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19章 顾玖的面子
    “大夫来了!”

    “大夫快给玥儿看看。玥儿的伤要不要紧?”

    “二太太不要担心,三姑娘的伤势看着严重,其实并没有伤到骨头,都是皮肉伤。”

    “怎么会不严重,流了这么多血。”

    谢氏对大夫怒目而视,甚至怀疑大夫根本就是个庸医。有人想害玥儿,故意请了个庸医过来。

    朱大夫胡子抖了抖,“二太太若是不相信老夫,那就另请高明。”

    “朱大夫误会了。我家太太只是太担心三姑娘的伤势,说话急了点。”

    春禾劝住了朱大夫,又来劝谢氏。

    “太太,你别着急。这位朱大夫是京城有名的大夫,医术了得。以前还做过太医。三姑娘的伤势要紧,这个时候换大夫也来不及,而且还耽误三姑娘伤势。”

    谢氏吐出一直憋着心口的那口气,好歹冷静了一点。

    “朱大夫,刚才是我太着急,有得罪的地方,请你包涵。孩子被打成这样,我心里头难受啊!”

    朱大夫打开药箱,说道:“二太太不用担心,打板子的人下手很有分寸。这伤势看似严重,实际上都是皮外伤,用上好的伤药,养几天就好了。”

    “那就麻烦朱大夫。”谢氏总算松了口气。

    她就守在床边,看着朱大夫给顾玥上药。

    顾玥还处在昏迷中。当伤药接触肌肤,似乎是刺激了她,她发出了一声呻吟。

    “玥儿,你别怕。母亲守在你身边。”

    谢氏握着顾玥的手,一脸紧张。

    朱大夫一边指挥丫鬟给顾玥上药,一边对谢氏说道:“伤药效果很好,只是会刺激到肌肤。二太太不用担心。”

    谢氏点头,“我知道。多谢朱大夫。”

    一个小丫鬟来到谢氏身边,小声说道:“太太,老爷请你过去。”

    谢氏脸色一沉,压着嗓子说道:“我知道了。”

    谢氏看着昏迷不醒的顾玥,各种念头从脑海中闪过。

    她对春禾说道:“照顾好玥儿,我去去就来。”

    春禾替代谢氏,握住顾玥的手,有些担心的看着谢氏。

    谢氏没有回应春禾,她走出卧房,去见顾大人。

    顾大人大马金刀地坐着在椅子上,听到脚步声,就朝谢氏看去。

    夫妻二人四目相对,都没回有说话。

    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已经降到了冰点。

    下人们全都低着头,两位主子闹成这样,太可怕了。

    可千万别吵起来啊!

    还是顾大人率先打破了沉默。

    “你很清楚为夫为何要仗打玥儿。”

    谢氏点点头,一副隐忍的模样,说道:“妾身知道,玥儿她做错了,该罚。但是老爷未免太狠心了。”

    顾大人冷哼一声,“本官只是打她一顿板子,而她却毁了珍丫头的婚事。相比起来,三丫头比你我都要狠。”

    谢氏浑身颤抖,这一点她何尝不知道。

    可是婚事被毁哪里比得上被打板子流血那样直观。

    看着玥儿浑身是血的昏迷过去,她的心都在痛。

    谢氏捂住心口,说道:“就算没有玥儿,海西伯府也未必会看得上珍丫头。”

    “没有如果。”

    顾大人很不客气地说道,“玥儿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要负主要责任。就因为她知道不管她犯下多大的错,你都会护着她,她才敢如此肆无忌惮,自以为是,还心狠手辣。”

    谢氏浑身一抖,“老爷也怪我。”

    顾大人冷哼一声,“不光是玥儿需要反省,你也需要反省。今日她可以为了一个男人,毁掉珍丫头的婚事。他日,她也可以为了别的原因,毁掉你我,毁掉这个家。”

    “不,不会的。玥儿没有那么坏。老爷,你这是偏见。”

    顾大人板着脸,说道:“如果你继续纵容她,终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谢氏突然哭了起来,“你们都来指责我,那我怎么办。玥儿是我的女儿,难道我真能眼睁睁的地看着他她受苦吗?”

    “你还要继续纵容她吗?你简直糊涂。”

    顾大人一脸失望。

    谢氏望着顾大人,突然下定了决心,“老爷,给玥儿说门亲事吧!等她嫁了人,自然会懂事的。”

    顾大人蹙眉,“你到底在想什么?”

    谢氏凄苦一笑,“对玥儿,我打也也打了,骂也骂了。当场她答应得好好的,会改,会长进。可是要不了几天,她又会故态复萌。

    老爷,妾身承认自己没有教好她。如今,妾身对她是有心无力。她不是珊儿,珊儿懂事听话。

    玥儿这孩子太倔,正好她也大了,不如早早将她打发出去。”

    “你想好了?”

    谢氏点头,“我也想多留玥儿几年。可是看她一副铁了心的样子,继续留着她,恐怕会闹出更大的风波。”

    顾大人紧皱眉头。他有心好好管教顾玥,然而他并没有那么多时间。

    靠谢氏管教顾玥,如今看来,没什么作用。

    似乎只剩下早点将顾玥嫁出去这一条路。

    顾大人认可了谢氏的想法。直接问道:“你看上谁家?”

    谢氏捂着嘴哭了一场,才说道:“妾身在京城人生地不熟,哪里有什么主意。玥儿的婚事,还要老爷多费心。”

    顿了顿,谢氏又继续说道:“玥儿挨了打,此事瞒不了人。妾身担心大房和隔壁侯府会乱想,影响到玥儿的终身。”

    顾大人板着脸,“你是怪本官?”

    “妾身不敢。妾身只是实话实说。”

    顾大人说道:“大房和隔壁侯府那里,我会和他们打一声招呼,把事情说清楚。”

    谢氏不敢相信,她以为顾大人要将真相说出去。说出真相,顾玥怎么办。

    顾大人哼了一声,很是不满,“本官有那么糊涂吗?此事在本官这里到此为止。倒是你娘家那边,叫他们闭嘴。”

    谢氏一脸茫然,疑惑。

    此时管家顾全走了进来,他先看了眼谢氏,然后走到顾大人身边,凑到顾大人耳边说道:“老爷,公子诏在衙门等着老爷。”

    “什么?”

    顾大人脸色都变了,“哪个公子诏?”

    顾全小心翼翼地说道:“宁王府公子诏。”

    顾大人心头一震,“他为何会在衙门等着本官?本官同他们王府可没有来往。”

    顾全小声说道:“公子诏说,他要报案。”

    顾大人顿时就跟泰山压顶一般,脸色变得难看无比。那种无形的压力,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上任京城府尹以来,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最担心的就是卷入涉及皇室宗亲的案子。

    谁也不能保证,皇室宗亲的案子后面没有更大的阴谋,会不会涉及到如今越演越烈的夺嫡之争。

    顾大人一脑门子的汗,“他要报案,可以找刑部,廷尉,再不济还可以找少府,绣衣卫,甚至是执金吾。区区一个京城府尹衙门,可容不下他那尊大佛。你去告诉他,他的案子本官不受理。”

    顾全急了,“老爷,该说的话都和公子诏说了。他说案子是在京城发生的,理应找大人报案。大人,此案推脱不得啊。万一得罪了公子诏,他一发怒,到陛下跟前说大人的坏话,如何是好。”

    顾大人咬牙切齿,“这些皇孙公子,是要将本官绝路上逼啊。”

    “大人,还是先去见见公子诏,先听听他怎么说。”

    顾大人无奈点头,“如今也只能如此。”

    一主一仆在那里嘀嘀咕咕,自然引起了谢氏的注意。

    她见顾大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担心起来。

    “老爷,出了什么事吗?”

    “衙门里出了点事情,我要马上过去一趟。玥儿的婚事,我们从长计议。”

    “老爷……”

    顾大人已经带着下人离开了紫竹院。

    春禾来到谢氏身边,“太太,已经给三姑娘上了药,朱大夫也开了药方。”

    谢氏回过神来,“玥儿的伤势严重吗?”

    “朱大夫说了,好生调养,几天时间就能下床自如活动。”

    谢氏松了一口气。

    春禾四下看看,然后俯身,凑在谢氏耳边悄声说道:“奴婢听到一个消息,也不知是真是假。”

    “什么消息?”

    春禾下意识的滚动喉头,然后才说道:“好像是谢家那边走漏了消息,传到了老爷耳中。”

    “果真?”

    春禾点点头,“奴婢不敢欺瞒太太。”

    谢氏阴沉着一张脸,心中在想,一定是马氏这个祸害,一定是她将事情说漏了嘴。

    她就知道,马氏不是个好东西。

    看来之前是她误会了胡姨娘。

    胡姨娘信守承诺,没有将事情说出去。

    谢氏板着脸,说道:“这事我知道了。你小心留意府中的情况,但凡发现有人在乱说,即刻禀报我。”

    “奴婢遵命。”

    ……

    顾大人急匆匆来到衙门签押房。

    刘诏正背对着大门,望着墙上挂的一幅画。

    “咳咳……”

    顾大人轻咳一声,提醒公子诏。

    刘诏听到动静,回过头来,目光谦和地看着顾大人。

    “顾大人终于来了,本公子没有白等。”

    顾大人做出一张严肃脸,走进签押房,拱手对公子诏行了一礼。

    刘诏回了一礼,“顾大人客气。”

    顾大人坐上主位。

    这里是京城府尹衙门,在衙门里就顾大人最大。

    为维护官威,维护朝廷威严,除了天子外,无论谁来,地位有多高,顾大人理应坚持坐在主位上。绝不可能将主位让出来。

    顾大人坐好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公子诏请坐。”

    刘诏在客位上坐下。

    顾大人一本正经地问道:“下官听说公子想要报案?”

    “正是。”

    “什么案子?”

    顾大人心里头对刘诏是各种不满。

    身为皇孙,有案子为什么不找朝廷,偏要来找他这个小小的京城府尹。

    就算他将案子查清楚,又能做什么。

    案子牵涉到王府,一点发现案情重大,他必须上报朝堂和天子。

    届时自会有其他衙门的人接手案子。

    总之,在顾大人看来,刘诏跑到京城府尹衙门报案,纯粹是多此一举,浪费时间。

    刘诏语气清冷地说道:“本公子今日在酒楼用餐,掉了一块鱼形玉佩。玉佩是母妃赏赐,不敢轻忽。请顾大人帮本公子将玉佩找回来。”

    顾大人意外,“就这事?”

    刘诏微微点头,“就是此事。”

    顾大人偷偷松了一口气,如果只是找一块玉佩,倒是简单。

    “此案本官清楚了,本官会尽全力找回玉佩。”

    刘诏微微颔首,“多谢顾大人。详细的情况,我的护卫赵三,会一一禀报。有需要本公子配合的地方,顾大人尽管开口。”

    “公子有心了。”

    顾大人只想早点将刘诏打发走,赶紧叫人过来做案情登记。

    刘诏的玉佩掉落在同福酒楼,说是上酒楼吃饭的时候,玉佩还挂在腰间。等到离开酒楼的时候,才发现玉佩不见了。

    然而酒楼上下所有人都否认见到过玉佩,更不会有人承认偷了玉佩。

    顾大人看着案情登记,此案看起来很简单。没有意外的话,应该很快就能解决。

    做完案情登记后,刘诏就告辞离开了京城府尹衙门。

    马师爷这才着急地告诉顾大人,“大人,不好了。”

    “怎么回事?”

    “刚才听下面的人,这个同福酒楼来头不小,后面的靠山好像是某个王府。”

    啪!

    顾大人手中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冷汗津津。

    他就知道,堂堂皇孙来报案,案情怎么可能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果然是将他们衙门上下所有人当刀使唤啊。

    顾大人心里头后怕不已,这要是牵连进皇室相斗,可是会要命的啊。

    然后,公子诏亲自来报案,明知这个案子小小的京城府尹衙门解决不了,却还是要硬着头皮查下去。

    果然,京城府尹这个位置会要命的。

    前任张大人到现在还关在执金吾大牢里,凶多吉少。顾大人实在是不想步入前任的后尘。

    顾大人擦掉额头上的冷汗,问道:“知道同福酒楼背后靠山具体是哪家王府吗?”

    “暂不清楚,下官一会就去打听。大人,这个案子要查吗?”

    顾大人咬着牙,“查,当然要查。公子诏大张旗鼓的来到衙门报案,本官岂能不查。恐怕这会全京城都已经得到公子诏报案的消息,就等着看本官的笑话。本官要是不查清楚此案,可没办法对上面交代。”

    “老爷说的是。说不定过两天,朝堂上,宫里面,王府那边都会派人来过问此案。”

    顾大人这会已经想明白了,先不管这件案子背后涉及到的人和事。他只查案,多余的事情,一概不管。

    能查下去就继续查,查不下去就及时收手。

    就算公子诏和宁王殿下怪罪下来,他也有足够的理由推脱。

    顾大人心头还存了一个侥幸,希望这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案子。

    明知不太可能,却还是会抱着哪怕万分之一的幻想。

    刘诏从京城府尹衙门出来的时候,分明看到了好几波行踪可疑的人。

    刘诏轻蔑一笑,若无其事的上了马车。

    他看上去很瘦,脸色不正常的发白,似乎久病未愈。

    赵三说了一声,“公子当心。”

    刘诏轻声说道:“无妨。”

    上了马车后,护卫赵三伺候在他身边。

    “公子,现在去哪里?”

    刘诏低头一笑,“回王府。”

    “是!”

    赵三命车夫赶着车朝王府方向驶去。

    “公子还记得在西北见过几面的顾姑娘吗?”

    刘诏挑眉。

    赵三继续说道:“这位顾大人正是顾姑娘的父亲。”

    刘诏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想说什么?”

    “属下担心,这次的事情会不会牵连到顾大人身上。顾姑娘对公子毕竟有救命之恩。”

    刘诏眼神清冷地看着赵三,赵三的冷汗瞬间落下来,急忙低着头,请罪:“属下该死。”

    刘诏神情淡漠地说道:“无论那个位置上坐着的是顾大人,张大人,李大人,亦或是王大人,本公子的计划都不会改变,记住了吗?”

    “属下明白。”

    刘诏看着车窗外,眼看着快要到王府,他才说道:“不过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本公子会主意分寸,尽量不牵连顾大人。”

    赵三顿时松了一口气。

    顾玖完全不知道,因为她,顾大人逃过了一劫。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