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21章 你不配
    顾珍同顾珊不欢而散,负气离开。

    顾珊苦笑一声,神情有些茫然地问顾玖,“二姐姐,我做错了吗?”

    顾玖对她说道:“我以前就说过,你是你,顾玥是顾玥。顾玥犯下的错,不该由你来承担。”

    顾珊弱弱地说道:“我只是想调和一下大姐姐和三姐姐矛盾。毕竟是姐妹,何必闹成这样。”

    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四妹妹,你似乎根本没有认清楚这件事的严重后果。

    三妹妹毁了大姐姐的姻缘,这不是一句‘何必闹成这样’就能解决的。

    换做是你,铁板钉钉的好姻缘,被人阴谋毁掉,四妹妹你自问,你真能做到心平气和吗?”

    顾珊张口结舌,“我,我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因为事情没落到你的头上。大姐姐当着三妹妹的面,能够克制住脾气,已经极为不易。你还劝她放下仇恨,原谅三妹妹。四妹妹,你这么做,分明只考虑了三妹妹,却忽略了大姐姐感受。”

    顾珊的行为,表面看起来是出于好心。细细一想,却是明显的屁股决定脑袋,典型的牺牲被害者的利益来和稀泥。

    身为被害者的顾珍没有给顾珊一个耳刮子,仅仅只是争执了几句,已经是极为客气了。

    顾珊微蹙眉头,“我没那么想。”

    “你的确没那么想,可是你却那样做了。”

    顾玖看着顾珊,语气严肃地说道:“海西伯府这门婚事,对于大姐姐来说,是极为难得的好姻缘。

    错过了海西伯府,很可能大姐姐再也遇不上这么好的婚事。

    可是一切却因为三妹妹的自私,全部毁掉了。

    大姐姐得知真相后,没有提刀宰了三妹妹,真的已经非常克制。

    四妹妹,这件事情上,你不能对大姐姐提出更多的要求。

    你想让两人和解,应该去劝三妹妹。她才是罪魁祸首。可她自始至终却没有对大姐姐说过一句道歉。

    别忘了,过去大姐姐为了三妹妹,可是跑前跑后,充当马前卒。然而三妹妹一朝翻脸,何曾顾念过姐妹情谊。”

    顾珊茫然失措,“二姐姐,我做错了吗?”

    顾玖板着脸说道:“你太关心三妹妹,太在意她的事情。你这么做又是为什么?”

    顾珊低着头,小声说道:“我不知道。好像这一切都成了一种习惯。习惯去关心三姐姐的事情,习惯替她善后。”

    顾玖了然一笑,“就是因为你和太太习惯了替三妹妹善后,所以她做起事情来才敢肆无忌惮。”

    “我,我明白了。大姐姐肯定在生我的气。二姐姐,你能不能帮我在大姐姐面前解释一下。”

    顾玖点点头,“看机会吧。四妹妹你忙,我就先告辞了。”

    “二姐姐慢走。”

    顾玖起身告辞,带着丫鬟离开。

    出了院门,走出没多远,很意外地看见顾珍。

    顾玖走上去,“这么冷的天,大姐姐怎么不回房?”

    顾珍看着顾玖,脸色冷得发青。

    她说道:“我特意在这里等候二妹妹。”

    顾玖挑眉一笑,“大姐姐是有什么话和我说吗?”

    顾珍点头,“二妹妹有空吗?不如我们在花园里走一圈。”

    “好啊!”

    两姐妹沿着花园小径散步。

    一阵寒风吹来,顾玖裹紧了披风。

    风吹过脸颊,像是刀割一样,生痛。

    顾玖拉着顾珍,找了一个背风的地方。

    没风吹着,果然好多了。

    她也是疯了,大冷天陪着顾珍在花园里吹风。

    “大姐姐,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顾珍一下子红了眼眶,“她们实在是太过分了。顾玥,顾珊,太太……她们从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难道就因为我是庶出,就活该遭受这一切吗?”

    顾玖蹙眉,不好劝解。

    顾珍似乎只是想找个人倾诉情绪,她滔滔不绝地说道:“婚事是侯府大堂伯母介绍的,当日我听得清清楚楚,海西伯夫人对我是极为满意的。

    大堂伯母还说,这门婚事八成能成。可是最后……我恨她们,恨她们。她们凭什么这么对我。

    要不是父亲知道了真相,顾玥还能继续逍遥自在。”

    顾珍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

    顾玖微蹙眉头,“大姐姐同我说这些做什么?”

    顾珍抽泣一声,看着顾玖,说道:“二妹妹,你也对太太,三妹妹她们不满吧。

    三妹妹处处欺负你,太太明里暗里的给你穿小鞋。二妹妹,我们都是被欺负的人。

    我心里头其实很喜欢二妹妹。过去我们之间有些误会,希望二妹妹能不计前嫌。

    从今以后,二妹妹但凡有所差遣,尽管告诉我一声,我一定不会推辞。”

    顾玖挑眉一笑,微微摇头。

    过去,顾珍甘愿做顾玥的马前卒。

    结果却被顾玥背叛,狠狠踩在脚下。

    如今,顾珍想要另找同盟,似乎她就是那个最好的人选。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珍,“大姐姐,你有胡姨娘,你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

    “不是这样的。姨娘只是姨娘,很多事情她都不能做。但是二妹妹不一样,二妹妹是有本事的人,我想我们可以……”

    顾玖抬手打断顾珍的话,“大姐姐,有些事情我知道,不代表我会愿意参与进来。你明白吗?”

    顾珍有些茫然,“可是你不是恨着太太和三妹妹吗?”

    “那是两回事。”

    “并不是两回事。你若是不想参与进来,为何要将真相透露给姨娘知道。”

    “大姐姐误会了,消息并不是我透露出去的。胡姨娘从哪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你该去问她。”

    顾珍连连摇头,“二妹妹,这话你能骗别人,却骗不了我。姨娘说消息是从紫竹院的小丫鬟那里听来的。

    可是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从一开始,我就猜测是不是有人安排了这一切,制造了一场巧合,故意将消息传到姨娘的耳中。想来想去,我便想到了二妹妹。姐妹中,只有二妹妹你有这个本事。”

    “大姐姐,你太看得起我。”顾玖当然不会承认。

    顾珍不明白,满脸疑惑,“二妹妹,你也想看到三妹妹倒霉吧。我们目的一致,为什么不能合作。”

    顾玖轻声一笑,她总不能告诉顾珍:你不值得我信任,也不配同我合作。

    不是谁想合作,顾玖就会答应。

    顾玖对于合作者,可是很挑剔的。

    顾珍这样的,还是算了吧。

    顾就很干脆得说道:“大姐姐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告辞了。”

    “别走。”

    顾珍拉住顾玖的手。

    顾玖微蹙眉头,“大姐姐还想说什么?”

    “你特意将消息告诉姨娘,不就是希望看一出好戏。我配合你,我要让顾玥很惨很惨,比我更惨。二妹妹,你帮我好不好?”

    顾玖回头盯着顾珍,“大姐姐想要怎么做?”

    “我现在还没想好。不过迟早会让我找到机会。”

    顾玖笑了笑,“等你找到了机会再说吧。告辞!”

    顾玖甩开顾珍的手,带着丫鬟们离开。

    顾珍看着远去的顾玖,跺脚。事情和她预想的完全不一样,怎么办?

    等回到芷兰院,青梅才好奇地问道:“姑娘为何不同大姑娘合作?”

    顾玖放下书本,轻声一笑,“没好处的事情,为何要合作。”

    青梅和青竹都是一脸不明所以。

    顾玖说道:“大姐姐和胡姨娘只是想借我的手打击三妹妹,却不想付出任何代价。我又不傻,怎会做她们母女两人的刀。她们想玩借刀杀人,只可惜找错了对象。”

    青竹连连点头,“大姑娘太可恶了,竟然想要利用姑娘。姑娘拒绝她是对的。”

    青梅则说道:“大姑娘和三姑娘,真的结下了死仇。”

    顾玖嗤笑一声,“顾玥在毁人姻缘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一点。

    如果海西伯府看不上大姐姐,大姐姐纵然遗憾也就认了。

    结果却是因为顾玥的算计,让海西伯府拒绝了这门婚事,大姐姐能原谅顾玥,那才真的有鬼。”

    “姑娘说的对。三姑娘太狠毒了,坏人姻缘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

    日子按部就班地过下去。

    上午,顾玖就在议事堂,跟着大太太张氏学习管家。

    议事堂又添了几个人。

    顾珍,顾珊,顾琳,连顾珺都来了。难得的机会,一定要珍惜。

    顾玥也露过面,不过她身上还有伤,怕坐久了不利于伤口恢复,是故她只坐了一会就走了。

    顾玖看着管事婆子们回话,看着大太太张氏如何管家,如何应付这些管事婆子。

    管事婆子们,个个都是老油条。

    但凡当家太太有个疏忽,就会被她们钻了空子。

    轻则贪墨,重则败坏主人家名声,埋下祸根。

    管家,其实就是管理这些管事婆子,让她们严格按照要求做事。该罚的罚,该赏的赏。

    大太太张氏做事雷厉风行,极为干脆。

    看她措辞严厉的呵斥管事婆子,指出管事婆子错漏的地方,顾玖暗暗点头。

    这就跟管理公司一样。再好的公司,没有好的管理层,迟早也会破产。

    顾玖细细观察每个管事婆子,对她们汇报的事情,先做一个判断。然后再和大太太张氏的判断想印证。

    如此一来,顾玖的进步可谓是神速。

    “小玖,你替大伯母看看这册账本有没有问题。”

    顾玖欣然接过账本,拿起算盘开始算账。

    婆子有些紧张。顾玖算账如有神助的名声早就传遍了全府,连隔壁侯府都有耳闻。

    账本落到顾玖的手上,那还能好。

    账册上面的账目不多,顾玖很快算完。

    “回禀大伯母,这本账,数目是对的。但是明显有做假账的痕迹。”

    “哦?”

    大太太张氏来了兴趣,“你说混账婆子做了假账?”

    顾玖点头,“我随意翻阅了一下过去的账本,发现采购的针线布匹,同样的品类,价格比年初的时候上涨了三成,比去年这个时候上涨了六成。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今年一年,没听说京城的物价有大规模波动,也没听说江南的丝绸织布有减产之类的情况。按理说,价格不可能上涨这么多。

    而且我还听说,今年的冬天没有去年冷,可是今年的针线布匹却比去年上涨了六成,这一点很不合理。

    还是做账的人很有心,价格都是慢慢提升,让人很难察觉这是一本假账本。”

    顾玖话音一落,婆子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

    “太太饶命,饶命啊。奴婢是得了失心疯,才干出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求太太再给奴婢一次机会,奴婢一定改过自新。”

    啪!

    大太太张氏一巴掌拍在桌上,“你给我闭嘴。亏我如此看重你,你就是这样做事的。

    做假账,欺上瞒下,贪墨府中银钱。你找死。

    来人,将她给我拖下去,认认真真的审。另外,将账本交给账房,让账房查出具体贪墨了多少银子。”

    婆子闻言,瘫倒在地,瘫软如泥。

    很快,就有下人进来将婆子拖了下去。

    顾玖见大太太张氏干脆利落的处理了这件事情,暗自点点头。

    管家理事,就该干脆果断。切忌拖拖拉拉,会给下人一个错误的信号。

    下人会以为做主子的是个没主见的人,自然会越发放肆,越发大胆。

    而且身为当家人,还要会分辨下人说的话,有哪些是真话,有哪些是糊弄人的。

    如果一个下人长期糊弄人,却没被当家太太发现,那么当家太太就惨了,而下人则会越来越大胆。以至于犯下致命的错误,主人家都会被牵连。

    总而言之,管家理事,有太多的门道可学。

    顾珍和顾珊,顾琳,顾珺四人,第一次见顾玖算账,都被震住了。

    顾玖算账又快又好,简直就是一副美人图,让人心生欢喜。

    顾琳咬着唇,悄声问顾珊,“四姐姐,二姐姐什么时候学会了算账?”

    顾珊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她都快被震惊坏了。为什么二姐姐总是能给人惊喜。

    大太太张氏笑眯眯的,“小玖丫头很不错,你们几个都要和小玖多学学,私下里多用功。

    管家理事,不光是分配婆子们做事,更是要查漏补缺,赏罚分明。

    对于犯大错的婆子,尤其是贪墨银钱的人,决不能姑息纵容。

    你的姑息纵容,只会让她们的胃口越来越大,欲壑难填。”

    “是!多谢大伯母(母亲)教导。”

    大太太张氏点点头,准备进行下一项。

    此时,一个丫鬟进来禀报,“启禀太太,隔壁侯府派了位嬷嬷过来。”

    “快请嬷嬷进来,大冬天的,可别冻坏了。”

    侯府来的人,是大夫人小魏氏身边的陪嫁婆子杜嬷嬷。

    杜嬷嬷走进议事堂,躬身行礼,“见过大太太,见过诸位姑娘。侯府的梅花开了,老夫人高兴,说要办一场梅花宴,让姑娘们明儿都过去。

    老夫人还说,让姑娘们都带上行礼,晚上直接在侯府住下。多住几天,大家一起高兴高兴。老夫人最喜欢姑娘们围在身边说话。”

    大太太张氏闻言,顿时笑了起来,“侯府的梅花开了吗?”

    “正是。”

    “太好了。你回去回禀老夫人,明儿姑娘们都去,小子们也去。读书读累了,是该松乏松乏。”

    杜嬷嬷躬身应下。

    大太太张氏又问道:“侯府还邀请了谁参加梅花宴?”

    “常来往的几个勋贵世家都邀请了。明儿府上热闹的很,大太太和二太太也过去喝杯酒。”

    张氏笑了起来,“我肯定不会和老夫人客气,明儿我就去讨杯酒喝。”

    杜嬷嬷笑了起来,“老夫人今天还在惦记着大太太,说大太太不在,身边怪冷清的。”

    张氏哈哈一笑,“老夫人这是在嫌我聒噪。明儿我还去老夫人身边唠唠叨叨,谁让她嫌我聒噪。”

    杜嬷嬷笑道:“那敢情好,老夫人一定很高兴。”

    张氏让芍药送走杜嬷嬷,准备继续未完的事情。

    结果今天注定是个不太平的日子。

    顾老爷子那边又闹了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