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18章 挨板子
    “谁我说不关心孩子们的前程。大嫂,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谢氏眼神阴沉沉地看着张氏。

    张氏笑了笑,“原来是我误会了吗?既然弟妹关心孩子们的前程,为何还要呵斥小玖,让小玖回房?

    还是说,弟妹不愿意让小玖学习管家理事。毕竟她是苏弟妹生的孩子,是谢弟妹你心里头的一根刺。”

    “胡说八道。”谢氏大声呵斥,“我敬你是大嫂,不代表你可以随意胡说。”

    张氏笑道:“弟妹莫要生气。我收回之前的话。”

    谢氏冷哼一声,气得心肝脾肺肾都在痛。

    一个个都是见她好欺负,都来欺负她。真是欺人太甚。

    张氏又说道:“我现在和弟妹正式说一声,以后小玖就在我这里学习管家理事。此事弟妹没有异议吧。”

    谢氏说道:“府里的姑娘不是只有二丫头一个。大嫂只让二丫头来学习管家理事,却忽略了其他几个孩子,是何道理?

    大嫂果然偏爱二丫头。可是其他几个孩子,也是你的侄女。还请大嫂不要厚此薄彼。”

    张氏笑道:“弟妹说的有道理。芍药,你派人通知其他姑娘,问她们愿不愿意跟着我学习管家理事。

    若是愿意,以后每天早上卯时三刻过到议事堂学着管家。

    另外,你要和她们说清楚。既然选择学习,就不能半途而废。谁要是坚持不下去,趁早别来了。”

    “奴婢遵命。”

    芍药退下,安排人去各个院落通知。

    张氏问谢氏,“弟妹,我这样安排,你看可好?”

    谢氏皮笑肉不笑,笑容显得格外扭曲。

    “大嫂的安排自然是好的。二丫头能得你看重,也是她的福气。”

    张氏哈哈一笑,“二丫头聪慧伶俐,不光是我喜欢,隔壁侯府的几位嫂嫂也很喜欢。”

    顾玖连忙说道:“大伯母快别夸我了,我没那么大伯母说的那么好。”

    张氏笑道:“小玖,这里都是自家人,你就不要谦虚了。”

    顾玖抿唇一笑,“我听大伯母的话。”

    谢氏眯起眼睛,看着样子,顾玖很得张氏的喜欢。

    顾玖这是找上了靠山?

    谢氏暗自冷哼一声,找到靠山也没用。

    顾玖是二房的人,她的终身大事得二房说了算。

    谢氏干脆在椅子上坐下,“回京城之前,我就想着,等我将事情理清后,就带着几个丫头一起管家理事。

    却不料,这事情是一出接一出,没得空闲的时候。我可真羡慕大嫂,膝下只有顾珺这么一个闺女,比起我那是轻松多了。”

    张氏挑眉一笑,“弟妹这话说的没错,几个孩子除了小玖和珊儿,都太闹腾了。弟妹是该好好管管。”

    这话谢氏就不爱听了。

    她说道:“玥儿性子跳脱,却胜在贴心。珍丫头大部分时候,都是娴静文雅的。至于顾琳这孩子,她还小,一团孩子气,过几年就好了。”

    张氏说道:“说起来,弟妹也正是辛苦。不光要操心男孩们的前程,还要操心姑娘们的婚事。”

    “谁说不是。”

    张氏笑了笑,“弟妹这么忙,旁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将几个孩子们的婚事办好,才是要紧。”

    谢氏盯着张氏看,猜测张氏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让她参与管家?

    岂有此理。

    大房和二房没有分家,这管家的事情,理应两人一起担着。

    凭什么张氏把持着管家权利,还不让她染指。

    谢氏心头恼怒,不过现在不是和张氏争论管家权利的时候。

    因为谢氏还有更紧要的事情,需要张氏帮忙。

    所以谢氏克制了自己的脾气,打算和张氏好好聊一聊。

    “珍丫头真是可怜,好好的一门婚事,原本以为成了,结果海西伯府又改了口,没看上珍丫头。珍丫头这几天哭得那样惨,大嫂都知道吧。”

    谢氏看着张氏看。

    张氏点头,“这事我知道。珍丫头没福气。”

    “谁说不是。”

    顾玖坐在一旁,竖起耳朵听着两位太太闲聊。

    谢氏突然提起顾珍的婚事,真的很奇怪。

    顾玖偷偷扫了眼谢氏,谢氏十有九八是在打什么主意。

    莫非胡姨娘已经和谢氏达成了某种协议。

    谢氏突然提起顾珍的婚事,是想请大太太张氏帮忙张罗吗?

    不得不说,顾玖猜到了真相。

    谢氏的确是想请张氏帮忙。

    两个人东拉西扯的聊了一通。

    谢氏一个劲的说顾珍多可怜,年龄大了,耽误不起。得早点将婚事定下来。

    张氏似笑非笑地看着谢氏,“弟妹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我们住在一个屋檐下,能帮的肯定会帮。”

    谢氏满脸堆笑,一改之前的针锋相对的态度。

    “关于珍丫头的婚事,还请大嫂帮个忙,帮忙物色一个好人家。婚事若是成了,我给大嫂包一个谢媒钱。”

    张氏笑了起来,“弟妹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珍丫头的婚事,的确不能耽误下去。不知道弟妹有什么想法?”

    谢氏说道:“首要一点,人品端正。门户差一点也没关系,不过前提得是嫡出。门当户对的人家,最好是自小就养在嫡母身边的庶子。”

    张氏皱眉,“弟妹,你这个要求有点高啊。”

    “怎么会。”

    张氏嘲讽一笑,“弟妹认为京城大户人家中的庶子,有几个有幸自小养在嫡母膝下?实话和弟妹说吧,这样的人凤毛麟角。二十个里面都未必有一个。反倒是门户差一点的,倒是有许多选择。”

    “果真?”

    张氏点头,“这种事情,我岂能开玩笑。对了,珍丫头的婚事,弟妹和二弟商量了吗?”

    “大嫂放心,已经商量好了。”

    迟疑了一下,谢氏才说出今日找张氏的最终目的。

    “我听说大嫂娘家某个庶出侄儿,人品端方,从小没了姨娘,一直养在嫡母名下。大嫂,你看……”

    张氏大皱眉头,“敢情弟妹一开始就盯上我娘家侄儿。”

    谢氏尴尬一笑,“我们两家是亲戚,难免会多关注一点。”

    张氏似笑非笑,“我娘家侄儿的婚事,我可做不了主。这样吧,改天我使人到张家问一声。要是哥哥嫂嫂们没意见,我们在说接下来的事情。”

    “多谢大嫂。”谢氏喜笑颜开,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顾玖挑眉,谢氏这模样,难不成张家这门婚事是胡姨娘提出来的要求?

    想想还真有可能。

    胡姨娘果然如她预料的那般,不仅安抚了顾珍,还懂得利用此事为顾珍换来好处。

    让顾玖更意外的是,大太太张氏竟然没有反对这门婚事。

    顾玖左思右想,没想明白大太太张氏的想法。

    谢氏这边,同张氏说好后,也不多做停留,直接起身离去。

    走的时候,还叮嘱顾玖,好生跟着张氏学习管家理事,不要辜负了张氏的一番心意。

    “太太放心,我不敢辜负大伯母的期望。太太慢走。”

    顾玖送走了谢氏,回到位置上,准备继续算账。

    张氏却出声问道:“小玖,出事后你有看望过你大姐姐吗?”

    “回禀大伯母,前几日有去看望过大姐姐。”

    “你大姐姐她还好吗?”

    “我去看望她的时候,她的样子不太好,受了太大的打击,有些承受不住。不过这两天好多了,应该是想通了吧。”

    张氏又问道:“你大姐姐有说过她有什么打算吗?”

    顾玖琢磨这话,大伯母是在考察大姐姐吗?

    顾玖想了想,微微摇头,“大姐姐暂时还没有什么打算。”

    张氏笑了笑,嘀咕道:“出了那样的事情,想来她一时半会还没回过神来。”

    顾玖心头一跳,望着张氏。难道张氏已经知道顾珍身上发生的事情?

    既然如此,张氏为何还要同意谢氏的请求,愿意促成同张家的婚事。

    按照这个年代的标准,顾珍那样的情况,除了嫁给谢定外,京城的大户人家应该都不会考虑将顾珍娶回去。

    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说顾珍会当老姑娘。

    张氏明显没有和顾玖继续聊下去的想法。

    顾玖知趣,也没有多问。

    ……

    就在谢氏以为一切都将顺利解决,雨过天晴的时候,顾玥被打了。

    “太太,不好了。老爷他,老爷他命人打三姑娘的板子。”

    “什么?怎么回事?”

    谢氏愣住,一时间竟然没回过神来。

    “奴婢也不清楚原因。只是听到老爷要打三姑娘的板子,就急匆匆赶回来禀报。”

    丫鬟冬梅喘着粗气说道。

    谢氏猛地站起来,“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现在。”

    “老爷要在哪里打玥儿的板子?”

    “就在紫竹院。顾管家已经带着人过去了。太太,你也赶紧过去吧,迟了三姑娘就要挨打了。”

    谢氏顾不上别的,急匆匆地前往紫竹院。

    紫竹院内,丫鬟婆子们噤若寒蝉,全部跪在地上。

    顾玥被下人绑了,绑在日条登上。

    顾全端来一张椅子摆在院子里,顾大人就坐在椅子上面。

    他面色如霜,问道:“三丫头,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板子吗?”

    “呜呜呜……”

    顾玥挣扎,摇头。

    顾大人冷哼一声,“很早以前我就说过,我不指望你们姐妹互相友爱,但是绝不允许你们姐妹相残。三丫头,你太令我失望了。”

    “……呜呜……”

    父亲,女儿知错了,你放了我吧。

    顾玥如此喊叫。奈何嘴里面塞了破布,发不出声音。

    顾大人板着脸,说道:“你的所作所为,不仅令人失望,更是令人寒心。过去都是你母亲太宠你,让你不知道天高地厚。既然你母亲教不好你,那我就亲自教导你。”

    随着顾大人话音一落,板子重重的落在顾玥的臀部。

    顾玥惨叫,却没有发出声音。她满头的冷汗,脸色苍白扭曲,显然是痛狠了。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紧接着,第二下板子又落了下来。

    顾玥大哭,却哭不出声音,只看见眼泪一滴滴落下。

    顾珍躲在紫竹院外的大树后面,一脸兴奋紧张。

    当板子重重地落到顾玥的身上的时候,她几乎跳了起来。

    对,就是这样,狠狠打板子。最好能将顾玥打残,不要打死。

    打死了就一了百了,那样太便宜顾玥。

    打残了才好。

    一个残废,看她还能不能嫁出去。

    就在顾珍兴奋的时候,谢氏带着丫鬟婆子急匆匆赶来。

    顾珍赶紧将自己藏好,偷偷打量。

    她咬着唇,一脸不爽。真是便宜了顾玥。

    不过顾珍并没有离开,她依旧躲在大树后面偷看。

    当板子再一次落下的时候,谢氏冲进了紫竹院。

    “打不得啊!”

    谢氏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扑在顾玥的身上。

    顾玥气若游丝,努力睁开眼睛,朝谢氏看去。

    不知何时,塞在顾玥口中的破布已经掉落在地上。

    顾玥哭着说道:“母亲,救我。”

    谢氏大哭起来,“老爷,姑娘家不能这样打啊。”

    顾大人不为所动,“夫人,三丫头犯的事情你可知情?”

    谢氏愣住,紧接着慌起来,“老爷在说什么,妾身不明白。妾身还想问老爷一句,为什么要打玥儿板子,将她打坏了可怎么得了。”

    “即便打坏了,也是她咎由自取。”

    顾大人是铁了心要教训顾玥。

    “既然夫人不知情,等打完板子,我再好好的和夫人聊一聊。”

    “老爷,打不得啊。不能再打了,再打玥儿就要被打死了。”

    顾大人顿时怒了,指着顾玥骂道:“这种猪狗不如,对待自家姐妹如此心狠手辣的人,打死了也是活该。来人,将太太扶起来,继续打,打完为止。”

    “不能打,不能打啊。”谢氏又哭又叫,神情慌乱。

    “请太太恕罪。”

    数个婆子冲上来,强硬的拉起谢氏,将她拖走。

    紧接着板子就落在了顾玥的身上。

    顾玥惨叫一声,然后又被人堵住了嘴巴。

    谢氏大哭起来,“不能打,不能再打了。老爷,玥儿她知错了,真的知错了。你就饶了她吧,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小厮犹豫,还剩下最后一板子,要不要打。

    顾大人冷冷地看了眼谢氏,然后厉声喝道:“打!”

    “啊……”

    谢氏大叫。

    她眼睁睁地看着板子落在顾玥的身上,鲜血落了下来。

    “玥儿,玥儿……快请大夫,快去请大夫啊。”

    谢氏扑在顾玥的身上,惊慌失措,整个人仿佛魂都没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老爷为何会知道玥儿算计顾珍的事情?

    是不是胡姨娘?

    一定是胡姨娘这个贱人。嘴上答应不将此事告诉老爷,转眼就撕毁协议。

    啊啊啊!

    谢氏狂怒。

    她会让胡姨娘好看,会让顾珍做一辈子老姑娘。

    她要让这对母女付出惨痛的代价。

    都是她们害了玥儿。

    玥儿好惨。

    玥儿身上都是血,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大夫还没来吗?大夫到底在哪里?”

    “太太别急,已经派人去请大夫。外面冷,三姑娘受了伤不能再受冻。请太太让开一下,奴婢们好将三姑娘抬回房里去。”

    “对对对,快将玥儿抬回房里。”

    此时此刻,谢氏的眼里心里,只有顾玥一个人。

    顾大人被她抛到了脑后,所有人都被她抛到了脑后。

    婆子们将顾玥抬到床上趴着。

    接着褪去她的衣裙。

    “慢一点,轻一点,不要伤着玥儿。”

    谢氏气急败坏,这些婆子就不知道手轻一点吗?

    玥儿已经受了那么大的罪,还要受第二次罪,这可怎么得了。

    衣裙褪下,谢氏当场发出一声惊呼声。

    “我的玥儿。”

    顾玥腿上,臀部上的伤势,触目惊心。

    谢氏再次大哭出声,“玥儿!玥儿,你可不能有事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