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22章 丢出去
    “太太,你要替我做主啊。”

    陈姨娘一头乱发,衣衫不整地冲进议事堂,跪在地上大喊大哭。

    顾玖和姐妹们开了眼界,第一次看见这样闹场子的。

    大太太张氏眉眼都没动一下,估计是见过太多了。

    她冷冷地说道:“你先起来,有什么话起来再说。”

    陈姨娘哭哭啼啼,就是不肯起来。

    大太太张氏使了个眼色,芍药立马带着小丫鬟,上前将陈姨娘扶起来。

    “陈姨娘,你有什么委屈好好同太太说。”

    陈姨娘委委屈屈地端坐在椅子上,眼巴巴地望着大太太张氏,哇的一声的大哭起来,“太太啊,我苦了。”

    大太太一脸嫌弃地看着陈姨娘,“行了,别哭了。当初你进府之前,老爷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和你说得清清楚楚。

    你自己是怎么说的?你说你不在意,你只要一场富贵。

    现在富贵给你了,你又来哭委屈。陈姨娘,你想占完所有的便宜,这世上可没这么好的事情。”

    陈姨娘半点不觉着尴尬,她依旧在哭,“可是我不知道老爷子那样,那样荒唐啊。他竟然,竟然让我喝他的,他的……”

    “咳咳……”

    大太太张氏瞪了眼陈姨娘,“姑娘们都在这里,陈姨娘你说话的时候,好歹注意点分寸。”

    陈姨娘委委屈屈地哭了一声,“还请太太替我做主。”

    大太太张氏毫不客气地拒绝了陈姨娘,“这事我管不了。没有儿媳妇管公公房里事情的道理,说出去也不好听。”

    “那要不请大老爷出面。”陈姨娘小声说道。

    大太太张氏冷哼一声,“也没有儿子管老子房里事情的道理。陈姨娘,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没有人逼着你。

    现在你后悔,想抽身可来不及。除非老爷子肯放你出府,否则你还是老老实实伺候好老爷子。说一定哪天他高兴了,就让你出府。”

    陈姨娘一听,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我命苦啊。我怎么遇上了老爷子那样荒唐的人。太太,你不知道啊,老爷子他……”

    “够了!”

    大太太张氏不客气地打断陈姨娘的诉苦,“老爷子房里的事情,我不想知道。没别的事情,你就退下吧。你也看到了,我这里正在忙。”

    陈姨娘可怜兮兮地望着张氏。

    她见张氏不为所动,又将目光转移到顾玖几人身上。

    张氏厉声呵斥陈姨娘,“休想将主意打在几位姑娘身上。她们是孙辈,没听说孙辈还能干涉老爷子房里事情的道理。你现在给我退下。”

    陈姨娘咬咬牙,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恰在此时,顾老爷子来了。

    “姓陈的贱人呢,让她出来。谁敢拦着老夫,老夫宰了她。”

    顾老爷子大白天,一脸醉醺醺地冲进议事堂。

    见到陈姨娘,他就嘿嘿笑起来。

    陈姨娘不怕顾老爷子,但是她嫌恶,她恶心。

    她大叫一声,就要跑。

    “你跑哪里去。你休想跑出老夫的手掌心。”

    顾老爷子嘿嘿一笑,冲上去抱住陈姨娘,就往陈姨娘脸上啃。

    “啊!”

    辣眼睛。

    姑娘们全都捂住了眼睛,太可怕了。怎么让她们看见这样的场面。

    顾玖没有捂眼睛,只是紧皱眉头,心里头反感又恶心。老爷子怎么是这样的人,太讨厌了。

    “荒唐!”

    大太太张氏被顾老爷子气了个半死。

    “老爷子,你好歹看一下场合。姑娘们都在这里,你的行径如此荒唐,像话吗?”

    顾老爷子盯着张氏,又朝几个孙辈看去。

    他大吼一声,“这是老夫的府邸,老夫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一个妇道人家,给老夫滚。”

    说完,又抱着陈姨娘啃,手还伸进了衣服里。

    眼看着一场现场表演就要开始了,张氏哪里能忍,“来人,将老爷子请出去。”

    粗壮的婆子们冲进来,去拉顾老爷子的手。

    顾老爷子是习武之人,虽说喝了酒,力气依旧很大。

    他一把甩开婆子的手,一脚踢在婆子的腹部。

    婆子大叫一声,跌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爬不起来。

    三四个婆子竟然止制不住一个顾老爷子,张氏被气了个倒仰。

    顾玖当机立断,“王依,将老爷子丢出去。”

    是的,顾玖说的是丢出去。

    对付顾老爷子这种为老不尊的人,真的不用客气。

    王依早就忍不住了,这会顾玖下令,她挽着袖子,“姑娘看我的。”

    王依冲上去,抱起顾老爷子,就朝外面跑去。

    顾老爷子差点没被吓死,突然被人抱起来,这是什么节奏。

    “放肆,放肆!赶紧将老夫放下来,否则老夫要你的狗命。”

    “把他丢出去,出了事本夫人负责。”张氏也是气狠了,也不管什么尊卑上下,先处理了顾老爷子再说。

    王依大喝一声,跑到院门外,轰的一下,将顾老爷子丢在了地上。

    “啊啊啊……”

    顾老爷子大叫。

    大家都不管他,婆子们赶紧关上院门,免得顾老爷子又冲进来。

    王依回到议事堂。

    顾玖指着地上的陈姨娘,“王依,把这个女人也丢出去。”

    “不要啊!不要把我丢出去。”

    陈姨娘哇哇大叫。

    顾玖半点不客气,也不和陈姨娘废话,直接吩咐:“王依,丢她出去。”

    王依领命,扛起陈姨娘,将她丢在了院门外,正好和顾老爷子作伴。

    顾老爷子刚从地上爬起来,陈姨娘就被扔了出去。

    顾老爷子正想找人发泄,于是追着陈姨娘打。

    陈姨娘又哭又叫,赶紧跑了。

    她年轻,身体好,跑得快,终于将顾老爷子甩在了后面。

    她回到自己的院子,将房门一关,严防死守,绝不让顾老爷子进去。

    ……

    议事堂内,众人齐齐松了口气。

    瞧这闹的,又荒唐又可气又嫌恶。

    大太太张氏揉揉眉心,问顾珍她们,“没吓到你们吧?”

    几个人,除了顾玖,个个脸色苍白,都是一副受了严重惊吓的模样。

    张氏就说道:“等以后你们见多了也就不奇怪了。家里面因为老爷子,不知道闹了多少回。快过年了,迎来送往的事情又多,老爷子每年这个时候都会闹几场,习惯就好。”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习惯。

    顾珍,顾珊,顾琳都快吓死了。尤其是顾琳,眼泪正在眼眶里面打转。

    张氏接着又说道:“还是小玖机灵,你身边的这个丫鬟,力气够大的。轻轻松松就将老爷子抱了起来。”

    顾玖含笑说道:“她叫王依,是我从西北带回来的。她没别的本事,就是从小力气大。”

    张氏哈哈一笑,“下次老爷子再来闹,还得让你这个丫鬟出手。”

    顾玖说道:“大伯母吩咐一声就行。”

    张氏点点头,“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大家都打起精神,我们继续。”

    忙忙碌碌,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顾老爷子闹腾了一场,就像是石子沉入了水里,连一个浪花都没有。

    府中的人,早就见怪不怪,大家最多笑话几句,不会分心在这件事情上面。

    也就是谢氏暗暗咋舌。

    当年她嫁进来的时候,老爷子可不是这样的。

    真是想不到,老爷子越老越荒唐。不仅荒唐,而且可恶。

    竟然敢在议事堂,当着姑娘们的面,做那样的事情。

    简直是……

    谢氏想着,若是当时她在场,说不定她会忍不住跳出来大骂老爷子为老不尊。

    谢氏还特意关心了一下顾珊。

    “珊儿,老爷子那事,你别多想。老爷子一向荒唐,不用管他。”

    顾珊点头,“母亲不用担心女儿,女儿很好。二姐姐身边那个新来的丫鬟,力气很大,一把抱起老爷子,干脆利落的将人丢了出去。”

    谢氏放心下来,“没受影响就好。老爷子那人,实在是荒唐。以后你见了他,直接躲着他走,不用理会他。他这人为老不尊,我们也不必多尊重他。”

    “女儿知道。”

    “明日去侯府做客,你准备穿什么衣服?”

    顾珊说道:“女儿打算穿上次宴席那件。”

    谢氏蹙眉,“那件衣服,已经在人前露过脸,怎好又穿出去。换两件,颜色素雅一点也没关系。你们是去赏花喝酒,不是吃喜酒,不是非要穿大红大绿。”

    “女儿听母亲的。”

    谢氏又叮嘱道:“到了侯府好好表现。你三姐姐她……她不争气,死心眼,我现在拿她也没办法。母亲希望你不要学你姐姐,你自小懂事又聪明,继续保持就好。”

    “嗯!”

    顾珊应了一声。

    她犹豫了一会,问道:“母亲,三姐姐的婚事要紧吗?”

    谢氏蹙眉,“这些事情你不用操心,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顾珊突然想起顾玖说的那些话,叫她不要多管顾玥的事情。

    顾珊咬着唇,想了想才说道:“那女儿就告退了。”

    “去吧,早点歇息。养足精神,明儿一早早点起来。”

    “女儿听母亲的。”

    顾珊离去。

    谢氏感慨了一句,还是珊儿听话。

    虽然珊儿不像玥儿那么会说好听的话,但是至少她听话又懂事,从不招惹是非。

    经历了顾玥一次次制造的事端,不停地替她善后,谢氏已经疲惫了。

    她现在更喜欢安静懂事的顾珊,不需要她多操心,孩子就长大了。

    至于顾玥那个死丫头,算了,还是不提了。

    ……

    次日一早,大家收拾妥当,坐上马车出发前往隔壁侯府。

    老夫人魏氏开了口,要姑娘们在侯府住几天,张氏和谢氏自然是求之不得。

    姑娘蒙住进侯府,得到老夫人的教诲,说出去那也是极有面子的人。

    别人一听,老夫人魏氏亲自教导出来的姑娘,都会高看一眼。在婚姻市场上,也会更吃香。

    这样的好事,顾玥当然不会错过。

    即便她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还留着疤痕,她也坚持要去。

    露脸的机会,岂能让顾玖一人独享。

    当顾玥上马车的时候,动作不太灵活,看着别扭得很。

    顾珍见状,偷偷一笑,满是幸灾乐祸。

    要说最近日子,什么事情让她最高兴,非顾玥挨板子莫属。

    顾玥挨打,简直是大快人心。

    顾珍一脸高兴地上了马车。

    大太太张氏也多看了顾玥两眼。

    “三丫头,你可要当心啊,小心伤了身子。”

    顾玥顿住,一脸尴尬,“多谢大伯母提醒。”

    张氏挑眉一笑,“今儿到了侯府,你可别乱跑,小心又出什么事。”

    顾玥不作声。

    谢氏听到了,很不高兴。

    “大嫂,闲话休说。要赶着去侯府做客,教导三丫头的事情,以后再说也不迟。”

    张氏似笑非笑地看着谢氏,“弟妹说的极是。当然,教导三丫头是弟妹的责任,我不敢越俎代庖。”

    妯娌两人,你来我往,交锋了一回,没有胜负。

    顾玖透过车窗看到了全过程。

    已经很明显了,大太太张氏是看破不说破,很有做人原则。

    顾玥那些烂事,瞒得住外面的人,瞒不住张氏。

    但是张氏从未没有声张过,之前也没在人前提起过此事。

    也就是今天,见到顾玥,想到要去侯府做客,张氏才会出言提点几句。

    不得不说,张氏的为人还是很不错的。没有趁机落井下石,甚至还答应替顾珍说媒。

    谢氏就远远比不上张氏,谢氏心眼太小,没张氏那么大度,也没张氏有原则。

    大家坐上马车,出发前往侯府。

    侯府门口,车水马龙。

    今日侯府大摆筵席,请了许多客人。

    来的客人,非福则贵。

    经过门房的时候,还听说今天来的客人里面有皇室宗亲。

    谢氏一顿紧张,板着脸,提点顾玥和顾珊,“玥儿,你知道我要说什么。今天这场宴席,你要是再搞砸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管你。随便找一户人家将你打发出去。”

    顾玥浑身抖了抖,一副害怕的样子,“母亲放心,女儿一定规规矩矩,不敢行差踏错半步。”

    谢氏嗯了一声,并不放心。

    顾玥嘴上说一套,背地里做一套,已经不是第一天。

    谢氏吃了那么多次的亏,早已经吸取了教训。不到宴席结束,她可不放心顾玥。

    谢氏又提点顾珊,“珊儿,你,我是不担心的。不过今日这场宴会,你也要好好表现,争取给诸位夫人太太留下一个好印象。记住了吗?”

    “女儿记住了。”

    顾珊偷偷朝顾玥看去。

    顾玥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谢氏紧接着又提醒,“你三姐姐的事情,你不用操心。管好你自己就行。”

    “女儿明白。”顾珊应下。

    顾玥一声不吭,双手笼在衣袖里,攥着手绢。手绢都快被她揪变形了。

    母亲如今明显更重视顾珊。

    顾玥心里头感到了害怕,难道母亲真的要放弃她了吗?

    顾玥偷偷打量了一眼顾珊,死丫头,先别得意。

    在侯府二门下了马车。

    顾玫跟着三夫人段氏在二门迎客,见人下了马车,即刻迎了上去。

    三夫人段氏招呼张氏和谢氏。

    顾玫则负责招呼诸位姑娘。

    她拉着顾玖的手,“小玖妹妹,你们可算来了,我一直盼着你。”

    顾玖抿唇一笑,“我还没恭喜玫姐姐。恭喜玫姐姐喜得良缘,心想事成。”

    “你就打趣我吧。”

    就在前些天,顾玫的婚事终于定下来了。

    她和代侯府的韩大郎正式定亲。

    顾玖好奇地问道:“玫姐姐,你和未来姐夫的婚期定下来了吗?”

    “你这死丫头,还打趣我。什么未来姐夫,不准乱说。”

    顾玖笑了起来,“不说未来姐夫,那就叫韩大姐夫,可好?”

    “你再这样,我可不理你了。”

    “好好好,我不乱说了。韩大少爷今儿可来了?”

    顾玫脸颊微红,微不可绝地点点头,“来了。”

    顾玖笑了起来,“那太好了。玫姐姐心想事成,一会可要多喝两杯。”

    “放心,三杯我都喝。”

    “这可是玫姐姐你亲口说的,一会酒席的时候,我可不会客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