日子还能过下去。万一遇到那面善心恶的人家,珍丫头岂不是羊入虎口。

    最后的办法,就是让珍丫头嫁给谢定。谢家理亏,又有老爷给珍丫头撑腰,谢定和谢家人肯定不敢委屈珍丫头。唯一担心的就是珍丫头可能不愿意。”

    顾大人冷哼一声,“你想让珍丫头嫁给谢定?”

    “不是妾身想,而是这是目前最好的处理办法。老爷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顾大人突然笑起来,眼中却带着刺骨的寒意,“谢氏,你要明白,谢茂数次算计于本官,本官不可能和他做儿女亲家。这一点你给本官记牢了。

    也请你将本官的意思转告给谢茂,再敢打本官儿女的主意,本官也不介意替谢家姑娘保媒。”

    顾大人言辞狠厉,谢氏浑身抖了一下。

    “那珍丫头怎么办?”

    “等海西伯府那边有了消息在说珍丫头的婚事。”

    “要是海西伯府没有看上珍丫头,按照老爷的意思,岂不是耽误了珍丫头的终身。”

    顾大人板着脸,“本官的女儿,情愿让她做老姑娘,也不会让她嫁到谢家。”

    谢氏欲哭无泪,“老爷就这么恨大哥吗?”

    “他的妻儿竟然敢在本官的府上兴风作浪,本官没有一刀宰了那对母子,已经算是客气。从今以后,谢家人不准登门。我顾家的儿女,也不准去谢家做客。至于你,你自己看着办。”

    谢氏嚎啕大哭起来。

    她就知道会这样。

    她最担心的情况终于还是发生了。

    此刻,谢氏心里头恨死了马氏和谢二郎。挨千刀的玩意,把她害得这么惨。

    谢氏哭着说道:“老爷,妾身真的是无辜的。”

    顾大人点点头,“我知道这件事不怪你。但是,谁让谢茂是你大哥。”

    谢氏泪眼朦胧,“老爷,你和大哥就不能和好吗?大哥效忠于太子殿下,将来太子殿下若是登基称帝,老爷也能得到莫大的好处。”

    顾大人轻蔑一笑,“等太子殿下真正登基的时候,你再来说这话也不晚。”

    谢氏一脸懵逼。

    顾大人皱起眉头,“今天这个宴席,来的都是勋贵世家,夫人就没看明白吗?”

    谢氏茫然无措,看明白什么?

    “今天的宴席,难道不是为了庆贺老爷高升吗?”

    顾大人自嘲一笑,“高升?夫人当真认为从晋州刺史到京城府尹是高升?”

    谢氏张口结舌,官场的事情她不懂。

    她毕竟读的书少,精于内宅算计,却缺少大局观。

    官场上的事情,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她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懂这些事情。这些都是爷们们操心的事情。

    她一个妇道人家,相夫教子,打理好内宅就足够了。

    她这点能力,顾大人任职地方官的时候够用了。

    可是如今身处京城,和地方完全不一样的政治环境,谢氏那点见识就远远不够了。

    顾大人看着谢氏,目光渐渐变得失望。

    果然,他不能对谢氏抱有太多期望。

    过去,顾大人觉着谢氏温柔小意,又会奉承,还会伺候人,他是极为满意的。

    拿谢氏和过世的苏氏相比,顾大人心里头,一直觉着谢氏比苏氏更好。

    可是回到京城,不过短短一个来月的时间,现实就狠狠打了顾大人的脸。

    谢氏身为他的夫人,可以说是完全不合格。

    顾大人叹息一声,年轻的时候,年少轻狂,贪恋美色,那时候不懂娶妻娶贤的道理。

    总认为那些大户人家的姑娘,端庄有余,却太过无趣。和他想象中的美妻相差太远。

    等到将谢氏扶正后,谢氏满足了顾大人对于贤妻的所有想象。

    那几年,两口子的感情真的是蜜里调油。

    可是人不可能永远停留在少年时期,人的想法也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改变。

    人到中年的顾大人,少了少年的热血理想,变得越来越实际。

    身处京城这个大染缸,总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衙门里,每做一件事情,都会遇到各种阻碍。

    名义上他是京城的父母官。

    实际上,在他上面少说有三五十个婆婆。

    每个婆婆都来挑剔他,都来找他的茬。

    顾大人上任京城府尹短短时间,已经受了不少夹板气,

    这个时候,他急需要打开京城的人脉关系。

    这次的宴席,名义上是庆贺他高升,实际上是为了经营人脉。

    其中,侯府出了大力。

    侯府给顾大人制造机会经营人脉关系,谢氏身为他的妻子,自然要尽到贤妻的责任。

    然而,看着谢氏依旧一脸茫然,顾大人说不失望是假的。

    谢氏是他力排众议,亲自扶正的继室。

    过去他对谢氏有多满意,如今就有多失望。

    顾大人自嘲一笑。后悔当初年少轻狂,将祖宗们传下来的道理弃如敝履。如今就吃了不听老人言的亏。

    如果当初,他听从大家的意见,娶一个门当户对的继室,不敢说其他的,至少对京城人脉关系的经营上面肯定要强过谢氏。

    顾大人摆摆手,“就这样吧。”

    他累了,懒得和谢氏继续掰扯下去。

    谢氏拉着顾大人的衣袖,“老爷,妾身……”

    谢氏眼巴巴地望着顾大人,分明是希望他晚上能留在芙蓉院。

    顾大人拿开谢氏的手,面无表情地说道:“今日本官累了,你也早点歇息吧。本官说的那些话,希望你真的听进去。”

    谢氏眼睁睁地看着顾大人离开,无声抽泣。

    春禾从外面走进来,“太太,老爷已经走了,你别哭了,当心哭坏了眼睛。”

    谢氏听了春禾的劝解,渐渐止住了眼泪。

    她咬牙切齿,“谢定和马氏害得我这么惨,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太太打算怎么做?”

    谢氏冷哼一声,“先等海西伯府的消息。明儿你去一趟侯府,告诉大夫人,就说老爷同意了珍丫头和韩四郎的婚事。

    只要海西伯府点头,赶在过年前,挑个黄道吉日将两人的亲事定下来。”

    春禾一脸吃惊的样子,小声问道:“太太,大姑娘出了那样的事情,还能嫁到海西伯府吗?”

    谢氏说道:“能不能嫁到海西伯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得摆明态度。总而言之,你就按照我吩咐的去做。”

    春禾点头,“奴婢知道了。另外,账房送来了宴席一应开销的账本,太太要过目吗?”

    谢氏摆手,“我累了,你直接告诉我,一共花了多少银子。”

    春禾翻开账本,说道:“一应开销,加上给丫鬟婆子们的打赏,总共开销一千八百两。其中三百两,由公中承担。剩下的一千五百两由我们二房承担。”

    “什么?”

    谢氏听到这个数目,差点跳起来。

    “账房怎么算账的,怎么会花费这么多银钱?你有没有核对?账目是对的吗?”

    春禾低着头,有些尴尬,“账房交来的账本,奴婢看不懂,无法核对。而且,各项单据都还在账房那边。”

    谢氏咬牙,“肯定是大房在算计我们二房。张氏这个贪心婆子,把持着管家的权利就算了,就连酒席还想贪一笔,美得她。

    今儿晚了,明儿一早你带着账本随我去议事堂,我要当面问问张氏,她要脸吗?”

    “太太要不要先看看账本,找找漏洞。明儿一早对上大太太,也能做到心中有数。”

    春禾小声建议。

    谢氏点点头,春禾说的有道理。

    她从春禾手中接过账本,翻开一看,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

    账房怎么做账的,乱七八糟,看都看不懂。

    “这个账本怎么回事?”

    春禾小声说道:“奴婢问了账房的人,他们说,这是从侯府学来的记账法。京城大户人家用的都是这种记账法。太太,要不要找个专业的账房查账。”

    “这个时候去哪里找专业的账房查账?这是府中的账本,也不能给外面的账房看。”

    “太太说的是。要不明儿一早,把高管事叫来。奴婢记得,高管事以前也记过账。”

    谢氏皱眉,“高三福一个人怕是不行。还是要请老爷身边的马师爷帮忙。

    马师爷是钱粮师爷,算账是他最拿手的活。

    这次回京,马师爷一家老小也跟着来到了京城,就住在顾府后巷一个二进小院。

    刘师爷则没有跟着来京城。

    如今,顾大人身边的公务,主要是马师爷和顾喻在处理。

    春禾说道:“明儿一早,奴婢就去找人请马师爷进府。”

    谢氏冷哼一声,“我倒是要看看,张氏到时候还有什么话说。”

    这个夜晚很长,很多人都没有睡着。

    顾玥一直辗转反侧,心头七上八下。

    她叫了一声,丫头葡萄从外间进来,问道:“姑娘怎么了?”

    顾玥从床上坐起来,“大姐姐还在哭吗?”

    葡萄摇头,“大姑娘哭了一天,嗓子都哭哑了。奴婢没听到大姑娘的哭声,想来这会已经歇下。”

    顾玥偷偷松了口气,“大姐姐哭了一天,我这里都能听到她那边的动静,都快被她吵死了。”

    葡萄想说,大姑娘哭了一天,还不是姑娘你害的。不过她不敢,这话只能在心里面偷偷想一想。

    顾玥皱着眉头,一脸烦躁的样子。

    这会,她是看什么都不顺眼。

    葡萄劝道:“姑娘,你还是早点歇息吧。明儿一早还要给太太请安。”

    “我知道,我这不是烦躁得睡不着吗。”

    她望着芙蓉院的方向,“葡萄,你说母亲和父亲这会谈好了大姐姐的婚事了吗?”

    葡萄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奴婢听说,老爷在芙蓉院只停留了不到半个时辰就离开了。”

    顾玥茫然,“真的?”

    葡萄点头。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顾玥生气。

    葡萄委屈地说道:“那时候姑娘已经躺在床上,奴婢不敢打扰姑娘。”

    顾玥冷哼一声,“知不知道老爷离开芙蓉院的时候是什么表情?芙蓉院那边又是个什么情况?”

    “奴婢不知。”

    “一问三不知,要你何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