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14章 说漏嘴
    谢氏气了个半死。

    狠狠瞪了眼张氏。

    张氏挑眉一笑,“弟妹莫非想赖账?”

    谢氏咬牙。

    张氏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谢氏冷哼一声,“大嫂放心,我们二房绝不会赖账。一会我就命人将银钱送到账房。”

    说完,谢氏甩袖离去。

    临走的时候,她还不忘瞪了眼顾玖。

    顾玖一脸无辜。

    谢氏分明是迁怒。

    等谢氏一走,张氏就问顾玖,“二丫头,想不想跟着我学管家?”

    顾玖意外惊喜,“大伯母说真的吗?”

    张氏点头,“只要你愿意,明儿就可以过来,跟着我学管家理事。”

    顾玖笑了起来,“多谢大伯母,我愿意。”

    原本顾玖只是想快刀斩乱麻,理清账目,不让二房和大房结仇。

    却没想到会收获意外惊喜。大伯母竟然愿意教她管家理事。

    顾玖开心的离开议事堂。

    青梅问道:“姑娘,还要去芙蓉院请安吗?”

    顾玖摇头,“太太这会肯定不乐意见到我,我就不去自讨无趣。”

    谢氏怒气冲冲地回到芙蓉院。

    本来是要兴师问罪,结果她却受了一肚子气。

    谢氏这个气啊,在心里头将张氏骂了一遍又一遍。

    春禾提醒谢氏,要赶紧将银钱送到账房。要不然府里真的有可能传出二房赖账的谣言。

    谢氏冷哼一声,命春禾开箱拿钱。

    “送钱过去的时候,告诉账房的人,下次算账算清楚一点。”

    “奴婢明白。”

    这时,丫鬟进来禀报,“太太,三姑娘来请安了。”

    谢氏皱眉,“不是说了,今天不用请安吗?”

    顾玥从门外走进来,“女儿不放心母亲。”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这里没事。”谢氏见到顾玥,表情好歹放松了一点。

    春禾给顾玥行了个礼,然后拿着银钱急匆匆出门。

    顾玥坐到谢氏身边,“母亲,是不是有人惹你生气了?”

    谢氏说道:“没有的事,你别瞎想。”

    顾玥望着谢氏,一脸担心,“女儿想为母亲分忧。”

    “我这里不用你来操心,你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

    顾玥低头,咬着唇,眼珠子滴溜溜乱转。

    为什么一夜过去,却没有听到有关顾珍婚事的任何言论。

    顾玥心里头惴惴不安,是因为母亲和父亲将事情压了下来吗?

    她小心试探,“母亲,昨儿大姐姐哭了一天,到深夜的时候才睡下。女儿很担心大姐姐。大姐姐的婚事还能成吗?”

    谢氏皱眉,一大早起来忙着算账,差点忘了顾珍的事情。

    她问顾玥,“你大姐姐的事情,你没说漏嘴吧。”

    顾玥连连摇头,“女儿一个字都没有透露。”

    “如此甚好。你父亲发了话,谁敢往外说一个字,严惩不贷。”

    “可是,大姐姐昨日哭了一晚上,这事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会说不定很多人都在瞎猜。母亲,我们是不是该采取点措施,早日解决此事。”

    “如何解决?”谢氏看着顾玥。

    顾玥张张嘴,说道:“女儿以为,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给大姐姐定下一门亲事。”

    顿了顿,顾玥继续说道:“海西伯府那边怕是不成了,现在只剩下谢家一个选择。加上大姐姐和谢二表哥之间的事情,女儿以为大姐姐最好是嫁到谢家去。”

    谢氏盯着顾玥,“你真这么想?”

    顾玥一副怯弱的模样,“女儿也是替大姐姐着想。”

    谢氏冷哼一声,“你父亲可不是这么想的。”

    顾玥心头一慌,“难道父亲反对这门婚事?”

    “这是当然。”

    顾玥茫然,一脸懵逼。

    “为什么啊?大姐姐嫁到谢家,也不算委屈啊。”

    “这里面的事情你不懂。”谢氏一句话打发顾玥。

    顾玥着急。

    很多事情顾玥都不知道,她不知道顾大人和谢茂斗了几个来回,也不知道顾大人正在寻找机会,要给谢茂一锤重击。

    她只是模糊的感觉到,自家同舅舅一家不太亲密。

    不过她也没多想。只当舅舅一家说话做事不讨人喜欢,所以两家才不亲密。

    可是现在,大姐姐顾珍和谢定都那样了,父亲依旧反对这门婚事。

    顾玥想不明白,她直接问道:“父亲难道不担心大姐姐吗?海西伯府的婚事没了,大姐姐不嫁给谢定,那该怎么办?难道要大姐姐做老姑娘吗?”

    谢氏板着脸说道:“这是你父亲的意思,谁反对也没有用。而且海西伯府的婚事,侯府还没送来消息,未必就不能成。”

    顾玥大脑瞬间空白,脸色苍白,一脸不敢置信地样子。

    “大姐姐和谢定都那样了,而且还被赵六姑娘亲眼看到,婚事还能成吗?”

    不可能,绝不可能。

    顾玥心里头疯狂的呐喊。

    顾珍怎么可能那么好命,名声受损,还能嫁到海西伯府,她不允许,决不允许。

    谢氏不太在意地说道:“婚事成不成,过两天就知道了。”

    “母亲,不能让大姐姐嫁到海西伯府。”顾玥突然激动的说道。

    谢氏盯着她,“玥儿,你是怎么回事?”

    顾玥心虚,不敢面对谢氏的目光,只是说道:“母亲,大姐姐已经不干净了,她若是嫁到海西伯府,岂不是丢尽了我们顾家的脸面。到时候海西伯府的人会怎么看待我们顾家?”

    谢氏盯着顾玥,“荒谬!玥儿,不准你胡说八道。什么叫做你大姐姐不干净了。你记住,你大姐姐是被人算计的。

    还有如果海西伯府肯同我们结亲,那就说明海西伯府并不在意这件事情,又何来的看不起我们顾家。我看你是糊涂了,尽说些胡话。”

    顾玥又慌又乱。

    她做了那么多努力,不惜去算计顾珍的终身,难道就换来这个结果吗?

    那她的努力算什么?白费功夫?

    不行,她不允许。

    顾玥脑门充血,不顾一切的喊道:“女儿没说胡话。和海西伯府结亲,不是非大姐姐不可。”

    “你说什么?”谢氏目光锐利,死死地盯着顾玥。

    顾玥后悔了。那番话脱口而出之后,她就后悔了。

    她不该这么冲动,不该将心里话说出来。母亲已经怀疑她,现在她该怎么办?

    “顾玥,你把话说清楚?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昨天那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玥连连摇头,“女儿什么都不知道。母亲,女儿没有骗你,女儿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刚才,女儿是在胡说八道。母亲累了,女儿就此告退。”

    “你给我站住,我让你走了吗?什么叫做‘和海西伯府结亲,不是非大姐姐不可’。顾玥,你将话给我说清楚。不说清楚,今日你休想踏出房门一步。”

    顾玥一脸惊慌失措,“女儿,女儿看父亲母亲似乎很想和海西伯府结亲,然而大姐姐又出了那样的事情。

    女儿就想着,大姐姐的婚事怕是不成了。可是和海西伯府结亲一定很重要吧。

    海西伯府,那毕竟是伯爵府,对父亲的仕途肯定有帮助。

    大姐姐这边不成了,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别人同海西伯府结亲吗?

    女儿听说海西伯还有一个嫡子没有定亲,就想着,是不是另外想个办法和海西伯府结亲。如此一来,岂不是皆大欢喜。”

    谢氏眯着眼睛,死死地盯着顾玥,“你想嫁到海西伯府?”

    顾玥急忙摇头,“没有,女儿从来没这么想过。”

    “当真?”

    顾玥抬起头,一脸认真的说道:“女儿不敢欺瞒母亲。女儿只是想为父亲母亲分忧。”

    “昨日顾珍的事情,同你没关系吧。”

    顾玥一脸委屈的样子,“母亲不相信女儿吗?关系到大姐姐终身,女儿很后悔昨天没能帮助到大姐姐。”

    谢氏心头狐疑。这个女儿,她是了解的。

    不过谢氏没追问下去,反而说道:“你先下去吧。以后不要再胡说。”

    “女儿知道了。”

    顾玥逃似的离开了芙蓉院。

    春禾从账房回来,就看见谢氏端坐在椅子上不动,眉头紧皱。

    “太太这是怎么了?是出事了吗?”

    谢氏脸色很难看,“我记得昨日听戏的时候,玥儿不在。”

    春禾愣了一下,接着点头,“是的。后来大姑娘出事,三姑娘才出现。”

    “你说珍丫头出事,会不会不是谢家算计的。”

    “太太怎么会这么想。”

    谢氏说道:“玥儿似乎想取代珍丫头,嫁到海西伯府。”

    “啊?”

    春禾惊住,“太太,这不能吧。三姑娘又没见过海西伯府的两位少爷,她怎么会想嫁到海西伯府。”

    谢氏冷冷一笑,“刚才问了几个丫鬟,玥儿昨天中午开席之前,就已经见过海西伯府的两位少爷。我记得,那个赵二郎,当真是长了一副好皮相。”

    “太太是怀疑三姑娘在那个时候就看上了赵二郎。”

    谢氏冷哼一声,又气又恼,恨顾玥不争气。

    “玥儿这孩子,我太清楚了。昨日中午宴席,她没有和侯府的姑娘坐一起,偏偏和那个赵六姑娘坐一桌,两个人有说有笑的,那个时候我就该想到这死丫头心里头肯定憋着什么主意。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然敢那样做。”

    谢氏很失望,非常失望。

    春禾赶忙安抚谢氏:“太太,这些只是猜测,不一定是真的。或许,或许三姑娘并没有做什么,也没想过要取代大姑娘嫁到海西伯府。”

    谢氏闭着眼睛,好一会才缓过气来。

    之后,她才睁开眼睛,对春禾说道:“这件事,你私下里查一查。尤其是玥儿身边那个叫做葡萄的丫鬟,肯定清楚内幕。你争取将葡萄的嘴撬开。她要是不配合,你就让高三福动手。明白了吗?”

    春禾打了个哆嗦,“太太,真要这么做吗?”

    谢氏咬牙切齿,“不然呢?难道我要眼睁睁的看着玥儿犯错吗?这事光是我知道还好,万一传到老爷耳朵里,你可想过玥儿会有什么下场?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再错下去。另外,安排几个婆子看着玥儿,不准她随意出房门。”

    春禾见谢氏下定了决心,只能点头应下。

    不过她还是说道:“如果,奴婢是说如果,三姑娘真的嫁到海西伯府……”

    “没有什么如果。要是赵二郎没有克妻和脾气暴躁的名声,这门婚事哪里轮得到顾珍,我早就替玥儿拿下来了。”

    春禾暗自叹了一声,出门办事去了。

    谢氏将茶杯狠狠地砸在地上,死丫头,当初是谢宪,如今又是赵二郎,她是犯贱吗?还是花痴?

    谢氏很失望,非常失望。

    她真的没想到,静心培养的女儿,会有这个臭毛病。

    这要是传扬出去,可怎么得了。

    谢氏几乎能想到将来给顾玥说亲,若是男方长得其貌不扬,顾玥说什么都不会答应。

    那死丫头,光盯着男人的皮相看。

    真是愚不可及。

    男人那张脸,屁都不是。

    谢氏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将顾玥打一顿。

    她连着深呼吸几次,暴躁的情绪总算平复下来。

    等春禾那边调查清楚后,再做打算。

    ……

    顾玖前往小跨院看望顾珍。

    门口有婆子守着,是谢氏派来的。

    婆子拦着不让进,“二姑娘请回吧。大姑娘身体不舒服,不方便见人。”

    顾玖皱眉,“连我你们都要拦着?”

    “请二姑娘不要为难奴婢,这是太太交代的。大姑娘这两日身体抱恙,怕过了病气给大家。”

    顾玖嘲讽一笑,“我如果非要进去,你们要如何?”

    婆子迟疑了一下,“请二姑娘恕罪,有得罪的地方,还请二姑娘不要计较。奴婢们也是奉命行事。”

    言下之意,顾玖如果硬闯的话,婆子们就要动手。

    青梅小声说道:“姑娘,我们还是回去吧。改日再来看望大姑娘。”

    顾玖非常不满

    砰!

    屋里突然传出一声巨响,听声音,是什么东西砸在了墙面上。

    紧接着,就看着顾珍疯狂的冲出来,屋里的婆子拦都拦不住。

    顾珍站在屋檐下,高声怒骂:“你们这些贼心烂肠的狗东西,拦着我就算了,竟然还拦着别人来看望我。你们是想我死吧,那我就死给你们看。”

    话音一落,顾珍就朝守在门口的婆子冲了过来。

    婆子们万万没想到顾珍会来这一出。愣了愣,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顾珍已经冲到了院门口。

    “姑娘小心。”

    王依大叫一声,冲上去挡在顾玖面前,稳稳地接住扑过来的顾珍。

    婆子们齐齐松了口气,幸亏大姑娘没事。

    顾珍却嚎啕大哭起来,“让我死了算了。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大姐姐,你先擦擦眼泪。不管有什么事,都可以解决。”

    顾珍摇头,“没办法的,已经没办法了。”

    顾珍脸色苍白,眼睛红肿,一副备受打击,伤心绝望的模样。

    顾玖微蹙眉头,“大姐姐,有什么话我们进屋说。”

    婆子们下意识伸手拦着顾玖。

    顾玖眼一瞪,“闹成这样,你们还敢拦着我?真不怕大姐姐出意外?”

    婆子们面面相觑,然后齐齐收回手,小声说道:“二姑娘,下不为例。这件事情,还请二姑娘保密。否则太太知道了,奴婢们就要吃挂落。”

    顾玖说道:“放心吧,你们给我方便,我自然也会给你们方便。”

    “多谢二姑娘。”

    婆子们松了一口气。

    顾玖扶着顾珍回到房里,让丫鬟打来热水给顾珍洗脸。

    顾珍一张脸,早就哭花了。

    洗干净一看,顺眼多了,只是依旧一脸憔悴。

    顾玖在她旁边坐下,“大姐姐,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时期我并不清楚。”

    顾珍有了反应,她侧头直愣愣地盯着顾玖,“昨天的事情,府里没人说吗?”

    顾玖点头,“可能是父亲和太太下了封口令,我并没有听到府中有任何传闻。倒是听说,大姐姐昨晚哭了一晚上,到半夜才睡着。”

    顾珍自嘲一笑,“我能不哭吗。”

    ------题外话------

    打雷,下暴雨,小区停电,没办法码字。早上来电之后,现码字。更新晚了,请大家见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