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20章 大限将至
    傍晚,未央宫中,传来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宫人进进出出,每个人都是一副提心吊胆的样子。都在担心皇后娘娘的身体,还能熬下去吗。

    内侍少监方公公来到未央宫,他先问过守在门口的宫女,“娘娘如何呢?”

    “回禀方少监,娘娘咳了一下午。太医用了药,扎了针,一直不见好转。”

    方少监蹙眉,迟疑了一秒钟,还是义无反顾地走进了寝殿。

    太医正在拔针。

    方少监躬身站在一边等候。

    拔了针,又喝了药,崔皇后终于感觉好了点,没那么咳了。

    她看着太医,“本宫的身体还能支撑多久。”

    这话太医哪里敢回答,只说道:“娘娘还需放宽心,静心调养。”

    崔皇后眯起眼睛,“本宫的身体本宫自己清楚,本宫能熬到现在,已经是得天之幸。现在,本宫只想听实话。”

    这……

    太医哪里敢说实话啊。只好朝方少监求助。

    方少监从阴影里走出来,站在烛光下,“给娘娘请安。”

    “你来了。”

    方少监说道:“娘娘,公子诏今日前往京城府尹衙门报案。”

    “哦!”

    崔皇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她挥挥手,太医如蒙大赦,急忙躬身离开寝殿。

    宫女也都鱼贯离去。

    催皇后朝方少监招手,“你过来点,让本宫看清楚些。”

    方少监躬身来到床边,担心地问道:“娘娘,你身体好些了吗?”

    崔皇后笑了笑,说道:“本宫这身体,如今不过是在熬日子。熬一天是一天。”

    “娘娘千万保重,一定要放宽心。”

    崔皇后叹息一声,“如今这局面,你也看到了,本宫如何能够放宽心。太子他……哎……本宫如今也是尽人事听天命。”

    方少监神色一暗。

    崔皇后看着他,问道:“你刚才说公子诏到衙门报案?”

    “正是。”

    “怎么回事?”

    方少监清了清喉咙,说道:“公子诏今日在同福酒楼吃饭,据说掉了一块玉佩,于是就去衙门报案。”

    “衙门受理了吗?”

    “衙门不敢不受理。”

    崔皇后笑了起来,“说的也是。同福酒楼,本宫要是没记错的话,酒楼背后是是薛贵妃的娘家。”

    “明面上看,同福酒楼的背后是薛家,实际上是赵王殿下。”

    赵王是薛贵妃的儿子,也是太子殿下的最大竞争者。

    崔皇后眯起眼睛,“公子诏此举,到底有何深意?莫非宁王也坐不住了。”

    宁王是刘诏的父亲,在诸位皇子中排行行二。

    方少监说道:“宁王和赵王并没有实质的冲突,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按理说,宁王没必要在这个时候针对赵王。”

    崔皇后半闭着眼睛,琢磨着此事。

    “你认为宁王和公子诏这对父子,此举另有深意?”

    方少监说道:“表面上看,公子诏此举,剑指赵王殿下。只是我担心,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太子殿下。”

    崔皇后暗暗点头,“派人盯着此事,必要的时候直接干涉。务必让宁王和赵王斗起来,如此太子才能……咳咳……”

    话未说完,崔皇后就剧烈咳嗽起来。

    方少监顿时急了,“娘娘,你要不要紧?来人。”

    太医和宫人们训练有素的跑进来,扎针的扎针,拿药的拿药,端水的端水。

    折腾了大半天,崔皇后总算止住了咳嗽,从鬼门关回来了。

    她脸色灰白,一副精疲力竭的模样,已经无力说话。

    方少监心中越发担心。

    他给王太医使了个眼色,然后他率先离开寝殿。

    片刻之后,王太医从寝殿出来。

    方少监问道:“王太医,你和咱家说实话,娘娘还有多少日子?”

    王太医冷汗都下来了,“方少监……”

    “你只管告诉我,娘娘到底还有多少时间。旁的闲话,你休要再提。”

    王太医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四下看了看,然后悄声说道:“娘娘信任方少监,本官也不相瞒。娘娘的身体,随时都有可能……总之,请方少监早做准备。”

    方少监脸色微变,“娘娘当真随时都有可能……”

    王太医点头,“娘娘能熬到现在,实属奇迹。原本太医院上下都判断,娘娘熬不过今年秋天。现在已经是寒冬。

    若是娘娘能熬过这个冬天,等到来年春天天气逐渐温暖,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娘娘当真还有一线生机?”

    王太医叹了一声,“难,很难。只怕这个冬天……”

    未尽之言,王太医没有说出来,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崔皇后的身体,已经油尽灯枯。

    能熬到现在,全凭那一口气。

    万一某天那口气没了,崔皇后自然也就熬不下去了。

    该说的都说了,王太医又回到寝殿照顾崔皇后,以防不测。

    ……

    甘露宫内,薛贵妃望着未央宫的方向,得意一笑。

    皇后快要熬不下去了。

    这么多年,那个女人终于快被她给熬死了。

    活到最后的人,才是最大的赢家,皇后娘娘怎么就想不明白这个道理。

    有宫人进来禀报,“娘娘,刚得到消息,公子诏到衙门报案,说在同福酒楼用餐的时候,丢了一块玉佩。衙门已经受理了此案。”

    薛贵妃蹙起眉头,“刘诏是找死吗?他难道不知道同福酒楼的背后是薛家?”

    “公子诏这么做,或许另有深意。”

    薛贵妃冷哼一声,“明儿我去见淑妃,让淑妃好好管管她的大孙子。实在是太不像话。”

    薛贵妃全部的心思,都用来关注未央宫的崔皇后,实在是没有心力去深思刘诏的用意。

    原本只是一件丢失玉佩的小小案子,经过一番酝酿发酵,加上各方人士浑水摸鱼,在不久的将来,就将撬动整个京城的格局。

    ……

    外面的纷纷扰扰,并没有影响到顾府内宅。

    要说影响,就是顾大人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顾玥的婚事,已经管教顾玥的事情,全都丢给了谢氏。

    这日,谢氏到紫竹院看望顾玥。

    顾玥身上的伤,就如朱大夫说的那样,都是皮外伤,并没有伤到骨头。

    几天时间,伤势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伤口也已经结痂,顾玥可以下床随意活动。

    不过,当顾玥一见到谢氏,眼泪就落了下来。

    谢氏微蹙眉头,“怎么又哭了。”

    “母亲,我的伤会留下疤痕吗?”

    “不会。朱大夫开了去疤药,你不会留下疤痕。”

    “可是女儿好怕。”

    谢氏面无表情地说道:“既然知道怕,以后就别在乱来。”

    “女儿不敢了。”顾玥一副可怜兮兮地模样,一边说话,一边抽泣。

    谢氏看着她,开口说道:“我和你父亲商量好了,会早日给你说一门婚事。嫁妆我已经替你预备着。”

    顾玥抬头,惊讶,意外,惶恐,期盼,各种情绪从眼中闪过。

    “母亲,海西伯府……”

    谢氏目光锐利如刀,直接朝顾玥刺去。

    顾玥不得不住嘴,余下的话无论如何开不了口。她真的很怕,五板子打下去,她的半条命都没了。

    好痛,好痛。

    一想到被打板子,顾玥又哭了起来。

    谢氏拿出手绢,替她擦拭眼泪,“别哭了。海西伯府那边,我会替你谋划,只要你别后悔就成。”

    顾玥破涕为笑,“我不后悔,女儿一辈子都不后悔。”

    谢氏嘴角一扯,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你还小,别说一辈子这种话。等你到我这年龄的时候,你才会懂得什么叫做一辈子。”

    顾玥连连点头,拉着谢氏的手臂,撒娇:“女儿都听母亲的,母亲真好。”

    谢氏笑了下,笑容很短暂。

    转眼,她又恢复了一脸木然,“海西伯府那边,你也别报太大希望。这门婚事不一定能成。”

    顾玥低下头,一脸黯然。

    “母亲辛苦了,女儿都懂。”

    顾玥被打了一顿板子,也算是学乖了。没有要死要活的妃要嫁给赵二郎不可。

    不过这一切都是表象。她心里头如何想的,只有她自己清楚。

    小丫鬟从门外进来,“启禀太太,姑娘,大姑娘,二姑娘,四姑娘,五姑娘,还有六姑娘一起来看望姑娘。”

    “快请她们进来。”谢氏发话。

    小丫鬟领命而去。

    谢氏又提点顾玥,“见了姐妹们,说话客气点。”

    “女儿知道。”

    顾玖领头,顾府的姑娘们鱼贯走进卧房。

    一时间,卧房都挤满了人。

    “见过太太。”

    “见过二婶娘。”

    谢氏含笑点头,“你们惦记着玥儿,有心了。”

    顾玖率先问道:“三妹妹,你好点了吗?”

    “多谢二姐姐关心,我好多了。听说你们都跟着大伯母学习管家。”

    顾玖点头,笑道:“正是。”

    顾玥说道:“改日等我痊愈了,我也要跟着的大伯母学习管家。”

    谢氏说道:“你也不小了,是该学着管家理事。”

    顾玥低着头,“母亲说的是。只是为何母亲不去管家?大伯母一人管着偌大的府邸,多累啊。母亲,你和我们一起,替大伯母分忧吧。”

    顾玥一脸天真无辜的望着谢氏。

    谢氏笑了起来,“放心,等我忙完这阵子,我会和你们大伯母好好商量管家的事情。”

    现在她还有求于张氏,故此她不想和张氏撕破脸。

    等顾珍和顾玥的婚事定下来后,届时她会和张氏好好掰扯掰扯,说一说管家的事情。

    既然大房和二房还没分家,这个家就轮不到张氏一手遮天。

    顾珺有点小小的尴尬。

    此刻,她就像是个多余的外人。

    二房讨论着事情,她就像是个碍眼的存在。

    顾珺想了想,故意装傻问道:“三姐姐,听说你被二叔父打了板子,为什么啊?”

    咳咳!

    众人纷纷转移视线,或是低头,或是装作没听见。却又关注着顾玥的反应。

    顾玥被打板子的事情瞒不住人,但是为什么被打板子,很多人还是稀里糊涂,说什么的都有。

    顾珍低着头,嘴角上翘,一脸得意。

    顾玥被打板子,真是大快人心。

    痛快啊痛快。

    只恨没将顾玥给打残。

    顾玖留意到顾珍的表情,顾珍扭头,装作一本正经地样子。

    顾玖偷偷一笑,顾珍总算出了一口气,而顾玥也终于被收拾了一顿。

    一切都在按照顾玖预想的那样发展。

    顾玥则涨红了脸,剜了眼顾珺。

    哪壶不开提哪壶,她一定是故意给自己难堪。

    顾玥咬着唇,她要怎么回答。

    谢氏替顾玥解围,“珺丫头,你三姐姐性子跳脱,说错了话,才被你叔父打板子。玥儿已经得到了教训,这件事情也都过去了。以后大家都别提起。”

    顾珺一副怯生生地模样,“侄女听婶娘的。都怪我,提起三姐姐的伤心事。三姐姐,我给你道歉,你别和我计较。”

    谢氏拍拍顾玥的手背,笑着说道:“珺丫头放心,玥儿不会和你计较。”

    顾玥也跟着嗯了一声。

    顾珺笑了起来,“多谢三姐姐。我就知道你最大度。”

    顾玥脸红,她好歹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担不起大度的名声。

    瞧着顾珺那傻乎乎的模样,顾玥咬咬唇,什么都没说。

    谢氏说道:“玥儿的身体还没痊愈,不能累着。改天等她身体好了,我给你们置办一桌酒席,你们姐妹一起吃吃喝喝,岂不快活。”

    谢氏这是在下逐客令。

    顾玖说道:

    顾珺笑道:“三妹妹好好养身体,我们改日再来看你。太太,我们这就告辞。”

    “去吧,跟着你们大伯母,好好学着管家理事。学好了本事,将来到了夫家,才不会被人嫌弃。”

    顾玖含笑退下。

    其他姐妹,都跟着顾玖一起出了紫竹院。

    天气寒冷,可是大家却都不急着回房。

    顾珺左右看看,心知肚明,二房的姐姐们有话要说。

    于是顾珺便主动说道:“诸位姐姐,我先回去了。有空你们到我那玩去。”

    “六妹妹慢走。”

    顾珊看着顾玖,“二姐姐,可愿意到我房里坐一坐?”

    “好啊!”顾玖欣然答应。

    “大姐姐,你也来吧。五妹妹,你还小,身子骨弱,就先回房吧。”

    顾琳委屈跺脚,“你们说话,为什么要背着我。”

    顾珊说道:“没有背着你。好些日子没见到白姨娘了,她还好吗?”

    顾琳愣了一下,顿时回过神来。讪讪然一笑,“多谢四姐姐关心,姨娘还好。那我先走了。”

    顾琳黯然神伤地离开。

    她知道顾珊为什么要避开她,全都是因为白姨娘。

    顾琳伤心,却又无可奈何。

    顾玖和顾珍,跟着顾珊来到她房里。

    刚刚落座,就见顾珊郑重其事的给顾珍道歉。

    “大姐姐,我替三姐姐给你道歉。我知道,我这声道歉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记恨三姐姐。她那人,有时候就是缺心眼。”

    顾珍冷笑一声,讽刺道:“顾玥可不是缺心眼,她是心眼太多。”

    顾珊面色尴尬,一声叹息。

    顾玖左右看看,没想到安安静静的顾珊,竟然也知道了真相。不知道她的消息从何而来。

    顾珊再次说道:“三姐姐已经得了教训,希望大姐姐心里头好受一些。”

    顾珍不客气地质问顾珊,“四妹妹,你以什么资格说这番话?顾玥做的事情,你真的清楚吗?”

    顾珊郑重点头,“三姐姐做的事情,我一清二楚。”

    顾珍愣住。

    紧接着又一脸愤怒地质问:“你既然清楚,当初为什么不阻止她,为什么还要替她说话。”

    顾珊说道:“大姐姐误会了。我是事后才知道真相,那时候木已成舟,做什么都来不及。我之所以替三姐姐说话,是不想看到你和三姐姐结下仇怨。我们毕竟是姐妹,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

    顾珍怒斥:“够了!四妹妹,这些事情你还是少操心。你有空劝我,不如劝劝顾玥。叫她别那么心狠手辣,自私自利。好歹给人留条活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